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丝不挂》--第35节 斥巨资买个考试答案,回家过好年

    一个学期一晃而过,期末考试应运而生。考试前夕,全校各院系在校园挂满了诚信考试誓词,学生纷纷不自愿的签上自己的大名,那些红色条幅上的签名也像是雾霾中的北京,学生自己看了也直叫模糊陌生。整个学校被红色条幅贴满,芋头见了大呼有喜宴的感觉。
 
    学校另外举办了一场规模浩大的诚信考试动员大会,和所有大会一样,在冗长的介绍完主席台上浩浩荡荡的领导队伍之后,学生已进入冬眠状态,且这种冬眠状态是有自动恢复系统的,主持人只要一宣布“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大家便纷纷像惊蛰后的青蛙,立即苏醒过来。
 
    每场监考都有两位老师镇守,雄雌搭配,干活不累,分别是本院系一位,外院系一位,旨在保证考试公平公正。两位老师一男一女各守前后,像是警察在胡同蹲守小偷。学校规定每位老师凡抓到一位舞弊同学,皆打赏人民币五十元。南湘学院教师每月工资不及市区乞丐,每年都盼期末在监考上小发一笔钱财。为捞油水,老师们搜肠刮肚,见有大腿抓痒者便掀开裤子查证,见有头看天花板者便搬凳翻墙查看,可惜现今同学作弊技术高超,老师苦苦蹲守几个小时也不见有鱼上钩,便突发奇想,自力更生——在考试前夜溜到教室将考试答案清晰记录桌下,第二天考试之时直接叫那同学站起。可怜那女同学正挥笔作答,被人叫起不知缘何,老师将桌子底朝上,呵斥道:“这是怎么回事?”其实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问题其实全世界只有他知道。
 
    那女生的胆子怕是老鼠胆嫁接的,吓得直哆嗦:“老师,我,我不知道啊!”
 
    老师借力打力:“心里没鬼,你哆嗦什么?”说着自己心里的鬼冒出来,打了个喷嚏。
 
    女生将人为祸患推给自然灾害,借天气温度回答:“天……天气冷。”
 
    监考老师坚信人定胜天:“没得商量,你们都是签过诚信考试承诺书的,你不要怪老师,老师是为你好,今天你摔了一小步,明天就会走更大一步,知道吗?”
 
    “嗯。”那女生也是学呆一个,受了冤枉竟应和起来。
 
    林微风所在班同学皆信奉“临阵磨枪不快也光”之理,平日谈恋爱打野战是主事,等到考试之时各出绝技:家底殷实者如马文财,票子送过去包过及格线;姿色漂亮者如赵雅静,肉身送过去包过八十分,可见性欲终比物欲值钱。剩下像林微风这种底子薄得像国人英语水平的,只能在考前晚上拼死复习——精准来说是预习。可预习起来也是大海捞针,难如登蜀道,老师给的考试范围像是太平洋的海岸线,邈无边际。马文财见林微风复习艰难险阻一座座,又抛了些票子给广告学老师郝惊艳索要题目,郝惊艳师德并无全灭,扭扭捏捏说不太好,又见马文财票子数量诱人,最后一点师德终被物欲折服,将题目授予马文财,答案也大方地送出。
 
    马文财将题目给予林微风,林微风毫不领情一手打掉。马文财孜孜不倦又捡起,林微风打手上瘾,不去警校培训“专业打手”令人遗憾,现在又换两手来打,说自己“俭以养德,廉以立身,断不干这种偷鸡摸狗之事。”马文财手心手背被打肿,只得放弃,心疼肉身,好心被当成驴肝肺,气得将题目与答案往垃圾桶一扔。不巧宁博文恰好经过垃圾桶,顺手一拾,如获至宝,惊得要叫出来——他不敢叫,只想偷偷据为己有。
 
