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丝不挂》--第29节 蛋疼,爱国主义教育非得来这里吗

    事实是,林微风对形势掌握有失全局,作为吃货界中的领袖,赵雅静尾随芋头上车后见了食品像遇见失散多年的姐妹,兴奋地大叫。女人平常最注意形象,但凡遇到比形象更重要的东西——比如美食,便可以完全不顾形象。她的一声大叫,引得秦文横眉竖眼,说:“女孩子大大咧咧的像什么样子,学校上回举行的大学生气质系列活动看来对你们没起什么作用,你们这些学生啊,除了要学好专业知识之外,还应努力培养沉稳、细心等优良的气质,通过内外兼修提升自身气质,多关注自身形象和气质的培养,为做一名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合格人才奠定基础。”说完撕开一包日本白色恋人饼干,一吞而下。
 
    赵雅静见秦文学唐僧念经已入仙山楼阁,超凡入圣,忙变淑女一枚,乖巧得像只加菲猫。她表演变换速度之快,效率之高,中戏北影学子恨不能及。
 
    马文财千算万算算不到秦文的食道竟比太平洋里的蓝鲸还大,吃东西更是像印度野牛,可以不嚼而下。既然拼不了食道,便与秦文拼肚量。这人的习性像狗咬骨头,一边不行换一边再啃,遂拆开一包饼干咽下,是广告里“好吃得不得了”的境界,再吃一片呛到差点噎死,命悬一线,林微风雪中送炭,赶忙递上农夫山泉一瓶,马文财死里逃生,再不敢触碰。
 
    林微风特意挑选最后一排的位置与杨雪并排坐下。路程中,林微风像吃了新疆的水果,甜言蜜语多得像乌克兰的战事,杨雪的心果真在微风的催化下也和天气一样由阴转多云,多云再转晴。
 
    一个女人最难过之时便是妒忌心作祟之时,眼红他人最后的结果,只能使自己得红眼病。赵雅静见杨雪有如意郎君相伴绕膝,心酸得刚吃下去的薯片都化成了苦水,苦水不除,必将侵袭五脏六腑,赵雅静不想被黑白无常牵走魂魄,忙向芋头倒苦水,怪卢照邻在《长安古意》里说什么“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之类的话。
 
    英雄难过美人关,芋头还不到英雄的地步,被美女勾引,异性相吸,自然招架不住,便自学《醒世姻缘传》里的素姐,一番乖唇蜜舌,引得赵雅静高兴得像瞎子看烟火,心花怒放的。有道是“有情饮水饱,知足菜根香”,赵雅静开心得竟忘记了美食的诱惑,可见女人最终的目的并非美食,而是男人的倚靠。
 
    宁博文虽孑然一身,但内心桀骜,自言自语道:“唉,英雄难过没人管吶。”仰头感慨完之后,惊现车身广告大笔写着:完成工作的方法是爱惜每一分钟。落款为达尔文,宁博文思维触角又开始蔓延,他想起自己从小的文学梦何时方能实现,于是不惜以触犯达尔文的代价改编道:对,完成梦想的方法是爱惜每一秒钟。”给自己打上鸡血,谢过达尔文,宁博文遂从包里寻出笔纸,落笔即书《一丝不挂》一文。
 
    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司机卯足了劲在和一辆法院的法拉利切磋着。杨雪倚靠在微风的肩膀上,赵雅静蜷缩在芋头怀里,路边美丽的风景来不及欣赏便一晃而过,车上的人有些倦意,眼皮开始内讧打架,周公作壁上观,趁机将大家拉入了梦境里。
 
    周公领旨安排着命运。林微风梦见自己变成了商业巨擘,坐拥十亿家产,杨雪也成为了自己的娇妻,他们在马尔代夫戏耍着那些被洗刷的砂砾。杨雪梦见自己与林微风的婚礼在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露天高尔夫球场,两人正交换着戒指。芋头在梦里看见了一位禅师,禅师给了他留下一张泛黄的信条。马文财梦见自己与林微风突破世俗传统,与林微风在一个明亮的地方美妙地相拥而吻。宁博文梦见自己在首都北京举办了一个盛大的新书签售会,他的作品受到万人拥戴。
 
    所有人的嘴角都上扬着,这一刻,他们是最幸福的。
 
    车子一震,众人都被惊醒,司机道:“到了。”
 
    “哈哈,这就叫乳臭未干。”宁博文抬头一瞧:“我靠,新富豪酒店,四星级的。”一摸大腿,尽是口水。这一幕被马文财看到,马文财的嘴像被四个人同时往四个地方拉扯着,完全合不拢。
 
    秦文又当执牛耳者,指挥道:“大家都将自己的手机或者手表时间统一调成十二点,现在我们的任务是吃饭,吃完饭后回房休息一下,下午两点集合出发前往第一站——叶坪红色旅游景区。”
 
    众人不相信太阳从西边出来的奇迹,第一次听秦文讲话可以如此提纲挈领,言简意赅,都不敢去吃饭。
 
    秦文只因惦念酒店里的酒水饭菜,哪还有闲情逸致酝酿口水,一声“解散”吓得众人不敢不吃饭。
 
    酒店为大家准备了饕餮盛宴,秦文等几位老师已入上等包厢,门扉半掩,只见觥筹交错,酒撒一地。学生另座,以示尊卑。林微风自苦寒来,见到一桌满汉全席,拿着筷子无从夹起,一脸窘状。杨雪就不同了,她从小到大都被杨康山珍海味伺候着,这些食物比起她家的只能是相形见绌,她见林微风左右不是,自愿承担起了林微风的美食助手。
 
