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丝不挂》--第25节 扣上中国梦的帽子,是另一番境界

    宁博文捏住口鼻把新闻递给唐亚军。唐亚军久经世故,慧眼识珠,宁博文蚂蚁形状的字体在他面前无所遁形,他双眼盯着细看,大叫一声:“啊!”
 
    宁博文在殿外守候,听此一声也吓得心惊肉跳,以为师父在厕所发现了惊世宝藏,全然不顾厕所味道给自己带来的隐患冲了进去,问道:“师父,怎么了?”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唐亚军忘记裤子对人类的重要性,连穿裤子也无暇顾及,走出便池鞭笞宁博文:“这篇稿子,是你抄袭来的吧?”
 
    “啊,不……不……不是。”心中无鬼,不怕鬼敲门,内心有鬼,最怕敲门鬼,宁博文撒谎技术远不及广告学老师郝惊艳,恨自己没向老师取经,如今被师父拆穿,丢脸丢到家,差点钻到厕所下水道里去找那丢了的脸。他转念一想自己虽然确是网上看到的,但也是经过加工修改过,便赌命守口如瓶,再博一回。
 
    宁博文秘而不宣,守口如女人守贞操。唐亚军拷问能力比南警官高超,誓要撬开宁博文的“口”,再下一注:“是还不是?”
 
    可惜现在的女人守贞操已大不如以前。宁博文见师父不到黄河心不死,终于松口:“是…吧…”
 
    “爸?是你就是你,关你爸什么事?”
 
    宁博文无意将问题演变至家族矛盾,不想拉父亲下水,只道:“我实话实说吧,是我…”
 
    “我就说嘛,做错事要承认,别什么事都推给家里。这篇新闻你怎么写的?”唐亚军曾经也写过此种类型的新闻,且措辞与手里这篇相似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九,那残余的百分之一也只是将主人公换成了宁博文而已。
 
    “跟我说说,你是怎么写?”
 
    “很简单。”
 
    “啊!简单吗?”唐亚军惊诧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自己曾经呕心沥血著成的大作在徒弟看来竟然不值一提。他不惜放下姿态,借孔夫子”敏而好学,不耻下问”之语安慰自己后,问道:“徒弟,你跟师傅说一下,怎么个简单法?”
 
    宁博文想自己贞操已被夺走,索性所欲言畅分享心得:“Internet不是有很多类似的新闻吗?东拼拼西凑凑,将文章上下左右翻几个跟头再组装起来,不就OK了吗?”
 
    宁博文沉浸在徒弟的话语里,叹服徒弟组装词语比科技城那些组装电脑的人更有门道,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另辟蹊径的诀窍,顿了几秒后,发现自己求知若渴,以至于出便池的时候裤子都没穿好,说:“OK,我Know了,今天师傅跟你说啊,News呢,都是这样的,其实每天说来说去都一样,只要换个次序什么的,就大功告成。But有一点要注意,就是你这篇新闻写得患病主人公是你自己,这样写就Not good了,会让人觉得你在博取同情,博眼球。”
 
    宁博文暗想姜还是老的辣,师父这“老姜”一语道破,知道自己是为了博同情博眼球,果真名不虚传。唐亚军高中哲学课上得专注,知道”矛盾具有普遍性,存在于一切事物中,并贯穿于每一事物发展过程的始终,事事有矛盾,时时有矛盾,既要抓典型又要抓重点”,因而得此结论。宁博文也旗鼓相当,懂得“要承认矛盾的普遍性与客观性,最重要的是敢于承认、揭露矛盾”,因而得彼结论。
 
    宁博文忸怩不安,说:“要不,把作者改成另一人?改成林微风?没有人不想出名,他一定不Care,怎么样?”
 
