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丝不挂》--第8节 导演汪贾伟,感谢配合微电影的拍摄

    如此一折腾,天色已暗下来,灰色幕布徐徐打开。林微风见咸猪已落入恢恢天网,直夸警察办案疏而不漏。
 
    大龙低头偷窥,女警瞬时顺势摘掉头盔,竟是上回那临时城管。这女警一天便衣警察,一天临时城管,而今又转入防暴警察界,大龙不禁蹙眉动容,感慨生活不易。
 
    女警对大龙指谪:“怎么又是你,上回刚刚叮嘱你,就因为你搞得惊师动众,震动了整个公安界”,说完又加上一句“全部带回局里”。
 
    大龙只觉六月飞雪,比窦娥还冤,想来自己仅仅是草民一介,蚍蜉如何撼树耳,自己都笑不自量,辩言道:“哪里啊,你这属于栽赃陷害,我只是出来打酱油的,碰巧碰到了这巧事。”
 
    “别说了,你是现场目击证人,就冲这个,我也有权利将你拖回去。”女警蜕身城管说。
 
    大龙现在弄得全身乌鸦一般黑,酱油没打成,自己变成酱油被人打,怕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正欲施辩,队长带着一组警员三步并作两步走过来,问大龙:“今天谁报的警?”
 
    一乘客从窗户上探出头来正想发表自己的获奖感言,以为队长会颁个“见义勇为好市民”奖什么的,火速答道:“我打的。”
 
    “你打的?”队长工作缜密,反复确认。
 
    乘客配合工作道:“对啊!就是我。”
 
    “你为什么要打?”
 
    “维护社会和谐安定,是我们每一位市民应尽的义务嘛!”
 
    车上其余乘客也想得奖,经此一波,众志成城道:“还有我们,我们也打了。”不料队长眉毛怒焰,怒言道:“你们怎么回事?报警一个人就可以,屁大点的事,就让全局全体出动,你们知道后果多严重吗?搞不好会惊动到党中央去。”
 
    队长一言认证了阿姆斯特丹大学Dick bierman教授关于“人类具有未来预测能力”的理论,因为此时正传来一段播音“中央电视台,中央电视台,中央电视台。”南湘市电视台几名记者获悉后赶到现场,见此剑拔弩张的场面,遂现场直播道。
 
    “中央电视台,中央电视台,亲爱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您现在收看的是南湘电视台与中央电视台联盟合作的《直播现场》节目,我是主持人泥巴。“
 
    女记者一透露姓名便引发巨大争议,首先是警队队长为之一振,倍感突兀,说此女生得明眸皓齿,柳腰莲脸,怎取了个“泥巴”这样土的名字。其次是大龙误听成“你爸”,想这人真是出言不逊,毫无教养。
 
    林微风舌头一动,多嘴道:“北京电视台有个主持人叫春妮,有异曲同工之妙,我爸那一辈可喜欢了。”
 
    一旁的娜娜对此名颇感熟悉,似乎听过又没听过,斟酌再三。队长不容他人置喙,截断道:“好了,静下来,听她讲。” 队长一呼百诺,全场骤然静止。
 
    “大家可以看到,我所在的位置是……是……”泥巴刚从上海调来实习,初来乍到,四周皆无地标建筑,拿出手机搜索地图,怎料此地已靠郊区,晚上的信号都像是见不得光的僵尸,统统躲起来了。环视一番仅有一辆公交车容易辨识,便说:“我现在所在的位置是一辆公交车旁。”
 
    对面扛着摄像机的大哥挤眉弄眼,示意女记者注意措辞。泥巴以为这人暗送秋波,投桃报李回了一个春波过去。
 
    “咔。”只闻这一声,大龙发现从四周猛然窜出来十几名端着摄像机、拿着台词本的人,众人互拥一起,大声疾呼:“杀青啦,《警民一家亲》杀青啦,晚上庆功宴,庆功宴,庆功宴……”
 
    正当大龙和林微风不解之时,警队队长深情地握住大龙的手:“感谢两位的无私奉献,配合我们完成电影《警民一家亲》的拍摄,我是导演汪贾伟。”
 
    林微风满腹疑团,猛地把手抽回来:“电影?你们什么时候拍了电影?”
 
    导演欣然答题:“从你刚上车那一刻啊,那个时候我们就在拍了,起初你们两个突然冲到拍摄场地,我还担心会影响影片效果,后来我灵感一现,现在国家正倡导拍摄社会真实的一面,索性,将计就计,没想到你们俩惊人的表现促使影片质量又上了一个台阶,真是妙啊!”
 
