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丝不挂》--第47节 清明节有了钱和女人,都忘了先人

  晚上睡得晚的结果绝对不会是早上起得早。林微风第二天早晨困得厉害,杨雪短信又来询问何故未去上课,林微风无奈起床跑到水龙头下冲洗,稍微清醒点,一看床头,竟发现五百元大钞压在枕头下露出一角,事情紧急,来不及想其主人,便下楼冲向教室。出了宿舍门口,一看时间,离上课仅余三分钟,林微风没有牙买加飞人博尔特的跑步能力,急得跺脚。
 
  南湘学院作为一个大学占地面积小得像小学,校方却学大城市高等学府安排校园巴士,且无特定运行时间,校园巴士起到的最大作用便是为迟到者提供便利,而南学校上课迟到者比上课准时者多几倍,因而每到上课前几分钟巴士便超载运行,而且催生出一句学生们引以为傲的口号“只有胆够大,天天都是小长假”。
 
  巴士吃香的结果便是司机伺机提价,本来只要五毛钱的票价提到两元,本以为供不应求,学生会因票价高昂而望而止步,不想学校迟到者像中国金融业的压力,是与日俱增的,巴士司机月薪比老师高,老师们都恨不得辞职转行当司机了。
 
  林微风见到巴士,欢呼雀跃,扔了两个硬币赶上最后一个位置,到了教学楼竟发现忘记拿课本。事急无君子,又短信给芋头,芋头拔书相助,从窗户扔下,林微风赶紧捡起,最后一刻赶在郝惊艳的前脚进去。
 
  后脚郝惊艳便抱了一堆资料跟上,她和其他老师不一样,南湘学院的老师上课从来都是上讲台就开讲。而郝惊艳却沿袭幼稚园的传统,进去就叫“上课”,起初学生都无反应,在郝惊艳的教导下懂得了“尊师重教”之理,学生都要一齐起立弯腰,嘴里也少不了说“老师好”,下课则要说“老师辛苦了”。
 
  但学生只尊重郝惊艳,前辅导员林威风就不可行,因为林威风上课四十分钟便有三十分钟要学生自习,剩下十分钟学生自由讨论,他则搬着椅子在门口吸烟吐痰,像是老智者思考晚年,临到下课便将烟头往脚下一扔,大步往校门口撤离。
 
  这日她与往常不一样,放下资料便直入主题:“同学们,四月马上就要来了,学校安排的清明节假期我想问一下大家有什么安排呢?”
 
  远在他乡的女生都是小棉袄,都在等这一刻要回去温暖家长,都说:“回家啊,好想爸妈了。”
 
  男生则放荡不羁,要学黄鹤云游四海,说道:“去旅游啊!武汉看樱花!”
 
  “海南三亚!”
 
  “黑龙江哈尔滨!”
 
  “西藏拉萨!”
 
  “浙江西塘古镇!”
 
  后面一同学志向更为远大,一脚要横跨欧亚大陆:“我要和爸妈去欧洲三日游!”
 
  郝惊艳吓得不轻,想这些学生都有四方之志,放个小假便可以走遍中国,假若方便的话还可以顺带让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走遍中国》节目组人员随身拍摄。
 
  想归想,她摇了摇头,说道:“同学们,你们不能总想到玩,假期要合理安排。”
 
  赵雅静表示不认同,站起来辩论道:“老师,这不叫玩,这叫旅行。玩只是放松心情,而旅行则是一种修养,一种陶冶,一种境界,一种对身心的洗涤,古人曰过,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啊!”
 