    “OK,OK。”唐亚军当机立断,快刀斩乱麻,又附加一句:“你这篇News时间耽搁得太久了,把上面时间改掉,既然你Today去发表,那就把时间改成Today,这样不仅显得时间新闻很新,而且侧面烘托出我们记者团撰稿速度很Fast与Quick,一箭双雕。”
 
    宁博文本以为师父会责怪自己虚与委蛇,子虚乌有,不想师父下决定跟下饺子一样快,给了自己“雕”吃,又忠言相告,喜悦像爬山虎缠上了眉梢。
 
    此篇文章发表后,点击率飙升,林微风声名开始大噪。宣传部老师秦文又把林微风叫去谈话,桌上的水果摆成一座高山。秦文先是夸赞记者团在唐亚军的带领下人才辈出,转而对林微风这人才倾出溢美之词,说:“小伙子,你啊!前途无量,大有作为。”
 
    “嗯哼?”林微风起初还蒙在鼓里,不知道自己声名鹊起,查了网站新闻之后才发现自己被张冠李戴了。
 
    宁博文好不容易写来——应该是抄来一篇旷世新闻,功劳却只能便宜林微风,好比自己种了几亩良田,等到粮食秋收之时却被别人割去,自是愁眉锁眼。幸好这粮食是宁博文自愿送去的,否则又要和林微风苦苦鏖战一决高低。但他不想林微风声名盖过自己,便偷偷将网站新闻浏览次数设置为个位数。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宣传部老师秦文周一上班发现浏览次数在两天内下降的速度比李宁服装打折的速度还快,直接从三千掉到三。秦文像喝了酒晒太阳,浑身发热,找到唐亚军询问缘由。
 
    唐亚军这几日都在学校各个院系的记者团分站演讲,对此事一问三不知,便又找来宁博文。宁博文东窗事发,无以争辩,被惩罚一个月不得参与记者团的任何事项,也算是跳进自挖的坟墓了。
 
    学校这个月都在马不停蹄地举办以“中国梦”为主题的系列活动,唐亚军带着林微风紧锣密鼓地赶新闻。这学校举办活动有一种常态,不管举办什么活动都会加上时政特色,以显示自身脚步始终与上级同步。一个月来,林微风写过的新闻不胜枚举:南湘学院举办“中国梦,我的梦”主题系列活动之拔河大赛;南湘学院举办“中国梦,我的梦”主题系列活动之摄影大赛;南湘学院举办“中国梦,我的梦”主题系列活动之星座大赛;南湘学院举办“中国梦,我的梦”主题系列活动之划船大赛等等。反正不管什么大赛小赛,凡事都扣上“中国梦”的帽子,好像脏小孩换上新衣服,又是一番新模样。
 
    班上同学对林微风仰慕已久,看到学校网站的新闻稿全是林微风的作品,溜须拍马者络绎不绝,请客吃饭不在少数,花生瓜子也一样少不了。这里面只有芋头满不在乎,说:“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学生干部,这烂学校不光硬件设施烂得像破庙,举办的活动也是兴味索然,全当敷衍上级,毫无实际意义。”
 
    林微风沼泽陷得太深,充耳不闻芋头之话,心想有人出资请客乃是喜闻乐道之事,何乐而不为呢?“
 
    一个人在家待久了,会如饥似渴地期待外面的世界,而在外面溜达了一圈之后,才会发现原来的港湾才是最温馨。今日广告学课程暌违两个月之后首次在教室开课,所有学生悉数前往,到课率竟破天荒地达到百分之百。
 
    郝惊艳听闻林微风才艺双馨,要见识一下这位少年天才,她首先检查林微风的课余作业。林微风前些日子无暇上课,一时拿不出作业,惊慌得像凌蒙初《二刻拍案惊奇》里的大郎——抓耳挠腮,没有是处。内心也在抱怨郝惊艳,想既然是课余作业,就应该在课余时间检查。
 
    杨雪为爱又当援兵,把自己准备下星期讲演的作业交给微风。谢过杨雪之后,林微风拿着杨雪的作业上去陈述展览。毕竟不是自己的东西,用起来总归是不顺手的,好比一个小偷盗到一笔钱财,花的时候都会彷徨不定。
 
