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丝不挂》--第43节 拉票像贩毒嫖娼,得不为人知进行

  学校在三月最后一个星期安排了一项惊人的活动——学生干部公开竞选,这项活动乃是半天云里长满草,破天荒的尝试。要查核一个组织的黑幕程度最有力的方式便是举行职位晋升活动,于是校级层面的学生社团都拉开了一场拉锯式恶战。为此,学校出台了一份《南湘学院学生干部公开竞选实施方案》的文件,这文件繁冗如医院看病手续程序,下发下来难得有人看完整体。
 
  拉票是一项技术活和人情活,请客吃饭看电影,溜冰夜店KTV,样样少不了,样样又不得了。欧美资本主义国家选个总统到处游行演讲,深怕有人不知有人不晓,而中国选举拉票则像贩毒嫖娼一类的事儿,得不为人知地进行。说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是吼人的,其实大家只是嘴上守口如瓶,背地心知肚明矣!
 
  秦文得知拉票现象严重,特召开会议杜绝隐性事件发生,强调公平竞争,服务他人,锻炼自己。然而隐性事件实则就是可以进行的事件,只是得隐形进行。在下面听的学生倒行逆施,只记得“服务自己。”这会议非但没对拉票行为起到多大阻滞作用,反倒提醒了学生既然拉票,就要更隐秘地进行。
 
  林微风没有票子,上次讨好杨雪挥霍过度,欠下马文财一屁股债。好在马文财心宽体胖,屁股也够大,不急他还。如今天天以啃面包为生,偶有一顿正餐还要与老干妈麻辣酱作伴,即使可以拉票,要请人吃饭也像是国家放开二胎政策,多数人即使有意也是力不从心。他只得本山取土,拿本班同学下注,芋头、马文财、赵雅静首先加入粉丝队伍,表示要力挺到底。宁博文乃是竞争对手,他不说风凉话就已仁至义尽,自然没有力挺义举的道理。
 
  粗算下来,粉丝量还是不够数,林微风急得拔头发自残。评价粉丝量要像讨论睡觉时间一样,长短无所谓,关键看质量,现今的铁粉僵尸粉良莠不齐,粉丝数就像是唐僧眼里的白骨精,真伪莫辨,真要竞选起来仿佛十五只水桶打水,七下八下,一点把握也没有。事到临头,也只能到水边才脱鞋。
 
  秦文正巧路过,见林微风在办公室急得团团转,一副尿急又撒不出的样子,以为他前列腺崩溃,忙上去献爱心:“林微风,心神不宁的,这是怎么了?”
 
  林微风回眸一苦脸:“没有啊!“
 
  秦文想帮林微风解决前列腺:“那你在这里做什么?哪里不舒服么?”
 
  林微风不想做一个有问题的男人:“没有没有,真没什么。”说完便反将一军:“咦,秦老师,您是大忙人,今天怎么有空到我们办公室啊!”
 
  秦文念在他帮助自己不少的份上,不吝言辞道:“学校一直很重视宣传工作啊,现在学校举行学生干部竞选,你有没有意愿参加啊!”
 
  林微风佩服秦文双眼识慧,竟能洞穿人心,心里一个声音叫出来:“废话,当然有意愿,不然老子还在这急个毛线”————他不敢真说出来,只能脸上莞尔一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怎么可能呢?算了吧,让贤能者上吧。”
 
  林微风高看了秦文,秦文并没有察人心之能,没有听到林微风内心的声音,否则非得剥其皮啖其肉不可。但秦文听林微风如此一说,对眼前这位学生反而更加另眼相看,想他年纪轻轻就有孔融让梨的精神,真是不可小觑:“贤能者?你不就是贤能者吗?这个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我还是建议你去竞选一下,我们啊,肯定都是支持你是!”
 
