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丝不挂》--第20节 分得清ABCD,就能搞定交规考试

    七日过后,林微风正兴致冲冲往网站查询,不想被工作人员告知需要上交五百元保证金。林微风又去银行将钱转至对方帐户。没过多久,对方又来电,说:“您好,是这样的,按我们公司新制定的规定啊,必须再交五百元保证金,不然要办理退订手续的。“
 
    林微风袋子里实在掏不出现金,次日再次联系,对方号码已是空号。他此时才发现上当受骗,立马到警务室报警,警察无力回天,说:“你进的这个网站啊,他的赢利模式与传销相同,传销是违法行为,因而参与传销的人即使遭受损失,也不受法律保护,所以我们……”
 
    林微风听出了省略号代表的意义,真是猪尿泡打人不痛——有些气胀,他一怒之下将学校的广告全部撕下。这一行为被路过的唐亚军看见,并写成一篇报道新闻,说林微风学习雷锋精神,主动打扫卫生,要学校授予他“雷锋好人奖”。奖状这个东西太不实际,有名无利,名就算了,林微风被骗一千多块钱,现在只追求利,因此他并未感到丝毫开心。
 
    马文财见林微风前几日像癞蛤蟆上楼梯,连蹦带跳的,让人怀疑这人乃是属蚂蚱的。如今又见他神不守舍,走起路来也是有气无力,心疼得给他买顶级红枣吃。林微风的心浸在悲伤里,混淆黑白,是非不分,红枣收下,语气却比石头硬,以为是马文财在挖苦嘲讽他。林微风愁眉锁眼,惦记着那几百块钱,晚上也无心看书,便悠悠在校园闲逛。
 
    学生宿舍后墙便是教师宿舍,中间并无隔栏,林微风信步于此,东瞧瞧西看看,树下草丛情侣无数,都在窃窃私语着,触景生情想起杨雪来。他只能想,因为没钱约会杨雪,又是一声叹息往前走。行至一拐角处,突然“啊”的一声惊叫出来,草丛里的情侣都吓得停住了亲吻的动作。
 
    呈现在林微风面前的乃是一副崭新的棺材,上面铺了些花圈,一块长方形的白色盖布,死者的黑白照片被放在小方桌上。林微风吓得全身冷汗频冒,直往后退。这时,从里面走出几个人,开始敲锣打鼓,吹喇诵叭,旁边的情侣都吓得四处逃散,卫生纸和避孕套留了一地。
 
    这声音越来越大,竟超过了学校广播站的声音。林微风赶紧打电话给唐亚军,唐亚军听成学校设灵堂,也吓得丢弃职业记者精神,不敢来此。林微风调整呼吸,缓缓后定睛一看,只见里面有六桌人正搓着麻将,打着扑克,欢笑连连,乍看还以为是在庆祝喜事。
 
    次日学生上课,这灵堂愈发热闹,全校都响起了哀乐。芋头听这强聒不舍,无心学习,实在忍无可忍,找到校党委宣传部部长秦文反映情况,怎知此事学校早已清楚,秦文默认道:“领导是许可了的,主要是考虑到死者是学校原来的老教师,他儿子也是学校职工,家就在学校内,学校认为,死者家属本来就很悲痛了,我们也不好太强硬叫他们搬走。”
 
    芋头不是死者家属,自然不悲痛,争辩道:“竟然将灵堂摆在校园里,我们都觉得不可思议,这样做影响太不好了,要是人人都这样,岂不是乱成一团了?况且,《殡葬管理条例》明文规定,校园是一律禁设灵堂的。”
 
    秦文没想到这学生竟然晓通天下法律规则,直打发他走:“这个我们当然知道,学校会处理的,你们好好回去上课就是了。”
 
    结果接下来几日也无反应,该吹的吹,该玩的玩,一切照常不误,学生吓得都逃课去市区避难,最受益的乃是男同学们,平日呼唤女朋友出去宾馆开房,女友总是推三阻四,这下女生们都被灵堂吓得变貌失色,主动要求与男友出去开房定居,恨不得永远不回宿舍。林微风与杨雪暂无发展到同居的地步,经济情况更是不被允许,于是乖乖在宿舍住着,只电话同聊罢了。
 
