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丝不挂》--第3节 赏一百万美元,奖励研究新型避孕套

    这房间的装潢怕是以诸葛亮茅庐为参照物设置的,大龙侧歪着头往里瞧,只见方圆四个平方左右,一张木板床,一张木凳,仅此而已,比自己家还寒碜,难怪取名副星级宾馆。
 
    林微风问其原因,服务员衣襟一甩:“中国房地产现状你们也不是不知道,现如今,真的是……”话刚脱口而出,眼眶竟开始潮水汹涌。
 
    林微风不敢违背人道主义,收回利爪不再追问,窸窸从裤袋里掏出一团褶皱的纸币放在桌子上清点:“了解了解,行吧,我们今晚就住这里了。”
 
    服务员卷了卷纸巾,点点眼眶,动作极为轻盈文雅,像末秋在深闺因思念丈夫赵明诚而落泪的李清照,又将钱团在手里再次清点,一不留意掉了几个硬币滚进桌缝里,低头探视一番,无奈人类的手脚随着生物进化——退化,已经没了原始猿猴的长度,只能失落地说道:“同志,两人分开总共是八十块,一起呢,是要翻倍的,也就是一百六十块,而且你们是包夜,这点钱怎么够?”
 
    林微风不解:“我们不分开啊,一起的。”
 
    大龙作为林微风的蛔虫,连连附和:“一起,一起。”
 
    服务员一手按在小腹:“我今天有点不舒服,一个人可以吗?况且,你们钱也不够啊,要不是念在你们年纪小,这生意我是不会做的。”
 
    林微风一听觉得这女的确实在理,如今除了公务员和房地产商,哪个不是惨淡经营,便说:“确实是,如今的社会生意太难做了。”
 
    一个女人最重要的不是生得好看,而是长得耐看。谈话间大龙已经在脑海里对服务员意淫百遍,失去原始冲动,像是早春的桃花,红不久了。这也是男人的通病,人生苦短,他又怎能在一棵树上掉死。
 
    “算了,算了,今天就成了这单吧,现在这生意真不好弄。”一旁的老太太伸出拐杖说。
 
    服务员深知“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的哲理,一拍即合达成共识。正准备进里房之时,林微风见服务员鬼鬼祟祟拉下门闸,形迹可疑。未及多想,正当门闸拉下之际,外围两个警用手电照向里边,随之而来的是三双纤纤细手,服务员寡不敌众,无法扭转乾坤,两个回合不到门就被拉开,眼前赫然站着两位身穿警服的警察。
 
    “打开门!”一女警将手电筒照在服务员脸上。
 
    服务员倒像是这警察的上司,语气比警察还大,反问道:“你们干什么!我们干的是正经生意。”
 
    女警察甩开膀子,瞪眼回复:“明人不做暗事,我们已经在外面观察很久了,现在我们以你店涉嫌违法经营,存在不正当交易为由逮捕你们,请你们跟我们走一趟。”
 
    服务员故作镇定:“观察什么,你们看到了什么,我们什么也没干,现在你们来了,我们想干都干不了。”
 
    女警察一跺脚,其他两位跟着跺脚,可以看出这女的也是地位煊赫。
 
    “等你们干了,情节就更加严重了,知道吗?还反驳,废话少说,老实点。”警察眼里几乎没有老实的人,因为他们不管抓到谁第一句话都是老实点。说完,眼睛向里屋一瞄,两位女警接到指令迅速出击,从里面搜出一大袋子避孕套,往服务员脚下一扔,说:“这是什么?“
 
    林微风和大龙像被驯服后的小绵羊,谨遵警嘱蹲在地上双手抱头,以示投降。
 
    “是什么?你们没见过吗?不可能吧?看年纪你们也不小了啊!”服务员怕是精通围棋,懂得反将一军。
 
    女人天生怕别人问及年龄,更怕被人猜出年龄。女警眼里火光四起,仿佛要焚烧掉这个小店方可解恨,一定要展示自己的博闻强记,怒称道:“这跟年纪有什么关系…哼…我怎么不知道,这不就是个避孕套呗,谁没见过啊!”
 
