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丝不挂》--第31节 丛林野战,初来乍到请前辈多赐教

    林微风一发不可收,颤抖着双手,拉开杨雪背后长裙的拉链,轻轻褪下,杨雪立即警觉起来,她又想起辅导员林威风对她的凌侮,突然之间像是汇集了六方真气,用力拉住林微风的手,显得很坚决,眼睛瞪着说:“不,不可以……”
 
    真正爱一个人是不会强人所难的。林微风不想霸王硬上弓,忙停止了动作。忽隐约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原来是另外一对情侣正在上演丛林野战。想必这几位肯定心生怨恨,也许是从小看多了金庸武侠剧,林微风冷不丁蹦出一句:“初来乍到,还请前辈多多赐教,海涵。”
 
    另外一男生立即伸起双臂挺起胸膛,伪装出一副保护女朋友的英雄姿态。
 
    林微风以为有大灾难降临,大脑开始风暴出几十种招式来抵御敌人貌似即将发起的强大进攻,估计此时林微风的脑细胞爆发的高度和死亡的速度连高考时期也望尘莫及。或许是和谐社会的招牌起了作用,双方都宁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那人伸手往女朋友怀里一揽,速速离开。
 
    杨雪也忙说要回去,走到出口之时正巧遇见芋头和赵雅静,这样的两个人,在这种地方这种时间相遇,四眼相对,不言而喻。赵雅静正吵着要分手,芋头也一脸凄然泪下,默不作声。
 
    宁博文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正中李密《陈情表》一语,妒嫉身边同学怀中拥美人,于是醋海翻波便向秦文举报,秦文今天也闲来无事,来到园林搜集罪证。
 
    三人直接往医务室厕所求生,来到厕所不想里面已塞满人——都是同道中人,为躲避学校检查不得已而为之。
 
    芋头还在伤心,坐在地上全然不顾环境如何。来不及逃走的芋头正中罗网,他不想被秦文拍照放在处分公告栏上名扬天下,忙举手遮脸。
 
    秦文胡渣剔得像蚂蚁上树,愤怒地问:“这位同学,你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我知道。”
 
    “你不知道。”
 
    “我真的知道。”
 
    “你知道什么?”
 
    “我…”芋头没有必要为此争个“最佳辩手”称号,索性戛然而止。
 
    秦文倒是对辩手情有独钟:“你们在学海里苦苦奋斗了十二个春秋,终于披着荣耀跨进了大学这个神圣的殿堂,成为天朝骄子。然而,随之而来的寂寞却让你不知所措,于是,在这象牙塔里,你们开始了自以为浪漫的爱情,你知道吗?大量事实证明,最让你们心醉神往的爱情,往往也是最大的烦恼。不成熟的恋爱心理会使你吞下自己亲手酿制得青涩之果,从而给自己的学习和生活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甚至有的学生还为此做出过激的行为,各大校园每年因此都会有因失恋或别人的感情等原因而跳楼或割脉的现象。”
 
    秦文一番博论,芋头置若罔闻,只当唐僧念经,不理不听。
 
    秦文言语失效,又上动作,他上前将芋头拉起,猛发现芋头屁股旁边一只刚拆开的避孕套,秦文怒发冲冠:“你们…你们这些学生,没想到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太不知羞耻了。”
 
    芋头一看,视若无睹:“这不是我的。”
 
    “你说不是就不是,你以为你是谁啊!”
 