    此事引发了芋头的强烈抗议,他知往鉴今,在学校大设“假灵堂”,举办“死亡体验”活动。学生食堂边黑色的棺材打开着,里面放着一块纯白盖布,“死者”的黑白照片赫然放在大桌上,四周哀乐低回。
 
    这活动果真很快就吸引了不少人围观。为了将场景模拟得更具真实感,芋头先给体验者拍一张黑白照片镶进相框,胆子大的学生争相体验躺进“棺材”的感觉。这其中,竟是女生占绝大多数。
 
    赵雅静就是其中一位“巾帼英雄”,她缓缓躺进棺材,闭上眼睛,似乎在享受这一切。赵雅静昨晚玩游戏到凌晨,尚未休息好,竟在棺材里面熟睡起来。芋头吓得半死,以为赵雅静已撒手人寰。他钻进棺材仔细一看,这赵雅静竟含着笑脸,酒窝浅现,要死也是含笑九泉,不禁为她祷告。不料这赵雅静气数未尽,阎王不收留于她,醒来之后直感叹:“说实话,里面不是天堂,外面才是人间天堂啊!”
 
    林微风因上回唐亚军借故脱席,也对记者团的印象大打折扣,入团之事也一拖再拖。这日周六晚餐过后,林微风一人在宿舍洗刷衣服,其余人皆往市区看电影去了。晚间忽听一人轻声敲门,便放下衣服开门去,只见一男生手拿一堆宣传单要准备推销。他想起上次被宣传单害惨,闻风丧胆便要关门。
 
    那男生的手脚比例超过青蛙,一脚便塞住门缝,笑眯眯说道:“同学,别关门,我是你们的学长,打扰你两分钟,现在开车啊,已经是项基本的技能,很多同学都在报考驾校,下个月驾校马上就要改革了,以后不仅驾考学费越来越贵,难度也越来越高,不如趁这个时间考出驾照,倒也省事啊!”
 
    林微风听到是学长,便撤下防线:“原来是学长啊,我以为是骗子呢,这考驾照难吗?你这驾校正规不正规?”
 
    学长见林微风是潜在客户,加大油门说:“简单!不识字都不要紧,只要分得清ABCD,交几百元我就能帮你搞定交规考试。”
 
    “几百元?我听说驾考不是要几千吗?”
 
    “你说的没错,本来都是要几千的,因为你们是学生嘛,而且又是我的学弟,自然给你打了好几折。”
 
    “此话当真!”
 
    “骗不了你!我们都是同一所学校的,难道还会骗你不成!”言下之意是别的学校可以随意欺骗。
 
    林微风捡便宜的心态又冲向头脑,当即便报了名。次日便随那学长前去驾校。在驾校里屋一间密室里,一个身穿黑色皮衣的中年男子正走过来,学长为林微风介绍道:“这是我们驾校的副校长。”
 
    副校长戴着一副硕大的墨镜,一副刚从重症病房里走出来的病人样,学员只能管窥蠡测,看到下巴和耳朵。
 
    副校长发话:“你们都是你们的学长和师傅交待过来的,这件事做完就完了,过去就过去了,不要跟其他人谈,不然一旦被查出了,你们也吃不了,我们也吃不了……”
 
    学员都四周环顾,整了整衣裳,一副作奸犯科的姿态。
 
    副校长开始讲解交规考试的操作方式:“大家都听好喽,考试的时候,电脑屏幕上显示出什么答案,就直接点什么答案,大家不需要担心太多,事情我们都已经提前安排好了,注意保密就行。”
 
    那学长在一旁悉心指导林微风:“这回你连驾照书都不用看了,因为电脑做过手脚,交规考试的屏幕右下方会自动跳出正确答案。”
 
    林微风直暗叹副校长技术高超,人脉广博。
 
    有了此次专业“培训”,林微风顺利地通过了科目一理论考试。紧接着便是科目二的考试,此科目乃是实地操作,不同于电脑,林微风也是疑惑重重,遂向学长请教道:“科目二现场已全部由电子监考,考场内的工作人员怎么帮我的忙呢?”
 