    林微风仍然茫然困惑,问:“那娜娜呢,还有泥巴,额,还有,那个咸猪,他们也是吗?”
 
    “当然。”
 
    大龙一头雾水,忙求阳光照干:“这什么电影啊?这么短,《警民一家亲》的主题都没体现出来,你们就这样收官拍出来哪有人看哦!恐怕审核都过不了哦!”
 
    导演遭人泼冷水,面露不喜,说:“这叫微电影,重点在微,是短片,你不能把微电影看成是你的小弟弟,越长越好,这个要越短越好,长了才没人看呢!至于你所说的剧情,现在电影都是有悬疑铺垫的,《裸婚时代》、《一夜迷情》、《盗梦空间》看过吗?那都是开放式结局,令人回味无穷。”
 
    “唔。”林微风拨云睹日,回味穷不到边。
 
    这时女警握枪不慎,掉在地上,娇嗔道:“队长,你看这64式手枪,长得又丑,多不好握啊!”
 
    队长强装威严:“不好握?哪里不好握?我来教你,你要知道你现在已经比别人好多了,有64就不错了。“
 
    女警再眨眼,丑媚百生:“你看你看,这个是国产的,我喜欢AK47突击步枪,这可是前苏联产的,啪啪啪。”
 
    大龙看得实在反胃,恶心得实在忍不住,在一旁吐了一地。
 
    “你还知道AK47,不可能吧?”队长传达疑惑。
 
    “怎么不可能?AK-47是由苏联枪械设计师米哈伊尔·季莫费耶维奇·卡拉什尼科夫设计的自动步枪,枪重4.79kg,口径7.62mm,弹容量30发,膛线4条,怎么样,我说的不错吧?!”女警调皮得跳起来说道。
 
    “我靠,你居然知道这么多,你还知道什么?”
 
    “其他的我就知道了。”女警推诚不饰。
 
    队长漏齿大笑,再放低音量:“没关系,我办公室有,还是别人送的,那个,晚上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我教你研究,你道好否。”
 
    “yes sir!”队长下旨,哪有抗旨的道理。
 
    大龙连环发问:“我能问个问题吗?为什么警察抓小偷总要开着警笛啊?那不是打草惊蛇,让小偷有可趁之机吗?”
 
    导演急着赶场庆功,敷衍道:“鲁迅先生说过,浪费别人的时间等于是谋财害命,浪费自己的时间等于是慢性自杀。”林微风记忆中这话是俄国革命家列宁说的,听队长一言,忙手机搜索,网友又是言人人殊,有说是毛主席说的,有说是富兰克林说的,可见所谓的名人名言皆是拥护者的信仰,与内容无关。队长继续说:“你说这个小偷就说错了,专业术语这叫犯罪嫌疑人,开警笛那是为了让犯罪者束手投降,省了两方的时间,两全其美。”
 
    林微风和大龙一唱一和,齐声说道:“警察真牛。
 
    “警察不是牛!”队长抽身走掉,叫身旁女警代之解释。
 
    女警领命,释疑道:“开警笛是在陷入劲敌的境地才会使用的,警察工作条例里规定在执法过程中,对于秘密侦察阶段的,按照情况和上级指示使用警灯警笛,而处于公开捉捕的时候必须开启警灯警笛示警。”
 
    大龙夸赞女警虽是临时演员,专业知识却烂熟于心,也算是稿纸上写情书——做一行爱一行了。
 
    女警一挥手谦虚表示过奖,再回首大龙表现,便向上峰邀功,上峰当即应予,联系公盟法律中心为大龙与林微风两人颁发“公民责任奖”,大龙喜从天降,捧着奖杯与泥巴贺喜。
 
    娜娜与泥巴收了剧组八十元酬劳费,便转身离去,大龙见天色已晚,说要当护花使者,娜娜莞尔谢辞,径直上了一台尾号为1988的富康旅行车。
 
    此地不知离大姨妈家相距多远,苦于囊中羞涩,林微风决定放弃住宾馆。大龙和微风徒步到教育局门口,势必要见着田主任,一番商榷,决定守株待田。就这样,整整一晚两人靠着狮子旁过了一晚,这个时节的天气昼夜温差和女人的脾气一般高低起伏,南方特有的湿冷空气阵阵侵袭着林微风,他双手环抱自己,牙齿不争气的互殴起来,但他只能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自掩苦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