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丝不挂》--第11节 做记者没有丰厚稿酬,谁还会上呢

    转眼,开学之期近在咫尺。辞别了众人,万般缱绻的林微风只身乘车前往南湘学院。
 
    官方消息曾报道叙利亚的金黄地鼠是世界上公认的认路高手,即使将它的双眼蒙上,并七拐八转地带到一个远离巢穴之地,它还是能够找到回家的路,并且能以直线路径飞奔返回。林微风活了二十年也不如一只老鼠,他有严重的路痴症状,对市区规划相当陌生,三年来只艰难地记住了汽车站与南湘一中来往的路线。
 
    万幸南湘学院与时俱进,积极贯彻群众路线实践教育活动——在车站门口处,安排了一群戴小红帽志愿者引导接待。
 
    “同学,是去南湘学院的吧?”一小红帽像《家有儿女》里看见了冰激凌的夏雨,笑脸盈盈踱步过来招呼。
 
    “额……”林微风惊叹这小红帽竟有火眼金睛之术,开口即透视了自己的身份,又触景追忆起上回在市区邂逅杨雪之时大龙那番谆谆教导,便守口如瓶,先打起太极:“为什么这么说?”
 
    小红帽不会太极,身上胎记倒是有几处,只说:“你不背着书包嘛!”
 
    林微风继续警惕防备:“哦?背书包就是学生啊?你没看见杭州四十岁妇女穿校服背书包假扮学生妹跪地乞讨的事么?”
 
    “同学,你扯远了。”小红帽低头显露不快。
 
    天下同学一家亲。林微风给自己话释放余地,于是变换应敌策略:“我嘛,我是学生喽。”
 
    小红帽言辞恳切:“同学,欢迎你加入南湘学院,过去那边吧,我们有专车接送到校园的哦。”
 
    林微风见这这小红帽属于微胖界,生得要比弥勒佛还面善,端详后看来不像坏人。
 
    车站东边正人头攒动,看着甚像一团蜂窝在乔迁。乔迁速度像是被物理学家经过精准测算了的,不快不慢,正好5km/h。这“蜂窝”越来越近,四周全是扛着摄像机、拿着单反、戴着记者证的记者,年龄和林微风相差无几,正在鲸吞虎据地争抢新闻。林微风退了几步,以防自己被镶嵌进蜂窝。
 
    一领队奋力拨开人群,里面原来不是东西,走出两个西装革履的人。林微风惊奇这人可以在南方九月的高温天气下穿得如此殷实,绝对来头不凡。于是询问其中一个记者:“您好您好,请问一下那边两位是谁啊?“
 
    记者和盘托出:“哟哟哟,你是新手吧,这两位你都不晓得?”
 
    ”呵呵,不晓得才问您嘛。“林微风据实相告。
 
    “那你可要听好喽,这二位便是南湘学院校长宋世杰、党委副书记方唐镜,今天来到迎新现场啊,是为了深入贯彻践行群众路线,来体恤这些接待的志愿者。“
 
    林微风听了更加讶异,想这学校领导的名字一位来源明朝末年著名状师,一位来源明朝刑房书吏,果真是奇人异事,新鲜得很。
 
    校长果然爱生如子,立即迎上去与林微风握手,并说:“同学,你从哪里来吖?家里多少人呢?来到这里还习惯吗?“
 
    林微风受宠若惊,但又感觉这问题问得更像是计划生育委员会查户口一贯的用语,于是选择其一答之:“回校长,学生是飞剑潭的。”
 
    这校长乃是今年从浙江一大学派遣过来的,说是调剂,实为被贬。七月方才上任,对飞剑潭这种弹丸小地闻所未闻,但又怕不能失了体面,便掩饰说:“飞剑潭?好地方啊,很好,我本人很喜欢那里。”宋校长佯装自己见识广博,继续说道:“那里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你们来到这里,我们很是欢迎啊!”
 
