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丝不挂》--第44节 谣言止于智者,干部竞选没有猫腻

  众人翘足企首,不料这林微风关键时刻掉链子,还在后台换衣服。杨雪在下面看得猴急,电话催促又无人接听。郝惊艳呼叫再三,林微风像黄奕澄清情妇事件,迟迟方才露面。不过幸好赶上,走上台中央,弯腰鞠躬后开始演讲,因其换装不快,心神难宁,停顿哽咽不时出现。马文财和杨雪在下面打气加油,只是这汽油离得太远,他又不是空中加油机,打不到林微风身上,只能听天由命。
 
  林微风眼神飘忽不定,看到杨雪在下面更是紧张得台词尽忘。被人鼓励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在现场擂鼓呐喊,一种则是希望在后台默默祈福。林微风不善第一种,看见在乎的人在现场没有觉得鼓励反而更加慌张,竟一时语塞。他又是脱稿演讲,眼前没有提词机,只能在脑海搜索台词,他此时就像一台有线电脑,变成无线之时只能坐以待毙。那台词也不争气,仿佛被锁在保险柜里,一时半会拿不出。托尔斯泰教人乐观,说“生活就应当努力使之美好起来”,那就再换个比喻,那台词又像是政府里的贪官,只要想搜还是能搜出一大把来的。林微风脑筋急转弯后终于打开保险柜的门,那台词倾涌而出,志在必得。
 
  随着最后一位选手演讲完毕,时间已近晚上十点,按常理讲,这个时间学生都在宿舍最活跃期,可学生睡觉也挑位置,一到开会场所则睡意兴隆。此时台下学生都快要进入梦乡,手也像鬼压床的情景,想提提不起来。
 
  郝惊艳也想尽早结束大会回家为老公暖被窝,再没有要吊大家胃口的精神,于是快马加鞭宣告结果,这结果像是美国人知道伊朗在造超级航母,令人大吃一惊。记者团这边林微风竟以最高分胜出,林微风倒是表现镇静,他知道此其中秦文功不可没矣!
 
  宁博文竟然表现得比林微风还镇静,这段时间以来,他似乎淡泊了名利,微微一笑便回宿舍睡大字觉去了。
 
  第二周学校又发一份文件,通告学生干部竞选大会最终结果。这结果更是让人觉得莫名其妙,竞选学生会主席得分最高的人反被贬谪到了体育部部长,竞选宿管部得分最高的人反被调剂到了宣传部部长,竞选文艺部部长得分最低的反倒变成鲤鱼跳到了学生会主席的龙门。
 
  众人不解,找学校要理由。学校是最会生造借口理由之地,自然掐指理自来,那“理”像是自来水,一开便哗哗流个不停,说什么“当时就说过可能会服从调配的,你们都是都同意了的,现在也是你们兑现承诺的时候了。”
 
  1999年5月7日深夜,美国用导弹袭击中国驻南斯拉夫联盟大使馆,从而引起中国公民抗议,学生们从中汲取抗议技巧,一手举起道:“老师怎么可以这样,当时说的是可能。”
 
  校方科普知识,道:“你们知不知道,‘可能’是指包含在事物中的预示着事物的发展前途的种种趋势,是潜在的尚未实现的东西,可能转变为现实之后,在一定时期内,种种其他可能都难以变为现实。所以,现在大家说的‘可能’基本都是十有八九,都八九了,离十还会远吗?”
 
  学生绞尽脑汁也没想到校方居然利用百度百科和英国诗人雪莱联合塞口,而有个岗位总比没有强,只得忍气吞声接受。
 
  众人本以为此事就此落幕,不想学校第二天又爆惊天内幕————说惊天未免夸张,且“天”这个东西其实是不存在的,只能惊人。一位注册名叫“就不告诉你”的网友在南湘学院贴吧放言“学生干部竞选内幕比中国的人口多”。
 
  林微风闻言畏敌如虎,想该不会是有人知道秦文联合其他领导老师为自己内定拉票的事,忧心得一天都难以下饭。杨雪难得从图书馆出来见天日,约林微风共进晚餐,林微风吓得连汗都不敢往外冒,直言推辞,引得杨雪一脸落寞。
 
  学校似乎被人埋了连锁地雷,第三天内幕又爆开,说什么竞选成功的学生会主席在竞选之前就给领导老师送了大礼,竞选成功社团联合会主席的学生更不用说,来头煊赫,乃是副校长叔叔的表侄。芋头惊讶社联主席强大的社交网络,居然有干掉Facebookd的潜质。
 
