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丝不挂》--第26节 只要你不反抗,一定让你拿到名额

    杨雪这边也在准备大赛,周日晚间她接到一个电话,是辅导员林威风所拨。林威风借辅导杨雪参加新闻采写大赛之由,让其前往办公室教授。至办公楼,只有林威风一间办公室闪亮灯光,杨雪窣窣走过去敲敲门:“林老师,您找我?”
 
    林威风正对着电脑敲键盘,赶忙起身招徕杨雪,眼神从头到脚,不怀好意地迅速打量着杨雪,假装正经说:“来来来,坐。”并把门锁上。
 
    杨雪警惕防备道:“老师,你关门做什么?”
 
    林威风怕自己原形毕露,赶忙解释道:“哦…不做,不做什么…没事,晚上风大,你们女生,最怕受凉了。”
 
    “哦……您叫我来做什么?”
 
    林威风暂且藏好狐狸尾巴,道:“今天叫你来呢,就是要说一件事,一件大事。”杨雪一听大事,吓得快要坐下的屁股归为原位,一捋裙子,不幸春光乍泄。
 
    这一幕被林威风窥见,引得林威风的心好似一匹野马在大草原上疾驰飞奔,他吞了两下口水,说道:“就是我们学校现在举办的这个新闻采写大赛啊,因为是首届,学校呢,又特别关注,我听说,你也要准备参赛?”林威风其实早做足了文章,只等杨雪这头“奶牛”被他牵着鼻子走。
 
    杨雪心中没有弯弯绕,直说:“是的,老师,但是我也是第一次接触,很多地方都不懂。”
 
    林威风苦等半日要的就是这句话,如此他便有了机会深入挖掘接触。他右手一摆,示意杨雪坐下:“来,坐这里。我跟你说啊,这个赛事的名额特别少,全校决出来之后,只有一个名额能去北京参加全国大赛的,你想去吗?机会很小的哦!”说着拇指与食指围成一个圈,表示机会只有那么大。
 
    杨雪整平裙角,双腿交叉自然落座,道:“当然想啊!我梦寐以求呢,只是……有点难度。”
 
    林威风早就蜕身成《盗梦空间》里由莱昂纳多扮演的盗梦师,知道杨雪的想法痼疾,双手一摊开,胜券在握说道:“不难,我有办法,只是……”
 
    “只是什么?”杨雪刨根问下去。
 
    “只是……需要……”林威风说话像挤牙膏,有一截没一截。
 
    杨雪慷慨解囊,帮他挤出后面的牙膏:“只是什么,您说,我听着呢!”
 
    “没什么,老师会帮你的”。林威风递给杨雪一杯龙井暖茶,轻拍一下杨雪脊背,右手顺势往背后一滑,停留在她的腰间。
 
    杨雪全身一震,身子扭动了一下。
 
    这一震吓得林威风赶忙抽回了魔爪。但是猎物未上钩,他又岂可善罢干休,“雪,老师会帮你的,我保证,我保证。”说道这里,林威风终于露出狐狸尾巴,眼眸里尽显血丝,扑向杨雪身上。
 
    杨雪躲闪不及,被压在身下动弹不得,厉声制止道:“老……老师……放开,我还有事,我有事要走了。”
 
    林威风兽性大发,又怎能放美女归山,他的手在不停地抚摸着裙下的皮肤,接着狠狠得将杨雪的裙裾撕扯褪去,那纯白的内裤,修长的细腿,就这样毫无遮掩地在他面前展露无遗。
 
    杨雪试图大叫,嘴巴刚要张开便被盖住,林威风震慑道:“别喊,再喊我就掐死你,只要你乖乖的,不要反抗,我一定让你拿到名额和奖金。”
 
    杨雪此时哪里还在乎名额奖金,她奋力挣扎,端起水杯往林威风头上砸去,只可惜水杯是一次性塑料的,杀伤力于事无补,倒下的热水反而引得林威风魔性大发。这和猎人在深山击杀野猪的道理是一样的,如果不能一举致命,野猪便会拼死反击,这种情况下,猎人往往已经失去了回旋的余地了。
 
