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丝不挂》--第39节 谁哭得最厉害,奖学金就归谁

    石火光阴,乌飞兔走,眼看开学之日就在眼前,君子不究既往,姑置勿问,两人谢过女民警,赶回学校报到。
 
    新学期却没有新气象,校园依然树倒草衰像陕西榆林的毛乌素沙漠;车辆依旧乱停乱放如菜市场的停车场;食堂一样人山人海如春运现场;领导依然会议不断宛如联合国组织;学生上课依然视老师如空气;宿舍依然乌烟瘴气如火灾现场;宿舍大妈依然翘着二郎腿看着过时的《甄嬛传》;纯情少女依然在寝室追着百看不厌的韩国欧巴如痴如醉;图书馆依然像医院的太平间,无人驻足,偶有好学借书者闯进,也被噤若寒蝉的环境吓得弃甲曳兵,落荒而逃。唯一略有改变的是那绿荫两旁的黑板报的内容虽有所更新,只是十几个院系的黑板报千篇一律,和以往一样,过往的人只看图画不看内容,可见美术系的就是比中文系吃香。
 
    回到学校最重要的事,便是找杨雪叙旧。叙旧只适合友人,爱人则应用温情——温习爱情。男人大都有攀比心态,平常在宿舍可以蓬头垢面如梅超风,但凡与女友约会之时便要学西施,出门的必要条件是在胭脂汇里洗漱打扮一番,引得从军回家的花木兰拈酸吃醋。
 
    林微风每每出门之前一番洗漱打扮,大宝SOD蜜长盛不衰,赫然在列,啫喱水、香水都得到临幸,只差学如花扠发簪涂口红。接下来便是衣服的搭配,为此,他特地在当当网淘到《男士服饰顶级搭配》一书,款式、颜色、风格如希腊文化包罗万象。先是衣服配裤子,一看裤子又不配鞋子,摇头不止,但为爱人不辞劳怨,配好再看,鞋子又不配衣服,又摇头不止。咬牙再配,配好再看,衣服又不配鞋子,辗转几次,牙都快咬碎,又怕是喝了便利店的摇头水,欲罢不能。那衣服也有日本大和民族的处事形态,与邻国无意交好,惹得裤子鞋子戟指怒目。林微风无奈最后索性胡乱搭配,竟乱中出奇,搭配出一种耳目一新的风格,引得巴黎米兰时装设计师汗颜,对着镜子抚掌大笑,是全垒打大胜的表情。
 
    芋头在一旁也受林微风的摇头水浸染,摇头叹道:“爱情啊,爱情!”
 
    民间传言,恋爱让女人变得更美丽,这话不全,恋爱还可以将男人变得更帅,从而更穷,因为帅是要付出金钱代价的,这几套装备,花掉了林微风几乎七成工资,剩下三成工资为杨雪买了一串项链,作为约会之前的诱饵。两人约会心有余悸,不敢再往园林,只得另寻宝地往街市走。
 
    街市离学校有些距离,林微风脸薄如葫芦岛的豆腐皮,不忍带着女友坐公交,又向租车店里租了一辆电动车,虽然不是轿车,但最起码能达到自驾游的目的。
 
    约会地点选在市区的源名苑公园,这公园是古遗址改造的,据说抗战时期这里有过激战,勇士尸体被就地掩埋。林微风不知道这公园的历史,带杨雪至此,痴男怨女风情月债,琴瑟合鸣,引得牛郎织女因妒成恨。
 
    “你看,那是什么?”视线中出现一座坟茔,这坟茔是欧洲建筑,林微风只见过土丘,雾里看花不敢下定论,又想不能在女友面前出洋相,他自己又不是螃蟹,否则还可以笨手笨脚装个憨态可掬,只微笑道:“那应该是欧洲风格的建筑吧。”
 
    视线由远及近,愈发清晰,杨雪道:“额,有一点点不像哦,你看,那上面还有一张照片。”
 
    “是吗?我看看。”林微风一推眼镜,仍旧模糊不清,仿佛马来西亚军方对失联飞机的调查结果。
 
    “是的,你看嘛。”林微风再推眼睛,心里一个声音猛地惊叫:“妈啊!真是坟墓。”他局促不安地推着杨雪拐弯快步大走,万幸没被杨雪认出来。
 
    晚饭林微风又打肿脸充胖子,学山西煤老板财大气粗,带杨雪往西餐厅就餐,杨雪推辞道:“这个太贵了吧,其实你不用请我吃这么好的,真的,我吃过很多了。”
 
    林微风死要面子活受罪,大手一挥,道:“没事,区区一碗饭而已,为你,我愿意做任何事。”
 
    杨雪被触动,感慕缠怀,婉词接纳。这顿饭,林微风如坐针毡,惶恐不安,第一回进大观园,他有着和刘姥姥一样的心境,连刀叉该如何抓都不知道,左抓右握像贾宝玉儿时抓红布,杨雪倒被逗得开怀大笑,怪不得说恋爱中的女人都是零智商。
 
