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丝不挂》--第13节 照此趋势,教育界要划归中国移动

    通常后台背景最大的人物皆是最后以大轴出场,刘芳作为学校书记,地位煊赫,当然也要坚定不移地秉承这一思路。这天南湘学院2012届“移动杯”新生开学典礼在田径场隆重举行,全校新生共襄盛会,主席台上高朋满座,建校以来历任的校长和书记皆赏脸莅临。
 
    文传学院因人数少,成立晚,影响力小,被分配在田径场的最右边位置——离厕所最近。林微风暗想学工处的领导比清朝文康《儿女英雄传》里的张金凤更深明大义,知道文传学院女生顶了半边天,而女性又是最需厕所的群体。
 
    赵雅静这两日正是大姨妈来访的日子,学校如此稳妥周密的安排正符了赵雅静的芳心。只是鸭蛋虽密,其也有缝,田径场的厕所负载量太重,里面早已是苍蝇与蚊子齐飞,苏菲与舒莱共躺,在这里招待姨妈似乎有点牵强。
 
    此次典礼由党委副书记方唐镜主持,方书记一一介绍莅临典礼的领导嘉宾,被方书记点到的领导陆续起身向大家举手示意,台下的人都报以阵阵掌声,掌声的强弱随着领导官阶的高低而递减。
 
    如今愈来越多的人迫切加入党,在从小的思想政治课当中,就奠定了党凌于团的意识,于是党委书记得到了雷鸣般的掌声,而最后被介绍的团委书记只得到了高速动车起步时的声音。团委书记不甘雌伏,深知《孙子兵法·谋攻》里“不战而屈人之兵”的道理,掌声不够他是万万不会坐下的。台下师生见这书记求“声”心切,被书记感动,从而报以掌声。聊胜于无,团委书记受到鼓励,自己给自己鼓起掌来,如此一来方首肯心折。
 
    轮到校长宋世杰讲话:“亲爱的2012级全体新同学,各位来宾,老师们,朋友们,大家上午好!请允许我首先向中国移动对南湘学院的大力支持表示感谢,谢谢中国移动的赞助奉献”。语气中仿佛中国移动乃是这学校的亲娘,十年怀胎,今朝分娩,现今如《初学记·鸟赋》所言“雏既壮而能飞兮,乃衔食而反哺。”
 
    台下人头浩浩荡荡,为校长衔环结草的精神所感染,纷纷交头接耳讨论起来,场下一时轰动。林微风听了却大惊,唯恐照此趋势学校易主,怕是以后整个教育界统统划归中国移动管辖。好在主持人临机辄断,双手上下晃动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其次,向各位新同学的入学表示衷心的祝贺和热烈的欢迎!与此同时,我们也要向培育各位新同学的老师和家长,致以亲切的问候,对他们为各位新同学的成长所做的无私、辛勤的付出表达我们由衷的敬意和谢意!”宋校长拿着讲稿唾沫横飞,从受精着床到胎中孕育,从一朝分娩到茁壮成长,将南湘学院的基础设施、师资力量、专业设置一一道来。
 
    校长唾沫飞得太快,体内水分消耗过高,在烈日下出现脱水状态,嘴唇皲裂,身体开始摇晃,幸好在最后一张讲稿付梓之际得到缓和。
 
    接着,党委书记刘芳、教师代表、新生代表一一发言。几轮下来,下面同学像刚入寺的小和尚诵经,昏昏欲睡,精神萎靡,现场掌声稀少得像撒哈拉大沙漠的雨水。
 
    终于,主持人宣布开学典礼正式结束,台下一片欢呼,仿佛已判死刑的囚犯突然听到无罪释放的消息。岂料主持人杀了人还要再补一刀:“接下来,有请校党委书记刘芳书记为大家举行讲座,主题为《用青春的力量开创美好的明天》,大家掌声欢迎!”台下学生被遣回原位,四肢无力鼓掌。
 
    刘书记像快要离家独行的宅女,久久未迈出第一步。为缓解尴尬气氛,方书记又言:“是不是掌声不够热烈啊?同学们,让我们再次以雷鸣般的掌声欢迎刘书记开讲!掌声在哪里?!”学生无奈,只能鼓起一双双肿痛得像刚出锅的红烧猪蹄手。
 
    来学校已逾十天,林微风所在的广播电视编导班终于迎来了第一次班会。班会由辅导员助理主持,辅导员则坐在讲桌旁边抽着香烟——南湘学院的辅导员兢兢业业,从不敷衍塞责,工作繁重得恐怕连诸葛亮在世也会自叹弗如。幸亏各个老师熟习荀子《劝学篇》,懂得在工作之余通过学校教工食堂补充营养,积跬步,成江海。不料教工食堂伙食膳食过好,营养过剩,导致整个教师队伍体型大得要赶上《鹿鼎记》中的胖头陀。
 
    助理抱一大堆资料放在讲桌,发言道:“尊敬的辅导员林威风老师,亲爱的各位同学,大家上午好!”
 
    林微风没想到辅导员居然与自己同名同姓,惊得眼珠快要掉下来,芋头见状,一手掌强按下林微风脱眶而出的眼珠,调侃道:“林老师您好啊!”
 
    林微风恭敬不如从命,冷冷回应:“呵呵,同学,你好啊!”
 
