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丝不挂》--第48节 汉服再不保护,又被韩国拿去申遗

  车子在马文财的操控下行驶得很快,惜别一大批收费站,目的地即到,马文财父母已备好酒菜为众位接风洗尘。
 
  马文财家坐落在离凤凰古城最近的村庄,沾古城的光,父母也做起买卖。起初其父母只是进购点茶水点心在路边贩卖,后来游客越来越多,生意也就随之红火。父母决定撒大网钓大鱼,扩大投资,把自家房子改成六层农庄,饮食、住宿、娱乐、休闲一体化,加上引进电子商务招揽生意,也算是小富翁一个,马文财是家里的唯一孩子,父母都舐犊情深,疼爱有加。
 
  赵雅静和杨雪两位女生吃惯了城里的山珍海味,来点粗茶淡饭反而觉得惊奇,都撑得不行。
 
  诗人酒后会雅兴大发,即席赋诗。赵雅静饭后雅兴也发得厉害,不过他文学造诣不如林微风,唱歌技术倒还凑合,遂起一首当地民谣《苗乡好》,唱得倒也不赖,众人皆惊赵雅静入乡随俗的速度也太快了点。
 
  马文财尽东道主义务,开车载大家前往凤凰古城,不想古城当日正开始实施捆绑售票,游客需要购买148元门票方能入内,当地个体商户受到很大冲击,都表示抗议从而关门歇业,聚集在古城北门码头附近,大批警方也已经赶到现场。本来准备天天坐着数钱的凤凰县领导,却遭内外夹攻,搞得焦头烂额,在现场指挥调度。
 
  马文财停车了解情况,众人闻讯也下车,好在马文财财大气粗,将此行衣食住行全揽,阔气得很,自然也不用林微风一众为此操心,甚至有其父在当地的名气,和保安招呼一声,门票也省掉,直接大手大脚入内。
 
  众人先来到依山傍水的老城,清浅的沱江穿城而过,红色砂岩砌成的城墙伫立在岸边,古朴而清新。
 
  如今旅游的人大部分都以拍照炫耀为目的,明明身在其中却不静心享受,非要拿个相机玩闹不已。赵雅静掏出手机狂拍,每走一步都要拍下,恨不得将整个景点的一草一木、一沙一粒都存放到相机里。芋头拿她没办法,紧随其后跟着。
 
  南华山衬着古老的城楼,城楼还是清朝年间的,锈迹斑斑的铁门,仍看得出当年威武的模样。林微风见了,颇有熟悉的感觉,因为他的家乡飞剑潭便有一幢类似的建筑。杨雪也开心不已,脸上的笑仿佛酒店里的钟,一直都挂着。
 
  不知不觉又来到了北城门,北城门下宽宽的河面上横着一条窄窄的木桥,以石为墩,两人对面行走都要侧身而过。传闻这里曾是当年出城的唯一通道。众人又要体验,体验自然也忘不了要留念,没多久,相机内存就爆满示警,赵雅静因此扫兴,芋头买串手链为其带上,脸上的火气才降了些。
 
  开心的时间总是过得最快,不久便斜阳西下,桥边岸畔的妇人用木槌洗衣,啪啪声随着水波荡漾开来。女孩子的心眼儿像被枪林弹雨洗礼过,多得惊人。赵雅静又要尝鲜,芋头咬牙应允,跟妇人商议成功。转眼又看到顽童脱个精光,在水中嬉戏,姑娘家把身子浸在浅水处享受流水轻柔地抚摸。赵雅静又要下去打水仗,芋头又咬牙陪她一起。再转眼又看到岸边更有不少写生的学生,赵雅静也冒充艺术分子,拿着纸笔写写画画,芋头直佩服她从哪里找来这么多精力。
 
  一纸画毕,赵雅静嬉笑着问作品成就如何,芋头一看,像看见了厕所里的蛆,差点恶心得吐出来——他不敢吐,怕伤赵雅静的心,于是只能伤自己的身,咬破嘴唇说道:“好看,好看极了,你真棒呢!”
 
