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个农民的愤怒人生》--第11节 被罚

  三天里,爸一直守在猪圈墙边看着刘三庙附近安家村那户人家的中德混血儿母猪种,猪价是估来的,猪母是中国的,猪父是西洋货,中西结合的混血儿就是不一样。眼睛不全是蓝色,带点碧绿,尾巴短得只有那么两寸,总是翘起的,还能像狗尾巴那样,一见到熟人就摇动。嘴巴大大的,不像土猪尖嘴长腿吃饱不睡,人睡害,猪睡大。
 
  体形高大的良种没个长腿当然不行,人有人相,猪有猪样,同样两个月“出家”的猪娃,良种血统猪明显优生优育得多。只是声音没有区别,没有中文与外文之别,也是锐尖的长啸声。奇怪的是,猪一发出锐尖的叫声,爸就赶紧往屋里走,骂一声:“灾猪,喇叭一样!”
 
  三天里,我忙于买碾米机、粉碎机,买了两手扶拖拉机的麦秣、谷糠、苞谷。两台机器是看不见的电驱动马达带动它们高速运转来工作的。电,一时间成了我的大障碍。先以为是小问题,电表开关等买回来自己安装就行了。组长告知,不能私自架设电线安装仪表开关的,应该叫电站的人,只有他们才懂,安全第一。
 
  其实是两根正负极的照明电,有支电笔就行,试出是火线,胶钳拧紧。是零线,不带电的,手拧也行。先斩后奏是不敢的,怕罚款,先奏给农电站的人。一天没来,二天没来,第三天又过了一个上午,我三下两下就安装好了,开关一扶,碾米机、粉碎机同时工作起来,一边碾米一边碎苞谷。
 
  十几分钟后,两台机子都“嗡”的一声就停止不动了,我知道是开关上的保险丝烧断了,待拿了钳子电笔来到门外,一看傻眼了,一台三轮摩托看来是早就停下来了,几个穿着电管衣服的正在电表下指指点点,一人手握着个长竹竿,竿的一头还有个铁钩,我明白开关是钩子钩下来的,专业工具,不需要手扶上扶下的。“赶紧散烟!”不知什么时候爸出来了,看了一眼又缩回去,对我耳语了一句。
 
  散烟好办,我心里说。爸知道我抽的是过滤嘴香烟,我一买就是一条,一条的批发价能赚一包。自退伍回来抽了一条新疆产的“黑猫”牌,就一直改抽市卷烟厂的杂牌烟,一块八毛的“红豆”,只适合老百姓抽。怕出汗弄潮了,我那次去县里办彻底的退伍手续时买的一包‘芙蓉王“烟硬盒子舍不得丢掉,经常用”芙蓉王“装”红豆“,此刻掏出来的就是”芙蓉王“。
 
  散烟时,一个说不抽,两个手上接过夹在耳朵上,一人与我”共火“点着了,接下来就是说话。
 
  说话没我的份,我只有听,有问才必答,我实在答不出好滋味时,嘴硬了几句。
 
  ”电是国家的,电有电力法,国家让我们管电,我们就按电力法来管你。“手上拿着摩托钥匙的人说。可能是头儿。
 
  ”我犯哪条法了?“
 
  ”你私自架电嘛。“
 
  ”我知道架电是你们的公事,我请了你们的,求过你们的,就差没跪下了,办件这样的小事也要下跪,没必要吧?“
 
  ”怎么没……“头儿没说完就停住了,另一个拿竹竿的及时把话另外引向深入:”我们开会你就来了,没开会又不来,你玩我们?!“
 
  ”抽个空帮我安装起来就是,你们有的是摩托!我来了你们就说开会,一开两天!“
 
  ”你管得着我们开会?中央开会一开就几天的,省里市里开一次十天的都有,我们镇政府机关仅次于县政府机关,两天算多?“又一人接话往下说:”别跟他扯那么多道理,念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力法给他听,老铁,你念,就念罚款那一条。“
 
  叫老铁的慌忙从皮夹里取出个本本儿,里面夹有一张折叠的”大法“,念道:”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力法,第……“
 
  ”不要太讲法了吧。“我语气明显软了下来,近乎哀求,”随便罚点款就行了吧,我承认我做错了,我最懂法、守法、讲法。军法严不严?我守了五年。“后面一句是我自问自答。
 
  ”你当过兵?哪个部队?当的是……“这话听起来有逢到一个战友的感觉,我刚想与人扯个关系,就被手上摇晃着车钥匙的头儿严厉地批评:”当兵的了不起?哪个没当过?回到地方来就要遵守地方上的法。“”法“字说得很重,是第四声。
 
