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丝不挂》--第17节 被教官训练死,还是训练后变成鬼

    南湘学院军训终于拉开帷幕。赵雅静因惧怕军训疾苦,在军训前天便假借身体不适请假休养,逃过一劫,其他人有鉴于此,皆向辅导员请假。辅导员见这些女生各个气若游丝,怕是日薄西山了,可怜得要死,再一想这些学生不可能各个身患绝症,朝不保夕。于是令林微风查出实情,林微风临危授命,奉旨追查,果有收获,于是往辅导员办公室汇报:“林老师,真相我都查清楚了,原来这些借口身体不适的女生都是因为跟男朋友做多了‘那种事’,您知道吧?”
 
    辅导员大惊:”哪种事?哦…你们这些学生也太不要脸了,刚来学校就学坏!想当年你老师我,都是毕业两三年才做那事的。“真话差点说出来,其实是初中毕业就做了那事的。
 
    林微风佩服辅导员守身如玉,说:“老师您放心,我既然是班长,就会尽自己的职责,我现在就去帮她们拉到军训场地去。”
 
    女学生破绽遗漏,羞愧难当,也都怯生生军训去了。
 
    军训前日倒还好,女学生见军官都是年轻的帅哥,都欢呼雀跃,庆幸自己重返乐园。男同学最忍受不了的事情莫过于自己身边的女生焦点都在别的男人身上,于是男同学这边却成了醋缸子,酸痒不已。
 
    马文财的家长从老家赶来当陪练,哭求教官减轻强度,教官一边为学生“适应障碍”惋惜,一边又为学生家长动情,一时竟不知如何处理。
 
    赵雅静作为请假钉子户,一人躺在宿舍也是百无聊赖,度日如年。辅导员林威风去宿舍看望“病情”,她直躲在被子里佯装咳嗽。
 
    辅导员怜香惜玉:“赵雅静同学,听老师的,乖,务必多注意身体,要饮食规律,好生养病,老师晚点给你带点吃的来。”
 
    赵雅静被辅导员感动,竟有了说出实话的冲动,转念一想,真要说出来可是欺君之罪,后果肯定不堪设想,记过、留校察看、勒令退学都是有可能的,念头立马打消了。第二天听闻教官是个帅哥,顾不了那么多,硬要加入军训大军,赶去之时其余学生正在练习齐步走,那些学生正迈出第一步,脚放在空中还未落下,赵雅静跑过来大喊道:“报告。”
 
    教官回眸一看,问:“你怎么才来啊?知不知道现在都什么时间了?”
 
    赵雅静没听出教官言下之意,以为他真要知道时间,从包里掏出手机一看:“报告教官,现在的时间是十一点十一分。”
 
    学生听了直喷饭,阵脚大乱。教官一看部队溃不成军,大喊道:“赶紧回归原位,脚脚脚,赶紧抬起来,不准说话不准动,还有一分钟。”
 
    学生忙不迭抬起,场面像埃及在开罗挖出的一具具的木乃伊。
 
    赵雅静古文知识没涉猎到埃及,他对国内文物忠贞不二,好奇道:“怎么他们跟一具具兵马俑似的?”这话幸亏没被教官听到,那教官声色俱厉说道:“你迟到了多久了,知道吗?”
 
    数学不好是女生的通病,就如英语糟糕是男生的死穴一样。赵雅静不是圣人,更不是神人,指头差点扳断也没计算出结果。
 
    芋头看出了赵雅静的窘迫,直给她使眼色,那眼神像是得了痉挛之症,赵雅静竟活生生领悟了,恍然大悟说道:“教官,我身体很不舒服,昨天向辅导员请假了呢?”
 
    任何男人在女人的柔声细语下都会被驯服的服服帖帖,这就是现在男人为什么愈来愈有当仆人潜质的原因。教官情深似海,道:“原来是这样啊!既然生病了,就回去好好休息吧。”
 
    赵雅静意志坚如磐石:“不了,我想了一下,不能拖我们队的后腿,即使有病,也要坚持。”
 
    马文财在后边听见这话,像烫了屁股的猴子——急红了眼,嘴里骂道:“屁话,真是有病,你昨天一天没来,现在来课程都落下了,更是拖大家的后腿,不,都拖到大腿根部了。”旁边男同学听了忍不住笑出声来,直佩服马文财妙喻卓越。这笑声走得比光速快,教官听了,直勾勾盯着那些男生。
 