    学校辅导员多出自本地,曾经散落祖国五湖四海,南湘学院高薪聘请广大地友——本地朋友,一般学校皆是聘请校友,只可惜南湘学院像传说中的仲尼,怀胎十月方见天日,成立十年不到,校友尚未成才。学校领导视这些校友——地友为稀世珍品,为减轻其负担,专门从广大学生层层选拔良才以作股肱。
 
    “我是王飞,比你们高一级,是2012级的学长,文传学院学生会主席,也是你们班的助理,接下来由我带领你们开始大学生活。”
 
    芋头听完面露苦色,想来这人其貌不扬,面容比《楚辞》里的渔父还要瘦瘠枯槁,没有王菲有名,也没王妃有权,今初次见面,竟大言不惭自诩高人一级,日后定要切磋讨教一番。
 
    接下来王飞便宣布班干部竞选开始,马文财为在心爱的林微风前面崭露头角,俘获芳心,一马当先冲至讲台:“大家好!我叫马文财,站在这里,我说不出的激动,今天我荣幸地站在老师的三尺阵地,竞选班长一职。”边说着,眼神飘至林微风座位处,林微风心有余悸,害怕得赶忙取书遮眼。
 
    马文财见状心伤,忘记接下来的话语,如堕雾中,许久难语。王飞以为马文财果真激动得惊慌语塞,于是呼吁大家掌声鼓励,适才惊醒马文财。
 
    “我说到哪儿了?”马文财如梦初醒,思忖半晌终于找到节奏。“戴尔·卡耐基曾经说过……说过……说过……”马文财发声又断言,低头查看早已用铅笔写在手上的话“不要怕推销自己,只要你认为自己有才华,你就应该认为自己有资格担任这个职务。”
 
    拾名人牙慧,总是有令人信服的理由,台下纷纷点头称赞。接着又是一通豪言壮语:“既然是花,我就要开放;既然是树,我就要长成栋梁;既然是石头,我就要去铺出大路;既然是班干部,我就要成为一名出色的领航员!流星的光辉来自天体的摩擦,珍珠的璀璨来自贝壳的眼泪,而一个班级的优秀来自班干部的领导和全体同学的共同努力。”马文财引用过多,快至悬崖没勒住马,量变引发质变,被人说辞捡人涕唾,要赶他下台。
 
    辅导员倒是在一旁津津乐听,鼓掌道:“王飞同学说得好,做一名教师,我们要勤勤恳恳;做一名班干,我们要脚踏实地。”林微风觉得此话似曾相识,原来是衍生于雨果在《纪念伏尔泰逝世一百周年的演说》中的话——做一名教师,我们要恪尽职守。
 
    林微风自认一介牛犊,出生怕虎,畏首畏尾不敢上去,眼睛一直环视四周。这一幕被辅导员瞧见,以为林微风跃跃欲试,遂助其一臂之力:“那位穿短袖的男同学,来来来,你来竞选一下。”说着把手伸向林微风,拼命往讲台上摆弄,颇像娱乐会所里吧妹的拈花指。
 
    人与人之间交流的最高境界是对方没说话,听的人就已全然领悟。而听人说话,则不要听他说了什么,要听他没说什么。老师一言寓意深刻,台下同学道行尚浅,无法及时领悟,根本不明了老师口中的短袖男为人群中的哪位。
 
    辅导员见无人站起,又往煤炭上添了一把干柴,说道:“哎呀,你们现在已经是大学生了,成年人了,做事要果断大胆,上来就是一种成长,老师就是喜欢尝试喜欢挑战的学生,快点上来。”
 
    学子们得到师长支持,于是蜂拥往台上赶。台上十几位同学齐刷刷站着,活像警界打靶训练场,皆是听了老师的话被醍了醐,灌了顶。
 
    辅导员见状,咧嘴笑得像被妇人砸碎的酒缸,为自己的金句银言所起的效果大喜,说道:“《史记·留侯世家》里说‘孺子可教’啊,我看你们也都像非洲大草原上沉睡的狮子,潜力巨大,将来必成大器啊。”辅导员见时机成熟,掉起书袋。
 
    听人说话不要听前半句,因为重点永远在“但是”二字后面。一番夸赞后回到正题:“但是呢,一原啊,不能容二狮,除非呢,是一公一母,这样才浪漫,才有趣,才能公母搭配干活不累,对不对?”
 
    “对。”说话果真是一门艺术,同学们被林老师改编的谚语逗的哈哈大笑,完全不顾绅男淑女形象。
 
    台上几位同学心领神会,只留下一男一女站在上面雌雄争霸,分别是宁博文和赵雅静。宁博文一名取自《论语。雍也》:“君子博学于文,约之以礼。”据说其父母两人一字不识,深受其害,一心希望后代学得文化,认得文字,有得文采,做得文人,成得文豪,起名之时借来四书五经查找翻阅。不幸的是,父母一时糊涂导致一世糊涂,忘记自己不识字,拿到经书像看天书无从翻起,转而求助天桥底下的算命先生。算命先生神通广大,博学多识,掐指一算脱口而出给了“博文”一名,其母深信不疑,拍手称好,当即付下二十元以作报酬。
 
    回家之后其母不惜代价,为其添置文房四宝,真是应了慈禧的那首经典诗句——世间爹妈情最真,泪血溶入儿女身;殚竭心力终为子,可怜天下父母心。
 
    万幸宁博文潜心修炼,终得正果,初中时期已能倚马七纸,趋势大赶东晋《东征赋》的作者袁虎。父母甚为欢欣,特意往农庄租了一匹白龙马栓在小巷,并广发请帖,邀四方街邻亲朋现场领略“倚马可待”奇技。
 
    当日现场围得水泄不通,爷爷奶奶们闻讯携子抱孙前来取经。宁博文当即靠在马背上,现场千言古文一挥而就,引得众人称赞道奇,纷纷效仿,一时间,粥少僧多,农庄白马供不应求。
 
    可惜好景不长,宁博文包子吃到豆沙边——尝到甜头,如唐朝末年仗着朱温权势的李振,目空一切,为自己引起的洛阳纸贵现象得意忘形,自比西晋文学家左思,忘乎所以,最后被人厌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