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丝不挂》--第28节 部长塞多少票子,饶了辅导员贱命

    杨康没有观世音菩萨大慈大悲的胸怀,忙把爱女拉回来,以防林微风再施魔咒诱骗爱女:“你快说,你对我女儿做了什么,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
 
    “我什么我……”
 
    “我没……”
 
    “没什么没……”
 
    林微风只要一出声便被杀死,无力辩解,索性变成哑巴残疾人。
 
    杨雪见杨康对林微风误会极深,隔阂极宽,想肯定又是那赵雅静小报告打得精辟。为免形式继续恶劣下去,杨雪斟酌再三,道出实情:“那天,有一个人……叫我去一个地方,他对我做那种事……我……”话至此,杨雪蹲在地上失声啜泣。
 
    林微风和她相处甚久,已猜到另外一半,只是连自己都不敢相信,他不想知道什么事请,但是他只想问出那个畜生是谁。杨康想法亦八九不离十,上前抱住爱女,一手捶在地上说道:“雪儿……宝贝,别哭,爸爸在这儿,告诉爸爸那个人是谁?我一定要让他碎尸万段。”
 
    杨雪还在痛苦之中无以自拔,这些天她忍辱负重,只字不提,就是为了让那段回忆彻底消失,如今在父亲面前,她已无法忍受,要将委屈倾吐,泪如雨下。
 
    杨康看着无助的女儿,一再逼问,誓要报仇:“告诉爸爸,那畜生是谁……”
 
    杨雪怔怔吐露心声:“林……林……林威风。”
 
    杨雪这一语,惊呆了宿舍所有长了耳朵的人。杨父抡起拳头要打林微风复仇。杨雪怕父亲将林微风碎尸万段,忙拉住说:“是辅导员,辅导员林威风,那个畜生……”
 
    这个结果又令所有人大惊失色。杨康为了保守女儿贞洁,怒道:“今天这个事情,你们谁敢说出去,我就将你们剁成肉酱。”
 
    赵雅静不想变成肉酱,吓得急不择言:“不不……一定不会的,我发誓,我发誓。”说着伸出四个手指头。
 
    杨康十万火急找到肇事者——辅导员林威风讨公道,林威风才知自己在太岁头上动了土,恨自己有眼无珠,只可惜已追悔莫及。林威风跪在地上老泪纵横祈求道:“杨部长,求你不要揭露我啊!我已经答应了杨雪给她大赛一等奖名额的,这是她的梦想啊!我已经知错了!”
 
    “滚,你这个禽兽,我一定饶不了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杨某人是谁。”杨父火冒三丈,七窍生烟,一拳往林威风脖颈上甩去。林威风被打趴在地,死到临头,还不知事态严重性。大敌当前,他只取另一筹码:“别打了,别打了,我给杨雪保研可以了吧?保研,真的,真的……”
 
    杨父还真就不打了,蹲下身,双眼瞪着林威风,一口唾沫吐过去:“大奖?保研?我去你奶奶个熊,老子保研还需要你吗?”杨康撂下一句话,转身回府了。
 
    杨康走后,林微风又寻到这里,他对眼前这个人恨得入骨,上去便是一番拳打脚踢,打死也无法泄恨。林威风自知有错,不敢妄动,忍气吞声,待林微风撤退后,便跑到宋校长住处求情。
 
    也不知宋校长和杨康昨晚进行了怎样的博弈,更不知宋校长给杨康塞了多少票子。第二天林威风接到校长的电话,让他引咎辞职,为了保护杨雪,辞职目的婉称是教学不力。当日凉风四起,林威风也随那炎热的暑期而远去了。
 
    杨父谏言让杨雪此后都往回家食宿,杨雪对林微风依赖有加,舍弃不下,借口上学不便推辞不应。按照往常,杨父皆是说一不二,他的话就是出了窟的砖,完全定型。这次不一样,女儿受打击过大,只能应着她,走之前留下一堆丁宁告戒,“为你好为你好”之语频繁得像少年青春期遗精,重中之重便是叮嘱定要与林微风保持距离。
 
    唐亚军不知实情,来催林微风交稿,按唐亚军一贯灌输的教育,写新闻是不能尽说真话的。林微风不像同门师弟宁博文,可以为名为利不听《礼记·大学》的戒告,无所不用其极,他不可能写一篇自己女朋友被人强奸的新闻出来,只能住悲痛之情,洒泪一篇短文——《失败的教育》,文中写道:
 
    在中国,教师是一个道德色彩极为浓重的特殊人群,社会对他们的评价体系很大程度都建构在道德框架之内。而由于当前几乎没有什么专门用以规范教师职业行为的法律,所以,当一些教师将道德赋予自己的权力无限滥用时,社会似乎还没有心理准备……
 
    近段时间,网上频频曝光小学生、女学生被强奸、猥亵的事件,一时间引起了家庭、社会的不安。下面列举一下近来发生的性侵犯事件:“教师长期强奸猥亵多名女学生逼其黑诊所做人流”、“校车司机被指多次强奸13岁女生称泄露就杀全家”、“15岁女孩上学路无故被恶男挟持拍裸照后遭强奸”、“女儿被生父强奸发生关系后索要140元”、“少年与女友争吵后唆使父亲将其强奸”……近日,某高校又被爆女生在校园内被保安强奸,校方为了消除负面影响和安抚该女生,开出了“保研”的条件。为此,此次“保安强奸门”迅速得以平息,校方也冠冕堂皇的出面辟谣,对传播此类消息的学生大力围剿,以开除学籍加以威胁,使其噤声。得知遭强奸的女生被校方保研后,一石激起千层浪,有些在校的女生无不欢欣鼓舞,为了达到考研目的都决定献身,采取曲线救国,仿佛在黑夜中找到了指路明灯。
 
