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丝不挂》--第16节 发生电梯事故,都怪学生使用不当

    开学期间,学校老师都聚在办公室,学生像是孤儿院的孩子,坐在教室没人理没人爱,好不容易见到了辅导员林威风的真身,林威风也只是对学生要言不烦说一句:“老师有事,大家自习”,仿佛再多说一句便是要割他血肉似的。学生与老师的关系,不像是黄磊与孙莉的关系,没有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的警惕,都交头接耳地聊天,男生搭讪,女生打颤,娘炮撒娇,女汉发飙。
 
    林微风作为一班之长自然要执行神圣使命:“同学们,这些天老师非常忙,请大家有序保持安静,好好看书。”
 
    学生在中小学被班长压榨惯了,来到大学正是报仇的时候,反击道:“小子,你个臭班长,最好不要在这里吵吵,否则……”这人话还没说完,主动掀起上衣露出八块腹肌,然后一拳砸在桌子上。女同学惊羡不已,直呼“男神好帅”。那桌子柔肤弱体,被他一拳砸得直瘪下去。
 
    林微风安弱守雌,料定自己身体比那桌子柔软,他不想变成拳下鬼、掌下魂,便收拾书籍往图书馆自习。
 
    人要走运,瞎眼都捡黄金。刚至图书馆电梯门口,便遇到了抱着书籍走过来的杨雪。林微风内心悸动,微笑着打招呼道:“杨…杨雪,嗨……”暗恋中的人打招呼的方式像是钓鱼,往往对方刚过来的时候不能急,而要等鱼儿食饵有一段时间但又能保证不会走掉之时收钩。
 
    杨雪也一副音容笑貌,回道:“班长!你也在啊,嗨……”
 
    “你……去看书?”明知故问是暗恋之人的常用伎俩。
 
    “嗯,你……也去看书?”
 
    “是啊,是啊!”在喜欢的人面前,每个人都是演员,林微风强装笑道。
 
    “我也是。”
 
    “那一起吧。”
 
    “嗯,一起。”杨雪内心也有意,只是窗户纸尚未捅破,据说这是恋爱最令人难忘的阶段。眼见林微风双手抱着书,一副眼镜戴着,文质彬彬,身形也像是戏台上的韦生,一表斯文的,便低头笑着。
 
    同在乘电梯的宁博文听了这段话,只觉得无聊得出奇,摇头直叹。
 
    越担心的事,也越容易发生。进入电梯后,林微风心有余悸,心脏跳得愈发厉害,忙用手压住。
 
    “你怕坐电梯吗?“杨雪问道。
 
    林微风一惊,想杨雪看到了自己的窘状,忙从演员变成影帝:“不,我不怕?”
 
    “那你……”杨雪指着林微风的手。
 
    林微风担心自己心意被杨雪看穿,忙另寻他法:“我听说现在这个电梯啊!不安全!”
 
    杨雪眼睛一眨:“不安全?怎么说?”
 
    林微风罗列数据:“你不知道吧,国家质检总局统计显示,截至2011 年底,中国在用电梯总数已达三百二十万台,并以每年百分之二十五左右的速度在高速增长。2012年,电梯数量达到了两百四十五万台,2012年共发生电梯事故三十六起,其中死亡二十八人,受伤十五人。所以,不光做电梯的要注意,坐电梯的也要注意啊!”
 
    杨雪动心骇目,想林微风真是学富五车,看来关于林微风才华的传言不假。
 
    宁博文风凉话说起:“总不能因噎废食吧,我国目前电梯水平是八大类特种设备中较好的,与国外发达国家电梯安全水平基本相当,十年间,电梯数量增长了七倍多,而事故率相对指标下降了十倍多,情况还是很乐观的。”
 
    杨雪一看宁博文:“你们都好懂的样子。”
 
    宁博文其实不是好懂,只是好动罢了。三人谈论半天,光顾着说话,一看楼层键,却忘记按键了,都像按彩球的乞丐,高兴得发傻。
 
    林微风按下五楼,电梯慢慢启动,上至四楼之时,电梯突发故障,像是感冒了打喷嚏,箱体一震,像个“卡”字,上不得下不得。
 
    杨雪害怕得叫出来,直往林微风怀里扑去。
 
    宁博文气得像张飞穿针,大眼瞪小眼,怒道:“林微风,都怪你这张乌鸦嘴,说什么来什么。”说完电梯里的电灯也吱吱作响,再响两声也时运不济宾天而去。电梯里一片漆黑。
 
    林微风借景抒情:“宁博文,你别再说了,再说就……会掉……下去了。”这电梯像是年老成仙,听得见林微风讲话,没等他说完便咯噔往下一掉又卡住。
 
    宁博文吓得不轻,想要是从五楼掉下去的生还几率是跟五十岁女人成功怀孕是一样的。
 
    电梯一动不动,宁博文试图扒开电梯门,被林微风厉声阻止道:“别动,千万别动,在乘坐电梯过程中,一旦发生电梯事故,切不可盲目扒开电梯门,因为电梯有自动抱死装置。”
 
    宁博文局促不安:“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怎么办啊,不可能坐以待毙吧。”
 
    杨雪只紧紧抱着林微风的胳膊,心像是被抽丝剥茧了似的。
 
    林微风见墙壁上有紧急报警电话,便拨打求助电话,等待救援。维修人员赶到后对着电梯敲敲打打,像是火车站工作人员检查火车零件,半小时后,三人终被救出,皆是心惊胆颤。
 
    图书馆管理员赶到现场称:“这部电梯出事并不是一次两次了,只是之前放暑假,维修人员也放假了,开学的时候来修过一次,说是学生使用不当。”
 
    宁博文的脸被气得像是涂了桨糊,绷得紧紧的,说:“两个月!电梯两个月你们都不修,这也就算了,难道你们身为管理员就不可以贴下提示通知吗?这要是出了大事,你们谁担当的起?”
 
    那管理员嘴巴歪得翘不到边,不屑地说道:“这不是没出大事吗?叫唤什么。”
 
    宁博文不想争执,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已经神志不清,匆匆回宿舍闭关了。
 
    杨雪抱着林微风许久才敢松开,经此折腾,两人也没有了看书的兴致。眼看晚餐将至,林微风便绅士地请杨雪吃饭。
 
    这顿饭选在学校最高级的餐馆,两人谈笑风生,无话不聊。林微风舌灿莲花,逗得杨雪眉飞眼笑,心痒难挠,临走前依依不舍,于是互相留电话缓解思念。回到宿舍,林微风的话多得像刚学说话的小孩子,短信电话没得停,杨雪也对这个诙谐博学的男生心生爱慕,自然回话不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