  赵雅静对自己信心满满,对芋头的话也深信不疑,折起来要拿回去珍藏。
 
  岸边的过道是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小摊,首饰、小吃、用品皆有售卖。因为门票涨价原因,顾客少了许多。杨雪一眼看中挂着的苗族服饰,忙要试穿,林微风照顾得无微不至,穿戴都小心翼翼,穿完一看,赞不绝口道:“哇塞,太漂亮了,仙女下凡啊!”
 
  “真的假的!”杨雪又嘟嘴,那嘴唇像在红染缸里浸过,红艳骄人。
 
  林微风被那嘴唇吸引,凑上去轻轻一碰,说道:“是真的啦,我最爱的雪儿公主,宝贝穿什么都漂亮。”
 
  “假正经,就你嘴巴会说。”女孩子虽然表面嘴壳子坚硬得像核桃壳,心里却柔软得像湿豆腐,一碰便弹跳不已。
 
  “宝贝,你这里是什么?”林微风又来挑逗,食指指着杨雪的小嘴唇说道。
 
  “啊!哪里?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女孩子最重视的第一当属脸,其次为身材,最后方是身高。杨雪见脸有问题,以为脸花毁容什么的,吓得拿镜子要查勘。
 
  “别急,我来帮你。”说完整个头部缓缓凑过去,快至唇边之时猛得凑过去,吸咬住杨雪的嘴唇,轻轻说道:“宝贝,我爱你。”
 
  杨雪害羞要推开,只是弱女子的力气在林微风强壮的胸脯下效力尽失,只得顺应。林微风吻得起劲,女老板在一旁看得全身鸡皮疙瘩四起,后来竟被带入情境,心醉神迷,都不想扰人美梦,似乎也在臆想年少时期的纯美浪漫。
 
  马文财不懂浪漫,追上来往林微风肩上一拍,林微风大吃一惊,不想用力过大咬破杨雪的嘴唇,万幸只是蹭破点皮。杨雪含羞带臊,踱到一边换下行装。
 
  马文财宣旨道:“林微风,别谈情说爱了,跟你说个好消息,那边有汉服推广活动,还有模特展示,很热闹的,一起去看看!”
 
  “好啊!走啊!赵雅静他们呢?叫上一起。”林微风的话被杨雪抢走。
 
  “只是……湘西不是苗族为主吗?怎么是汉服推广?”林微风心生疑虑。
 
  马文财冰释疑虑:“管他什么族,我也是苗族啊,我都不介意,歌词里不是唱五十六个星座五十六枝花,五十六族兄弟姐妹是一家嘛!”
 
  林微风嗟叹马文财包容大度的胸襟,身为少数民族竟以大局为主,爱我中华,实属难得。
 
  五人来到河边的小型广场,活动正要开始,人却稀稀两两,门可罗雀。
 
  林微风质问马文财:“马哥,你哄人呢吧,这里很热闹?”
 
  学生都说哲学乃是无用学,其实不然,每门学科都有其作用,只是要条件允许,合理利用都有回天之力。马文财高中马克思主义哲学课倒是学得不错,说道:“量只是质的积累,既然量的最后结果是质,那么我们直接跳过且看质就好了。”
 
  “可……”
 
  “没关系。”杨雪中间缝上一句话。
 
  林微风本想舍命辩驳,被杨雪切断,后面的话被挡回喉咙里,吐不出来咽不下去,上下不得。
 
  赵雅静接茬:“可什么,你们男生怎么不懂体贴女生嘞,快去买可乐来喝。”
 
  林微风非但没有取得战争胜利,反而莫名被安插一个体贴不周的罪名,心里为自己喊冤。又想女人真奇怪,在她们看来,男人体贴女人的方式竟是买可乐打发,又觉得女生很简单纯真,只能跑去商店买可乐。景区的可乐都鸡犬升天,比学校翻了好几倍,可见角色所处的位置很重要。
 
