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丝不挂》--第21节 记者团这里,我开口就一定会保你

    经过九九八十一难,记者团新生记者见面会终于揭开面纱。林微风之前仅听唐亚军一面之词,一时兴起,跃跃欲试,真要上战场动真枪时不免有些忧虑,加之芋头不予苟同,甚至闹到不予沟通的地步,那边唐亚军又遣旗下团员十万火急地催促,林微风收到信息后心灵受到摧残,一时竟如突袭珍珠港后的日本侵略者,在中美两国的夹击下,跋前疐后,险象环生。
 
    近来我国会议旁听制度愈加健全与完善,记者团也紧紧响应政府的号召,实行例会旁听制度。来访团员值弦崩之际,灵光一闪,计上心来:“你们可以先去看一下嘛,入不入没关系,关键是看一看。”
 
    一个人在决策期左右游移之时往往比较容易接纳第三方意见。芋头见唐亚军心比金坚,防线被攻破败下阵来,决定与林微风一同前往一探究竟。退一万步讲,至少能暂时躲避一下“马文财”那只蚊子。
 
    会上,唐亚军显现出惊人的父性光辉,将新生记者见面会办成林微风的个人新闻发布会,隆重为大家推介林微风,并利用业余人力资源管理知识,因人设岗,为爱徒特设副团长助理一职,但他不知道的是,凡事皆是双刃剑,因人设岗亦有利弊——团长内心犹疑,拿着团章迟迟不盖协议书。林微风坐在台前无所适从,像法庭上等待宣判结果的嫌疑犯,拉住唐亚军的袖子忙说要算了。
 
    唐亚军如向央视辞职的名嘴崔永元,心意已决,在他面前,林微风的话语变成尘灰,唐亚军手一扬,扬掉了微风的尘灰,说:“我既然开口,就一定会保你,他一个堂堂团长,平日不理朝政,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不进办公室,一学期也就这一次会议才来,不用管他,我送佛也要送到西。”林微风被尊奉为佛,自信心像参加完索契冬奥会的中国短道队,顿时大增不止。
 
    唐亚军再喂林微风一粒安心丸:“我答应了的事,就一定会做到。”说完自己内心恨不得再加一大串感叹号以表自信。
 
    这安心丸效果立竿见影,我中药祖师恨不能及,林微风想起《史记·季布栾布列传》里一句“得黄金百斤,不如得季布一诺”,想如今这社会怕是很难找到像唐亚军如此守信的人了,心上对其顿生钦佩之感。
 
    一场见面会俨然变成了团长与副团长的辩论赛,新生记者们也应景各成一派,像看国足比赛,一派人看得激情火热,摩拳擦掌要分轩轾;一派看得兴趣全无,拍桌摇椅嚷要退团。
 
    投票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反映民意,对参与投票的人的行为也具有一定的指导作用。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芋头坐在一旁看得索然寡味,忙要结束这场有异议无意义的纷争,便站起一吼:“都给我停下来,吵什么吵,都给我静下来,投票不就是了吗?”
 
    众生惊得静下来,回头观望发现后排卫生角赫然站着一位“自由男神”,心中膜拜不已。
 
    “投票?”林微风心生问号,想自己从小惧怕与政治结缘,倏地听到蹦出这样的词汇,半晌回不过神来,嘴里念念有词:“讨厌政治,我不要被政治化。”
 
    唐亚军和林微风不是李商隐笔下的彩凤,心无灵犀,千点也不会通,只在一旁听到后三字,费解道:“郑智化?”
 
    “嗯,我讨厌政治化。”
 
    “为什么?”
 
    “没什么,就是讨厌。”
 
    “为什么讨厌?”
 
    “没什么,就是讨厌。”
 
    “为什么就是讨厌?”
 
    “没什么,就是讨厌。”
 
    唐亚军怕再这样问下去两人都会变成白痴傻瓜,为了把自己从生死边缘上拉回,赶忙将目光转而移到男神身上。
 
    团长愿闻其详,皱眉头道:“怎么投?你说说,怎么个投票法?”
 
    芋头大为吃惊,想如此大一组织竟不知投票何为,便普度众生道:“投票是选举或表决议案的一种方式,大家把要选的人的姓名写在纸条上,投入票箱。”
 
    芋头显然低估了团长的智商。团长成年已有五年,并无如此无知,但想愚者千虑或有一得,不妨一试。怎知投票结果比宋茜和蒋劲夫拍吻戏还尴尬——二十票反对,二十票同意,老天爷兴许今日势必要让记者团内讧解体。
 
    芋头见景,灵光闪现,不惜与老天爷为敌,问道团长:“我可以说两句吗?”
 