    芋头见秦文看不见自己的真面目就别具匠心地来套话,他看破玄机,仍不露庐山真面目,道:“真不是我的。”
 
    秦文抓住辫子不放:“你们这些学生真是太不诚实了,整天沉溺于卿卿我我之中,你们要树立远大的理想,认识到爱情只是人生的一部分,不是人生的全部,因此不能只顾儿女情长,荒废学业。”
 
    “可是老师,我以前拿特等奖学金嘞!”芋头佐证道。这话让秦文深思了许久,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天天与避孕套为生的学生竟然是个学霸级人物,再下一注:“还特等,抄的吧?再说了,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以后就更不用说了。”
 
    “呵呵。你说是就是吧。”芋头倒是有着宋朝宰相王安石“宰相肚里能撑船”的气概,顺着秦文的话说下去。
 
    秦文得到首肯,沾沾自喜。接着他用一个半小时为芋头详细分析了大学生恋爱的特点、恋爱的利弊、对大学生自身树立正确恋爱观的意见和建议。芋头还在想赵雅静的事,对秦文的话漠然置之,可怜秦文那些话像是倒在路边的老奶奶,无人去理会。
 
    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还有想从园林里抱头鼠窜的情侣被秦文堵住,都在等待秦文挂冠归去。不料等待许久,最终大家都臣服于秦文说不完的口水,逼不得已决定组团冲出,芋头在混乱之中得以脱身。
 
    秦文烂网打鱼,一无所获。次日上报校长宋世杰,宋世杰气得暴跳如雷,想学校差点变成淫秽场所。他不想学校步东莞后尘,当即下旨各院系,说正午十二点校长将要在广播里举行正式发言,所有师生必须收听。
 
    晌午已到,众生洗漱打扮,乃是真正意义上“洗耳恭听”的境界。宋世杰难得准时赴约,在广播里播到:“各位同学,今天我有一件重大的事情要在这里宣布,因为事态严重,事情紧急,我也不多说废话,近日,学校出现了一些不好的现象,有些同学因为思想政治觉悟不高,在人生中走了弯路,铸成了大错,作为校领导,我个人感到非常难过。”言外之意怕是其他领导感到很开心。
 
    众人哗然一片,想宋校长废话说了一大堆话,居然可以一句也挨不到正题。
 
    宋校长听不到室外的哗然,继续侃大山:“随着改革开放和经济的增长,现代的校园已不再是五六十年代的校园。大学生恋爱已经是普遍的现象,出入的双双对对、亲亲我我也不会被认为不正常的行为,虽然爱情可以让人陶醉,让人更好地工作、生活,但在另一方面,不成熟的恋爱心理也会给恋爱带来一些负面影响。为使学校有一个纯净优质的学习氛围,经学校党政决定,特发布《南湘学院男女生交往规定》,内含三有三不准。三有是指:一,语言有分寸。对于向异性同学表白,影响其学习的行为,一经发现,学校将对表白者进行纪律处分,造成严重后果的,学校将对表白者勒令退学。二,目光有分寸。男女生之间交往时应该注意不应长时间盯着异性同学看,要保持四十四厘米的黄金距离。三,服饰有分寸。男女生之间交往时应注意不穿过于暴露的衣服。三不准是指,不准一男一女在偏僻的地方独处;不准男女生相对固定地成双成对在食堂或校外快餐店就餐;除老师安排的教育教学活动外,男女生之间不准有挽手、勾肩搭背、拥抱、接吻等肢体接触行为。希望大家谨记在心,不要触犯,好了,再见。”宋校长每天开会出场退场养成了良好的挥手习惯,说完再见后对着广播站的机器挥舞不断,那些机器未通人性,不懂回敬礼,引得宋校长怒目相对。
 
    学生们听完都吓得不轻,白热化地讨论起来,想这宋校长立的什么规定,真是继承了古时男女授受不亲之遗韵,骂校长古董一枚。
 
    芋头将校长的话当做原子来分解,发现校长这话看起来像天衣无缝,但纵使是天衣,有了“天针”,也会暴露无遗。他发现“除老师安排的教育教学活动外,男女生之间不准有挽手、勾肩搭背、拥抱、接吻等肢体接触行为”这一句有着太阳黑子般的漏洞,难不成南湘学院的老师还会安排学生拥抱、接吻等教育教学活动,想到自己查漏补缺能力无人能敌,闷声笑起来。
 