    高中与大学最大的区别在于:高中老师一生气便要拖堂,大学老师一愤怒便要早退,这就是为什么到了大学就解放的原因。而教官不一样,教官都是高中毕业从军,只目光如炬说道:“不要再吵了,否则今天拖堂一小时。”学生听了都吓得魂不附体,但脚还是要归为原位的。
 
    教官被赵雅静忍病训练的精神所感染,声音也像在健身房锻炼过,变得纤细无比:“既然这样,你就归队吧,千万要多注意点,知道吗?不行的话就跟我说。”
 
    “我行的,他们都行,我怎么会不行呢!”赵雅静喜眉笑目,选了芋头边上的位置站下。
 
    军训暂停后终于开始,学生方才五分钟定住一个动作,早已全身麻痹,现今得到缓解,好比饥渴难耐之时突然有人送上美味佳肴,自然舒服得难以言表。
 
    平日太阳高挂之时,马文财有足不出户的习惯,只在阴天出行,这点倒是与阴司厉鬼有着同样的喜好。他碰军训时期,赤裸裸地被太阳晒着,全身像患了荨麻疹,瘙痒难过,小动作不断。教官不苟言笑,见马文财患了多动症,正容亢色地说道:“你动来动去干什么呢,原地十个俯卧撑,快点!”
 
    马文财想这教官不过如此,区区十个俯卧撑,岂不是轻而易举之事,暗自笑道。
 
    《增广贤文》里有“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的记载,不料教官推翻这部文学巨著,可以知人知面又知心,他笑比河清,说:“等会,我说的是拳头的,给我做!”
 
    马文财心中一怔,想这地面被太阳灼伤得通红,自己也从未练过拳头俯卧撑,这下可如何了得,于是上缓兵之计:“教官,我…我明天做行吗?”
 
    教官见马文财怕是要违抗军令,大喊道:“要么离开军训部队滚蛋,要么赶紧做,不然,待会让你做一指禅二指禅,看你受得了不!”
 
    马文财内心权衡利害关系,首先这时离开部队无疑会让教官和同学看不起,以后在学校恐怕难以立足,此招淘汰;其二,万一真要做一指禅二指禅,怕到时手指尽断,以后生活都难以自理,此招也更该枪毙。如此说来,还真是非做不可了,便愀然做了。完毕,马文财皮开肉绽,血色流出,他怕自己流血而亡,两手忙按住出血口。
 
    经此一难,三天下来学生都唯命是从,不敢有误。
 
    转眼到第四天,教官要从部队里遴选出色人选参与学校安排的尖刀排表演。尖刀排只有女性参与,却没有男性尖刀排,可见女权又向上迈进了一大步。不过这样的权利男生都得意让出,因为尖刀排的训练是所有部队最辛苦的,号称魔鬼训练。男生各个贪生怕死,要么怕被魔鬼教官训练死,要么怕自己训练后变成魔鬼。
 
    教官一眼看中了亭亭玉立、如出水芙蓉的杨雪,实在是不二人选。林微风看着杨雪调换队伍,又是高兴又是担忧,神情漠然。
 
    赵雅静因首日未参加军训,一旁的芋头为其补课,也教的有模有样的。怎知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赵雅静在踏步之时小腿抽筋,揪心疼痛,芋头忙上去搀扶,可惜晚来一步,被教官捷足先登。
 
    教官一手扶住赵雅静,赵雅静一下便被教官迷住,连呼吸声都自动变得娇嗔,这就是男人的魅力。
 
    教官细心为她揉搓:“怎么样了,我不是提醒你要小心一点么。”
 
    赵雅静眼睛像被定住了,看着教官摇摇头:“没事,我没事的。”说完自己都后悔得想要抽嘴巴,假若她说自己有事,连路都走不得,教官肯定会小心搀扶着自己。如今两人相隔一米,却像是天地相隔的距离。
 
    “你叫什么名字?”教官贴心地问——说贴心是夸张的,哪两个人要真的两颗心贴在一起,那就是连体婴儿了。
 
    “你…你问我吗?我叫赵雅静。”
 
    “哦,这样啊,我叫赵高,当然你别误会,我父母比较矮,当时只希望我长得高点罢了,说不定,五百年前咱俩还是一家的。”
 