  林微风忍痛买下五瓶,当即灌下一瓶,感觉像上完厕所一般舒服,把那些留在喉咙里的话都冲了下去。喝完之后,瞬间发现自己瓶子一滴不剩,又怨可乐公司不如红茶有揭盖有奖的活动,遂从其他四瓶里分别倒出一些往自己瓶子,一人一杯羹就汇成一饭粥了,团队的力量果然强大。
 
  返程之后塞给每人一瓶,他怕被发现瓶子有开过的痕迹,便说:“喝吧,你看我多好,瓶盖都帮你们拧开了,不用谢,我是活雷锋。”
 
  众人都抬头看台上,真把林微风当活雷锋,纷纷表示感谢,林微风心里也为自己的小聪明点赞。
 
  活动已经开始,主持人是一位身着粉红色长袍的美丽女孩,两袖甩两下说道:“观众朋友们,大家晚上好!汉服,又称汉衣冠,是中国汉族的传统服饰,自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汉服已具基本形式,历经周朝礼法的继承,到了汉朝形成完善的衣冠体系并普及至民众,还通过儒家和华夏法系影响了整个汉文化圈。但是现在的社会呢,汉服越来越不被弘扬,大家关注的焦点都在巴黎、米兰的时装周,其实观众朋友们,我们自己的汉服文化才是最强文化,你们说是不是?”
 
  杨雪乃汉服忠实粉丝,应声高呼道:“是。”
 
  赵雅静平日穿着只走时装前线,着装甚至可以与陈奕迅媲美,遇上个生日假日或者例假的时候甚至可以与lady gaga争艳,她不屑一顾轻声道:“读什么年代了,老掉牙的服装,谁还穿?”
 
  主持人怕是有着蝙蝠的灵敏耳朵,听见了赵雅静的话,遂说道:“大家知道吗?华语乐坛金牌作词人,有‘词圣’美誉之称的方文山先生一直以来全身心致力于汉服推广活动,曾经还创作汉服同袍千字文倡导,让我们非常之敬佩。接下来,我们请出一位为汉服文化推广做出卓越贡献的人士……”
 
  台下观众愈来愈密,以为方文山要空降古城,都翘首望着主持人的嘴巴大喊:“方文山,方文山……”
 
  主持人大惊,方文山远在宝岛台湾导演处女作电影,难不成有着忍者分身术出席活动,只能坦言:“我们请出这位同学,他叫高亚龙。”
 
  观众对此名闻所未闻,大失所望,一下走了三分之一。主持人恨自己的手没有如来佛祖的功力,伸不到场下将观众拉回来。挽留不了走了的人,只能祈求留下来的人,说道:“河南省某师范学院大四学生高亚龙,已在日常生活中穿着汉服两年,今天他来到现场,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惊喜呢?我们一起期待!”
 
  又一部分人比澳大利亚树獭更懒,都懒得期待,没见着词圣,都脚下生风走掉了。留下的人望眼欲穿,都在期待惊喜。
 
  高亚龙身着一身黑红色直裾深衣款步走出,芋头觉得并无特别特色,反倒映衬出主持人的漂亮典雅。
 
  高亚龙拿起话筒抖了抖,有些怯场,道:“各位观众大家好,我叫高亚龙,我两年前开始穿汉服,不仅坚持每天穿着上课,就连平时上街、外出游玩也都身着汉服。汉服对我而言只是平日里的便服,也是我生活起居不可或缺的部分,也许大家会觉得我另类,但是我觉得中国传统文化才应该是世界的主流,我‘另类’的着装方式常常收获较高的回头率,被人当做少数民族或韩国人也是常有的事,并遭遇有人用韩语向他打招呼的经历。”
 
  马文财现身说法:“不这样才怪,我们苗族衣裳才好看,全世界人们都来凤凰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