    林微风站在台上支支吾吾,错漏百出。杨雪虽是援兵,却只是缓兵,见林微风紧张得像山西长治市长回应苯胺泄漏事件,含糊其词的,只能远观而不可相助。
 
    汇报完毕,林微风汗腺全线崩溃,全身的衣服像去参加了冬泳比赛,可以挤出半桶水来。经此一难,他破釜沉舟要赶上学业。郝惊艳见林微风发挥情况,暗叹其名不副实不过尔尔,想现在的学生真是孤陋寡闻如刘姥姥进大观园,一番点评后,示意全场安静:“同学们,我要宣布一个重大消息,我只说一遍,大家认真听。”
 
    林微风在下面听得不寒而栗,彷如芒刺在背,以为郝惊艳因为作业不过关要辞退自己。
 
    郝惊艳对形象最为注重,又提了提衣袖,说:“自新闻传媒事业诞生以来,‘守望社会,预警社会风险’就是其肩上重要的社会职责之一。随着我国生态环境问题的日益恶化和公众环境意识的崛起,环境保护亦日渐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社会问题之一。南湘市政府一直将打造‘宜居城市’作为城市发展的重要定位,并在今年九月启动了生态宜居城市创建工作。城市人居环境指标、城市生态环境指标、城市基础设施指标、城市资源节约保护指标和综合指标构成本次考核的主要评价指标。因此,从‘教学服务地方经济发展’的办学理念出发,结合我校新闻传播学科发展需要,我们决定举办南湘学院首届新闻采写竞赛活动,活动主题为‘聚焦生态 守护家园’,获奖者将获得一万元的高额奖金,并有机会代表南湘市出战明年3月份全国新闻采写大赛,有意向的同学请好好准备。”
 
    林微风惊叹郝老师扩句能力旷古绝今,硬是把一句话能说完的话扩成十句话也说不完。芋头最不喜官话套话,干脆当成催眠话,伏在桌上呼噜不断。
 
    课后,林微风问杨雪:“这个大赛……你觉得怎么样?”
 
    “你说新闻采写大赛?挺好的啊!我们一起参加好不好!”杨雪声音甜得像蜂窝里刚出产的蜜,林微风侠骨柔情难以招架,答道:“好啊,我也有意要参加。”
 
    “那就加油喽!”
 
    林微风心想这杨雪还真是天真烂漫到不行,照她所说,难不成还要加盐或者加醋不成。
 
    “接下来的时间,好好准备吧!我看好你哦!祝你好运!”说完转身要走。
 
    林微风听得如醉在春风里,两眼盯着杨雪,心里直抒:“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转念一想,只恨白居易早在千年前就把此语用掉了。
 
    杨雪款步几下又驻足,回头凝视林微风,那一袭碎花裙优雅翩跹,说道:“对了,你的新闻稿……写得不错。”
 
    林微风被暗恋的人夸奖,笑逐颜开,半天只憋出一个“哦”字,此时的他说话能力只能媲美呱呱坠地的婴儿,至少婴儿还会一个“咿啊”字。
 
    芋头要超越诗仙诗圣,变成诗魔,在一旁诗兴大发:“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忙流口水。”
 
    有了杨雪的鼓励,林微风的动力像重庆夏天上升的温度,根本停不下来。接下来的一周里,他焚膏继晷,去到污染的河流实地考察,上访相关部门采集信息,请教专业老师写作技巧,因为有信仰,忙得乐而忘返。马文财心比水豆腐柔弱,担心地要去规劝:“林微风,休息一下吧!没必要为了一万块钱这么拼命。”言下之意是如果有两万块钱就真的可以去拼命。
 
    林微风忙说:“不行,我得将勤补拙,不能让杨雪失望。”林微风这话没让杨雪失望,反倒让马文财绝望,马文财想自己与林微风朝夕相处的感情竟不如一介女流的一面之缘,冥想至此,郁郁寡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