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夭折》--第3节 驼子作揖(三)

  我却听得目瞪口呆:我与郝炫石相恋的事情,是从没有在办公室讲过的,连与梅运佳共事两年多他也不知晓,肖成明怎么知道得一清二楚?我正欲开口咨询,左侧余光遇到一束打探的目光,我正眼去看时,王生辉立即躲开了。我猛然记起,前不久去楚大东院办事,郝炫石听说我胃痛送来温水,以王生辉的聪明伶俐,加上平时的旁敲侧击、我本身的不经意泄露,他猜个八九不离十是可能的,再无意中讲给肖成明听就顺理成章了。
 
  虽然与郝炫石两人间一直磕磕碰碰的不顺,但毕竟已经有过夫妻之实,还有什么对于异性的幻想或者把她当作地下情人一样养着,本是不应该的。这么一想,我就坦然了,说:我已经不年轻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天经地义的事情,届时,请大家喝喜酒!王生辉轻吁了口气,立即附和:那是肯定的。钟主任办婚礼,我们都要去帮忙啊!透过反光镜,我看见安静点了点头,而卜春吉似乎心不在焉,完全没有听到我们的谈话。
 
  肖成明感觉到了车内气氛的沉闷,有意打破,对着卜春吉说:我给你们说个故事吧。说有一对新婚夫妻度蜜月,妻子无意中看到了丈夫写给以前女友的情书,上面写着,你是我的生命。
 
  妻子怒气冲冲,质问丈夫:既然她是你的生命,我在你心中的位置在哪里?丈夫很聪明,灵机一动,说了一番话,立刻使妻子的怒气没了。你们猜他怎么说的?卜春吉撇撇嘴:老掉牙的故事!不就是说——可是见了你,我连生命都不要了吗?男的傻气,女的宝气!肖成明尴尬地咧咧嘴,却不死心,说:我再讲一个,保你们没有听过!一位太太突发奇想,想给丈夫意外的惊喜。于是戴上假发,换上一套全新的衣服,并化了一个与平日不同的妆,走到丈夫的办公室门口,卖弄风骚地说:嗨!帅哥,你想不想和我……丈夫看了一眼,立刻打断说:不!我一看到你就联想到我的老婆。
 
  说罢,肖成明自己呵呵笑了,安静的脸上像涂了鸡血似的一片通红。卜春吉却一点反应也没有,说:你讲的不够辣,也不荤,乏味!肖成明的笑声断了,习惯性地挠了挠后脑。卜春吉说:我讲一个——一排妓女在街边等客,一位农村来的八旬老太太好奇地问:你们在等什么?妓女没有好气地回答:等棒棒糖!老太太一听,乐了,也加入队伍等糖。正遇上警局进行治安整顿,全部被抓。警察好奇地问老太太:牙都没有了也能干?老太太笑着答:我可以舔的!
 
  肖成明哈哈大笑,王生辉也乐了,扭过头来望她一眼,而安静窘得耳根都红透了,把头别向窗外。肖成明说:看不出小卜你是说段子的高手。卜春吉不屑地猫他一眼:这有什么奇怪的?还有女老师上课时说黄段子哩!肖成明错愕地唔一声:早听说了,我还以为是人家瞎掰。难道不顾师道伦理?不讲师尊形象?卜春吉冷哼:大学早就是菜市场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公开调情的,与学生通奸的,集体行淫的,陪睡保送读研的,都出现过了。白天是教授,晚上是禽兽,大家都熟稔了,潜规则也掌握了。
 
  肖成明叹口气说:这样的社会风气哟,处女都……奶奶的!卜春吉见怪不怪地笑了:还处女哩,全社会都知道,处女要到小学生中去找。你还想讨个处女做老婆?肖成明窘迫,嘿嘿地傻笑,又去摸他的后脑。
 
  卜春吉说:我再讲个处男处女的段子,就是我们一个现代文学老师课堂上讲的——老处女和老处男结婚登记,为表示纯洁,老处女出一上联:一间房两扇门二十九年没进人。老处男对一下联:一杆枪两颗弹三十八年没抗战。民政部门一领导正好路过,立即批了一横批:傻逼傻蛋!肖成明又乐不可支地笑开来,屁股下张了弹簧似的蹦蹦落落。王生辉咬着耳根对我说:这个小卜,挺麻辣的!我听得乏了,打了个哈欠,嘀咕道:她是大江边的小雀——见过风浪!
 