    两月未上课,学生玩疯,野心像是摩尔庄园的驯鹿,没有经验的人怎么也赶不回来。
 
    周一又临,学生大喊“周一滚出礼拜界”。但他们光说不练,只能过过嘴瘾,像男同学谈论黄片,嘴上咄咄反对,私底下一天不看仿佛没吃饭一般难受,难怪战国时期思想家告子曾曰过“食色性也”。所以,对待这种口号,学校像对待学生要求换校长的建议,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新学期却没有新老师的面孔。重庆市石门村小学李廷军老师身兼数职,语文、数学、音乐、书法、体育等六门课程通吃,令人钦佩得五体投地。不曾想到南湘学院逸辈殊伦,超前绝后,教师可授无数课,下至三门,上不封顶。更惊人的是,学生只听过银行取现金可以跨行运作,哪里知道这教师的脚竟然也半斤八两,像是日本政府侵犯别国领土,不顾别人反对,独断专行。这里教师可跨院系专业,教中文的可调到生物系,教化学的可调到体育系,教畜牧的可调到音乐系,融会贯通活络血脉。
 
    以前的老师换一门课程继续教授,辅导员林威风走后,郝惊艳荣升辅导员,新官上任三把火,郝惊艳一改往日网络远程授课方式,亲临教室授课,学生惊愕失色,想老师授课半年现真身屈指可数,如今第一堂课便露脸,都惶恐地不说话。
 
    郝惊艳面容姣好,着一身西服,身材非同凡响,学生都在偷窥,好事者男生在桌下私语不敬,想网传的什么厦门萝莉美女教师、四川最美英语教师都弱爆了。想完之后,竟生生分析出一条哲理:从小到大都是认为别人家的好,别人家的孩子成绩好,别人家的父母官职高,别人家的老师最漂亮,其实,什么美,什么好,自家的东西才最美好,你不用追,不用求,别人的东西你追个球。
 
    郝惊艳有着美国斯诺登的曝光精神,她打开多媒体,上面一连串联系方式,姓名、性别、职称、QQ号、微信号、手机电话等隐私全数公开,只差将家庭住址附上,这点足以让社会上的贪官污吏问心有愧。
 
    她敲两下桌角,道:“同学们,上学期我教大家《广告学》,这个学期呢,我教大家《电视编导艺术》课。”
 
    学生一听艺术,肃然起敬,仿佛眼前这人顿时满血复活上升了几个等级,对着郝惊艳上下仔细打量——只怪女人天生生理结构奇特无比,上下皆有私处,那好事男生只在三点一线游走,那眼神仿佛是泰山顶上的坚石,挖土机来了也搬不走。中华奇石馆馆长李文科曾将“艺术”定义为“人类通过借助特殊的物质材料与工具,运用一定的审美能力和技巧,在精神与物质材料、心灵与审美对象的相互作用下,进行的充满激情与活力的创造性劳动,是一种精神文化的创造行为,是人的意识形态和生产形态的有机结合体。”如此鬼都看不懂的艺术解释正合鬼都教不了的学生胃口,学生听了,没理由不动于衷。
 
    郝惊艳又道:“新学期我们现在正在组织评奖评优,包括国家奖学金,励志奖学金,优秀学生干部,优秀寝室长等等,大家符合条件的都可以申请,但是呢,因为名额有限,我们会择优录取,知道吧。”真话差点脱口而出,择优录取怕是择“金”录取,记者团唐亚军三年挂科不断,票子送上,什么奖学金、助学金照拿不误。
 
    现今大多学校对待奖学金像是张果老倒骑毛驴,背道而驰。家境像春秋时期鲁国猗顿那样富有的纨绔子弟倒是奖学金多得拿去泡妞泡夜店,反观家境贫穷潦倒、冬月无复衣仍学晋代集萤映雪刻苦自励的学生,却只望着奖学金空流口水。
 
    学校掀起一场奖学金申请风波。芋头第一个败下阵来,挂科惨重,八门课程挂科七门,红灯闪闪堪比法国红灯区,作家韩寒恨不能及;赵雅静有幸高居寝室长一职,身娇肉贵,但因一次私藏违章电器被判品行不合格,无缘评选;杨雪学分专业第一,奖学金万无一失;林微风侥幸压线飘过,安放待定区;马文财学唐亚军绝技,票子又送上,奖学金笃定泰山是矣。林微风最终与奖学金失之交臂,于是他转而攻占“优秀学生干部”一奖,怎料名额有限,他只得与宁博文二中选一,好在马文财平日千金散尽请班上同学吃喝不少,投票之时马文财怂恿大家选投林微风,一时间势力庞大。
 
    宁博文散不出千金,心中无数,决定以苦情戏为依托,以敌借敌,在台上大倒苦水,那苦水怕是高中化学老师教授的含有硫酸钠、硫酸镁矿物质,苦到蛇胆不能及,说什么家里一贫如洗,幼时没去幼儿园,儿时没进六年级,小学到中学,中学到大学家里仅靠织席贩履赚得皮毛,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是刘备投胎。说到深处,竟掩面而泣,痛哭流涕。台下纯情女同学的恻隐之心又被活生生勾出,皆送上香巾纸帕。林微风家道实则比宁博文破落,苦了他表演技术不如别人,又与“优秀学生干部”职称擦肩而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