    服务员哈哈大笑,将了一军还要再来个死棋,又捉弄女警说:“不对,这个叫安全套、卫生套、保险套、如意套,就是没有你说的避孕套。”
 
    既是死棋,便要死里逃生。女警大呼:“放屁,这分明就是避孕套,今天早上出门前我还用过,别以为就你们行。”
 
    两人因为一个概念争得不可开交。
 
    大龙被吵得心烦意燥,四下摇头观察,没能找到惊堂木,不能一展古代官员公堂上的威凛气概,只好一手捶在地上,道:“女人何苦为难女人,都别说了,这叫小雨衣、小雨伞、小雨帽,知道了吧。”屋里声音顿时定住,这果真是一锤定音。
 
    服务员成功逆转,掌握主动权,眼光里透出一丝杀气,继续逼问道:“那你知道这是什么牌子的吗?或者说,你知道的牌子有哪些?”
 
    林微风对避孕套乃是百闻不曾一见,受了服务员启发,伸长脖子搜寻袋子里的东西,只是现在商家为提产品卖点,包装盒越做越精致厚实。林微风没有美国迈阿密少女LauraCastro的透视眼,不能观察到袋子内侧所为何物,又转头询问大龙。
 
    大龙果真博学多闻,当即回应:“我当然知道了!这你都不知道?”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用过。”林微风略有委屈。
 
    大龙见林微风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说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问得林微风像是《越女争锋》舞台上被章晌旻朱调侃的主持人董艺,一时间哑口无言。
 
    大龙用手斜挡着嘴巴,压低语音说道:“我告诉你,这小雨衣可是很有趣,上回我们班俩女的带了一盒到教室,分发给大家倒弄了半天。”
 
    “你们班女的还有这嗜好?”林微风问道。
 
    “别插嘴,听我说完,后来啊,被化学老师上课从抽屉搜出来了,还给我们科普,说什么17世纪晚期,英国国王查理二世的御医约瑟夫·康德姆因用小羊的盲肠制成避孕套 ,被英王查理二世封为骑士勋爵,他的发明也被誉为‘愉快的发明’。”
 
    “查理二世还有这嗜好?”林微风二次提问。
 
    “别插嘴,听我说完,除此之外,他还由远及近,说什么美国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决定‘悬赏’一百万美元奖励任何研究出新型避孕套的人,化学老师说他要把这避孕套拿去实验室研究,等结果出来拿到奖金了,请全班同学一人一箱避孕套都没问题,我估摸着啊,十有八九是晚上拿到闺房和老婆研究去了,哈哈哈哈。”说完掩嘴一阵暗笑。
 
    只是传播媒介众多,这声音从指缝流出后传到女警耳朵。女警又是一跺脚,厉声说道:“你们两个,老实点,手手手,抱头,往上点。”
 
    林微风听得起劲,抱头后又另辟蹊径,眨眨眼睛轻声说道:“还有吗?你还知道什么?”
 
    大龙充当临时圣诞老人满足愿望,道:“这么想知道,我来给你说啊,市面上现在有品牌的,你看,我给你捋捋啊!”
 
    “市面有哪些?你也知道我没见过什么世面。”林微风听得入神,未曾想到有这么多,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习惯性的想拿出笔纸记录,又发现双手放在脑后腾不出空来,气愤自己没有《封神榜》里吕岳的三头六臂之术,只能竖起耳朵倾听。
 
    大龙迅速腾出手来在手心比划,又赶忙归为原位,说:“你看,避孕套 在英文中是Condom。”
 
    林微风看完说:“咦,这不是Canon吗?”
 
