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丝不挂》--第22节 高素质教师,完成科教兴国的使命

    校长正津津发言如享天伦,岂容一介浪子撒野,他与秘书咬耳朵,轻声嘱咐道:“赶紧让他坐下,迟到这么久了,真是丢人。”这秘书倒是有着这社会难得的诚实品质,挺直腰板直言相告:“校长,上次你参加迎新工作会议,也迟到了半个小时呢。”领导最喜欢拍马屁的人,即使自己变成马,也乐此不彼,谁知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只恨自己没听唐代僧人普济劝诫,如今“养虎为患”,连自己的秘书都敢来嘲讽。
 
    芋头选在最后位置落座——他选位置习惯了最后一排,坐车、上课、开会皆如此。唐亚军最欣赏这点,说:“芋头这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有大局观,是个做大事的人。”
 
    人在迷茫交错的时候,敌人往往是一种最好的激励体。林微风和芋头这阵子正闹矛盾,他不能在芋头面前丢失颜面,端起相机就冲到校长面前狂拍不止,以此取悦校长。
 
    校长面部表情极为丰富,一线演员望尘靡及,他见有记者摄像,忙将愤怒的表情蜕变成和善慈爱的面相。林微风站在面前见校长面部表情抽搐得厉害,以为其癫痫病发作,吓得连退了好些步子。
 
    会议持续了两个小时,唐亚军见林微风摄影工作渐臻佳境,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接下来的工作便是撰写新闻稿件。林微风领命回宿舍写稿,写好之后本想请芋头给点建议,谁知芋头的石头还未落地,在心湖边的石山上无聊信步。林微风只得约宁博文一起交稿交给师父唐亚军指导——这一指导可不得了,唐亚军修改这篇新闻稿像孙悟空对付九头虫,砍头去尾,中间也不忘插几刀,材料纸上血色一篇,惨不忍睹。
 
    接下来唐亚军花了两个小时倾囊讲解,首先是导语部分:“我跟你讲啊,一篇新闻稿就像一个女人,导语是人脸,后面都是胸和屁股,即使胸和屁股长得不好,也无伤大雅,可以再修边幅的。”
 
    “蝙蝠?”林微风见师父妙喻盖世,惊叹不已,只是不只这写文章与蝙蝠有何牵连。
 
    “嗯。”
 
    林微风越问越傻:“便服?”
 
    “嗯,边幅。”
 
    宁博文赞叹这两人对话词不达意,竟可以像小车在大路上行驶得如此畅通顺快。
 
    师父还在细心教导:“我们首先关注的是人脸,所以人脸就是导语,导语尤为重要。我们要介绍一下教师节的大背景,还有小背景,目的,名称,时间,地点,人物等等,知道吗?
 
    两人沐着春风,异口同声:“嗯。”
 
    师父见徒弟上进心切,不遗余力:“好,看这里,首先你看你这个标题‘南湘学院举行第28个教师节庆祝大会’。说完摇头晃脑,啧啧作响,接着又说:“这个标题太不吸引人了。”
 
    “可是……”
 
    “先别可是。”
 
    “你听我说……”
 
    “先听我说。”
 
    徒儿拧不过师父的胳膊,只能作罢。唐亚军拿着笔在头上摩擦个不停,掉下来一根头发,这根头发便是思考的结晶:“我来取个标题,爱岗敬业育英才,无私奉献写春秋。”
 
    宁博文暗想师父思考问题像和尚在寺里求签,想难怪世间有奇人总是做异事一说。
 
    其实唐亚军是在故作神态,这标题乃是他师父传下来的,他师父又是老师父传下来的。只诧异这标题像是传家宝,可以百年不变,代代相传。
 
    林微风忠实如祥林嫂,没想过传家宝之事:“您不是说标题要直抒胸臆吗?让人一看就知道,我觉得我那个要好一点。”
 
    “胡说,师父这个胸臆好,自己不知道,还不听指导。”宁博文谄媚工作做得严实。
 
    唐亚军仍在为传家宝正名:“你那种标题可以是可以,但是有了我这个,他就只能放在副标题了。”
 
    “对,副标题,你这是小巫见大巫,你的是小题,师父的是大题,你怎么不懂孝悌之理呢,真是不识大体。”宁博文说话有一极大特色,就是一句话里绝对会调戏调戏文字,玩弄玩弄词语,以显得自己腹有诗书。
 
    林微风听师父一语,想自己的标题像个小孩,虽是自己生的却寄养在别人篱下,不由黯然神伤。
 
    “你们再看,修改后是这样的:1985年,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通过了国务院关于建立教师节的议案,会议决定将每年的9月10日定为教师节。秋高气爽,丹桂飘香,为表彰先进,进一步弘扬尊师重教的良好风气,激发广大教职工教书育人的责任感、使命感,上午九点,南湘学院‘庆祝2013年教师节暨教学成果表彰大会’在学术报告厅隆重举行,大会由校党委副书记方唐镜主持。在家校领导刘芳、宋世杰、苏建秋、陈孝正、孟晓俊、程子欣、黄小仙、项羽、唐伯虎等出席大会,向全体教职工致以节日问候,并对在教学、科研和教育管理等方面做出重要贡献的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进行表彰。好了,基本上就是这样,你们俩有什么疑问吗?”
 
