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丝不挂》--第42节 项目赞助费拨下来,落实到哪里了

  秦文听后,对郝惊艳大加赞赏,说要在全校范围内推广这项活动。郝惊艳闻之,想自己现今打个喷嚏都在全校范围引起大波,蝴蝶效应也不就如此嘛,顿时在参与校级层面的会议上大放异彩。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编导班的同学懂得弹冠相庆的道理,忙额手称快,碰上别班的同学就炫耀不止。
 
  三月后期,南湘学院无力与世界交好,因而那些“世界”二字打头的节日都客死异乡。郝惊艳得到校领导垂青,校里有重要活动皆安排郝惊艳处理,第一个活动便是申请腾讯微爱资金支持项目,这个项目是腾讯基金会通过微爱开放平台,整体提供资金、资源、资讯的全方位支持,促进公益组织的机构成长、新媒体能力提升和高校公益的发展而设立的。秦文找到郝惊艳,说这是宣扬南湘学院的绝好时机,学校鼎力支持——他所谓的鼎力支持,乃是他一个人支持,主要缘由便是为升官发财铺垫脚石。现今大学的教师无非三种,一种一门心思继续追求科研项目;一种将教师职业视为副业,转而向商海淘金;另一种则是为升职铺路,大搞无实质意义的活动增添自己在晋升上岗时的筹码。
 
  郝惊艳忙着宣传自己的项目,便找文字功底强的林微风助阵——说助阵有失偏颇,应该是全权负责。郝惊艳铿锵有力只提四字要求:“一定评上”。
 
  林微风收到旨意忐忑不定,第一次接触难免有疑虑,在寝室思想向后无法落笔,想找杨雪依偎,又想杨雪近日学霸精神爆发,为考证在图书馆浸泡。学霸就是学霸,在任何地方都能学习,照此趋势发展,林微风怕她在福尔马林里浸泡也无所畏惧,照样看书不误;马文财没了林微风,转而调戏篮球,一天到晚在篮球场的时间超过了上课睡觉的时间,林微风惊讶他身体百炼成钢,变形金刚也拿他没办法;再想宁博文,整天往图书馆写谁也不知道的东西,只有幸瞧见过一次标题《一丝不挂》,宁博文当时火冒四丈,恨不得挖其双眼;芋头又去找赵雅静和好,回撤之时遥不可待。整个寝室空空荡荡,不觉愁绪百发,凝结成诗词:
 
  寻寻觅觅
 
  冷冷清清
 
  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
 
  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
 
  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
 
  正伤心
 
  却是旧时相识
 
  吟到此处,竟发现无意中了李清照的圈套,忙摇头让自己清醒,这摇头果真起了效果,他想起远在家乡修养身体的大龙,满怀欣喜打了个电话过去,回答他的却只有“嘟嘟嘟”。林微风和猪不是同类,自然不喜欢这样的声音,忙要丧气挂掉,那边正传来一声:“喂,谁啊?”“喂”这个词寓意丰富,拖长音代表的是撒娇调侃的语气;第二声代表的是询问打招呼的语气;第四声代表厌倦呵斥的语气;情侣之间交往经历与这套理论是互相契合的,初次交往,双方往往会使用拖长音“喂——”,相处一阶段之后演化成第二声“喂”,继续交往便免不了用第四声“喂”,而分道扬镳之时就是手机号码拉黑名单,让你“喂”的机会都没有。
 
  大龙与林微风在一起虽有激情但绝无基情,自然用第二声,道:“喂,大龙吗?我是林微风啊!”
 
  大龙那边正在为脚换药,不慎碰到伤口,惊叫了一声,林微风忙问:“大龙,你伤怎么样啦?是不是还很痛?”
 
  大龙咬牙回应:“没事,听说你在学校很吃香嘛,都当上副团长助理了。”
 
  林微风群疑满腹,想大龙远在家乡,如何知道自己的形势,便答:“还好啦,这个学校其实看起来表面和睦兴荣,其实暗战内讧不得了呢。”
 
  “那你就更厉害啦,在这样的环境下都能脱颖而出,真是不简单。”
 
  “没有啦,我觉得在这里生活很多压力,我一点都不幸福。”
 
  “是吗?你不是很幸福吗,据说你和富二代兼校花杨雪谈恋爱呢。”
 
  林微风头脑上又增一颗疑问的星星,想这大龙真是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他不知道大龙曾在校园亲眼目睹了他和杨雪约会的甜蜜姿态。思考一通仍不得要领,索性问起:“你怎么知道啊!”
 
  “我就是知道啊!反正谈恋爱呢,就要认真,对人家女孩子好点。”
 
  “嗯,兄弟,现在学校事多,过阵子我回去看你啊!保重身体吶!”
 
  你来我往一番寒暄,林微风挂了电话。不管如何抱怨,抱怨过后事情该做还得做。按以往写公文的套路,第一步便是求助度娘,只是腾讯微爱这项目面世不久,度娘也有心无力。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林微风又电话求助师父唐亚军,唐亚军正在实习,他大象抓凤凰眼高手低,去年刚实习期有一份事业单位工作他不做,看不起驴又买不起马,最后企业的抛给他的橄榄枝变成闭门羹,只得先就业再寻前景,目前在郊区工地搬水泥。电话接通,那边搅拌机、推土机杂音相伴,喂了好几声才听清:“师父吗?我是林微风啊!”
 