    赵雅静的醋意像刘备借荆州,赶也赶不走,见他两人亲密无间如AB胶水,又窜出头来,芋头虽无杨雪专业,但也是经多识广,像可口与百事的关系,经他一挽救,赵雅静的醋意化学反应后,果真被稀释得所剩无几。
 
    马文财对林微风的爱意从一开始便胎死腹中,他对自己第一天便对着林微风自慰之事悔恨交加,既然林微风与杨雪木已成舟,他选择君子成人之美,默自退出,一个人表面装作对饭菜不屑一顾,内心已被美味折服千百遍,只在一旁调戏着碗里的饭菜,可怜那些佳肴在他的筷子下变成了一碗糜烂的糟糠。
 
    午休后,众人来到期待已久的叶坪红色旅游景区——秦文个人期待而已。众人行至一井,这井正是当年毛主席带领战士与百姓共同挖掘的水井。秦文在前面蜕身导游,介绍道:“老师们,同学们,这个地方我已经来过七次了,每年都带同学来,大家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闲得蛋疼!”芋头轻声说道。
 
    秦文像是听见了芋头之语,说道:“我不是闲得蛋疼,这里面是有深邃的意义的。”
 
    宁博文大展宏图时机已到,挺起胸膛,示意胸里面的竹子已经成熟,说道:“老师我知道,因为这里是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爱国就得来这里。”
 
    这个答案显然只让秦文一半惊喜,秦文调整了一下扩音器,补充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我来说吧,因为这里是中国第一个全国性的红色政权——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的诞生地,也是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机关和党中央苏区的最高领导机关——中共苏区中央局的第一个驻地,在中国革命史上写下了光辉灿烂的一页,我们永远要记住,吃水不忘挖井人。”
 
    “吃水不忘挖井人,好。”马文财复述道。
 
    说完便排队取水,一人一桶水陆续打起,众人喝水像是孙悟空吃蟠桃,一桶水只舔一口便往出水口一倒,林微风看得心疼不已。
 
    赵雅静又摇身一变女汉子,举起一木桶水大呼:“好喝好喝。”
 
    “别动,保持这个姿势。”秦文见大家兴味斐然,忙让宁博文取出单反相机记录这神圣的一刻。秦文拍照像近代的人吸鸦片,上瘾到一开始便停不下来的地步,又让宁博文取出“学习十八大,红色教育行”的横幅拍张全家福。宁博文变成活动执行,又当爹又当妈忙得不亦乐乎。
 
    接下来众人一路参观红军烈士纪念塔、红军烈士纪念亭、红军检阅台,秦文意气风发,在前面讲得激情四射。芋头惊叹秦文感情专一,同一地方来了七次激情仍不减当年,不得不让人怀疑他是处女座阵营中的一员。
 
    秦文此行不经然变成月老,红线牵得正是时候,一路上已促成了好几对情侣,众情侣在后面打情骂俏不止,每到一处景物都继承秦文爱拍照的优良传统,纷纷拍照留念,萌照傻照恋爱照,照照致命,并充分利用微博空间朋友圈等宣传渠道,引得在学校的同学万分懊悔没去成,哭着嚷着要跳楼自尽。
 
    经过几座故居,众人又来到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会址。秦文回头看了一眼宁博文,经过深度接触,宁博文此时已与秦文心有灵犀,可见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宁博文从后面拿出一面比他还高大的鲜红的旗帜侧身走出来。
 
    众生回头一看,吓得吃惊不已,想这里果真是神圣的地方,旗帜都可以自己走路。
 
    宁博文的头像雨后的春笋,探头探脑出来,引得众人心灰意冷。
 
    秦文安排两人举起党旗,其余人站成两列,拿出一张与他差不多年纪的纸张说道:“大家跟着我念,入党誓词。”
 
    赵雅静举手提问:“老师,我还不是党员哎,念这个不太好吧,连预备党员都不是。”
 
    左丘明在《左传·昭公九年》里说“武将信以为本,循而行之。”众人皆以此正身,纷纷自首应和:“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也不是……”
 
    秦文始料未及,不想这伙学生都没入党,难怪一路思想政治觉悟低得像刚出社会毕业生的工资,他大手一挥:“在这里,大家都跟我一起读,我志愿加入……”
 
    众人举起拳头跟着诵读,旁边自驾游的孩子见众人举起拳头狂喊,吓得叫苦连天。
 
    芋头从小最受不了加入什么社团组织,只对口型不出声,化身南郭先生滥竽充数过去。
 
    一天的行程就此结束,次日,队伍又整装赶往另一目的地——赣州,秦文给每人发放了一枚团徽,目的是让大家不管走到哪都有团徽照耀着。天气愈发炎热,马文财没享受到团徽的照耀,倒是引得天上的太阳公公围着自己丢花娟。
 
    参观之地与瑞金相差无几,基本都是些故居旧城。一些残垣断壁本毫无价值,附上历史意义便价值连城,学生们不是考古学家,到了这些地方只当旅游图片应用,爱国教育什么的已和昨天的誓词一样在脑海烟消云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