  郝惊艳没想到赵雅静弱冠年纪,竟悟透人生,且排比句用得比校长书记都到位,令人眼睛一亮。不过她想老师怎能安心做别人的学生,便吹毛求疵说道:“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阅人无数,不如名师指路。我虽然不是名师,但我愿意为大家指一条路,4月4日,学校将组织师生去烈士墓园参观,希望大家报名。”
 
  林微风一听活动,新闻敏感度又上来,这话要换成校长书记抑抑或秦文来讲,非得说成“为了缅怀烈士的英雄事迹,继承先列遗志,激发大学生爱国主义情怀,帮助同学们了解中华民族的革命历史和自强不息的伟大民族精神,进一步明确历史赋予的神圣使命,勤奋学习,善于创新,甘于奉献,自觉地服务祖国,奉献社会,为增强学校之间的凝聚力,特举行此次活动”等等之类的话,他觉得郝惊艳实在是一道别样的风景,好比贪官天天鸡鸭鱼肉,偶尔来个白菜萝卜也是啧啧称道的。
 
  学生们各个心比金坚,没有被郝惊艳感化,都不表态。
 
  杨雪回头看一眼林微风,嘟着嘴问道:“微风,我们去不?”
 
  林微风有了女人金钱,便忘了祖宗前辈,他没有要回家祭扫先人的打算,只在思考带杨雪去哪里游玩,便推辞道:“不去吧,我有别的安排。”
 
  “什么安排,和别的女生约会吧。”杨雪吃醋道。
 
  “清明节约会?听着都瘆的慌。”
 
  杨雪嘴角一道弧:“谅你也不敢,嘻嘻。”
 
  林微风数学最差,他不会画弧,但他热爱推理,只说:“你没有别的打算吧,等会,让我来猜猜,是不是想和我在一起啊!嘿嘿!”
 
  “不是啊!我爸让我准备考研,我想假期就复习喽!”杨雪一道弧之后又是一道双曲线,可见数学真是与生活息息相关,那些说数学无用论的学生可以闭嘴了。
 
  林微风钦佩杨雪眼光长远得像普罗旺斯的薰衣草园,真是一眼望不到边,道:“考研?那是大四的事儿呢,大一、大二是打好基础的时候,更是拓展知识面的时候,不用这么着急吧。”
 
  杨雪从小都是父亲说一不二,只是上了大学方予她一些自主权利。一个在笼子里呆久了的鸟儿,要么急着飞出去寻找外面的天空,那么颓败成鸡鸭,连飞的本能都退化大半了。杨雪情况尚好,也想飞出去,只道:“嗯,你说的也有道理,那这次就……听你的。”
 
  林微风拥有些大男子主义的性格听到这话,喜不自禁。不过那“喜”仿佛是韩国的当红明星,只是当时红红,长久不了。杨雪接着又说了一句:“要不,去你家玩?”
 
  林微风吓得打冷颤,像小娃娃放爆竹——又爱又怕,他爱眼前这个女生,却怕她去了自己家看到自己一贫如洗,对待的眼光也会瞬间演变。万幸此时马文财泼水救火,他一个头脑从后面伸过来说道:“哎啊!去我家吧,我们那风景很好的。”
 
  林微风心里谢过恩人,问道:“你家在哪里?”
 
  “湖南湘西凤凰古城。”马文财果于自信,不怕抖露底细。
 
  杨雪笑容可掬:“哇塞,凤凰古城,我最想去的地方,我在家画画的时候,爸爸只给我看过照片。”
 
  “是吗?那我们去好不好?”林微风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杨雪,心里猛叫道“去啊!快说去啊!千万不要去我家!”
 
  “嗯,下课我跟爸爸说一下。”
 
  林微风深怕杨康闹事,防微杜渐道:“别和你爸爸说啊,别说你去游玩,要不然他能让你去吗?就说在学校准备考研。”
 
  其实当决定要去一个地方的时候,往往最困难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杨雪本想说不行,但她想破例一次也不打紧,为了自己心仪的人和地方,大不了豁出去一次,说道:“好啊,这也行,就这么定了。”
 
  马文财包接包送:“到时候我让我爸的司机把家里的车开过来,我开车大家一起去。”
 
  这话被邻座的赵雅静听到,赵雅静诱惑难挡,也要坐同一条船————同一辆车,说道:“带上我吧,行吗行吗?”
 