    狗急跳墙,猫急上房,林威风丧心病狂地将杨雪的衣物一件件扯开,那如凝脂般光滑和富有弹性的肉体被他蹂躏摧残着。一件纯白胸罩,托着一对白晰的胸部的景像,马上映入林威风眼帘,他不停地亲吻着杨雪的每一个部位,眼睛、鼻子、脸颊、脖颈、胸部、肚脐……无一幸免。
 
    杨雪对林威风仍存有侥幸,只望他还有一点点人性,猛生一计:“我,我来例假了……”
 
    “例假?”林威风头脑顿时想象女性生理例假特点,竟激起了他更大的欲望。杨雪来例假,他却着急着“上班”。杨雪不知道,如今这社会处女少得像光头佬的头发,国宝熊猫数量也遥遥领先。他停下动作,内心波涛汹涌,他已经二十年援交做爱不曾遇见处女了,这条信息更是点燃了他的旺盛浴火,思来想去,从抽屉里拿出书本里夹杂的避孕套继续他的亟需。
 
    杨雪肝肠寸断,泣不成声,这个少不更事的花季少女,犹如虎口的羔羊一般,被林威风蚕食鲸吞,眼中泛着些微的泪光,深锁着愁眉,那绝望的眼神让人看了五内俱崩。慢慢地,慢慢地,她已经精疲力尽,她放弃了抵抗,万念俱恢,屏住呼吸,只听见自己的一件件衣物掉落在地上的声音。在鸦雀无声的场合之下,这种声音更是清晰可闻。伤感的语调,酸楚的泪水,无助的表情……汇成了她那一脸的哀伤。
 
    杨雪两眼无神地看着地上,看着下半身发出的声音,看着自己身体流出的一些些红色血丝。
 
    林威风最爱激情,对方没了反抗,他反倒感觉像是在奸尸,煞风景得很。他抬起头,系好自己的皮带,又把杨雪的衣服从地上拾掇起来,用透露着一丝丝愧疚的表情看着杨雪:“抱……抱歉……”
 
    好轻柔的声音,就像是棉絮飘落在空中一般,林威风的良心被狗吃掉又被狗吐出一块,可惜狗咬的东西已经脏污狼藉。如今清水已变成污浊,杨雪盯住衣物,一种强烈撕扯的冲动油然而生。不过她并未如此,她起了身,然后转头,静静地往另一座位走去,打开烟盒,点上一支烟。肮脏的身体,掺杂着羞耻,此时的她只想用一个牛皮纸袋把自已的头套住,五味杂陈的心情,使她只能傻傻地苦笑。
 
    林威风事后激情褪却,颓步过去,垂头说道:“我……那个……名额我会想办法给……给你的,我先走了。”说完打开门往外左右瞧了几眼,确定没人之后灰溜溜地逃走了。
 
    杨雪未回宿舍,谁也不知道她那晚去往何处。赵雅静一晚未曾等到闺蜜归巢,在寝室里急得像火炭掉在头发上,打电话问林微风。林微风还在乡下测水质污染,听闻杨雪一晚未归不知去向,他惊得将在环保局借来的水质分析仪器扔在河流之中,返校后叫上芋头与赵雅静商量应对良策。
 
    商讨决策会议在女生宿舍楼前的大柳树下隆重召开。
 
    “上……上一次……见她是……是……什么时候?”林微风急得像八十老太学吹打,上气不接下气。
 
    赵雅静垂头冥想,突然骤魆抬头:“昨天晚上六点五十九分五十九秒。”
 
    芋头诧异赵雅静竟是时间精算师,再研读下去怕是祖冲之的圆周率都会被她刷新记录,探本溯源问道:“你是怎么精确到的?”
 
    “很简单,当时我在看李敏镐主演的韩剧《城市猎人》,看完后一看时间《新闻联播》快要播了,我就是在《新闻联播》之前倒计时播放国酒茅台广告时走的。”
 
    “哦……”芋头意味深长地叹息,感慨《新闻联播》自1978年1月1日启播以来就昨天还起了一点作用,想其实人生在世在接收韩剧这些新事物的同时也不要忘本却祖才好。
 
    林微风无意与《新闻联播》结缘,只关心自己的心上人:“那她走的时候没有留下什么话吗?”
 
