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丝不挂》--第7节 公交咸猪手出现,是看多了日本黄片

    大龙回头一看,公交站台就在身后不远之处,林微风正临风而坐。娜娜此行也乘八路公交,便一同前往。
 
    穷人越多的地方,公交车的承载量也越大。所幸南湘市公交秩序相当规范,市民素质相对较高,这里的人解释说,南湘市虽倡节食,但也皆是虎瘦雄心在,人贫志气存,如此一来,车上虽人潮拥挤,对老弱病残孕群体便大加照顾。
 
    娜娜因脸蛋生得秀色可餐,一上车便得到了两个男子的青睐,起身让位,只是娜娜屁股生的不够硕大,不能一屁股坐两个位子,其余一位男子索性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守在座位旁边。
 
    无奈大龙怨恨这男子占着茅坑不拉屎,又想自己不老不弱,非残非孕,一时间竟觉得自己是个异类,真想抡起斧头断手截腿,以此来加入老弱病残孕的群体。公交车行驶八站,尽是上车的,竟无一人下车。大龙心驰神往,纵使被挤得如沙丁鱼罐头一般,权衡下来,也是甘之若饴,心和肝都非常情愿。
 
    天气愈发炎热,随着气温的逐渐升高,大街上女孩子的衣服跟着反比下降,越穿越少,如此便为咸猪手提供了便利。林微风仔细一瞧,发现方才那位让座的“好男人”正手持手机偷拍娜娜隐私之处。
 
    林微风此行词性大增,可谓仰取俯拾,左右采获,遂又百度“咸猪手”一词,官方权威的解释是“出现咸猪手的原因主要是日本A片浏览过多,对其心理起到了潜移暗化的影响”,言下之意罪魁祸首乃是岛国日本人士,并解释说平时秘而不宣,不声不响,一至公交上,便狂往人堆挤,且目标极为明确,尤其专挤女同志,好比世人总是对初吻津津乐道,对初夜却讳莫如深。
 
    公交车行至一颠簸地段,如浪中行舟,摇曳不止,众人命悬一线,像割了脖子还想飞的鸡,垂死挣扎着。那咸猪手早年出道,经验丰富,值此之际,手指不自觉地摸着下巴与嘴唇。林微风曾耳闻《微表情心理学》一书,有过浅究,知晓这人正审时度势,以待最佳时机出手。
 
    孔厥在《新儿女英雄续传》里说“不怕学不会,只怕不肯钻。工夫到了,自然熟能生巧。”咸猪深谙此道,上下兼攻,先是解开拉链,簌簌掏出惊人的生殖器往娜娜腋窝处不断摩擦,手则一步步进逼娜娜胸部位置,从其准备实施到最后成功,可以说是一气呵成,脸上的表情更是泰然自若。
 
    娜娜近日身体羸弱,毒发厉害,已如枯草朽株,行将就木,额头吃力地靠在椅边歇息,并无察觉。
 
    一番揆情度理之后,林微风终于突破自己的瓶颈,大叫一声:“喂!你在做什么!”
 
    咸猪胆大妄为,连弯子也懒得绕:“我在摸她的胸啊!关你屁事。”说话间,大龙正巧放了个屁,天衣无缝地配合这咸猪的语境,屁里仍弥漫着天津云吞里大葱的味道,这大葱生命力极其顽强,竟饶有余味。咸猪闻之,咳嗽不止,大伤元气。
 
    众人舆论四起,剑指咸猪:“一定要把他送到派出所!”
 
    “千刀万剐,油淋铁炸!”
 
    “绝对不能放过!”
 
    “对,这样的人一定会以不同形式死于非命生不如死苟且偷生苟延残喘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众叛亲离遭人唾弃游街示众千刀万剐抛尸荒野人神共弃受尽折磨然后在无法弥补的痛悔中积郁成疾郁郁而终!”
 