  朋友出去玩,当然人越多越好。马文财神采飞扬说道:“行啊!反正车子够大,坐得下,坐得下。”
 
  一趟商议下来,郝惊艳那里仍然没有人报名,她发最后通牒,说道:“机会只有一次,希望大家争取,我也不多说。”
 
  宁博文突然举手,他也不多说,只言:“老师,我报名。”
 
  学生们都当他是异才,绝佳的放松机会居然参加这种无意义的活动。
 
  整个院系最后的结果只有一个班报名,好在百舸争流千帆竟,其他院系三三两两组成起来也算一支队伍。学校也都本着“大爱育人”的原则,生怕刮伤学生的指甲,以往都是组织学生扫墓活动,这次避繁就简,由祭扫改成参观,学生怨言也像国人过自己的节日,一下少了许多。
 
  这边林微风、杨雪以及芋头和赵雅静已经在马文财的车上赶往凤凰古城,马文财自小学车,车技绝佳,最大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赛车手,只是其父打死不答应,说赛车不是玩车,是玩命,便不让他碰车。马文财只能晚上偷偷开车上道飞飚,如今终于等到拥有自己的驾照自然要一展车技,在公路上小秀了一把径直上了高速,旁边的环卫阿姨吓得手里的扫帚都慌忙扔掉。
 
  赵雅静直夸马文财开车的时候最迷人,又引得芋头吃醋,要杀掉所有会开车的情敌,眯着眼睛,耳朵挂一副耳机。听歌是假,他佯装无所事事,其实眼睛眯成一条缝,那一条缝放佛是美国在全世界各地安装的监听设备,就是用来窥测探视的。
 
  车在高速上行驶着,初春的大自然清新得像豆蔻年纪的女孩,窗外的油菜花广袤无垠。众人都看着外面的风景,杨雪提议打开车窗,顿时一股金黄的香气铺天盖地地涌来,她忍不住贪婪地大吸一口,哇!暖暖的香味弥留在齿畔,喉咙也甜甜的。
 
  这时林母打来电话,林微风吓得脊背发凉,母亲这电话肯定是问自己清明节怎没回家祭祖,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握着手机手出汗。
 
  杨雪见状,好奇地问:“谁的电话,怎么不接,快接喽,人家会着急的。”
 
  林微风心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接了电话,林母那边先说了话:“喂,微风,怎么没回家啊?”
 
  林微风为爱变成说谎达人:“我…我还在学校呢。”
 
  “学校还有事啊,你兄弟大龙说你在学校老师很器重,还当了那个什么团…文工团……”
 
  “记者团。”林微风纠正道。
 
  林母听儿子有出息,道:“对对对,记者团的团长,妈妈真为你高兴。对了,学校有什么事啊?能抽空回来么?”
 
  “额…有很多事呢,可能不能回来吧,还不确定。”林微风再从说谎达人变成说谎圣人,可惜中国演员有金像奖,作家有文学奖,而说谎却没有专门的奖项——不过幸好未设立,否则林微风每年无疑将拔得头筹,这对其他参赛人员也无半分益处。
 
  “哦,行哦,妈妈为你做了你从小爱吃的清明果,有时间回家啊!”
 
  “嗯,我会的,好好好。”说完马文财一按喇叭,差点暴露了林微风的处境,恨不得开门跳车。
 
  林母虽上了年纪耳朵却灵敏,问道:“怎么有车子的声音?你在车上么?”
 
  怕谎言被识破的方式是再编一个谎言,连环慌才有胜算。林微风赶紧再编一个谎言:“嗯,我在领导车上,有些事。”
 
  林母信以为真,道:“哦,那你先忙。”她怕影响儿子工作,匆匆挂了电话。
 
  “谁打的电话啊?你怎么说谎了,我们哪里有领导。”杨雪抢过电话要查证。
 
  因果报应,林微风没想到圆了一个谎又种下一颗种子,眼皮一眨,谎话随即而来:“高中同学打的电话,让我帮他做作业呢,他总是不认真学习。”
 
  “真的吗?”
 
  “嗯……”
 
  杨雪化身老教授,循循道:“没事啊,你就跟他说作业还是要自己做的,知识是别人永远抢不了的财富,南京新华电脑的广告词是说努力就有收获,人人都能成功,我觉得就是这样的。”
 
  林微风哪里听得进,只当杨雪的话为车窗外面的风,刮一下就吹走了,心里的忧虑也减少不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