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丝不挂》--第36节 做专业乞丐多好,工资比公务员多

    那乞丐怕是有着常年的甩人经验,兜了一圈后,又进了麦当劳。不过林微风也有追人经验,跟上之后便在麦当劳外面守候。那乞丐大富大贵,囊中的钱像是南方房间里的水汽,怎么都抽不完。他从口袋里抽出一张优惠券,要了一杯可乐和全家桶,杨雪被他那比猪还大的食量倾倒。
 
    食物进肚后,那乞丐又进了一间游戏机室。林微风又跟上,正要发挥包打听的本事。从游戏机室出来,直往巷弄里方向走。行至一破烂门前稍作停留,似乎在与人打招呼。两人赶紧上前,以防跟丢。
 
    杨雪在窗外侧听,林微风抠掉报纸糊成的门窗,只见那里面五人围坐,像是团队作案。说话间都打开钱包开始数起钱来,成果丰富。那乞丐脱去外衣,裸露着坚实健壮的上身,两人这才发现这男子果真是女性所扮演。
 
    那人一拍桌子,其余四人都安静得不敢说话,应该就是团队的队长了。
 
    那队长招呼大家先坐行下,贼眉鼠眼说道:“这几天虽然收获还可以,但是呢,也出现了很大的差错,每个人都分析一下,先说大柱吧!”
 
    “大柱,你的问题在于伤口护理不当,你不能只注意收钱,忘了自己要钱的本身吧,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要等到白胶略干时,才能用牙籤将快干的白胶分散弄出‘疤’的效果,还有就是断腿处的裤腿处绷得太紧,容易被人看出来,下回一定要注意。”
 
    大柱一听自己被点名道姓,吓得变成罗圈腿直哆嗦。
 
    “其次是铁牛,我只说一遍,红墨水要全部涂抹在白胶内处,你看你那里,都流到外面的外面了。”
 
    铁牛一看手臂,忙将红墨水往上臂涂抹。
 
    “最后是娜娜,你的问题在于……”
 
    林微风一听娜娜,顿时心慌意撩,一个声音浮出来:“娜娜,公交车上遇见的娜娜?”
 
    “你的问题在于总在同一个地方行乞,要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哪怕就是头磕破,只要给钱就成,知道吗?”
 
    “知道了。”娜娜轻声说道。
 
    “从今天开始啊!我每天都会对大家进行专业培训,培训内容很丰富,都是我以往的经验以及从同行那里偷取过来的绝密,大家认真听听!”
 
    队员一听绝密,想必是绝世高计,都急遽掏出笔记本记录。
 
    “首先和大家分享一个故事,请看大屏幕!看完给大家五分钟思考!”说着打开电脑,连接到投影仪。
 
    林微风对这团队真是刮目相看,想这些人居然专业得不能再专业,张大眼睛要学这高超技术队,只见那大屏幕上一则故事:
 
    《乞丐市场营销学》
 
    一次,我从商场出来,一个职业乞丐发现了我,径直的停在我面前。
 
    “先生……行行好,给点吧。”我找出一个硬币扔给他。
 
    乞丐很健谈,说:“我只在市中心一带乞讨,你知道吗?我一扫眼就见到你。在这豪华、高档的商场买东西一定舍得花钱……”
 
    “哦?你懂的蛮多嘛!”我很惊讶。
 
    “做乞丐,也要用科学的方法。”
 
    我一愣,饶有兴趣地问什么方法。
 
    “我懂得swot分析,优势、劣势、机会和威胁。我做过精确的计算。这里每天人流上万,穷人多,有钱人更多。理论上讲,我若是每天向每人讨1块钱,那我每月就能挣30万。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会给,每天也讨不了这么多人。所以,我分析哪些是目标客户,哪些是潜在客户。在市中心,我的目标客户是总人数流量的3成,成功几率70%。潜在客户占2成,成功几率50%;剩下5成,我选择放弃,因为我没有足够的时间在他们身上碰运气。”
 
    “那你是怎样定义你的客户呢?”我追问。
 
    “首先,目标客户。就像你这样的年轻先生,有经济基础,出手大方。另外还有那些情侣也属于我的目标客户,他们为了在异性面前不丢面子也会大方施舍。其次,我把独自一人的漂亮女孩看作潜在客户,因为她们害怕纠缠,所以多数会花钱免灾。这两类群体,年龄都控制在20-30岁。年龄太小,没什么经济基础;年龄太大,可能已结婚,财政大权掌握在老婆手中。这类人,根本没戏,恨不得反过来找我要钱。”
 
    “那你每天能讨多少钱。”我继续问。
 
    “周一到周五,生意差点,两百块左右吧。周末,可以有四、五百。”
 
    “这么多?”见我有些怀疑,他给我算了一笔帐。“和你们一样,我也是每天工作8小时,上午11点到晚上7点,周末正常上班。我每乞讨1次的时间大概为5秒钟,扣除来回走动和搜索目标的时间,大概1分钟乞讨1次得1块钱,8个小时就是480块,再乘以成功几率60%[(70%+50%)÷2],得到将近300块。还有就是千万不能黏着客户满街跑。如果乞讨不成,我决不死缠滥打。因为他若肯给钱的话早就给了,所以就算腆着脸纠缠,成功的机会还是很小。与其将有限的时间浪费在无施舍欲望的客户身上,不如转而寻找下一个目标。”我不禁暗自竖起拇指,厉害!这个乞丐听上去真不可貌相,倒像是一位资深的市场营销总监。
 
    “你接着说。”
 
    “有人说做乞丐是靠运气吃饭,我不以为然。给你举个例子,女人世界门口,一个帅气的男生,一个漂亮的女孩,你选哪一个乞讨?”
 
