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丝不挂》--第9节 跟这样的人交往,会影响你前途的

    在痛苦中等待仿如度日如年。八点许,一辆奥迪A6驶来,值班室大爷忙履行承诺:“你们两个,赶紧的,那就是田主任的车,晓得伐?”
 
    林微风谢过大爷恩情,赶紧迎上跟前,问道:“您好,您是田主任吧,早早早!”
 
    田主任以为清早碰到流浪鬼,惊魂未定道:“哎,你吓我一跳。”说完双脚真的一跳,说:“你就是从飞剑潭来的林微风吧,你吓死我了,怎么?你们还没走?”
 
    林微风嗟叹田主任竟通晓自己的身世之谜:“田主任,上周五您不是说今天会给我们答复吗,我们今天是来等结果的,谢谢您的帮忙。”
 
    其实田主任周末两天乃是带着一家妻儿老小往武功山爬山去了,助理也只是顺带提过一次,对于此事压根没放在心上。不过也难怪,现今能有几个领导会为林微风这样的小人物办事,虽然年年都有雷锋月,但雷锋常态化的口号一直是雷声大雨点小,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好在人之初,性本善,田主任听林微风一句“谢谢您的帮忙”,内心总归是心虚的,便抓个理由搪塞:“嗯,这个我很重视,特意去招生办查了一下,那边说要我过几天再去拿结果,回去等他们回应。”领导就是领导,随便咬咬嘴唇就可以想到这样完美的理由。一方面可以表现出他对广大群众事情的重视,坚定的落实了“群众路线实践活动”,一方面又把责任推到了招生办,自己则无事一身轻。田主任这招切实符合了某些政府机关的一贯做法,谎话撒得如十五的月亮一样完美无缺,他为自己的伎俩所窃喜。
 
    田主任正想摆脱累赘,又找了一个令林微风无法接招的理由:“我马上要上去开会了,先走了,你们自便哦。”
 
    大龙转而安抚失落的林微风:“算了,要他们帮忙简直比母猪上树还不靠谱,我们另谋他计吧。”
 
    林微风不甘心:“我们还有什么办法呢?爸妈为了我能上个好大学花了那么多钱,费尽了多少心思,不能就这样算了。“
 
    此时又一辆奥迪驶过来,从里面走出一位衣着华丽的女生——这人名叫杨雪,乃是南湘市市委宣传部部长杨康的独生女。
 
    杨雪见林微风正蹲坐石狮旁一脸沮丧,上前问候道:“你好,你坐在这里做什么啊?”
 
    林微风自小遵从上古时代“男女授受不亲”的交际礼俗,与女生交往甚少,顿时慌张得像黄飞鸿初见莫桂兰,满脸绯红,说:“哦,没事,我找人呢,不过…我现在就走了。”
 
    “我叫杨雪,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看你好像有事?”
 
    林微风倾囊相告:“我是南湘市三中毕业的学生,家在飞剑潭乡,因为艺考面试被人调走分数,迫不得已,我们来教育局找田主任,田主任方才……”讲到这里,大龙赶忙上前阻止道:“哎哎哎,林微风,你在讲什么?”边说边一手拽住林微风拖到一旁以质问的语气说:“你认识她?”
 
    “不认识”。林微风说。
 
    “那你跟她相谈甚欢。”大龙唯恐林微风为红颜出卖兄弟,将两人事迹已经和盘托出,继续审问。
 
    “没有啊,看她挺好心的,我们才搭上话。“林微风回应。他回头想继续追问杨雪,定睛一看,杨雪被一男子拉向左边的石狮背后,以为是社会不法分子借机搭讪。
 
    大龙见状,忙攥起拳头问道:“喂,你谁啊,想做什么?”这几个字说得掷地有声,雄壮有力。
 
    杨康贵为政府要员,自是危难面前处变不惊,两眼直勾勾瞪着,一言不发。
 
    权衡之际,林微风一把拨开大龙扬起的右手:“干嘛呢你?先问清楚情况嘛。”这个动作大可让大龙解围。
 
    “哎,没事的,他是我爸,有话跟我说呢。”杨雪及时挺身,此语一出,让林微风和大龙心头上的大石头掉了下来,好比患癌症的病人复查时得知是误诊,仅是虚惊一场。
 
    “噢,原来是这样,误会,这是个误会。”大龙放下拳头,立地道歉。
 
    林微风粲然一笑:“真是不好意思,伯父好,我是飞剑潭乡的林微风,有些事情找这里的领导,杨雪她,她说……”
 
    “别说了,我不想听。”杨父一语塞住林微风的话,转而训斥杨雪:“你怎么回事,在家跟你讲的都忘记了吗?怎么跟这样的人交往,这样会影响你的前途的。”
 
    “我,他们需要帮助,爸,是这样的……”
 
    “不说了,赶紧上去,待会田主任该等急了。”杨父天生嗓门浑厚,塞完林微风,继续塞住自己的爱女。
 
    杨雪久在深闺,终日与文艺器具为伍,与外界人相处甚少,倒觉得两人甚是有趣,回头向两人挤着眉眼。
 
    林微风最后的稻草已丢,又是巴掌打空,劳而无功,两人茫然失措,一番商榷仍是无果,大龙拍腿判决命运:“回家从长再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