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丝不挂》--第14节 当班长,人要比马高,镜片比砖厚

    辅导员林威风继续威风:“但是呢,‘女士优先’是整个生物界的法则,啊,我们是受高等教育的人,当然责无旁贷。“中国女人自新中国成立以来,权利步步高升,速度惊人得连正版的国家公务员都望尘莫及。接着还旁征博引到北京理工大学高玉卓《用行动担当责任》的书名警醒大家。
 
    王飞控制局面:“Ladies first,赵雅静,接下来,我们听你说。”这台词许是受了安徽卫视《超级演说家》的启迪,引得大家纷纷揣测辅导员有做主持人的潜质。
 
    宁博文脸上的两道眉毛仿佛是武侠小说里刻画的,活像两把利剑直指前额,天生一副争强好胜的主,听辅导员这样说吓得退了几步,双手叉腰像茅盾 《子夜》里人老不值的曾沧海——除了瞪眼睛吹胡子,更没有别的办法。
 
    赵雅静霸气侧漏,誓当女汉,一番豪言壮语引得大家惊叹连连,掌声自然吝啬不了——好比一条桀骜的狗,只要你扔骨头,它也便作揖摇尾将你当主人了。芋头更是钟爱此类女生,结束之时跨站起来为其鼓掌呐喊。
 
    前有强敌气势汹汹,宁博文七分愤怒三分担忧,无暇酝酿发言词,本想挖出当年倚马七纸的伟绩增加筹码,又怕东窗事发如秦侩被人识破,落到臭骂的下场。他踌躇中抽搐不断,在发言之时数次出现结巴,投票结果可想而知。
 
    马文财在下面看得尤为解气,与前后左右的同学一同开怀大笑,那笑完全是陈奕迅浮夸式的表演,是专为嘲笑宁博文而生出的。
 
    演讲完毕,王飞公布投票结果。宁博文首当其冲,以零票寿终正寝,气得横眉怒目。林微风璞玉浑金 怀瑾握瑜,递上一瓶水以作安慰剂。宁博文不屑一顾,想其猫哭耗子假慈悲,只在座位打坐忍气。
 
    林微风热脸贴了冷板凳,怔怔不言。
 
    接下来是马文财惨遭滑铁卢,票数为八票。“八”在南湘话中则意味“败”,马文财乐观一族,想自己临死也有宁博文垫背,不甚欢欣。最后则是赵雅静和另一位同学分获十五票。
 
    马文财有了垫背仍不满足,还要起死回生——哪怕回光返照也好,便举手提议:“既是竞选,博弈之中自然是要分出伯仲的。”
 
    王飞在辅导员面前人微言轻,便瞥眼辅导员,辅导员点头仲裁:“是的,要分出伯仲的。”
 
    马文财议案审核通过,想自己真是挖井碰到自流泉——正合心意,钦佩自己拥有真知灼见。
 
    王飞瞧瞧桌角道:“这位同学,你刚刚演讲忘记自我介绍了,你叫什么?”
 
    “我叫伯仲,这么说,我是班长啦?”那同学喜上眉梢,乐极生悲踩到粉笔头滑到。下面笑声一片,笑声里当属马文财最大,像是加了膨胀剂。
 
    王飞钦佩此人父母高瞻远瞩,几十年前就要与自己作对,差点乱了阵脚,捋清楚后又说 “额,这位同学,你不要钻牛角,担心扭到脚。”
 
    马文财仗着议案通过,再提议案道:“这种竞选方式不太好,我认为当选班长应该具备两大条件:第一、要人高马大,因为在形象代言人漫天飞的时代,班级也是要寻求代言人的;第二、镜片要厚,那样才可以显示出你的学识渊博,有能力!”
 
    王飞收到提案无法仲裁,种菜倒是在老家学过一二,又转头将奏折上启辅导员决定。辅导员作壁上观,竟恹恹打起呼噜,那呼噜像是传染了大龙的,竟与大龙如出一辙。王飞忙上去叫醒,辅导员一抹哈喇子,在梦中寻得答案,说:“行,可以,就这么着,很好。”
 
    马文财今日如六十年代里的华北大平原上油田开采的消息,捷报频传,心想可算在爱人面前露了两手——不光是回光返照,更是活力四射。
 
    王飞收到敕令,便放眼全班物色最佳人选,仿佛现今影视导演选演员,两眼放光眯成一条直线,百般忖度后终于拍板:“就那个,你是最佳人选。”
 
    众人哗然,循着王飞手指观察,这人正是林微风。林微风天降大任,百斤担子加铁砣——肩负重任,双手推脱:“别别别,我怎么能胜任呢?”
 
    宁博文杵在桌子上搔头,搔完之后抛上一句:“虚伪,得了便宜还卖乖。”
 
    王飞倒是像唐僧相信白骨精——人妖不分,一个劲地说道:“行行行,你要相信你自己是最棒的,你不能有瘫子挑担负担不起的心理。萧伯纳说过,每个人都是人世间独一无二的,有信心的人,可以化渺小为伟大,化平庸为神奇。”
 
    林微风没想到王飞居然博古通今,拿爱尔兰国际友人游说。再三推辞无果,闷然接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