    我想了想,说不知道。
 
    “你应该去男的那儿。身边就是美女,他不好意思不给。但你要去了女的那边,她大可假装害怕你远远地躲开。”
 
    “再给你举个例子。超市门口,一个年轻女孩,拿着一个购物袋,刚买完东西;还有一对青年男女,吃着冰淇淋;第三个是衣着考究的年轻男子,拿着笔记本包。我看一个人只要3秒钟,我毫不犹豫地走到女孩面前乞讨。女孩在袋子里掏出两个硬币扔给我,并奇怪的问我为什么只找她乞讨。我回答说,那对情侣,在吃东西,不方便掏钱;那个男的是高级白领,身上可能没有零钱;你刚从超市买东西出来,身上肯定有零钱。”
 
    有道理!我越听越有意思。
 
    “所以说,知识决定一切!”他继续说到。
 
    我听十几个总裁讲过这句话,第一次听乞丐也这么说。
 
    “要用科学的方法来乞讨。天天躺在天桥上,怎么能讨到钱?走天桥的都是行色匆匆的路人,谁没事走天桥玩,爬上爬下的多累。要用知识武装自己,学习知识可以把一个人变得很聪明,聪明的人不断学习知识就可以变成人才。21世纪最需要的是什么?就是人才。”
 
    “有一次,一人给我50块钱,让我替他在楼下喊‘安红,我想你’,喊100声。我一合计,喊一声得花5秒钟,跟我乞讨一次花费的时间相当,所得的酬劳才5毛钱,于是我拒绝了他。”
 
    “我常说我是一个快乐的乞丐。其他乞丐说是因为我讨的钱多,所以快乐。我对他们说,你们正好错了。正是因为我有快乐、积极的心态,所以讨的钱多。乞讨就是我的工作,要懂得体味工作带来的乐趣。雨天人流稀少的时候,其他乞丐都在抱怨或者睡觉。千万不要这样,要用心感受一下这坐城市的美。晚上下班后带着老婆孩子逛街玩耍看夜景,一家三口其乐融融,也不枉此生了。若是碰到同行,有时也会扔个硬币,看着他们高兴的道谢走开,就仿佛看见自己的身影。”
 
    “你还有老婆孩子?”我不禁大声赞叹,引来路人侧目。
 
    “我老婆在家做全职太太,孩子念小学。我在市区按揭了一套房,十年分期,还差六年就还清了。我要努力挣钱,供我儿子读大学念市场营销专业,然后子承父业当一个比我更出色的乞丐。”
 
    听完,我激动地说:“你有没有兴趣收我做徒弟……
 
    林微风看完,愈发佩服,内心一个冲动:“我也要加入你们,收了我吧!”
 
    杨雪见他兴奋不已,忙一把将他推开,透过缝隙看到这故事,说道:“哎呀,这个故事我知道啊,我高中那会爸爸就和我说过。”说着一脸得意感。
 
    队长总结会议开完,便从包里拿出打包的一大锅虾粥,一碟羊排,两碟炒肉粉,还有几碟小菜。五人有说有笑,狂饮海吃,吃得不亦乐乎,与之前凄苦悲凉的情景大相径庭。
 
    娜娜似乎心事缠锁,没喝两口就先出来了。林微风躲避不及,撞了个正着。娜娜也吓得慌手慌脚,带着两人拐了两个巷弄,确保无误后方才停下。杨雪不明所以,问林微风:“怎么?你们认识?”
 
    林微风当这话是美军开发的静音摩托车,噪音可以忽略不计,只问道娜娜:“你怎么在这里?”
 
    娜娜道:“这……是我的工作啊!”
 
    “你的工作?你为什么要做这个?”林微风惊愕道。
 
    “还能有什么办法?养家糊口嘛!”
 
    “养家?”林微风不解。
 
    “对啊!陆子野把我孩子送回来了,我这病不可以再去做小姐了,临时演员也不行,经常犯病,现在这工作挺好,一个月下来,工资比上班族的工资高得多,有的时候,公务员也没这多,拿这钱养孩子,比之前好些。”
 
    “可是,你这是在欺骗人的良心啊!”
 
    娜娜苦笑道:“什么良心,这世界还有良心?”说完便垂着头往回走。
 
    杨雪拉住林微风的胳膊,抿着嘴巴问道:“你们在讲什么,我怎么什么都听不懂啊!”
 
    林微风拍拍杨雪的手,轻声说道:“没事,雪儿,我们回去吧。”
 
    回程路上,人行道中,一群小孩受大人的唆使,在马路上强拉硬拽拦截行人,不给钱就不让走。又见一年轻男子如同死尸一般躺在天桥上,一动不动。霎时,行政执法车到了,此时,令杨雪目瞪口呆的场面出现了,方才还像死尸一样的年轻男子居然快速站了起来,一边整理衣衫一边和中年妇女走过马路。林微风摇头不已,只叹无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