    其余乘客同时间拨了报警电话,接警人员爆满占线,许久方才接近一个。
 
    “这样的人真是无耻之徒啊!就该把这些无耻之人的面目公之于众,下次要是让我见到一定好好教训他一顿!”咸猪手的同伙为掩人耳目也虚张声势说道。
 
    这话引起众人疑惑的眼光,都把精力转移到这人身上,大龙说:“你个傻逼,教训还等下次,现在又为什么不可以,你还想下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吗?”
 
    这人听了表面不语,心底嘀咕着:“哼,去你奶奶个熊,老子接下来还有很多次了,就不信你们还能抓住。”
 
    咸猪作案未遂,仓皇中欲从玻璃窗逃窜,被大龙硬生拽下,裤子掉下来一半。司机闻讯,靠边停车,大喊:“捉住他,抓住他,拽住他,别让他跑了。”
 
    大龙一时不惑,捉也不是,抓也不是,拽也不是,求人不如求己,索性采取第四种形式,两手捆住咸猪。咸猪见无法脱身,视死如归,不再抵御。
 
    等待警察到来之际,大龙大描《MM公交的“防走光”攻略》,并从三大板块阐述阔论供众人参考——低胸装短裙走光指数为高级;轻薄透衣服走光指数为中级;袖口宽大走光指数为低级。
 
    这套理论得到了众人的追捧,各个拍椅叫绝。仅有咸猪同伙对此嗤之以鼻,发言论说:“理论的东西就像购房的人,天天只观望而不下手,太不切实际。你这套理论也是如此,你看这受害者,既无低胸短裙,又无轻薄衣物供人轻薄,要怎样才讲得通,要我来说,管他长裙短裙,脸蛋才是镇人之宝。”
 
    大龙的理论著作被他人节节推翻,仿佛文化大革命时期无端入狱的刘少奇,怨愤交加,又想这人说话缜密,无法插针,郁郁寡欢。车上的乘客也是墙头草,两边倒,见风使舵转而拥护那人。大龙掉粉严重,挖出鼻屎以示鄙视,且迅速在脑海中组织语言准备绝地反攻,正吐字之际,只闻四周警笛大作。
 
    此声愈发逼近,宛若千万匹战马齐头并进,浩浩荡荡飞奔而来。众人想南湘市地处偏壤之地,历年以来并无什么惊世骇俗之大事,都七嘴八舌地议论:“怕是有什么大案件了。”
 
    “一定是!从来没有过这样!”
 
    那咸猪趁大家不注意间隙,漏脯充饥,从玻璃窗一跃而下,怎料方才被大龙扯下的裤子恰巧挂在窗沿上的救急铁锤上,整个身体被悬吊在车厢外不停晃动,这下真是麻雀进了瞎猫口,不死也要脱身毛。
 
    咸猪一看自己被四周警车围得风雨不透,指着露出的白色内裤示意投降。
 
    警察队长以防咸猪渣有诈,命所有警员择地而蹈,以待其变。一刻钟后,咸猪等得精疲力竭,呼呼大睡起来。
 
    队长见嫌疑人没了动静,便伸出右手一挥,后面一组警员迅速出击擒拿咸猪,副队长见无反应,“啪”的一巴掌扇巴过去,咸猪只觉半脸僵硬,怕是要瘫痪了。
 
    一女警拿枪对着咸猪脑袋不停抖动。这女警许是胆小学院毕业的,敌人纹丝不动,自己竟被吓得四肢狂抖,说:“副队,怎么办?我不行,我不可以,我怕。”
 
    副队长言传身教:“别怕,我会指导你的,一步步来,你这是第一次,肯定有些害怕,我当初也是一样的,次数多了,就会习惯的,你看我现在,游刃有余不是吗?”
 
    副队长本想深入指导,后面队长用传呼机叫道:“你们搞什么?快点收工了。”女警听到催促更加慌乱,一不小心开了一枪,正中咸猪白色内裤。
 
    女警和咸猪同时被吓得屁股尿流——真正的尿流,医学上称之为神经性性尿失禁。副队长无言以对,直把女警当做《 论语· 公冶长》里的宰予,借仲尼“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之言结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