    团长本想说“不可以”,怎奈芋头从足球场上学到了踢假球,转到身上则变成说假话,这话其实是说给他自己听的,没等团长张口便径直往下说道:“出现这样的情况呢,大家都不要着急,也不要忧虑,因为在投票理论当中,还有一种补救办法,叫做……”芋头踩在凳子上,不慎滑下,终止了讲话。
 
    唐亚军看得心惊不已,脱口道:“哎,小心”。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说话都会变得小心翼翼如高空走钢丝,这话太苍白,说完连自己都捶胸懊悔。
 
    团长方才插话不进,一直屏气凝神,蛰伏待机,如今“机”已到,忙张口欲截断芋头的话。芋头的话像美国F.W.泰勒创制的高速钢,团长光顾观看忘记组织语言一时半会锯不断,只得放任自流。芋头也不恭敬客气,一下流得极远:“还有一种补救办法,叫做加权投票,这是根据一定标准给予国际组织成员国以不同票数或不等值的投票权的一种表决制度,主要适用于国际经济组织中。”
 
    唐亚军万万没想到芋头的话像刚生完孩子的大S的身材,可以极速恢复,而且从发言当中可知,这人不仅闻一知十,善于类推,且有鸿鹄之志,可将记者团发展成国际组织,真是不简单。
 
    团长此时踌躇不定,愿听一言,但他生疏于法律,不知《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法庭规则》和《刑事诉讼法》有这样一条规定:“旁听人员不得发言、提问。如对法庭的审判活动有意见,可以在闭庭后以书面形式向法院提出。在法庭审判过程中,如果旁听人员违反法庭秩序,审判长应当警告,制止。”
 
    以往的人皆听父母之言,现在的人皆听男神之言,把男神当父母,男神说的话,自然深信不疑。在众生的簇拥下,团长最后松口,采用了男神的方式。
 
    芋头有此赦令,放开手脚改革,说:“我把这张加权票投给副团长,大家都不用纠结了。”群众的力量果然无可限量,一切与群众为敌的势力必将败北,在这一点上,我党早就提供了成功的实例。
 
    唐亚军料事如神,比宁博文父母在天桥找的算命先生更有先知,早就料到芋头这人非同凡响,从开学第一天就曾预言,如今有目共睹,眼珠一通乱转,心痒不已。
 
    林微风最终得到副团长助理一职,唐亚军像做梦吃大餐,高兴得直流口水。唐亚军采用先圈养后放养的方式历练他,起初重在提高他的学生记者业务素质,并且出入任何场所都贴身带着微风,带他认识学校各位领导及各学生社团组织负责人,以增胆识。
 
    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林微风这人好学上进,苦心孤诣,新闻、采访工作酣得不行,像做科学艺术的赵闯,虽苦但也乐在其中,直感谢芋头那一票定的乾坤。芋头调侃说林微风自从进了记者团像唐亚军的随从保镖,被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失去人身自由。林微风不然,将前半句收为囊中,“挥之即去”四字便不幸被砍掉,还说芋头无事生非,原因在于入团之后生活确属充实。芋头刀子嘴豆腐心,又说记者团是马屎表面光,里面一包浆,什么学生组织都是害人的组织,骇人的组织。”一来二去,竟有了口舌之争,林微风正泡在唐亚军倾受的蜜罐,闻不到屎味,只觉芋头无理取闹。
 
    芋头将他视为知心朋友,不得已示威,扬言要学《雪豹》里的周卫国和竹下俊划地绝交。两人心有芥蒂,以前吃饭恨不得用一个碗,睡觉恨不得躺一张床,从起初可以躲避到后面演变成刻意躲避,像伊能静逛街刻意绕路避开庾澄庆住处。
 
    鹬蚌相争的结果自然是渔翁得利,马文财见后院起火,林微风和芋头这小两口劳燕分飞,高兴得四脚爬地,胡敲梆子乱击馨。他信仰奥巴马说过的那句“每个美国参议员在早上起床后,都会照照镜子,然后望一下未来总统的样子”,于是在浴室洗澡之时,推人及己,裸体照镜想象依偎在微风怀抱中的样子。
 
    心动不如行动,马文财在镜子里重拾回信心后,开始展开实质行动,并为此着手制作了一本字迹满满的《上位攻略》,共分为初期、中期、终期三个阶段,旨在一举俘获林微风的芳心。《上位攻略》计划书付梓之际,马文财拿着著作左翻右看,学明朝宋儒字斟句酌,生怕计划有差池导致泡汤,百般推敲后终被自己的完美折服,对着镜子黯然一笑。
 
    这边林微风功课准备得已较充足,正巧逢上学校举行教师节庆祝大会,教师最重视教师节,正如情人最重视情人节,死人最重视清明节。如此正式的会议正是检验学习成果的重要时机,林微风自然不容错过。
 
    会议准时召开,以往会议学校领导们恨不得让师生们坐在台下等上几个小时,此次学校党政领导们各个盛装出席,西装革领熠熠生辉,在会前一个小时均已入座,因为是庆祝大会,饥渴程度不言而喻。会上,唐亚军让林微风上前摄像,林微风未曾见得如此大场面,端着相机手心直冒冷汗,像骑车经过日本江岛大桥的新手,直呼不敢上。
 
    玉不琢不成器,唐亚军深知老鹰教学方式,誓将微风雕成玉器,拿出范晔《后汉书》里“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的典故勉励。林微风没有扫天下的雄心,仍旧不敢迈出长征第一步。唐亚军一向自诩强将,不容手下有弱兵,又搬出老子《道德经》里“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的箴言鼓舞。
 
    和所有人一样,道理从小就会,真正要实践之时又另当别论。唐亚军吃罢黄连劝儿媳——苦口婆心拿他没办法。林微风还不到儿媳的地步,只任他胡诌。这时会议已开始半个小时,大门突然被一脚踹飞,芋头风尘仆仆赶到,所有人将目光定格在这位风尘浪子,有眼尖者直呼唤:“这不是上次那位自由男神嘛,男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