  唐亚军取下防护头盔,一抹臭汗:“噢,林微风,怎么了,我现在很忙啊!”
 
  林微风一听师父很忙,怕是日理万机,把要说的话恨不得拿把刀切成一小段,道:“师父,你在忙什么?”
 
  唐亚军喘口大气,道:“我刚和同事们一起去爬山了,现在经过一个工地旁,好吵,你有话赶紧说啊!”
 
  林微风谨遵师命,赶紧说道:“学校搞个什么腾讯微爱项目评比,要我来写,我没点思绪啊!”
 
  唐亚军拿自身经验教授:“你记住我一句话,在学校里,不管领导让你写什么文章,按照‘光明面的政治术语排比句’,写得让人看了一遍跟没看一样,让人觉得厉害但又说不出哪里厉害就行了。”
 
  林微风得此点拨,千恩万谢。电话那边又隐约传来一声:“唐亚军,偷什么懒啊,赶紧拌水泥……”唐亚军毛发倒竖,惊惶万状,立马压住电话想让这声音不要传到林微风耳朵里。偏偏这声音能征惯战,拼死到最后一刻也要让余音传播过去,林微风听了似懂非懂,忙问道:“师父,是不是有人叫你!”
 
  唐亚军栗栗危惧,他本想说“没有人叫我”,又怕林微风回一句“没有人?难道那是鬼”,只得再编谎话:“我同事叫我了,哎呀,差点忘了,待会我们还要去KTV唱歌了,不跟你说了。”匆匆挂完电话,水泥拌起,他被这电话惊吓到,不想被人知道曾经在学校叱咤风云的校记者团副团长竟然干起自己也看不起的工作,做事也心不在焉,那些水泥在他的蹂躏下都面目狰狞得很。
 
  林微风没听出师父的连环谎,也没再问下去,挂完电话赶紧投入项目写作。三天后终于功成,就等名就。
 
  他拿成品予郝惊艳,郝惊艳百忙缠身,抽出两眼翻了两下项目书。《北齐书·河南康舒王孝瑜传》里有“兼爱文学,读书敏速,十行俱下”的记录,郝惊艳技高一筹,那两只眼睛转两圈之后一份几千字的项目书便阅览完毕,道:“写得不错,不过最后审核要看秦文老师的,你帮我拿过去给他看一下。”
 
  林微风又奔到秦文办公室,秦文正在办公室大笔挥毫“读书育人,清明廉洁”八字。林微风拿给秦文过目,秦文难得有空,慢条斯理仔细审阅一番。
 
  林微风在一旁看得捉急,以自己的速度早已阅过五遍,见这秦文蜗行牛步,怕他看到过年也不及三分之一,便略有催意道:“秦老师你看下面,这些都是一些活动的介绍,到时候这些活动一举办,肯定效果显著。”
 
  秦文自知学校历年活动形势,学术政治性的活动往往是领导老师逸兴横飞,孜孜不倦,而学生则是了然无趣,意味索然,而年轻时尚如光棍节、女生节之类的活动倒是反之亦然。他一听效果显著,立马拍板落锤,道:“好,这个活动,你和你的辅导员郝惊艳要全力跟进,接下来的投票期极为重要,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都要挤进入选名单。”
 
  林微风一听这话,如牛负重,但他不会用挟持恐吓暴露等极端手段要求学生投票,于是大量印发宣传单。那宣传单做得有模有样,不料学生对宣传单这种东西内心都有抵触情绪,一般晚上发完早上打扫的时候会发现那宣传单都在垃圾桶里呼呼安睡,清洁阿姨倒是笑逐颜开,每天早上卖废品又改善了生活水平,更有甚者,在学生宿舍以逸待劳,等着宣传单送上门来,学生也都积极配合,与清洁阿姨建立了长效合作机制。
 
  投票截止期迫在眉睫,南湘学院的项目排名还舍不得爬到榜单上去,秦文自知“不努力,便会沦为奴隶”之理,不给项目怠惰的机会,呵斥林微风办事不牢,遂亲自带领学生会、记者团、青年志愿者等学生社团干部进驻宿舍逐一排查,强势规定每位同学每天必须投票,否则要按违反校规里“热爱学校,积极参与学校组织的活动”条例论处。
 
  学生吓得不轻,大家只想安安心心度过大学生涯,不想档案里背个黑锅去就业,于是都束手就擒,悉听尊便。一人拾柴火不旺,众人拾柴火焰高,不出三天,项目排名便冲进名单,学生一看目的已达,又懈怠起来,亏得学生干部们在秦文的威逼下夜以继日地刷票,最终如愿以偿,入选成功。
 
  不过项目赞助的费用拨下来之后就像是李亚鹏嫣然天使基金的七千万善款,不知去向。和所有活动一样,项目都像是澳大利亚的无尾熊,有头无尾,项目所述活动如敬老院献爱心、小学支教、景点旅游等都像是城管打人,虽然屡见不鲜但总没有下文。林微风也司空见惯,听百一居士《壶天录》劝诫,念道“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