    赵雅静听这话,愈发振奋,脚伤早已忘记,想自己与教官居然不费吹灰之力就成一家人了。
 
    这日军训收操后,大家列队小步跑向食堂用餐。三排的排头突然一弯腰,径直倒下了。由于惯性,紧跟排头的第二名同学慌忙躲开。对方这一急闪,又绊倒后面一学生。男生倒地后,呼吸一下子竟变得困难急促起来,嘴唇一直在抖,眼睛翻白。
 
    带队教官第一个冲了过来,掐人中,做人工呼吸、胸外心脏按压。其余连队教官见有人晕倒,也陆续赶来帮忙急救。没多久,救护车赶到,医生开始急救。
 
    林微风与其他同学起初只以为是中暑晕倒,无伤大碍,很快便会苏醒过来,便陆续先行撤回宿舍了。第二日,谁也不曾料到,那同学竟抢救无效,已确认死亡。
 
    消息一下子在学校不胫而走,同学们都人心惶惶,不敢再去训练。教官为抚担忧,也减轻要求,对大家说道:“同学们,如果身体吃不消,可以随时向教官提出休息。军训肯定比平时要苦一点,但咬咬牙还是可以坚持的,你们感觉到累就提出来要休息。”
 
    有学生又钻这空子,没锻炼几下便哭着嚷着要休息,且休息时间一次比一次长,后来索性请全天假期。教官担心再出大事,不敢再阻拦,也任学生逃去。
 
    此事发生后,校长与书记忙于做好家长安抚工作,解决善后事宜。学校武装部负责人也宣布原本定于两周的军训减期为七天。学生都喜行于色,反倒珍惜起最后的军训生涯。
 
    军训眨眼结束,短短七天时间里,学生们与教官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分别时都大呼:“教官,我们爱你”。泪水挂在脸庞,也充盈了眼眶,看着教官的军旅车缓缓启动,女学生相拥而泣,深情地寻望着,难以开口说再见。
 
    赵雅静追上汽车,难掩心中难过之情,对着教官说:“让我再看你一眼。”教官来不及回答,车已远走。在乱吼的军歌里,赵雅静发现自己的眼睛开始失控,不停扫向那个穿军装的男人。
 
    谁也不知道赵雅静怎么留下了教官的号码,此后几个星期里,赵雅静都与之联系,从电话当中得知,教官乃是国内有名的国防科技大学在校生,参与军训之后便回到学校继续深造。赵雅静对强壮的男生具有不可抗拒感,每晚都与赵高电话不断,可惜最终被异地打败。
 
    军训期后,记者团副团长唐亚军针对此事发布了一篇新闻报道,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军训似乎是特殊历史事件的产物,军训的目的完全是为了加强控制,和锻炼身体没多大关系。真想强身健体,把大学的体育设施和体育课建设好,是最好的途径,我建议应考虑废除军训。”
 
    当时正值学校举行校内辩论赛期,唐亚军的文章被宋校长看到,宋校长当即决定此次辩论赛的论题即为“大学应该不应该军训”。
 
    林微风与宁博文一同参赛,且为正反两方,水火不两立,拿到论题便四处搜集印证。
 
    辩论赛一炮开始。林微风妙语连珠:“通过严格的军事训练可以提高学生的政治觉悟,激发爱国热情,发扬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培养艰苦奋斗,刻苦耐劳的坚强毅力和集体主义精神,增强国防观念和组织纪律性,养成良好的学风和生活作风,掌握基本军事知识和技能。”台下观战的领导老师掌声如雷,直呼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不过这话太官方无趣,打动不了学生,虽然意义重大,但是虚空玄幻,一下便被宁博文绊倒。
 
    宁博文语惊四座,且旁求博考,说:“历年来,武汉科技大学、苏州大学、福州大学、长沙理工大学、上海中医药大学、重庆邮电大学、海洋大学、湖北经济学院、湖南省第一师范等学校出现了军训期间死人事件,且不说与军训有无直接联系,但军训也是脱不了干系。”台下观战的学生掌声如雷,直呼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林微风再下一城:“广东省下发通知,将逐步放开对心理健康、军训、就业指导、创业教育等二十二项课程学分的硬性规定。这意味着,军训未来可能会以选修课形式存在。广东的做法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教育部一位官员曾强调,总参、教育部等机构近日已下发给各地国防教育督查通知,严防类似行为。所以,军训是响应国家的号召,这是爱国的表现。”
 
