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丝不挂》--第19节 宿舍发生重大火灾,师生陷入绝境

    楼道上的人群已经绝迹,两人到了楼下发现空无一人,只剩宿舍大爷形色匆匆从远处走来:“你们俩,干嘛去啊?”
 
    马文财立即报告情况:“大爷,发生火灾了,快走啊!”
 
    “什么火灾,学校没有火灾啊,有火灾早就通知你们转移了。”
 
    林微风加入游说队伍:“其他人都已经转移了啊,您也快走吧。”
 
    “哎呀,不是的,你们搞错了。”
 
    “没有错,是真的,大家都走了,你没发现现在都没人了吗?”林微风斩钉截铁说道,仿佛刚从火灾里面逃生出来,对内部情况了然于胸。
 
    与人交谈不能背道而驰,而应投其所好。大爷欲哭无泪,变换策略:“那好,你们说有火灾,火呢?在哪里?灾呢?在哪里?”
 
    林微风这才想起:“对哦,刚刚只是听到大家说火灾火灾,顾着抢救物品,却不见主角,火呢?”
 
    马文财也恍然大悟:“火呢?难不成是栽在谣言中了,真是让人火大。这就是‘火栽’?”
 
    大爷嘴巴一瞄,眼角一皱:“喏,看你后面。”
 
    两人顺着大爷用嘴巴瞄出的方向望去,只见宿舍后方浓烟弥天,气势赶超《西游记》里妖怪出没时散发的黑烟。
 
    马文财从来都未曾目睹过如此阵势的火灾,难掩激动与兴奋,叫了出来:“哇,不得了哦,第一次看见这么大的火灾,今天算是见了世面,看来来南湘学院果真是不错的选择。”从开学至今,马文财一直声讨学校种种不是,鲜有机会夸赞一番,真得感谢这房地产商的诚意奉献。
 
    说话间,一对情侣见状,女生大呼:“着火了,救火啊!”
 
    男生像是在医院打过镇静剂,不慌不忙,且羞赧地说道:“亲爱的,别慌,你忘了我们刚刚在电影院看的电影吗?”
 
    女生摸耳一想,受到启发:“对哦,《逃出生天》,说不定又在拍电影呢,最近救火题材电影很热门的,你看这宿舍大爷,热得门都打开了。”
 
    男生朽木可雕,说:“嗯,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最近英皇电影不是投资1亿5千万港元与寰亚电影有限公司合作拍摄《救火英雄》吗?说不定在这取景呢。”
 
    “很有可能,据说主演是锋哥、文哥,哇,差点忘了,还有军哥。”现今不再是男人有恋母情节的时代了,姑娘们也大都是大叔控,或者存有恋父情节,但是当众称呼羞涩,叫叔叔又不好,叫老公又太早,叫男朋友太官方,叫名字又太生分,绞尽脑汁,只能用“哥哥”代替,真是苦了姑娘们的脑细胞。
 
    女生说:“欧巴,멋진 것이다,너무 좋아!超酷的,我好想你们),快走,去看看。”
 
    男生追问道:“你要去看锋哥和文哥?”
 
    女生不忘纠正:“嗯嗯,锋兄和文兄是我最喜欢的。”
 
    “呵呵,丰胸,文胸。”男人最受不了自己的女人当面赞美另一个男人,何况是一堆男人,简直让人青筋暴突,血脉贲张。林微风看见那男的紧握拳头,一脸愤懑。有人说生活就像强奸,其实生活应该是被强奸。男子胸襟大度,额上能跑马,只得顺应,带着小亲爱往宿舍后小道奔去。
 
    这边林微风摸清了情况,又把被褥搬回宿舍,奔上楼顶已经人山人海了,原来所有的人消失不见,都是跑到楼顶欣赏壮观来了。林微风千辛万苦力排众难,终于找到了一席之地落脚。
 
    宿舍楼顶本建有一层刚性防水屋面,经过多年已损坏严重,加上现在被众人踩踏蹂躏,已无一处肤体完全。林微风不时听见有人一脚不慎踏入罅隙,发出嘶哑的痛声,移步几寸,竟发现斑斑血迹。沿其轨迹定睛一看,一人拖着受伤的左腿往更拥挤的天台边缘顽强地踱步着,对火灾现场的好奇心已不言而喻。
 