    赵雅静一捋倩发,好像答案存在头发里,挠了半天道:“没有。不过,当时她在分析河流污染数据,走前她接了一个电话,我当时去学生街的浴室洗澡,就先走了,之后,她一直没回来,打她电话也关机。”
 
    林微风直叩首问苍天这世界上的人为什么要洗澡,围着大柳树急得左三圈右三圈的转,转到第四圈,发现杨雪正站在他前面,一把熊抱住自己。此时杨雪已换掉了昨晚的脏脏之物。
 
    “雪儿……你去哪里了?”林微风急切地问道。
 
    “没去哪里,我很好,我不相信好人有好报,但我坚信坏人一定有坏报。”杨雪不想让自己想起昨晚的魔狱,那里有魔鬼,一切,一点,一刻,都不可以想起。
 
    林微风见她心不在焉,神情恍惚,这之间并无多加交谈,追问下去杨雪也不肯松口,既然如此,也不能强求,便命赵雅静扶她回寝歇息。那段时间,林微风双脚未曾涉足记者团,同时也放弃了参赛,只是陪在杨雪身边,陪她看书,陪她散步,陪她吃饭,陪她买卫生斤,陪她做所有的事情。那时的他们就像是两块磁铁,紧紧依贴着对方。不变的是,一道深锁的眉头永远镌刻在杨雪的刘海之下……
 
    此间,大龙在其母帮助下,从老家飞剑潭来到学校,目的只是想见心中爱人一面。不曾想到,他竟知道了林微风和杨雪之事。那日黄昏,他目睹杨雪与林微风同坐在图书馆门前的心湖岸边,杨雪静静地倚靠在林微风臂膀。大龙静静地从人群的缝隙中远望着她,看着她那美丽而认真的神情,刹那间,彷佛时间都凝固静止了。
 
    时间是不会真的静止的。新闻采写大赛定稿日期即将截止,全院系师生都在做最后一搏。芋头淡薄名利,清风两袖,直接弃赛。马文财、赵雅静一干人等平日不烧香,临阵才想去要抱佛脚,忙得顾头不顾尾。林微风将水质监测仪器扔在河里之事被环保局了解到,被直接取消了参赛名额,功亏一篑。
 
    太阳照样东升西落,例会照样周末进行。时隔一周,记者团的例会又临。秦文因记者团近期在唐亚军的带领下如日中天,特从百忙之中——应该是百闲之中抽空来到例会上慰问探望。作为身兼南湘学院新闻发言人、新闻中心主任两职的秦文,素来与市委宣传部有着密切往来的联系。近日学校的新闻采写大赛也得到了市委宣传部的大力支持,因而秦文此行还带着一位重量级人物,那就是名震南湘的市委宣传部部长杨康。
 
    所有主持人都一样,在嘉宾出来之前一定要浓墨重彩地为其介绍一番,其中也定会有数不清的官职套话与吹嘘屁话。杨康在秦文以及所有人的惊呼之下缓缓从前门走出来,内心还在想着这记者团办事也太疏忽大意,竟然没有为其铺上红地毯招迎,真是一大不敬,脸上却假意笑着挥挥手道:“南湘学院记者团的各位记者精英们!大家晚上好!”
 
    “好!很好!非常好!记者团的明天会更好!”杨部长一呼百应,这声音快要将会堂的天花板掀掉。
 
    杨部长双手摊开一压,声音立即消逝:“记者同学们,今天我来到这里呢,是受你们党委宣传部部长秦文邀请,啊,我听秦部长介绍啊……”眼一瞥旁边的秦文,秦文立马作揖摇尾,点头哈腰不断。
 
    杨康马屁被拍响,继续演讲:“你们学校现在啊,举行第一届新闻采写竞赛,我觉得这个活动吧,非常好,嗯,那哪里好呢?我跟大家说啊,我们南湘市政府啊,一直将打造‘宜居城市’作为城市发展的重要定位,并在今年10月启动了省生态宜居城市创建工作,你们这个活动的主题啊,叫做‘聚焦生态,守护家园’,这是一项利民活动啊,是紧紧效应了市委的号召,我给你们竖大拇指,希望在座的学生记者们,踊跃参赛,积极准备,为取得优异的成绩而努力奋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