  车驶过高速路,转向国道。田野的芬芳扑面而来。我的精神顿时一振。把车窗玻璃也摇下了几分。本还在和肖成明谈笑的卜春吉也转移了视线,哇哇叫:看,荷花!好美!间或一丘一垅的荷田,在七月水田的包围中成了独特的风景。
 
  亭亭玉立的茎杆,极有气质地立着,或红或白的花朵儿冒出尖顶,把自己包得紧紧的,仿佛有了份羞意。我不由清吟起李商隐的诗句:都无色可并,不奈此香何。瑶席乘凉设,金羁落晚过。回衾灯照绮,渡袜水沾罗。预想前秋别,离居梦棹歌。
 
  卜春吉拍手赞好:不愧是诗人,钟大哥腹内藏有万卷书,好叫人称慕!我的耳根莫名地发烧,嗫嚅道:哪里,就记得那么几首。一直只是贪婪望着窗外的安静轻声说:李商隐的诗虽好,但感物抒怀,寄情太多,还是不如王昌龄那首《采莲曲》来得亲切: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乱入池中看不见,闻歌始觉有人来。人在莲中走,人莲一体,意境高远!
 
  卜春吉又是热烈鼓掌:忘记了,我们这车里还有一位女才子哇!钟大哥,我要向你郑重推荐我们楚大中文系这届的才女——安静,大学四年,在报刊上发表过六七十篇散文哩!我们老师说,她是梅运佳师兄之后,他所教的最有才气的学生。
 
  安静的脸上又红通通的,像个熟透的苹果,她说:我可不敢与师兄相提并论!我心中暗暗一惊,不由扭头仔细打量她一眼,正与她的目光接上,但她马上躲开了,垂下了头。肖成明自然不甘寂寞,说:要说写荷花的诗,精妙的还是杨万里的《晓出净慈送林子方》: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通俗大众化口味,耳熟能详,百姓都喜欢。
 
  卜春吉却摇头说:后两句确是名闻天下的绝句,但前两句就太平乏,太一般了。要我说写江南水乡荷湖荷海的好诗,我倒还是推荐清代石涛那首:荷叶五寸荷花娇,贴波不碍画船摇;相到薰风四五月,也能遮却美人腰。美人摇船入得莲池,香气沁脾,景美人美一气呵成,有行如流水的舒畅与美妙!
 
  肖成明立刻拍着座椅称好:看来,最有才的是咱们小卜啊!难怪梅主编面试你后赞不绝口,说你是一枝热烈玫瑰——这赞誉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空前绝后!卜春吉打他的肩头一下:你是咒我啊,鲁班门前耍斧头,不怕真正的作家笑话!我感到了她瞟来的灼灼目光,只能说:你也太谦虚了!作家嘛,只是个虚称,一张纸的手续!真正有文才的,不一定会入作协,闲云野鹤的高人多着哩!你们如果想加入省作协,我届时帮助联系,推荐加入就是!
 
  卜春吉高兴了:当真?我说:只要公开出版过一部集子,加入是没有一点问题的。卜春吉就像泄气的皮球,立时软到了靠椅上:还要出书啊?我说:现在出书很简单,找个民营书商,出几千块钱,一套丛书十多本,个把月的时间就出来了,自娱自乐嘛!
 
  安静扑闪着明亮的眼睛,惊讶地问:作家们都是这样出书的?我笑了:真正的大家是由出版社在包装,而如果只是像我们这种三流甚至不入流的作家,图书多是自费出的。何况,现在诗歌的热度已经没有了,谁还在看诗呢?诗人自己不出钱嫌吆喝,哪个为你呐喊啊?安静沉默了。
 
  肖成明问我:你很熟悉民营书商?我笑了:要讲最熟悉黑白镇民营书商的,当然是你部室的单特立啊,他就是从民营工作室应聘过来的嘛!肖成明一拍脑袋:嘿,你看我——王生辉插嘴说:当局者迷,落局者清嘛!肖成纠正他:这叫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王生辉咧嘴笑:我是个粗人,想装点文化,没想到刚张口就露馅了,嘿嘿!
 