    宁博文事实说话:“开赛前,我在微博上发起的多个关于军训的投票显示,大多数网友赞成取消新生军训。在这里,我还想说一个笑话:美国间谍卫星监控发现,一到九、十月,中国各地会突然出现上百万的神秘军队,活动半个月后又神秘失踪,美国就此质问中国。中国外交部回应说,这是大学生在军训。这个笑话大家听了什么感觉?还有,凤凰周刊记者调查了解到,少于教育部规定的两周军训的高校也不在少数。”
 
    宁博文刚说完,队友又打上强力剂:“有的走走队列,体现式地训练个十天,就匆匆结束了,只当走过场,基本没人管,形式与内容异常乏味,军训的强身健体,更谈不上。倒是因为新生情窦初开,与军训教官间的早恋行为,好像每届都会有那么几个。在台湾,从中学生开始,无论男女,就已经接受自动步枪的常规教习,中学以上的学校都有军训室,教官根据战时救护的需要,还设立了颇具特色的女生护理课程。”
 
    这几段话说完,学生的手都快拍断。任凭林微风言辞流利,也远远不及宁博文团队观点。《商君书·战法》里说“王者之兵,胜而不骄,败而不怨。”林宁两人反其道而行,一仗打下来,林微风已经失败在学生之中,胆怯心虚,不可能再合余烬。宁博文也稳操胜算,必胜无疑,骄傲地与队友欢愉拥抱。
 
    不想投票结果下来却是令人出乎意料,评委判处林微风正方胜出,说:“不管怎么样,现阶段而言,军训是一定要的。”
 
    学生忽略了此次评委全是学校领导老师,领导老师的意思很明确,上头说了算,下面任你千言万语也不关我的事。校宣传部部长秦文代表评委做总结发言,说道:“同学们,现行军训大纲在教学设置形式内容上可能有些变化,但军训绝对不会取消,军训好处还是很多的,请大家尽力克服。”
 
    这话说服不了台下怒容满面的反方学生,有学生直接站起来说道:“老师,军训的好处坏处不用你说,我们都是过来人,老师可能您那个年代没有军训,您不是很了解。”
 
    这话比核弹和氢弹的杀伤力还大,直中秦文内心。秦文确实未曾参加过军训,但他赶紧整装自己,耸耸衣领说道:“这位同学,军训的好处方才正方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军训是一定要的。”
 
    《建康狱中上吴居父》里说“虽有百口而莫辩其辜。”那同学的处境便是如此,说不过领导,便回到辩论本身:“老师,抛开这个不讲,辩论本身,是围绕辩论的问题而展开的一种知识的竞赛、思维反映能力的竞赛、语言表达能力的竞赛、综合能力的竞赛。所以我们考察的是辩论的本身,而不是论题。”
 
    秦文拧开水瓶喝一口,道:“对,你说的很对,辩论在于过程的享受,而不是结果,因此,大家不用过于介怀。”
 
    学生见秦文经验老道,乃是一块硬骨头不好啃,叩天无路,怊怅若失。
 
    杨雪在场下也看得提心在口,林微风虽然比赛过程像小孩子上楼梯,步步都是坎子,虽说好事多磨,但毕竟是好事,磨到后面也就没困难了,遂表示祝贺。林微风得到杨雪的祝贺,自是沾沾自喜,又要请杨雪吃饭,好像这军功章也有杨雪一半似的。
 
    他本想又撒开手脚请杨雪吃大餐,只因杨雪饭后急于看书,便不愿多行几步往外走,转而在食堂就餐。
 
    两人吃得正酣畅,话题也正搔到痒处,怎料旁边同学都陆续站起,林微风循着学生方向看去,那正是食堂大厅的电视墙直播,画面里一男一女正激情地上演活春宫,火爆场面让人不忍直视。说不忍直视是骗人的,碰到这种好事,学生都目不转睛地盯着看,有学生大叫出来:“你看他们俩那大尺度的动作,太贱了,比太监还贱。”
 
    “我靠,太没节操了!”
 
    “妈的,简直亮瞎了!”
 
    杨雪看得羞红了脸,搁下饭菜,说要撤离现场。没隔两小时,食堂就贴出一张公告,上面写着:“经调查,今天大家在食堂电视画面上看到的男女,确实是学校食堂工人,为严肃校规校纪,目前,该工人已经被停职并接受调查。”
 
    这则公告在学生之间引发异议,“该工人”乃是单数,难不成学校只对男工人进行处罚,女生则宽大处理,放虎归山?如此想来,女权又得到了高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