    林微风听了有种如数家珍之感,想来“物华天宝,人杰地灵”这八个字似乎是万能词语,适用于任何人介绍地球上任何一个地点。
 
    “走进南湘学院,就是一家人,希望你在这里好好学习,将来回报父母,回报学校,回报党和国家啊。”校长只差让林微风回报地球和银河系。
 
    此番寒暄寄予了厚望,林微听后挤出牙膏:“是的,校长,我…我一定会的。”这几个字虽言简意赅,但林微风说完却脸红难耐,盲目夸下海口,只怕来日难以圆场。
 
    领导做事越来越高效,两分钟视察现场后,和在场工作人员合影留念,并转达因开会抽不开身的学校党委书记刘芳的话语,说:“我们刘书记啊,今天因故不能到现场,但他的心永远都和我们在一起,我们要以更加饱满的精神做好迎新工作,回报刘书记对大家的关爱,谢谢大家。”听别扭的话就像是穿了不合脚的鞋,林微风听了,替校长脸红,好像所有的工作乃是为了刘书记一人。
 
    领导一行乘上专车往校区赶。旁有微博达人立马上传微博留言:“第一次来到南湘,校长和副书记都来接我,太幸运了,好的开始,加油。”
 
    如今大学的选址与和尚选择寺庙是一样的道理,都往郊区荒地甚至深山老林跑。南湘学院地处偏郊区,林微风见还有段路程,又与那记者搭讪。那记者肚子里一定是没有秘密的,他轻声说道:“这些人都来自于我们学校党委宣传部、学生记者团、团委通讯团、学工通讯团、各院记者站等新闻宣传组织的,我们快招新了,你要来看看吗?而且写一篇新闻是有五十元稿费的。”
 
    林微风听完思绪冗乱,低头絮语:“现在的人原来都是利益所趋。”
 
    这人听后觉得林微风真是洗脸盆里洗澡——水平太低,只说:“可不能这样说啊,金钱只是工作的附属品,做记者的最重要的是实事求是的报道,不能胡编乱造,要有职业道德。要说钱嘛,现在哪有人不认钱?喏,你看这些小红帽,说是志愿者,其实学校每天都要发放八十块钱补助,还有免费的午餐呢。”
 
    “真的吗?这不是可以大赚一笔吗?”林微风听了真相,大失所望,对“志愿者”三个字有了重新的定义,又说:“你们专业设备挺好的嘛,又是摄像机,又是单反的。”
 
    “是啊,领导对我们新闻记者相当重视,你知道,现在酒香也怕巷子深,何况,这学校的酒还是臭的呢,不过你放心,你来我们记者团,我可以让你得到很多很多锻炼的。”
 
    这学长怕是市场营销专业的,营销工作做得滴水不漏,继续将记者团描述得天花乱坠,竟可以将臭酒说香,几番劝导下来,林微风对记者团产生了兴趣,加上自己学的编导专业,或许有助于今后发展,便表达了自己入团的欲望。
 
    学长卓识远见,未雨绸缪,包里堆积了一叠报名表,林微风当即填完,只等面试时间。学长无饵鱼自来,低头暗喜。
 
    车子已摇曳到校门口。乍看之下,还以为自己走到了奥林匹克体育场,各幢大楼挂满各式横幅,每隔五米便有一片彩旗,缤纷绚丽。
 
    林微风行李压身,行至拐角处,视线受阻,与一人撞上,东西撒了一地。
 
    这人名叫李煜,来自浙江嘉兴,因他从小喜爱吃芋头,名字自然而然便被叫成了芋头。
 
    芋头见林微风行李洒落,连忙弯身捡拾。谈话间才知芋头前两天就已经来到学校报道。
 
    早在2008年10月9日,教育部就承认高校扩招是失败的举措,人说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没有金箍棒就别穿小短裙,南湘学院人浮于事,为了扩大影响力,大肆扩招,只要是高中毕业生无论分数高低全都往菜篮子里装,篮子里的人口规模是扩大了,可后勤规模跟不上,学生来了没地住,个个呼天抢地往宿管科老师反映,宿管科老师自己有豪宅住,不能感同身受,只说:“学校正在想办法啦,请同学们先找地方暂住。”
 
    芋头只得往学生街宾馆租房。宾馆老板知道学校有难,受了汶川地震时重庆某科学院发“国难财”的启发,乘机发“校难财”,房间价格翻了好几番,直逼市区四星级宾馆。芋头无奈,总不能学犀利哥露宿街头,只得吐血掏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