    宁博文商业头脑发达,将自己有考试答案的信息匿名登载学校论坛,并贴出价格。同学们都想回去过个好年,不惜斥巨资买到宁博文答案。然而不想读书的人终究是不会读书——这些同学买到答案连背的欲望都没有,只学老师将答案写在桌面上,试卷一发便摊开遮掩。广告学被安排在最后一门考试,大家都想尽早离开学校牢笼,都在刷刷写答案——抄答案。马文财抄得最快,开考一刻钟哭着嚷着要交试卷。老师瞪眼以示不允,说:”学校有规定,必须开考半个小时后方可离开。“
 
    马文财辩论说:“规定是死的,而人是活的。”言下之意是说老师是“死的。”
 
    “你,你怎么能这样说老师。”
 
    马文财辩论上瘾:“这句话不是我说的,我也是听来的。”说完加大筹码:“老师,变则通,通则久的道理你不可能不知道吧。“
 
    监考老师学有机化学出身,完全不善言辞,肚子有话不知表达,气得喏嚅道:“你,你别拿《周易·系辞下》这样的知识来炫耀,你这是诡…诡辩!”
 
    马文财见这老师快要口吃,不忍逗他,索性趴着桌子呼呼大睡。
 
    那老师没办法,学校没有规定说考试不能睡觉,便任由他去。
 
    马文财在壶里煎熬了半个小时后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交完试卷,哼着小曲正欲出门。
 
    “站住。”监考老师叫住了马文财。马文财做事竭泽而渔,像是某些地方政府做政绩考核,顾头不顾尾,抄了桌子上的答案忘记毁尸灭迹。老师监考几天没赚到外快,最后一趟考试更加衔胆栖冰,终有发现,如何能轻易放过。
 
    马文财想是被老师揪住了把柄,想尽快逃脱厄境。说时迟那时快,那男老师以刘翔百米跨栏的速度冲到马文财面前,将马文财带回考试座位。
 
    “这是什么?”所有老师都一样,明明心知肚明还要对别人一番询问。
 
    “这……是什么?”马文财计谋被揭穿,一时不知辩解,只能借《旧约全书·申命记》里“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的方式赌命回答。
 
    老师最恨狡辩的学生,冷眼相逼道:“你最好老实交代,现在还有挽回的余地。”这话就像是警察对小偷的对话,其实对方都一清二楚,即使老实交代,也不会有挽回的余地。
 
    一方有难,当八方支援。马文财只身一人对抗不了老师,忙请求广大同学支援:“喏,大家都有啊,不信你们看他们桌上。”这话得罪了几乎全班人。斩草要除根,那些打了小抄的人连忙掏出橡皮擦擦掉桌子上的答案。
 
    怎料斩草容易除根难,老师逐一检视桌面,发现舞弊者竟超过一半,脸上那是乐陶陶美滋滋,心想这下学校会给不少票子了。一纸诉状交到宋校长处,校长也可怜,成日被老师学生气得全身是病。这日他又大发雷霆,想考试之前的诚信大会、承诺签字等竟是形同虚设,立即在全校通报批评,并宣布择日重考。马文财一时成为众矢之的,学校处分少不了,同学骂得不得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马文财心里有包袱,怕有仇人要报复,考完立马就登上了回家的火车。
 
    不想第二日又出神人,学校贴出一张通报批评:
 
    6月28日上午《市场营销学》课程考试,查第40考场31号2012级市场营销(2)班学生雷大强用手表反射太阳光遮挡摄像头,影响摄像头正常使用,损坏公共财物,影响考场秩序,破坏考试纪律,特此通报批评,以观后效。希望其他同学能引以为戒,认真学习,严格遵守学校各项规章制度。
 
    学生都膜拜不已,戏称雷大强当称“考场007”,市场营销老师更直呼学生选错专业,求物理系老师收取。那学生也胸怀旷达,将别人的戏称当作褒扬,宜嗔宜喜。
 
    最后一趟考试完毕,老师与学生也罢战息兵。恋家者早已拖带行李回家与娘亲诉苦,校园一片萧瑟,宛若残灯破庙。林微风与杨雪还在柳树下缠绵,缠绵过后,自然要犒劳女伴。两人又驱车赶往市区用膳,到了市中心,车水马龙,灯红酒绿,林微风平日很少出入市中心,见这场面,竟有些怯生,抓着杨雪的纤手不放。
 
