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丝不挂》--第30节 约会要踩好点,做市场调查与分析

    四天一晃而过,旅程最后一天秦文带领众人来到当地一所高校,说要互相交流取经。
 
    迎接众人的是该校的学生会主席团。秦文下车与主席团一一握手,满面春风地寒暄:“主席好,主席好。”那主席也懂礼尚往来之礼,“部长部长”叫得甜如南丰蜜桔,仿佛跟这些人皆是《后汉书》所记载的“忘年之交”。
 
    主席们各个身娇肉贵,身着正装,西装革领,整个一《黑客帝国》的现实版。而南湘学院学生会主席团一看自己衣衫褴褛,捉襟见肘,羞赧得不敢下车。
 
    但丑媳妇早晚也得见公婆。主席领大家来到学术报告厅,干事们纷纷干起事来,端茶倒水络绎不绝,只差搓衣抹背,服务质量高得让娱乐会所的“公主”自卑。正当大家拿起水果往嘴里塞时,一声哈哈大笑从帷幕后面传进来:“哈哈哈哈,秦部长来了,哈哈,我来给瞧瞧。”这人出场像极了王熙凤“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方式。
 
    秦文赶忙责令众人:“同学们,领导来了,大家先放下水果注意形象,要为我们自己学校争脸啊!”言下之意是为了争脸就算饿死也在所不惜。
 
    赵雅静不得已放下,到嘴的肉飞了,气馁得很,嘴巴嘟起来能挑起一担水。芋头怕她“挑水”辛苦,又来救驾,甜言蜜语安慰着。
 
    “王熙凤”千呼万唤终于始出来,秦文忙站起来接应:“哎呀,丰兄,上次井冈山一别,有好些年不见了吧。”
 
    “是啊,都快一年了。”这人从帷幕而出示人,正是该校的党委宣传部部长丰梓,职位与秦文相当。
 
    两人小别胜新欢,握手之后仍不能治愈相思之苦,拥抱在一起互相拍背不止。
 
    林微风被两人的感情熏陶得快要哭出来,又担心秦文和丰梓这两人再拍下去怕是要拍出咯血病来,最后以死殉情。
 
    秦文舍不得死,为大家介绍道:“同学们,这是这个学校的党委宣传部部长丰梓,丰部长,我和他都是很熟的,对吧,丰兄。”
 
    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看问题的观点都有异同。芋头在想现今教育界真是奇闻百出,偌大的学校竟聘请一个“疯子”当差,为国家的教育前景忧心不已。林微风则想的是这秦文真是一朵交际花,到处开放,真是四海之内皆兄弟,不由得肃然起敬。
 
    丰梓客套话自然免不了,应道:“是啊,秦兄,我刚刚真的是在赶几个会,要不然肯定去接你的,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林微风又想原来祖国各地的领导都是会议不断。晨会晚会例会,大会中会小会,中间还有夹杂会,真是替领导们捏把汗。
 
    秦文和丰梓忍痛分开后各座一边,中间插上一面五星红旗,以示两家虽天各一边,但是亲如兄弟,血浓于水,爱国之路皆是殊途同归的。
 
    接下来两个学校都互相派出社团代表讲述自家的社团情况,双方发言都学《老子》“敦兮其若朴,旷兮其若谷”,自谦得仿佛自家学校家徒四壁,形势严峻如利比亚战事,都说要向对方学习学习,双方“惭愧惭愧”说个不停,最后什么都没学到,果真是惭愧不已。
 
    芋头在一旁听得恹恹欲睡,赵雅静终于在美食的诱惑下放下屠刀,花生瓜子啃了一堆。
 
    双方你来我往交涉完,丰梓安排众人往学校招待所进餐,这招待所建得像香港比华利山上的别墅,金碧辉煌,时尚现代,学生吃了饭后眷念着舍不得离开,像刚断奶的孩子离不开母亲。
 
    秦文执意让学生断奶,时间一到,立即返校。回校的路上,众人有些疲倦——午餐佳肴吃得太饱被撑住,都靠着座椅休憩。秦文又发宏论:“大家静一下。”
 
