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丝不挂》--第37节 这人才市场,没人才没市场

    寒假来临,最苦的是那些情侣们,成天如胶似膝却逃不开风流云散的命运,车站尽现生离死别的镜头,情侣们涕泗滂沱如丧考妣,各自嘱咐对方珍重,男生更是劳心劳力应接不暇,送完正室送小三,送完小三接小四。
 
    芋头家远,只得坐火车,可惜他首次出远门,没有提前购票的概念,至回家之日方知购票紧张。正值春运,车站人潮拥挤,情侣们还在抱头痛哭——更多的是在抱头痛亲,解决不了思念之苦,只能退而求其次,满足肉欲之苦。
 
    芋头来到车站,只见茫茫人海,那购票队伍像是高校改革的消息,一眼看不见尽头——别说一眼,就是双眼,甚至是三眼二郎神也会束手无策,望人兴叹。切要关头,忽见救星闪现,一人正穿梭于人海之中,左右察觉,根据《新闻联播》里警方提供的温馨贴士,此人不是小偷便是黄牛。再按照高中老师教导的选择排除法,见那人眼睛只在人群脖颈以上活动,断定不是小偷。
 
    芋头在黑暗里寻到灯塔,立即迎上去:“大哥,有票吗?”
 
    权当神灵护佑,此人正是黄牛党:“咋了?小兄弟,要票啊,还是咋地?”
 
    芋头听这人语气,许是东北过来的,感叹生活不易:“是啊,大哥,去嘉兴的票有不。”
 
    黄牛笑脸盈盈:“去哪不得有啊,只是小兄弟,现在购票比购房还紧张,你做好准备了不?”
 
    芋头当是黄牛怕他内心紧张,道:“做好啦,不紧张,不紧张。”
 
    “哎呀小兄弟,我不是说你紧张不紧张,我说的紧张是说这些个购票形式啊!”
 
    芋头搔头不止掩饰尴尬:“哦,这样啊,多少钱?”
 
    黄牛一捏兰花指,精算道:“原价硬座一百一十五块,我直接送你进去,三百块,怎么样?”说完不给芋头冥想机会,直说:“一口价,爱坐不坐,反正你现在是不可能买得到票了,我敢拿性命担保。”
 
    芋头大吃一惊,想这黄牛竟视生命如蚍蜉,陷入深思熟虑之中。
 
    黄牛搓手顿脚,不胜其烦道:“你还要不要坐了,那边还有很多客户要我帮忙,你不去自然有人去。”这是所有推销员在客户犹豫不决时惯用的伎俩,成功率极高。
 
    芋头背城一战,一拍大腿,示意决策完毕:“好,大哥,今儿就跟你。”
 
    那黄牛早已与车站人员达成共识,盈利各分。黄牛见猎物进圈地,像是电线杆上挂邮箱——高兴不已,遂带着芋头一路畅行无碍,引得其他乘客妒火中烧,风言醋语。进关卡之时,黄牛与工作人员一眨眼皮,工作人员收到暗号便大开城门,芋头咬牙付款,那黄牛一甩票子,消失在人山人海。
 
    南湘学院的放假极有特色,大假比小假短,寒假比暑假长。此次寒假六十三天,引得政府公务员等一众角色眼红不已。
 
    与杨雪惜别,林微风便打道回家。久未回家,甚是想念,林母备好饭菜款待儿子,关切道:“微风啊,学校伙食差吧,在家多吃些。”
 
    “妈,学校食堂饭菜好着呢,我不饿,您多吃些啊!”这话不假,南湘学院伙食虽差,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相比自家的野菜须根,食堂的饭菜也算是山珍海味了。
 
    林微风父亲早年随亲戚在西藏建筑工地务工,收入菲薄,回家路途遥远,为省路费几年方回家一次。上次见父亲还是他中考之时,寒假漫漫,林微风在家太闲,出门没钱,又不像高中课业繁多,于是便萌生了打工的念头。
 
    辞别母亲,遂来到南湘市人才市场,这人才市场没人才没市场。林微风心想亏他取得这样的名字出来,转念一想,好在积习成常,老婆饼里没老婆,面包车里没面包,已司空见惯矣!
 
    这里工种多样,皆是些招聘卫生阿姨、二手转让、房屋租赁的单位。逛了一圈,没有一个能入法眼,怏怏不悦。
 
    手机铃声响起,一看是陌生号码,随手挂掉。岂料那号码有着鲲鹏击浪百折不挠的精神,一分钟后又铃铃响起,林微风心猿意马,接下电话:“喂,您……”不等林微风开口,那边已不打自招:“恭喜您!您的手机号码已被非常6+1抽取为今日之星。您将获得人民币五万八千元奖金以及三星笔记本电脑一部,请您……”没等那头播完,林微风已挂了电话,坐在人才市场大厅,付之一叹,想来连电话都来讥嘲他。这场景让他想起了他与大龙在教育局门前的情景,又后悔半年回趟家匆匆一别连兄弟都不曾见上一面,想到这里,更是心灰意冷。
 
    电话又响起来,一看又是陌生号码,林微风正心绪纷繁,接了电话张嘴便骂道:“吵吵吵,吵什么吵,你奶奶个熊!”
 
    那头没有声音,许久回了一句:“你,你怎么了……我是马文财啊!”
 