    大龙只恨林微风见识浅薄,上英语课肯定又坐飞机,又再比划一次,校正道:“不对,是Condom,你说的Canon 是日本的影像设备。”怔了几秒后有所顿悟,又说:“当然,日本有时候在用Condom的时候也会用上Canon的,这个长大了就会明白的。”语气里不忘为自己树立成年人特有的博学高大形象。
 
    林微风佩服得五体投地——是因为两人蹲着离地极低才促成的理想效果。
 
    大龙自信爆棚,如数家珍道:“美国啊,英国啊,日本啊,国内啊,都有,你看,杜蕾斯,杰士邦,CK,杜仕邦,京韵,青花,高邦……”
 
    林微风头冒问号,打断道:“咦?传言中法国不是世界时尚浪漫之都吗?怎么他们没有?”
 
    “他们也有啊,有……”大龙涉猎仅限于欧美局部地区,法国领地尚未侵略,可回答局促,无法圆场,一时间在自己挖的坑里转圈圈。
 
    他只得调转舵头,继续畅谈英国,体现出自己术业专攻的研究态度,便说:“这样吧,我先说杜蕾斯,杜蕾斯乃是全球最知名的两性健康品牌,曾经是隶属于英国SSL集团的,不过在2010年被利洁时集团收购啦。”
 
    林微风爱国血液涌上心头,再次打断道:“不要一直说外国啊,我们要记住一点,支持国产啊!”
 
    大龙被林微风一语刺中心脏,心悦诚服,赶紧挽救岌岌可危的国产:“对对对,支持国产,幸福1号。”
 
    “多一份体贴,多一份关爱!”大龙身后传出一声音,这正是幸福1号的广告语。两人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心快跳到嗓子眼,回头一看竟是那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原来他两只顾说话,忘了隔桌有耳。
 
    此时女警已从前台抽屉搜出现金250元现金——用她的话说是赃款。为焚巢荡穴,彻底铲除后患,女警又掀开桌子,惊现林微风掉进去的那几个硬币,俯身捡起说:“作案手段实在太隐匿了,这个真的是…实在忒有心计了,佩服佩服。”语气里似乎把服务员当成了唐朝时期有名的心机宰相李林甫。
 
    “不过再有心计,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女警拿出一袋手铐,想必此次是有备而来,将四人铐上手铐,推向警车。由于人多车少,七人挤进一辆车,出于尊老爱幼,警官安排老奶奶坐在大龙身上,而年纪最小的林微风则挤坐在另外一女警大腿上。
 
    这警车相当崭新,林微风第一次坐上警车,开心得无法言喻,对警车赞不绝口。大龙一整天被摧残,心情大为恼火,怒言相对:“说什么说,你是没见过国外的警车,你看那好莱坞电影里,那警车才厉害呢。”
 
    女警对好莱坞没有钻研的责任,再次申斥:“吵什么!老实点,安静!”
 
    林微风屁股尚未坐热,两分钟车程过后便到了审讯室,他手指脚趾全部用来算数,发现大概有一个连队的人在排队录口供,便自言自语道:“今晚扫黄力度果然是前所未有,利剑之下,势如破竹啊!”
 
    一女警端了一杯咖啡从林微风身边走过,斜视一眼说:“没错,今晚,我们采取的就是代号为‘利剑’的扫黄行动,说起来,要感谢作家吴俣阳,我们正是从吴俣阳先生所著的《利剑行动》小说里汲取的灵感。”
 
    今日落网全是拜他所赐,大龙暗自记住这个“吴先生”。
 
    女警抿了抿高脚杯里的咖啡,表情享受,道:“今天抓的人太多了,信息收集工作繁重,电脑都死机了,你们先稍等一会,唉,你们烦,我们也烦,这么晚了还不能睡,只能喝咖啡提提神。”说·完屁股一扭,仰天长叹出门去。
 
    在门关上一瞬间,林微风听到一声“八婆,想睡还不容易,我来陪你睡啊!绝对让你提神。”林微风回头一看,这人头发、眉毛全是黄色,乍看之下还以为是《西游记》里偷吃琉璃盏清油的黄风怪,不由得背脊发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