    女生这边赵雅静就嗷嗷哭得不行,让她们不穿暴露的衣服简直等同于直接要她们的小命。这些女生都靠裸露搭讪,要是穿得像个嘉兴粽子一般,岂不是要他们终身守寡了。
 
    记者团这边,秦文来得越来越勤,跟走街串巷似的。周日例会又准时开始,每次例会秦文总是给林微风捎来福音喜讯,宁博文承受不了打击,主动请假,另谋高就,天天往图书馆里跑。宁博文有着国足教练的预判力,大赛未开对结果便已稳操胜券。不出所料,秦文此次又带来凯歌:“同学们,学校现在发展日新月异 ,学校决定创办第一本刊物,刊物呢,是用来弘扬学南湘学院优良的校园文化,展示学校取得的傲人成就,全面报道学院的风采的,那这本刊物的名字定为《风采》,此项工程由记者团全权负责,我只是你们的指导老师,由于你们的学长唐亚军最近忙于就业实习之事,所以我们要选出一位德高望重的新生力量担任主编一职,大家有什么想法吗?”
 
    众生来到记者团拳脚无处伸展,机会都被林微风与宁博文占据,他们本想看两虎相斗,不想宁博文那头“虎”变成“狐”溜走了。这样也好,敌人死得越多对自己的利益就越大,这些人终于等到机会,像董永想念天上的七仙女,望眼欲穿。
 
    “老师,我想试一下。”一名男生学古代军官主动请缨。
 
    “老师,我比他厉害,我也想试一下。”又一位男生也踊跃争先。
 
    “老师,我比他们俩都厉害,我可以做到的,请您相信我。”又一位男生毛遂自荐。
 
    秦文见到记者团的学生一个更比一个强,想离强校梦已近在咫尺了。换个思路一想,记者团里男生当道,怎么女生就各个安于现状,不思进取。
 
    此时终于有一名女生站起:“他们算什么,老师,我来,阿基米德在《论平面图形的平衡》一书中说‘给我一个立足点和一根足够长的杠杆,我就可以撬动地球’,俄罗斯总统普京曾说‘给我二十年时间,我还一个奇迹般的俄罗斯’。今天我站在这里讲,给我一个机会,我还南湘学院一个不一样的精彩。我一定会不孚众望。”
 
    这女生有勇无谋,秦文摇头不已,想唯一一名女性居然是个木瓜鹅头,连“不负众望”“与不孚众望”也分不清楚,照此想下去,主编之位交予她,怕是《风采》到时都会被她写成《风彩》,抑或是《疯踩》,失之毫厘谬以千里,想到所有师生贻笑大方的样子,更是毛骨悚然。
 
    众生受鲁迅小说《药》里夏明翰的启发,前赴后继,一个下去一个又站起来,所发之言都是在推倒前一位同事。秦文见场面岌岌可危,众人为了一个职位快要内讧解体,甚至两肋插刀——两刀插肋,插别人的肋。秦文双手捶个不停,道:“同学们,都安静下来,我知道,大家的热情都很高,有些同学的热情更是比喜马拉雅山还高,这些我都知道,也很欣慰。”
 
    众人见老师双手自残,动了恻隐之心,都乖乖回到座位上。林微风更是佩服秦文思维发散能力精湛,居然可以将热情与喜马拉雅联系起来,作为影视编导专业的自己,真是自叹不如。
 
    秦文舍不得残害与自己生活了几十余年的双手,放在桌子上休憩。嘴巴与手,虽然同属人身体的一部分,但是相差甚大,随着年龄增大,手会越来越失去活力,暮霭沉沉,而嘴巴却经过长年的磨练,早就铁齿铜牙。秦文正是如此,他嘴巴活力四射,又道:“经过我和你们副团长的商量,对你们的平时表现最后评定出……”
 
    “林微风。”除林微风本人以外所有同学异口同声。
 
    秦文内心早已有底,不管任何人有异议他都会将之说成无意义,只是形式上还是要形式一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