  越过一段田野之后,便驶向了山区。青翠映眼,间或一两朵野花窜入眼帘,颇令人欣喜。热度仿佛下降了几分,有微风吹来,汗涔涔的背脊也稍微感到了一丝凉意。但别克商务车就在这时出现了故障,刚翻过一个山头,车子忽然发出了滋滋的声响,接而发动机突然熄火了。王生辉跳下车打开前车盖,一股呛鼻的塑料烧焦味窜了出来。
 
  王生辉道一声不好:他娘的,水箱没水了,指示灯居然没亮!希望只是电路出了故障,如果是发动机报废,那就糟糕透顶!我急了:有办法吗?王生辉打开后备箱,拖出一箱矿泉水来:先降温!车子用久了,总归要出些故障的。我忙帮他拧开水瓶,看他一瓶瓶浇下水。那升腾起的水汽立时罩住了我们。十分钟后,水汽终于散去。王生辉查看了看发动机:还好,应该只是线路问题吧!
 
  肖成明三人也下车了。卜春吉小心地问:不严重吧?王生辉摇头:山坡下就有个修理店,只要把车推动一下就行了。肖成明皱起了眉头:推车?就我们几个?王生辉点头:没办法的事!我抱歉地望着两女:竟然遇上这事,难为你们了!卜春吉已经把袖子卷起:干吧!王生辉和我钻到车尾底下,肖成明和两个女孩分立左右,随着王生辉一声喊,我全身都绷紧了,吃奶的力气也使了出来,但商务车就像生了根一般,纹丝不动。
 
  肖成明说:看来,我们只得等待救援了!王生辉说:莫泄气!再推一把试试!你们三个重心再往下移一点,把平生最大的力气使出来。肖成明还待说什么,卜春吉不耐烦了,说:一个男子汉,娘们似的磨磨叽叽干什么?再试就再试呗!王生辉竖起大拇指:赞!
 
  准备就绪,王生辉猛一嗓子吆喝:一二三,起!我把全身气力用于右肩膀上,整个车身的重量似乎都压到了肩头,我咬紧牙关,鼓腮舍命往前一掷,豁拉,左边衬衣的腋下拉开了,露出一个明显的豁口,我的身子不由往前扑,摔了个狗啃泥,下巴砸得生痛,眼前金星直冒。我的耳畔响起了卜春吉的欢呼,抬头看,汽车已经向前滑进了近一米。王生辉在驾驶室喊:快上车,快上车!我什么也顾不上了,忙从地上爬起,跌跌撞撞追上去。肖成明把我往车上一提,没踩刹车的商务车已如离弦之箭,往坡下滑去。
 
  我刚坐下,安静却指着我惊叫:你的嘴!我顺手一抹,一线鲜红。牙龈出了点血,常事了,不碍!我解释道。说罢,啐一口到窗外。卜春吉看我面上还沾着泥土,掏出块手绢就要擦拭。我躲避了一下:不碍!卜春吉又掏出纸巾来,递给我:擦擦吧!我感激地说:谢谢!拿出两块来,马马虎虎擦几把。
 
  卜春吉噗地笑了:倒擦成大花猫了!你别迂了,我帮你擦吧。说罢,不由分说把我按住在椅上,用张湿面纸轻轻擦洗着我的面颊。我的鼻子里闻到了一股茉莉花的清香,心中忽而一颤。肖成明酸酸地说:今天我们这一折子戏,题目就该叫——钟主任舍命推车小受伤;俩美女倾情救护大拼比。安静呀一声,又是红霞扑面,把身子扭到一边去。
 
  卜春吉浓眉一竖,白他一眼:就是,又怎样?肖成明嘟囔道:好男不与女斗!身子一猫,闪到车的后排去。我强笑笑,莫见怪,肖主任心肠好,真性情,就是好逗笑,习惯了就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