  “我们都支持你”这六个字在林微风头脑里游玩了好几圈才舍得蹦蹦跳跳出来,他突然想起文件里写着打分组包括专业评审团,也就是领导老师评审团,领导位高权重占分百分之六十,这样大半壁江山都握在手里,顿时像半夜弹琴一般,可以暗中作乐,嘴上又百般委婉:“行吧,那我就试试,谢谢老师的鼓励!”
 
  竞选大会如期在学术报告厅举行。学术报告厅是学校唯一拿得出手的场所,因而一有活动都在此举行,什么十佳校园歌手大赛、演讲比赛、街舞大赛都莅临于此,让人怀疑学术报告厅的“学术”二字的广义性。只是学校财政空得像甘肃闹饥荒地区的粮仓,任何社团组织在此举办活动皆要校长签字,并交一定薪金方开大门。虎虽凶猛,尚且不食虎崽,南湘学院自己人在自己地办自己活动还要缴纳费用,实在是冬天吃冰块,让人太心寒了。
 
  学校重量级嘉宾皆到位入座,主持人一番介绍便花去近半个小时,接下来校长宋志杰和书记刘芳都带着稿子上前宣读,校长的稿件内容无外乎些“为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培养学生自我管理的能力,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力求把责任心强、组织能力突出的优秀学生干部吸纳到团委和学生会队伍中来”之内的言辞,而书记则进一步提出希冀,说什么“参与竞选的学生在演讲中要以身作则,热情为同学服务,在保证学习质量的同时为学校发展献计献策,做出积极贡献,增强团委和学生的凝聚力、感召力,激发在学校主人翁意识。”
 
  芋头在观众席上听得晕头转向,想真要如书记所说“激发在学校主人翁意识”,他便要让位于自己不可。
 
  记者团的竞选安排在学生会和社团联合会之后,宁博文和林微风都在下面屏息等待。
 
  等到学生会阶段竞选完毕,主持人郝惊艳摩拳擦掌准备宣告结果。郝惊艳受现在的电视节目主持人熏染,揭露成绩之时非要引起众人藏在内心的好奇心,一而再再而三地犹豫,说:“接下来,我们要宣布一号选手的成绩,一号选手的成绩是多少呢?我们现在谁都不知道,成绩就在我手里的卡片上,到底是多少呢?大家想不想知道?”
 
  下面学生异口同声:“想。”
 
  郝惊艳见观众胃口吊起来,被自己的主持功力叹服,开心不已。开心的表现莫过两种,一种表面眉开眼笑内面心花怒放,一种手舞足蹈动如疯兔,郝惊艳创造第三种,每逢开心,她的牙齿就奇痒无比跳起爵士,她怕自己再跳下去会变成耄耋老妪牙齿尽数掉光,又问道:“好,既然大家都想知道的话,那我们就一起来看一下,好吗?”
 
  下面学生又众口一词:“好。”
 
  郝惊艳还不放过众生,她那手里的成绩像是刘德华的女儿,迟迟不与大众见面,手里的动作又像热恋之间的情侣吃饭喂食,夹起一块肉凑过去又拉回来,若即若离是他们追求的意境。郝惊艳亦是如此,又问道:“好好好,大家都很关心结果,刚才的竞选过程实在是非常非常地激烈,那么结果到底是什么呢,我们一起来看一下好不好?”
 
  下面学生万籁俱寂,想郝惊艳当他们是马戏团里的猴子,可以随便耍,各个都侧目相看,更怕郝惊艳今天晚上大会结束也不舍得将结果公之于众,场下由静转动,骚乱不止。
 
  郝惊艳想玩笑开过头,忙拉回去一点,让玩笑界定于快开头又没开头的位置,:“我们一起来拭目以待,来看看一号选手,王鲅,九十分!天哪!九十分!第一位选手就获得了如此高的分数,真是太不简单了。”
 
  前面的学生表现都不俗,得分也居高不下,让后面的参赛者更是亚历山大。宁博文和林微风都在下面猛记演讲稿,以保万无一失。不过有成功,就有失败,一位女生因感冒发挥失利,竞选之时咳嗽喷嚏像是社会上的抄袭事件总是源源不断,结果只得三十八分,那表情更像是林黛玉葬花,情悲意冷的。
 