    林微风方才记住唐亚军说的几个要素,按部就班去套:“大背景,小背景,目的,时间,名称,地点,人物,全齐了,没有疑问。”
 
    唐亚军作品被人肯定,黑灯瞎火跳舞——暗中作乐。又问另一个徒弟,宁博文学师父拿笔在头发上摩擦,只可惜他的头发留恋故土不愿迁移,擦了半天差点把脑袋捅破也不见头发掉下来,两只眼睛直看着这段话,幸好这段话不会脸红,否则定会灰溜溜害羞逃走。
 
    唐亚军和林微风等得打瞌睡,宁博文终开尊口:“师父,虽然你说的有些哲理,但你看这里,在家领导刘芳这里有两个问题。”
 
    唐亚军吓得从睡梦中醒过来,说:“哪里?哪里?”一句话被人挑出两个问题,好比一瓶水,瓶盖与底座都被拆掉,水也就不复存在,这话也无半分意义。
 
    宁博文一一阐述:“首先说‘在家’两字,你只介绍了在家的,那出家的呢?总不能说他们出嫁了吧!其次,你只为偷懒,领导前面是要加职位的,最后,参加的领导我们都写上去了,为什么还要加个‘等’字?
 
    唐亚军一时被问蒙,晃了晃脑袋:“在家的意思是说在校的领导老师,你说的职位在这里我省略掉了,领导前面加职位没错,但是这里太多了,我就简化了,至于你说的‘等’字,好像所有稿件都是啊!我们要随大流。”
 
    宁博文只认理论,不懂变通,认为他学识短浅,不懂《周易》里“变则通,通则久”之理,又怨师父偏袒林微风故意刁难自己,悻悻不平,翻出往年唐亚军写的这篇新闻,道:“你看,你自己写的都是南湘学院校长、南湘台湾经济文化研究所所长、南湘市高等财经教育研究会常务理事、南湘市高等财经教育研究会成人教育分会理事长、南湘市统计学会理事、南湘市高校保卫学会理事长、南湘市高校后勤研究会常务理事、南湘市教育基建学会副理事长、省中青年学科带头人刘芳,光这刘芳一个人的头衔就这么多了。”
 
    唐亚军看了如山铁证,不好争辩,说:‘好吧,你们这样写吧,中间都没什么问题,你们最后的意义啊,也要修改一下,结语是整篇新闻的收笔之处,它的作用是阐明事实的意义和指出事件发展的趋向,给读者以完整的感觉,也可给读者留下思索的余味。”
 
    宁博文受了导语的启发,立即修改道:“教育事业是一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基础性、长期性工程,教育大计,教师为本。有好的教师,才有好的教育。只有建设一支高素质的教师队伍,才能完成科教兴国的伟大使命。全校上下将进一步树立以教师为主体的办学理念,尊重教师的劳动,维护教师的权益,改善教师的待遇,帮助教师解决工作和生活中的困难,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使广大教师能够安心从教,潜心科研。”
 
    唐亚军听了心花怒放,想这小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措辞正符合新闻要求——更多的是现实要求,教师节的意义在于如何维护教师的权益,他后悔自己本末倒置,没有好好培养。
 
    这篇文章发表在学校网站上,署名仅有宁博文一人,两天下来文章阅读数量竟刷新了那篇校领导坐公交的新闻纪录,宁博文从此声名大噪。但这声名像H7N9禽流感,传播面极其狭窄,无法波及全校,仅限于领导老师和记者团,因为只有这俩群体会关注学校网站。宁博文被党委宣传部老师秦文叫去面谈,夸赞其新闻写得有水有平,前途无可限量。宁博文兴奋得走路都走曲线型,生怕从他身边经过的人有眼不识泰山。
 
    事实是,班上同学们果真不识宁博文这座泰山,看见宁博文走路歪曲摇晃得九头牛都拉不直,到处传言说宁博文得了深度癫痫。一传十十传百,全院同学无一不晓,见到宁博文都直绕路走,而宁博文又是走曲线型,导致会面之时形成你不让我我不让你的状况。
 
    宁博文小时候的文学梦早早夭折,没能当成作家,实现万人瞩目的愿望,如今全院学生茶余饭后的谈资全是自己,自信满得像减肥后的女人。
 
    他服务意识先进,懂得“顾客就是上帝”的道理,想邀所有人都进学校网站阅读著作,可惜好景不长,这想法刚在宿舍提出就被扼杀在摇篮里,宁博文的梦薄得像气球,被一向口直心快的芋头戳破。芋头痛斥其比为行性事而吸毒的宁海县夫妻还愚昧无知,说他为了明星梦连脸皮都可丢弃。
 
    宁博文心疼气球,好言听不进劝,陶醉其中不可自拔。既然不可自拔,那就只有让别人来拔。辅导员林威风成天坐在办公室打瞌睡,偶有一二新奇之事,便有着比昆虫还灵敏的触角——听说体育相扑健将不幸罹患癫痫,便亲临宿舍看望病情。宁博文因芋头的话还在生气,脸板得像学校老教授上课。辅导员一看这病得不轻,忙叫上隔壁床的林微风一起搀扶进学校医务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