    行至一银行门口,一名约三十岁的男子正俯跪在地上,身体健壮,身穿一件衬衣,一条七分裤,衣着光鲜。面前正放着一张百元面额及一些零散的钱币,杨雪经过之时,这人立即伏地作揖。杨雪菩萨心肠,停下脚步,回头怜悯地朝他望了一眼,从精致的小包里取出一枚一元硬币,放到那张纸上,起身要走。
 
    那乞丐突然抬头,颇为不满地问:“有没有纸币?”
 
    杨雪吃了一惊,有些畏惧,便“蹬噔”地走开了。林微风忙一手挽着,说道:“雪儿,跟你说个事,上回芋头跟我说,街上的乞丐都是假的,所以以后我们看见这乞丐啊,就不要拿钱给他们了,知道吗?”
 
    “不会吧,我觉得他们好可怜的。”
 
    林微风拿芋头原话来告诫:“这个是非真假,难以分辨。假乞丐亵渎的是一颗颗纯洁善良的心。”他生搬硬套之后再加上自己的注解:“像你这样善良的女孩子啊,一定要擦亮双眼,不要被这些虚伪的人所蒙骗,让那些假乞丐不劳而获的发财梦扼杀在摇篮里。”
 
    “哦,我注意些便是了。”杨雪似懂非懂。
 
    南湘市成了乞丐窝。又行几步,一位三十岁出头的女性正凄苦地跪伏在地上,腰杆却挺得笔直,一双眼睛不时地在来往的人群中探寻着。杨雪爱心又汹涌,上前只见那地上一张破烂的海报,上书:
 
    “我在深圳打工期间,被无良老板扣光了工钱,迫于无奈来到南湘,但是至今仍无工作。现在饥饿难耐,希望好心人给三块钱买个包子填肚子……”
 
    杨雪又要从钱包掏钱,林微风稍加阻止未成,眼见着三块大洋落入乞丐碗里,想自己都是借钱请吃饭,心里已打翻了醋坛子,妒忌不已。
 
    杨雪气概非凡,又问那乞丐:“这钱够吗?”
 
    乞丐一通指手画脚,林微风以为这人不识好歹要动粗,忙上去护驾。那乞丐嘴巴“啊啊啊”不停,两人这才明白乞丐原是一个哑巴,这令杨雪更加伤心惨目。林微风始终坚信芋头所言不会有假,便拉杨雪往一旁商议,静观其变。于是找了对面奶茶店玻璃橱窗下观察。来来往往的人络绎不绝,偶尔有人也施钱予他。
 
    “你看,明明说只要三块钱买包子,现在都不止三十了,还在那里,可见一定有假!”
 
    杨雪一吸奶茶,道:“唉,人家挺可怜的,你看你,都把别人说成什么啦!”
 
    林微风抓住小辫子不放手:“你看你看,他悄悄把地上‘求助三块钱’改成了‘求助十块钱元吃饭’。
 
    那乞丐改完后又如刚才一般,一有人经过便磕地求施。
 
    杨雪一看,道:“咦,还真是。”
 
    林微风呵呵一笑:“等着看好戏吧。”
 
    十分钟后,那哑巴乞丐站了起来,身体竟有一米八之高。林微风与杨雪忙偷偷尾随跟上去。那乞丐似乎发现了两人,左右环顾一下后,便走到商场侧门,突然又掉头往回走。两人被这一举动弄得措手不及,只好继续向前,待其过后再回头观察。才行几步,哑巴乞丐再次掉头,径直往商场侧门进去。他来到手机柜台前,竟然购买了一部诺基亚N9。
 
    “原来他不是哑巴!”杨雪惊讶道。
 
    “何止不是哑巴,我猜他连男人都不是!”林微风语出惊人,加大猜测力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