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大地血殇》--第15节 雪峰前奏曲

  引  子
 
  雪峰极顶有终年不化的积雪。
 
  雪峰山地有铭心刻骨的记忆。
 
  1945年。湘西会战在七百里雪峰山展开。
 
  生死对决。绝地反击。力尽关山。
 
  天穹之下,群山之上
 
  1
 
  天穹之下……群山之上……
 
  七百里雪峰山,雄野如铸。苍莽如画。
 
  2
 
  一鞭落照!那一鞭落照啊,
 
  击打得上万座山峰的山脊滋滋冒烟。
 
  击打得上万处山隘的伤口滋滋冒烟。
 
  击打得山山岭岭倏忽之间窜出无数乌黑色花朵。击打得千万束霞绮如同千万只鸦群,扑楞楞飞腾着,哇哇叫喊着,铺天盖地而来。
 
  铺天盖地的叫喊声,卷起一股股罡风,一股股声浪,一股股强气流,撞击着,煽动着,灸伤着血泊般的悲壮与静谧。
 
  火红色天幕下,夕阳风飒飒开放。
 
  3
 
  倏忽之间!逆光下的一脉脉山莽,耸动成了野牛的脊背,一束束粗硬的鬃毛嗖嗖扬起,铮铮响彻着狂野的光芒。野牛般的山莽大张着鼻孔,毛发抖擞,嗖嗖竖立,铮铮响彻着狂野的光芒。
 
  这当儿,正是这当儿!
 
  一幅幅撼天动地的宽银幕纷沓而至。
 
  一个个惊心裂魄的长镜头扑面而至。
 
  成千上万座山峰狂奔作成千上万的野牛群,追着,赶着,叫喊着,喊声响入云。漫山遍野的来了!云呼水啸的来了!山奔海立的来了!雷霆万钧的来了!雄风万里的来了!迅猛之势无可阻挡的来了!
 
  (雪峰山是战神蚩尤的故乡。铜头铁臂的战神蚩尤,额上长的正是三只牛角角。蚩尤后裔梅山蛮信奉的就是牛图腾呀)
 
  一鞭落照下,成千上万双野牛群的红眼睛如同一颗颗夕阳,穿透云翳、照彻大荒,熠熠闪射着一束束坚硬如铁钉的、拥有强烈疼痛感的光束。
 
  四蹄生风的野牛群啊!腾空而起的野牛群啊!
 
  一鞭落照衬映着,生猛出热气腾腾的半明半暗的风景,满世界晃动着荷尔蒙的粗重声音。满世界澎湃出一股股凌厉、鲜活的悍霸之气!
 
  满世界蒸腾着一股股桀骜不驯的雄性魂!
 
  4
 
  天穹之下。
 
  哦呀!因了一鞭落照激发——
 
  哪怕是残山剩水也铮铮作响!拼作铜墙铁壁,如同凿刀一般坚挺;拼作套绳绊索,如同野藤葛一般顽韧。
 
  即便是枯木朽株也铮铮作响!拼作铜枪铁戟而宁折不弯,拼作铜琶铁板而宁为绝唱。
 
  所有的雷霆风暴,电光石火,苍木巨崖,高天厚土,
 
  所有的岭壑交替起伏、沟谷深度切割,
 
  所有的隆起与拗陷、断裂与褶皱,
 
  都铮铮作响啊!
 
  提起整个身子,运足全部气力,做生死一搏!
 
  落日照大旗。一鞭落照
 
  击打出山呼水应的排浪式回响!
 
  5
 
  群山之上。
 
  夕阳终将西沉了。西沉的夕阳,回首苍茫那深情一瞥,往无数堵山崖烙下一道道滚烫灼人的目光。
 
  “当”的一声,西沉的夕阳黄钟大吕般将一角天宇撞亮,撞出古铜色沉响。
 
  丧钟,为侵略者而鸣。
 
  6
 
  野蔓有情萦战魂。青山明月不曾空。
 
  天穹之下……群山之上……

 
 
  司令官与地图
 
  雪峰山中,春寒料峭。中国方面负责指挥湘西会战的第四方面军司令部,设在隐蔽性很强的古村阳雀坡。
 
  1
 
  阳雀坡的阳雀子,清清脆脆叫着。
 
  屋子里,一盆木炭火没日没夜燃着。
 
  司令官王耀武将军,整天面对墙壁上的巨幅军事地图运神。
 
  2
 
  黄沙百战穿金甲。读地图,是将军多年养成的嗜好。
 
  在他眼里,读地图如同下围棋——
 
  由图案、色彩标示的城镇、村落、道路、隧道、隘口、纵坡、桥梁、船闸、渡口、港湾、码头及其它标志物,是一枚枚听候指令的黑白棋子,
 
  杀机四伏。鱼龙变化。决胜千里。
 
  抑或,如同演奏交响乐——
 
  地图上的一道道山脉、河流、道路、边界、海拔以及图纸上的所有标识如同五线谱,听命于一根无形的指挥棒
 
  山奔水立。铁马冰河。黄云万里动风色。
 
  浸淫其间,有着外人无法体味的亢奋与沉醉,总会油然而生一种庄严感和使命感。
 
  (山河破碎的忧愤,每每掀起胸中巨浪)
 
  3
 
  湘西会战在即。全中国的目光聚焦雪峰山。
 
  雪峰山,雪峰山,是阻挡日军进攻大西南的最后一道天然屏障哪!
 
  国家视角。战略眼光。
 
  审察山川走势。感悟妙算玄机。
 
  偌大一张军用地图的山川间,分明有千军万马,按照指令
 
  或蛰伏、或跃动、或厮杀、或奔袭、或逆袭……
 
  4
 
  这个春天有点冷。这个春夜不太长。
 
  启明星从炭火盆“嗤”地蹦出窗口,
 
  又一个不眠之夜过去了。
 
  曙色透进窗棂。早霞笑意荡漾。
 
  (一个充分利用山区地形采取“攻势防御”的作战方案,
 
  新鲜出炉)
 
  硕大一团旭日,跳到司令官肩上。
 
  1945年春天的温暖的太阳啊!
 
  附:4月上旬起,日军从南部、中部、北部三大战场发动进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