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家园万岁》--第25节 青黄不接的日子

  青,就是青苗;黄,就是粮食。春天种植,秋天收获。夏天是等待的时期。人生有许多时候要等待,数夏天的日子最长。青黄不接的日子就是夏天。
 
  三川半,夏天。太阳不是从西边出来的,太阳从东边一直晒到西边。知了接着蝉鸣。
 
  战事,匪事。兵要吃粮,匪要吃粮。三川半剩下的粮食不多,农历三、四月就吃完了,农历七、八月才有新粮,这个时候,米市就暴涨。三川半人后悔吃了那么多饭,人要是不吃饭,赶在青黄不接的日子卖粮食,价钱好,家家都是财主了。三川半人和别处的人一样,有个大毛病,就是要吃饭。
 
  青黄不是粮食。种粮的人要去买粮食,把值钱的东西都卖了去买粮食。一只上好的玉镯子换三斤老玉米,一只金戒指换一斤小麦,一床新棉被换二斤大米。什么都没啦,儿女也能换粮食。
 
  夏家四姑娘七岁,才三岁那么大小,夏家爹娘拿她换几升老玉米。四姑娘到了新人家,叫召头寨的小镇上。四姑娘偷了新人家的一团大米饭,跑了。快回到家了,她饿了,想吃那团米饭,她就忍着忍着,饿得头昏眼花,走不动了,就一路爬回家,到了家门口,四姑娘昏倒了。第二天,夏家人开门,见四姑娘倒在家门口,用姜汤把四姑娘灌醒。她手里紧紧抓着那团米饭,说,娘,大米饭,你吃。
 
  夏家爹娘哭了,什么叫骨肉,这就是骨肉。
 
  夏家爹娘领了四姑娘去找七红,七奶奶,孩子给您,我们要去讨米。
 
  七红叫家人开仓,给夏家一斗米。
 
  宰相王安石写《青苗法》,想的是粮仓不是粮食。七红想的是粮食,不是粮仓。
 
  七红领四姑娘见赵常。
 
  赵常说,开仓放粮,留下兵粮,把粮食都分了。七红说,三川半的粮仓怕只剩下兵粮了。赵常说,那就把兵粮先分了,先养骨肉后养兵。七红问,兵无粮,起了战争怎么办?赵常说,先吃饭吧,吃饱了一起死,做个饱死鬼,不做饿死鬼。
 
  三川半的粮仓,三天之内就空了。
 
  三川半的粮仓空了,是个大机密,机密一大,就不是机密了。 军人一挨饿,就把机密给泄漏了。
 
  赵常找来龙二,你给我在三天之内,把三川半的粮仓装满。
 
  龙二说,领导,青黄不接,我上哪里弄粮食?
 
  赵常道,叫你来,你总有办法,三川半没有你龙二办不成的事,常德、汉口都是粮仓,水践也就三天。只要肯花银子,粮食就来了。
 
  龙二道,哪来的银子?
 
  赵常道,朝廷最有钱的人是何大人,三川半最有钱的是你龙大人啊!
 
  龙二想说什么。赵常说,你就去办,你先花钱办粮,日后我想办法补给你。
 
  龙二说,领导,我要不办呢?
 
  赵常指了指两旁的刀斧手道,我先把你杀了。
 
  龙二嬉笑道,领导哪里舍得杀我呢?杀了我龙二,哪个帮你下常德、汉口买大米?我龙二再不要脸,也知道为领导分忧。再说,你是我义兄,兄弟之间,有难同当,打虎也要亲兄弟嘛。只是我把钱花完了,就是个穷人了。穷人就不是个人了,人穷志就短了,志一短你就看不起我这兄弟了。我龙二什么都不怕,就是怕穷。
 
  赵常道,穷比死还可怕吗?
 
  龙二道,我宁可死不可穷。
 
  赵常道,有道理有道理,你先把粮食办好。我让你种三年鸦片烟。
 
  龙二道,说话算数。
 
  赵常道,算数。
 
  龙二站起来施大礼,领导这条政策好。我就去办粮,三天之内,保证三川半粮仓满满的。
 
  那个时候中央政府是禁鸦片烟的,中央政府派林则徐带了一大批干部到虎门销烟,大火烧了三天三夜,南岭以南的云全染黑了,湖南、广西都闻得到鸦片味。凡是政府要禁止的,就有暴利。有人偷偷摸摸地搞,政府往往睁一眼,闭一眼。在睁一眼的地方和时间,要受重罚,在闭一眼的地方和时间可得大利。中央政府太忙,耳目不够用,总有些地方听不到,看不见,像三川半这样天高皇帝远的地方,中央政府也就只能让赵常代为管理。他有权解除中央政府的禁令,上面追查,就说是为了搞麻醉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龙二在三天之内筹得几万石粮食,他得到了赵常签发的鸦片种植许可证。
 
  龙二收来的米有一半是霉米,他特别给每袋霉米配了张说明书,多淘洗,煮饭加点儿盐。那一时期因此流行盐贩。条件好一点的人家,还加点猪油,煮成油盐饭。米不能吃,要打扮着吃,像丑女打扮一番也赏心悦目。龙二拿到种鸦片的批文,叫人抄写很多份,每一份都能卖个好价钱。
 
  那些拿了批文的人去种鸦片。龙二再把鸦片收回来,他这样就赚了两道钱,先赚批文的钱,后赚鸦片烟的钱。他的一位把兄弟把种鸦片的批文卖到四川那边,人家说你那是三川半的批文,到四川有用吗?他那位把兄弟说,三川半能用,四川也能用,不就差那么半川吗?
 
  一时间鸦片种子紧缺,龙二养了很多信鸽,专门培训它们,让它们从云南和缅甸带回鸦片种子。那些信鸽先是强壮如鹰,后来染上鸦片毒瘾,瘦得像麻雀,它们飞着飞着就把鸦片种子掉下来,那个时候到处长满鸦片青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