  此事在校园引起轩然大波,学生课余饭后的谈资都集中在竞选之事上。林微风想这贴吧一天一个爆料,学生会、社团联合会皆已中枪,按照捕鱼常识,下一个铁定轮到记者团。他怕自己挨子弹,吓得不敢上课和吃饭,躲在寝室装病。
 
  宁博文从食堂打饭回来,他懒得拿塑料袋装,直接将食堂碗筷端到寝室,见林微风裹着被子,安慰病号道:“哎哟呵,团长大人,怎么着,新官上任三把火把自己烧感冒了?”
 
  林微风听出这话里有火,立马病猫变老虎:“哼,我身体好得很,不信你看。”
 
  宁博文的眼睛对林微风的身体开启屏蔽模式:“谁爱看你的身体,我又不是马文财!”
 
  “谁说的!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宁博文也不打自招,说道:“你还问谁说的,当然是我啊,你不会耳朵又聋了吧?”
 
  “谁说的,我耳朵好得很。”林微风惊得只有为自己身体争理的能力。
 
  “等会,你说你是鱼?你怎么变成畜生一级。”
 
  “我……”林微风本想狡辩,但肚子暂无证词的存货,一时半会搬运不出。
 
  “啧啧啧!”宁博文见其窘态,轻蔑起来。
 
  “啧什么?”
 
  “没什么,团长大人,你知道大家现在都在传干部竞选内幕的事不?”
 
  林微风见这宁博文是茶坊里的伙计,哪壶不开提哪壶,便佯装像徐帆回答冯小刚执导的马年春晚,一问三不知:“我……我不知道啊!不是都……已经尘埃落地了。”
 
  落地的尘埃被宁博文扫起,他夹起一块肉,狼咽吞下,道:“不知道?不会吧?”
 
  “真的,我没出寝室,你不是不知道。”
 
  宁博文另寻出路:“可是,网上也在传啊,在寝室不也一样知道。”
 
  “我手机坏了嘞。”林微风眼看躲不过,忙给自己手机安造上渎职的罪过。
 
  宁博文见眼前这位团长身体生病,助手又罢工,可怜兮兮没有光景,吃掉最后一块肉,抛下一句话:“唉,我不跟你说了,你自己注意点嘞。”
 
  林微风没听出这话中带刺,当宁博文是好言相劝,爬下床去食堂吃饭。他两顿没吃,饿得肚子里的蛔虫打仗恶斗,咕咕响个不停。
 
  食堂已是就餐晚期,路上人流不多,准备做人流的倒是挺多。林微风刚见宁博文大块吃肉,口水吞个不停,也想要红烧肉,一抹手袋,只剩一个硬币,这一个硬币在林微风袋子里呆得太久,也是寂寞空虚冷,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寻找新鲜空气,只等林微风手一掏时便顺势跳到地上狂滚。
 
  林微风赶忙上前追赶逃犯,那硬币虽是第一次越狱作案,却无师自通技法娴熟,滚的速度竟超过了林微风的脚速。林微风也不甘示弱,用智谋捉拿,绕到饭桌另一边拦截。本以为那硬币会识时务自投罗网,岂料那硬币像短跑运动员参加马拉松比赛,前面冲劲迅猛一马当先,越到后面竟体力不支愤然倒下。那硬币独具慧眼,倒下的位置不偏不倚,正是一女同学的下体正下方。
 
  色的境界有三层,第一层为色狼,色狼的具体表现为性骚扰;第二层为色魔,色魔的具体表现为性侵犯;第三层为色鬼,色鬼的具体表现为性自虐。林微风道行尚浅,初级也没资格,他不想被人当做色狼,眼巴巴看着硬币躺在美人窝里睡大字觉,憋气窝火。好比一条狗,看着主人碗里的食物,想吃不能吃,只能等主人何时慈性大发,施予一二。
 
  见这胖胖的女同学碗里的饭也是堆积如山,他想愚公移山要些时日,只能赌命拿上回马文财在游戏厅带回来的游戏币充数,排队打菜之时,他只祈祷打菜阿姨眼镜度数比那胖女同学碗里的饭高,如此便能蒙混过关。
 
  怎料理想丰满,现实骨感,非洲肯尼亚南部有一个名叫Masai的部落,部落中的人都有着超强的视力,2.5以上的人比比皆是。那打菜阿姨的视力也争强好胜,一眼将游戏币识出。
 
  “刷我的卡。”一句极为熟悉的声音赶来扶危济困,林微风一回头,差点叫出来,真的是杨雪,赶紧问道:“雪儿,怎么是你?”
 