  不过《隋何赚风魔蒯彻》里说“强中自有强中手”,却不曾提到“弱中自然也有弱中手”。下面一个女生勇气可嘉,口吃比演员范伟扮演的结巴严重百倍,居然来势汹汹扬言竞选主席,结果可想而知,三十五分不能再多,那女生的表情倒像是崔莺莺送情郎,一片伤心说不出来。
 
  令她欣喜地是这个悲伤的记录立马被下一位男同胞刷新,这位男生自诩比女人了解女人,要竞选女生部部长一职,在座都大惊,以为他要学金星老师变性。不料他没有手术的打算,更不知道比女人更了解女人的人要么是女神,要么是女鬼,于是他在在台上撒娇不止。台下观众看了想真是没有最恶心,只有更恶心,这种恶心是凤姐带给不了大家的,都只想自挖双眼,耳朵听见,也逃不掉失聪,以求自保。结果又可想难知,零分送上,那男生拿自带的卫生巾道具一抹眼角之泪,像胡椒浸在醋里,辛酸得很。
 
  这三位选手让人大跌眼镜,林微风在下面也看得捏汗,索性取下眼镜。
 
  接下来便是社团联合会竞选,此群体非彼群体,这里潜龙伏虎,竞选之人意气风发,像抗战时期装备精良的国民党军队,各个西装革履,上场下台的气势都仿佛经过了军队的魔鬼训练,每一步都精准无差。演讲稿的内容都怕是得到了安徽卫视《超级演说家》导师的精心指教,字字珠玑,句句箴言,且建议中肯,说要开设意见箱,了解全体师生的心声,为大家服务,又说要举办“亲民”、“便民”的活动走进学子内心世界。
 
  下面的领导听了肉飞眉舞,交头接耳直说不错。而以后的日子这些建议却都像长沙小升初考试乱象,结果都石沉大海。
 
  领导们在打分之时却遇到瓶颈,由于之前选手打分过高,九十几分选手赫然在列,按理说这几位同学技压一层,理应高出一截,然而总分则仅有一百分,不可能无中生有弄个一百二十分,评委一时陷入两难境地,都在七嘴八舌的议论,最终的结果是分数重新评选,这引起了前面选手的反对,但是领导的话即是圣旨,圣旨已到,谁敢不接,毕竟台上的学生也不是大明湖畔的夏雨荷。
 
  等待的过程,时间过得最慢。终于等到记者团的竞选演讲,林微风觉得这一个小时自己仿佛过了一个月。
 
  按照抽签顺序,宁博文第一,林微风其次,最后是一名女生。宁博文上台走得急,左脚拌右脚,万幸他堂堂一男生肢体竟柔顺如体操运动健儿,右脚叉左脚扳转回来,本是一场笑话竟阴差阳错变成神话,观众叹为观止,掌声自然双手奉上。笑话与神话的差别实则只在一念之间抑或是一动之间,往往当别人认为你是笑话的时候你其实就在赶往神话的路上,那些戴了有色眼镜的人,那些心被蒙上灰了的人,自然是将萝卜干当人参,不识货。
 
  宁博文上台稳扎稳打,衣着得体,语速适中,情感丰富,建议合理,不失为一场好演讲,连专业评审老师都挑不出错误。但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领导最擅长鸡蛋里面挑骨头,点评说宁博文话语虚幻,不切实际,因而这场演讲也不幸胎死腹中。
 
  林微风压力更大,他没有准备西装,赶到后台向社团联合会的人借西装,那人一副飞扬跋扈的样子,没给林微风好脸色看。
 
  这边会场上,宁博文已演讲完毕,主持人郝惊艳继续念词:“下一位,同样是竞选校记者团团长一职,竞选者2012级影视编导班林微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