    芋头首先被吵醒,埋怨秦文在本来安静的车里吵醒自己美梦。
 
    秦文也不知自己已与周公树敌,只说:“大家静静,我来说两句。”领导嘴里的“说两句”乃是众所周知的经典谎话,秦文说谎有道:“经过此次实地考察学习啊,大家了解了革命先烈历史,重温了革命先辈为创建苏区和保卫苏区的艰苦卓绝历程,深切感受到了人民领袖与苏区群众的深厚情谊。另外啊,也经历了一次震撼心灵的精神洗礼,也接受了一次很好的革命理想信念教育。另外呢,也汲取到了其他高校团学工作中的优秀工作经验,对今后团学工作更好的开展具有借鉴意义。另外呢,此次活动是在十八大成功闭幕的背景下开展的,提升了学生干部综合素质,加大了团学组织建设力度,以实际行动向党的十八党献礼!”
 
    众人这几天吃得好住得好玩得好,也收获了自己的爱情,给足秦文台阶,都张口大呼:“好……好……好,以后要经常举行这样的活动,真的是具有重大意义呢。”
 
    芋头不随大流,想这秦文尽学佛家低级弟子吹法螺讲经,信口开河说大话,大家只在过程中收获了爱情的种子,哪里还有什么心灵的洗礼。
 
    秦文兴致不减,大河已开,再开一条也无妨,提议道:“现在呢,我们每人来唱一首红歌作为此次活动的收官之战,老师先来开个头,我唱的不太好,大家不要笑。”说完摸着喉结咳嗽两声,起音道:“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共产党辛劳为民族,共产党他一心救中国,他指给了人民解放的道路……”
 
    秦文的歌声像是证券所里的股价,忽高忽低,捉摸不定,调子从始至终都没在一个标准上,众人皆鼎力膜拜,钦佩秦部长勇气可嘉。秦部长有言在先,要大家不要笑,大家也都舍身配合,引得那些倾口而出的“笑”又辗转回到肚子里,一曲完毕,众人已练就了一身“忍功”。
 
    车内的食物经过众人砥砺的战斗后已经被打扫得荡然无存。赵雅静寻不到食物,肚里蛔虫嗷嗷待哺,脸又拉旮下来。芋头尽“贤夫良父”责任,殚精竭虑终于在座椅下找到最后仅存的硕果——两包产自马来西亚的咪咪,寒不择衣饥不择食,赵雅静吃下后仍旧没有达到温饱,东西塞牙缝倒够,只是一下肚便被蛔虫火速消化了,芋头只能承诺回校后请吃大餐,以作弥补。
 
    轮了几个回合,终于轮到杨雪,杨雪从小音乐素养极高,一曲邓玉华的《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引得众人夸赞不止。秦文这朵绿叶将红花衬托得酣畅淋漓,有了他的对比,众人都嗟叹杨雪之声真是高山流水,余音缭绕。林微风更是妇唱夫随,搬出杜甫《赠花卿》里的“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一语犒劳。
 
    宁博文的话比热带河流里的接吻鱼还瘪,他好不容易挤进来一句话:“你这么会唱歌,你觉得音乐应该是什么?”
 
    “音乐是把双刃剑,人在里面,可以治命,也可以致命。”
 
    宁博文虽不明但觉厉,佩服的直点头。
 
    秦文不悦,又说:“大家此行一定有很多感悟,现在大家都拿出笔纸来记下来,回去跟你们各个社团的学生交流,让其他人的灵魂也洗礼洗礼嘛。”
 
    众人通过提案,四处寻纸,这些人都没有宁博文随时带纸笔的习惯,大家你一张我一张,宁博文一本本子被抽丝剥茧只剩两张封面,他物尽其用,拿起封面提笔又是一篇《一丝不挂》。林微风手足无措搜尽外衣内裤的口袋,不负重托寻到维达面巾纸一包,重温旧业写下此次行程的新闻稿。杨雪也在一旁心无旁骛地画着林微风的肖像。
 