  杨雪一吐舌头,她怕舌头会被吐掉在地上,因而只敢轻轻一吐,道:“对啊,不然你以为是谁嘞。”她刚从图书馆看书回来,思维还在定式的数学题里,显然不是林微风要的标准答案。
 
  “怎么还没吃饭,饿了吧。”爱果然无所不能,能让人从高级动物蜕变成低级植物,林微风看见心爱的女朋友竟欣喜得忘记了自己的饿。不过这只是暂时的,世间人要真是把爱当食物,那食物链便要乱成一套了————中国人总是将乱成一套视为贬义,其实乱成一套倒也可观,要是乱成几套那才叫混乱。
 
  杨雪心细,关心道:“我看书晚了点,你饿了吧,我来付钱。”男人吃饭让女人付钱是男人最无地自容的事。林微风和广州人有得一拼,表面随和,实则自尊心很强,回道:“没事,我有,我自己来啦。”这话说出来自己都吓一跳,身无分文,真要自己来掏钱便是要命的事——此时要命林微风也愿意,但是他更怕出丑,出丑比要命更悲哀,出丑以后生活处处会遭人异样的眼光,而要命即使遭人唾骂,甚至踹几脚都无济于事,反正自己一命呜呼,啥也不知道。
 
  后面排队的同学怒目而视,大叫:“前面TND怎么搞的,要买赶紧买,打情骂俏做什么?”这人居然难得有身在和谐社会便要和谐相处的处事精神,将敏感词汇用字母代替。骂人不带脏字,乃是骂人的上上签。
 
  林微风没听出这话什么意思,但是从语气可以察觉出不怀好意,他社会阅历浅薄,比花季少女单纯,只听过TMD是由安德雷斯·杜安尼和伊丽莎白·普拉特赞伯克夫妇提出的“传统邻里开发”模式的简称,不知道这个星球上骂人都带地域特色,南方人骂人叫TMD(她妈的),北方人则叫TND(他娘的)。
 
  杨雪不好耽搁,为他付了钱,林微风只能借口说忘记带卡。
 
  据说情侣在一起都喜欢往偏僻的黑暗的且人少的地方走,林微风和杨雪这对情侣印证了这个传说,但学校情侣太多,偏僻的地方人也多,恋人们都嵌在一起互相喂食,本来一顿饭十分钟可以解决的硬要挨到一个小时。林微风更恨自己不是孙悟空,不能带杨雪到墙缝里去进食。
 
  “你今天一天没上课,去哪儿啦,这么不老实。”女生很简单,她觉得男生按时上课,按时吃饭,按时睡觉,按时约会就是老实的。
 
  林微风被说“不老实”,却在想另外一回事:这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女孩子不仅可以生孩子,而且可以生男女孩子,而男孩子不能生孩子,只有被人生孩子的机会,庆幸的是,上帝关上了一扇门就会开一扇窗,所以赋予男孩子配合女孩子生孩子的权利,这是女娲造人那天就决定了的。想到这里,摇头轻叹。
 
  杨雪与女娲娘娘没有交集,又端起汤杯说道:“我知道你肯定有自己的原因,你不想说就不用说啦,来,庆祝你荣膺记者团团长。”
 
  林微风从幻境回到现实,端起汤杯碰一下:“谢谢亲爱的。”
 
  时间过得很快,两人都很饿——林微风是真的饿,杨雪是见到男朋友吃得快,也夫唱妇随,装成很饿的样子。恋爱中的人,果真是盲目却又幸福。
 
  次日,贴吧又爆内幕消息,说学生会有一名副主席乃是被人偷改票数评上去的。校园全部炸开了锅,秦文作为南湘学院新闻发言人,又召开新闻发布会,说道:“我们学校现在都在传言学生干部竞选存在猫腻,我在这里郑重发言,大家听说的都不是事实,谣言止于智者。”
 
  同学一一提问,不管来题是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秦文“子虚乌有,无可奉告”八个字轮流回复。等学生问得失去兴趣,秦文又来了兴趣:“希望大家尊重事实,理解学校,继续支持学校和学生社团的活动,谢谢大家,发布会就到此为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