    当一些教师的越轨行为越来越“蔚然成风”时,我们看到,与此同时,学生们处在了一个差强人意的教育环境里。这样一组数字或许与“越轨教师”们难脱干系:卫生部2002年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座谈会公布的调查统计显示,我国儿童、青少年行为有问题的比例为12.97%,有焦虑不安、恐怖和抑郁情绪等问题的大学生占学生总数的16%以上,而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显示,只有不足1/5的患者得到了适宜的治疗。
 
    教育,不是知识的增长,而是心智的成长。当很多孩子的心智不健康时,教育就是失败的。
 
    林微风之前撰写了一篇《一名女生的屈辱保研故事》,转念一想,这样的文章肯定会被唐亚军扼杀在摇篮里,于是收藏起来未曾发表。而此篇文章实则是林微风从网上借鉴过来的,只是稍加修改。幸亏林微风深得唐亚军信任,没有被查实,否则还要被判个盗窃罪什么的。文章发表后被校长看到,校长直接电催秦文删除。主公下诏,臣子岂有不接之理,秦文又电催唐亚军,唐亚军又电催林微风,这篇新闻即便逃脱了摇篮,也不幸被扼杀在旅途,终究是红颜薄命,寿命悲怜。
 
    新闻采写大赛终于落下帷幕,参赛同学作业皆是匿名上报,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新闻学专业的同学因为过于专业,而评委皆是不专业的,最后全军覆没无一幸存,反倒是生命科学与资源环境学院畜牧兽医专业的学生夺了桂冠,令人唏嘘。
 
    周日的例会,秦文又来到记者团,秦文此次来只收获了一点点掌声。这没什么,好比一个男人第一次看见一个波涛汹涌的美女,内心自然也波涛汹涌,然而第二次就期待感锐减,台风过后,内心也就风平浪静了。
 
    秦文此次又带来了学校的新令:“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于2012年11月8日在北京召开,举国上下一片欢腾。南湘学院一向紧跟时代步伐,欢腾自然也少不了,接学校党政决定,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是我校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的首要政治任务。学校党委高度重视,周密安排,紧密联系学校实际,认真落实中央、省委及市委重要部署,抓住学习贯彻十八大精神这一重要切入点,着力提升教师教学质量,提升学生干部队伍素质。”
 
    林微风已经掌握了一个原理:领导讲话前面都是赘余的官话套话,最后一句后才是重点,因此此后他只听最后一句。
 
    只是这最后一句像是患有妇科症女人的月经,迟迟不来。秦文还在铺垫:“学校决定,组织优秀的教师和学生干部队伍前往闻名中外的红色故都、共和国摇篮、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地,苏区时期党中央驻地、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诞生地,全国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基地,是中国重要的红色旅游城市,学习。”
 
    秦文铺垫子的功力真是让人瞠乎其后,不去宾馆铺垫真是可惜。林微风翘首企盼,终于等到秦文一句:“这个地方就是……是……”
 
    秦文还不揭露谜底,众生一双双求知的眼神让人看了不禁想到大山里求学的孩子。
 
    “瑞金。”一个屁忍得再久,终要释放,否则定中内伤,秦文不想内功尽失,咬牙说道。
 
    众生情绪盎然,拍桌叫好,如火的情绪使得会场内的温度蹿升了好几个等级,幸亏气象部门只检测室外温度,否则动不动又要发布什么高温黄色蓝色预警。
 
    秦文见学生兴致勃勃,喜不自胜,又怕这如火的情绪会造成火灾,便施雨降火:“请大家先安静一下,因为人数有限,每个社团都有固定名额,我们记者团呢,有两个。”
 
    秦文这冷水泼的不是时候,将学生们的情绪都浇灭了,惹得同学们拍桌的手尽数放下,可怜那些冰凉的桌子被冷落在一旁孤零凄切。
 
    所有学生都知道,这两个名额毫无疑是授予林微风和宁博文的,秦文没有让所有学生失望:“我和唐亚军对大家平时的表现啊进行了评定,最后决定这两个名额呢,给林微风和宁博文同学,大家掌声鼓励。”
 
    语毕,只有林微风和宁博文拼了命地鼓掌。其余同学都视自己的手为贵手,免得抬起,生怕因为鼓掌破坏了手掌的皮肤组织。
 
    会后,林微风找到唐亚军,说他想带杨雪一起前往,理由是杨雪最近心情阴郁,他想杨雪的世界充满阳光。唐亚军被林微风对女朋友的爱护之情感染得妄自菲薄,一口答应给杨雪阳光。
 
    此行共有二十人,由秦文带队,记者团这边升至四人,宁博文,林微风携妻带友,杨雪加上芋头。马文财赠送一台最新款苹果手机给青年志愿者协会,也赶上好时机被保送过来,赵雅静利用美色死皮白赖用尽手段终于说服红十字协会会长,赢得机会。队伍之中,当属学生会最为壮大——主席团七位学生便强占了半壁江山。
 
    秦文深谙拼假攻略,时间选在周一出发,行程五天,如此以来,去掉两头两尾周末,中间五天行程,就能凑齐九天假期,所有人员都求之不得。
 
    学校领导自驾游游惯了,包租了一辆45人座位大巴车。一上车,里面的座位塞满了吃喝食品,国产的,进口的,中外合资的,应有尽有。秦文只恨超市面积太大,否则他绝对有把超市搬到车里的可能。
 
    马文财像刚从牢狱里释放出来的囚卒,大呼爽到爆,拿起一包乐事韩国泡菜味薯片狂啃不已。
 
    林微风怕他爽过头爆死,温馨提示道:“傻啦吧唧的,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