    芋头伙同一群学生站在楼顶一处小屋,此地临近火灾区,地理位置相当优越。学生们对火灾区的热情用马特宏峰冰川水也难以扑灭,更有甚者,半只脚已经悬空。
 
    后面的人越挤越多,有急于求上者,展现出印度南部马哈尔森林里的猴子技能,一手攀壁,一脚飞跃,轻松上阵,周围的人像在马戏团观看表演,一呼万应,将气氛引向高潮。
 
    南湘学院的学生都拥有意大利列奥纳多·达·芬奇无师自通的本领,懂得触类旁通,举一反三。这些学生各抒己见,讨论不断,主题大都围绕专业营销活动展开。林微风见一人欢呼雀跃地说道:“噢,噢,噢,这样一来,房产公司要出名了,自秦国商鞅变法颁布连坐法以来,历代遭百姓诟病,终于在今日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看来历史果然是要经受沉淀的。南湘学院肯定也要跟着出名了,以后亲朋好友问起在哪所学校读书,再也不用担心他们没听闻过南湘学院了。”
 
    旁边同学纷纷点头表示赞成:“对对对,你看你看,警察,记者都来了,我建议这些记者在写新闻的时候标题取为:南翔学院发生重大火灾事故,公安部设一级警戒引发全城关注,抑或是南湘学院宿舍发生重大火灾,两万师生陷入绝境。
 
    林微风匆匆赶到,气喘嘘嘘说道:“不行不行,是学院周围厂房,不是学校。”
 
    这人听了,立即回击:“你知道什么,这叫营销战术,没看网上那么多标题党吗?这属于话题营销。”说完斜眼睥睨着林微风。
 
    林微风一本正经,又说:“这样不是骗人吗?记者都是有职业道德修养的,不可能胡诌乱造。”
 
    这人摇头晃脑,说:“你太单纯了,太单纯了,啧啧。”在当今混杂的社会,单纯早已不是简单纯真的简化语,而是变质成幼稚无知的代名词。一阵唏嘘后,又说道:“我问你,你见过现在哪个教师有师德的,哪个医生有医德的,哪个记者有记德的。”
 
    “记德?这……我倒确实不记得。”林微风被突如其来的三问卡住,只能匆匆回答,像西周时期偃师制作的木头机器人,只能僵动,不带思想。
 
    在唐亚军的助力下,几人拍摄到了大量员工厂房着火的图片。与此同时,林微风发觉楼顶的人此时全部充当了临时记者,各个高举相机、手机抓拍火灾现场,场面蔚为壮观。更有职业精神强烈者,不顾个人生死安危,直接一脚迈上楼顶边缘取景,林微风看了自愧不如。
 
    这一幕被楼下大爷看见,大爷看得心惊肉跳,脖颈血管嘭嘭颤动,大呼:“快下来,危险,那几个同学。”
 
    那几个同学兴致正勃得厉害,充血快到高潮,只顾着观赏火灾,完全自动屏蔽了大爷的声音。
 
    学校附近的居民闻讯赶来,像儿时乡村放电影一般,全家老小出动。当一伙人围着你拍照的时候,你多少会表现出一丝害羞。火也一样,何况是全校学生悉数围观注视,此时火势似乎被浩大的人群所吓倒,变小了不少。
 
    火势变小,浓烟变淡,同学们个个喟然长叹,愁眉不展。芋头倒非常能理解这种行为,因为他知道,观火灾没有死伤,与看赛车没有翻车是同样令人失望的事情。
 
    正当同学们垂头丧气准备下楼之时,厂房又是一声惊天的“嘭”声,火光复燃,也让同学们的心情复燃,个个回到驻地继续观赏。
 
    芋头又拿出手机拍摄现场视频,他准备在线传输到网络上,可惜和所有人一样,月底流量都是后继不足的,于是对林微风说道:“这里有WIFI吗?”
 
    林微风正儿八经说:“wife,很难,这里可都是男的。”
 
    芋头急了:“什么男的女的,我说的是WIFI。”
 
    林微风抓耳挠腮:“WIFI,WIFE?有什么区别?”
 
    芋头说:“哎,真是典型的书呆子,服了你了,WIFI都不知道,这么跟你说吧,WIFI是上网的,WIFE是上床的。”
 
    “噢。”林微风似懂非懂,没打草稿就回应了。
 
    此时消防车徐徐驶来,厂房里的火察觉天敌赶来,绽放出最后一股能量,顿时旁边的四间厂房宿舍全部烧起。
 
    听到消防车声音临近,越来越多的市民趋之若鹜,参加到围观俱乐部之中,使得本狭窄的道路更加狭窄,市民的激情也更加高昂,皆纷纷往重灾区挤。消防车块头过大,无路前行,施救人员只能先将水枪发射至市民身上驱赶。
 
    火势终于得到控制。最后一粒火星被浇灭,大家的兴致也随之全部被浇灭,纷纷失望地跑回宿舍睡大觉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