    “马文财?”林微风头脑暂时腾不出空间思索这人。
 
    “对啊,你不记得了?”马文财黯然失色,想林微风怕是喝了孟婆汤,三天不见就视若路人。
 
    林微风蒙上纱的记忆终被揭开:“哦,是你啊!怎么了?”
 
    马文财见林微风终于恢复记忆,像叫化子唱山歌——穷开心,他怕林微风再次失忆错失良机,忙乘胜追击:“你寒假准备干嘛呢?”
 
    林微风挪一下坐久了麻痹的屁股说:“找工作,正烦着呢。”
 
    “找工作哪里还需要烦,跟我说啊!”
 
    “你有工作提供给我?”
 
    “喝牛奶的也不见得就一定养了奶牛啊!我爸眯着眼睛都能给你指条明路,你等会别挂电话,我跟我爸说下。”说着声音渐行渐远。
 
    林微风坐等奶牛结果,回想这半年以来,马文财乐善好施,没少帮自己的忙,虽然他是同性恋,但是最近《中国同性恋调查报告》显示参与调查的三千五百人中有百分之六十承认自己有同性恋趋势,百分之三十三的人承认自己是双性恋,再放眼全球,丹麦、挪威、瑞典、冰岛、比利时、加拿大、德国、法国等国家皆是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国家,并且成为全球趋势。想到这里,惊觉以前对其过于苛刻冷眼,不禁眼眶湿润。
 
    马文财那头声音绕了几圈渐行渐近,终于有了回应:“我爸说他认识健身会所一位老板,他刚已经打好招呼,你过去联系就行。”
 
    林微风有了牛奶,感激不尽:“真的吗?!那真是太谢谢你和你爸爸了。”
 
    “我爸讲的!还能有假?”马文财第一次听到林微风对自己的态度由阴转晴,还不吝溢美之辞,兴奋得一晚上都失眠了。
 
    在健身会所,林微风担任会籍顾问一职。其实所谓的会籍顾问只是叫法上比“跑业务”好听一些,商务代表、置业咨询、销售顾问等称呼皆是一样的道理。上班第一遭,便遇见宁博文,宁博文也是穷苦出身,家徒四壁,与林微风家别无二异。两人被分在统一部门经理下,问起缘由,宁博文倒像南湘学院领导开会,说尽千言也不说实话,简言“体验生活”。
 
    上班前一周,都是些常规的培训讲座,像诸葛亮吊孝,装模作样的。和所有培训一样,主要内容皆是号称只要用心工作,百万高薪不是梦,大家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便是提高销售额,实现自我价值。一周下来,新晋员工都被成功洗脑,像钻进鸟笼里的猫,嘴馋上了当,嘴里天天念叨要实现价值。
 
    林微风和马文财先从电话销售做起,销售经理懂得石成金《传家宝三集·俗谚》里“线儿放得长,鱼儿钓得大”之理,斥巨资买下了全市的电话号码分发给大家。起初,两人旗鼓相当,一天二百个号码小菜一碟。后来林微风越打越少,一天才打一百个五十个,再下来一百个,十天后一天只能拨到三十个号码。宁博文则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一天三百个号码不在话下。
 
    这日宁博文讥笑林微风工作拖沓:“哎哟喂,林微风,怎么着,一天才打三十个电话啊!人家说雨夜打灯笼,经不起风雨,我看你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林微风的嘴巴像是被封住了,只笑而不语。
 
    骂人的人最怕被骂者无心,导致骂者自骂,好比自己的口水吐在自己身上,吹胡子瞪眼的。宁博文又施压:“怎么着?还不理人是吧,赶紧打啊!”
 
    林微风宠辱不惊,睥睨一眼,端杯茶水往办公室走去。宁博文见林微风趾高气扬,气得跺脚,心想:“都是羊群里跑出来的骆驼,在我面前抖什么威风。”再一看林微风记录本放桌子上,遂向外围偷瞄一阵,确定不存在第三只眼后悄然打开,只见上面清晰记录着客户详细资料,整齐有序不说,还有重大发现:原来林微风的号码越打越少,是因为他单位客户成交率极高。通过简单估算,他的业绩将稳居第一无疑。宁博文豁然顿悟,想自己虽然号码数量庞大,反而一事无成,而林微风精益求精,受益良多。如此下去公司业务冠军定归他林微风所有。他利令智昏,不甘屈人之后,想自己在学校被记者团猫噬鹦鹉,摈斥异己,如今对手林微风又成绩显赫,鹤立鸡群,突然想起《金瓶梅词话》里“拔了萝卜地皮宽”之理,便拿出手机将客户资料尽数拍下,收为己囊。
 
    拿上资料,宁博文立即与客户取得联系,三天业务成单量像2014年泰晤士河涨水,想停都停不了。
 
    林微风这边是由福转祸,喝凉水塞牙,穿道袍撞鬼,百行皆倒霉,他只恨自己不是霉豆腐,否则饿了还可以咬下自己尝尝滋味。尝不到滋味,就只能自我安慰,暗想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总会转到自家。不想这风水转得有点远,一周过去,不仅业务像余额宝的利率一样径直往下掉,且顾客投诉多得像新春过后从阿里巴巴跳槽出来的人,刨根问底挖原因,仔细一想,惊现谜底:只有宁博文一人见过他笔记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