    芋头沉湎在滔滔爱河之中,情书写了一张又一张,恨不得将上辈子下辈子上下八百辈子的情话一字不漏统统写下来,鸿篇巨制终于付梓,酝酿好眼泪,赠予赵雅静。
 
    赵雅静收到情书,触动心窝感动得涕泗横流,蹲在座位下面KISS不断。这个年代不比以前,写情书者少得像全球的珍稀动物,不写情书者多得像中国的贪官,突然有个珍稀动物出现,凤毛麟角,世所罕见,赵雅静得到珍宝,自然没有不感动的道理。
 
    马文财最惨,他命运多舛,收到的纸张只认主人,离开了宁博文就耍小女生脾气,到了他手里自寻短见,宁愿同归于尽也不愿被马文财书写。马文财是同性恋,至今不曾恋爱过,更不懂哄骗“小女生”,写了半天字也显现不出来,把笔一摔,气得将纸撕得粉碎。
 
    接下来的一周大家都继续热衷培养着来之不易的感情。林微风也展开歇斯底里的恋爱蜜月。南湘学院有先见之明,建校之前早就卜卦到学校将有情侣无数,本着大爱育人的办学理念,建校时便特意建造了一处园林。这园林奇珍异草颇多,结构复杂得快赶超故宫。林微风为寻看书之地曾有幸踏足过,不幸的是里面植物种得像海纳安德尔迷宫。林微风路盲一枚,早上进去,晚上才出来,九转功成。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了恋爱宝地,纷纷携带女朋友往里干柴烈火。这园林旁边正是医务室,学校服务无微不至,本着计划生育的理念,又在大门口立一木板大书“国家免费避孕套领取处。”学生如虎添翼,园林一时吃香,游人如织。
 
    林微风鸡鸣而起,早早起床踩好点,做好市场调查与分析,已是晚上七点,正是一天当中男人性欲最高的波峰,在确保进去之后有逃生路线之后约好杨雪一起前往。杨雪起初不应,说要准备英语四级考试。林微风说自己发现一个读书好地,要与之分享,杨雪防线被破,满口答应。可见没有攻不破的城墙,只有不努力的士兵。热恋中的人,对方只要稍微主动进攻,另一方自然大开城门。
 
    来到园林,两人钻进竹林一隅处,在暗夜里,杨雪那清俊秀丽的脸颊上灿烂着两团如火的红晕。林微风静静走到她的身后,双手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肢。一股馨人肺腑的幽香扑面而来,那是一种浴后的清香。
 
    杨雪起先挣扎不断,这让她想起被辅导员那段蹂躏的历史,她措手不及,一巴掌扇在林微风脸上。
 
    “雪儿,你怎么了?”林微风不知就里,摸着被打之处一脸无辜。
 
    杨雪无心伤害,只是条件反射,忙伸手道歉:“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杨雪怕他伤心,心软得踮起脚尖对着林微风脸颊吻了一下。男人有性,挨几下打怕什么。林微风方才的伤心被杨雪这一吻吻得云消雾散,趁热打铁抱住杨雪蛮腰亲吻起来。
 
    杨雪突然发现了林微风的意图,原来闭着的眼睛徐徐睁开。在这个她爱的男生前面,她愿意付出自己的所有。
 
    林微风自己也想不到自己只是想和喜欢的人相处一下,不想男人的性欲一旦起来,就像夏天的蚊子,赶也赶不走。他把杨雪放在长凳上,头倚靠在她的肩上,感受着女性肌肤温暖的热力,两手贪婪地抚摸着她平坦结实的小腹与高耸傲人的胸部。
 
    她的身体微微颤抖着,看着杨雪矜持而又不堪挑逗的羞态,林微风心中有着从未有过的快感,在她雪白秀美的颈项间热吻,一面把手从她的衣领之中伸了进去,触摸着她滑嫩饱满的乳房,下身也自然而然地有了反应。这是两人第一次与异性如今近距离的接触,何况还自己喜欢的爱人。哪个男人要是到了这一步还没有反应,不是神经有问题,便是身体有问题了。不知是天气的余热,抑或是紧张,两人的汗水已沾湿了后背。
 
    杨雪低声喘息着,这次,她没有任何羞耻感,反而觉得幸福无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