    学长熟门熟路,很快就给出答案:“以前倒桩车子不能停,但现在能停,只要不熄火就行,没有时间限制,你的车子停下来时间一长就会有工作人员过来,他可以站在一旁直接教你打几圈方向盘,什么时候松离合、什么时候加油,一步步教你过关。而这一切都不会被小路考外面的电子监控所拍摄,因为工作人员清楚哪里是监控死角,你就把心安心放在肚子里。”
 
    考场上,林微风按学长所言操作,果然顺风顺水如浪遏飞舟。数分钟后,工作人员出现在车子一旁,询问学员姓名、带教教员姓名。随后那人拿出砖头一把堵在车子后轮位置,先防止溜车,然后教林微风慢慢放离合,轻抬刹车等,直到完成任务。林微风被人指导后顺利过关,费用当然也是少不了要交的。这些费用已经超支了他近半个学期的生活费,不过他想,真要过了倒也值得,也就不多思索了。
 
    林微风这几日在驾校一直看到一位男生站在场边,起初还以为是一头木桩,后来才发现竟活生生是一个人,敬佩世间居然有像长城一样屹立不倒的神人。便上前与之招呼,那兄弟大倒苦水,说:“约车难,难于上青天,整个学车周期拖个一年半载的一点都不新鲜。驾校对外公开的约车电话怎么打也是无人接听,形同虚设。想让教练帮忙约车又必须花上额外的费用,其中的缘由不言自明。我家里钱少,只能苦苦等候,往往在此呆上一整天也只有五分钟上车的机会。”
 
    林微风为他惋惜,想自己还真是幸运碰到了这么好的学长,能为他排忧解难。
 
    最近几天,车管所方面已闻到风声,并多次找人提醒学长注意节制,不要再多事。驾校副校长还亲自约谈学长,房门反锁。于是科目三林微风这边就出了状况,没了后台,只能一步一个脚印乖乖走。最悲惨的是学车时遭受了教练的“语言袭击”。那教练都像是吃了“骂人药”,驾校场上一片骂声,余音不绝。这边一个:“你怎么这么笨?连这个都学不会还练什么车!”那边又起:“又错了,该去医院看看脑子了。”
 
    林微风叫苦连天:“教练凭什么骂人?即使是教人开车的教练也是老师,也应该为人师表,对待学生应该有耐心,随意骂人的教练素质太差了。”这话万万不敢让教练听见,只在肚子里游荡。
 
    回学校后林微风问那学长:“我要被气死了,为什么教练都这么喜欢骂人啊!是不是都有狂躁症”
 
    学长像是自己患有狂躁症,可以感同身受,解释说:“这个我非常清楚,驾校教练骂人都是有阴谋的。”
 
    “哦?阴谋?”
 
    “是的,作为教练,最不愿教的是年龄大的学员,以及看起来不聪明的女性。还好这两项你都不符合,算好的了。”
 
    如此说来,林微风心里倒是舒服了很多,问道:“为什么呢?”
 
    “一般中老年女性学车比较慢,教起来费劲,如果考试通不过,教练算白忙活,还影响收入。教练就采用隐性歧视方法,迫使这些学员打退堂鼓。看到笨手笨脚的,就狠批她几次,一般女性受不了气,很快就对学车没积极性了,时间长了最后自己就不愿来学了,但是钱不能退,教练就可以坐收渔利了。”
 
    林微风直佩服自己的性别待遇,惊叹教练的巧思妙计。
 
    林微风次日又向辅导员请假练车,不想这次在路上被执勤交警拦停。交警上前检查,要求教练出示教练证、驾驶证、行车证。教练惶恐不安,声称由于出门匆忙将教练证遗忘了,只将驾驶证、行车证交给了执勤交警。交警查看后,随即便对教练车进行了暂扣,并将教练带到交警大队接受处理。
 
    此事一出,被市运管局驾培处关注,迅速在全市范围内开展机动车驾驶人培训考试专项整治,对林微风所在驾校的场地、教练车、教练员 、管理制度等经营资质进行全面清理。如此一来,不仅学费无退,驾驶证也彻底泡汤,这下林微风彻底成光棍一枚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