  ”我当的是兵。“我还这样说,”我当的是官的话,我还买碾米机粉碎机养猪吗?“但一想,这话并不要强,而是低三下四得很,就哑口不多说了。倒是那个有战友味道的人听出了话外之意,似乎在偷偷地笑。
 
  村子里男女老少的来了很多,七嘴八舌,有人在劝我认罚算了吧,罚点就罚点,不罚是逃不脱的,扯了线没电灯光火了,点煤油灯,没煤油卖了,人家大火还没发出来呢,发出来,扯了线还没收那块木板板,那上面几十块钱呢!我想,没收那块木板板倒不是什么大事,上面是六十几块钱的电表和二十多块的开关,不照明也没关系,柴油点灯也行,烟雾多而已,想买台黑白还没买,问题是猪的吃的问题如何解决。
 
  毛主席针对人说了吃饭是第一件大事,我要针对我的猪说,我的猪吃饲料比我吃饭还要大事。想到这儿我不得不大度起来:”直接讲钱吧,要多少?“我娘听到了我这样说,吓了一跳,”就你钱多!哪有你自己先问的,由他说呀,然后讨价还价,少一分赚一分,钱难挣阿!“我爸耳朵特灵敏,听了骂声,提着木棍往门口一站,见人多又缩了回去,可能转身太快,碰倒了什么,那什么又碰倒了什么,屋里哗哗一片碎响声,两三只碗是掉到地上烂掉了。
 
  碎响过后,传出从窗户飞进我耳朵的唠叨声:”天杀的,就你钱多,就你钱多……“
 
  那边,几个管电的用计算器在按来按去,计算器发出几声”加加加“的脆响声,接着是一声”减“,再是”等于“。我听起来很舒服,先当然是”加加加“,没加的了还有”减“去的,对我钱财有利。
 
  哪知道,计算器里的姑娘又脆响一声”乘以4“后的”等于“我就奇怪了,怎么会有”乘以4“呢?没有”除以“的,我知道。果然是没有,一个”乘以4“后的等于数字报给了我:”等于六百八十八块八角八分,那八角八分算九角也行,逢五收,逢四丢。“
 
  有人想帮我说话:”相反算了咯,逢五丢,逢四收,就八角算了咯,六百八十八块八也好听的。“
 
  我说:”按规矩办事,不能相反,逢五是收的逢四才丢的。“我屁股袋里是有一千多人民币的,他们是冲着我屁股来的,都望着我的屁股。裤子是新的,不便穿军装,新做了两条西裤,扣眼很小,一时间掏不出钱来,旁人发笑,说要拉屎了怎么办呀?
 
  不像是问我,我没回答。我在用力解扣钮,终于解开了,又有一人笑了,更多的人跟着笑,管电的人都没笑,有一个想笑终于还是忍住了,笑的人都在说:”拉(拿)出来的不是屎,是钱,能买东西的。“
 
  我数了数能买东西的东西,他们都伸手来接,我把”东西“在空中扬了扬,想马上说,忍住了,死死盯住他们,很久才愤怒地说:”你们不是已经’乘以4‘了吗?“
 
  管电的要走了,边三轮摩托车是电子打火的,钥匙一拧,机关一按,发动机响了,长长的烟管从后面冒出一股股黑色气体。油门控制在右手上,那右手捏成个拳头,松一下,紧一下,黑色气体就冒得突然,也突然变弱,发动机声音当然与黑气体成正比例。待到后仓里两个人都坐好了,余下的那人从烟管上一蹬,屁股落在一个轮胎上。
 
  那轮胎是备用的,大屁股太多,圈内是钢丝,屁股极不舒服,为了舒服,大腿叉开,两臂张开,一边扶住一个脑袋,那脑袋变换方位看都像个”犬“字里的那一点,那人更像一个”犬“字。
 
  管电的一走,组长立即告诉我,他已经帮我计算出”加、减、乘“的三则混合运算了。一加是从四百块开的始,四百是罚款,罚款中的最高。一加是一百八十块八角八分,这是电表、开关、人工工资的三数,组上那个总开关正是这个数,数字带八就发,你要替人家吉利着想。再减去五十,他们从县里批发来是这个价,但是你买的,所以要减掉,只是把你的工资算给他们了,你去哪儿领工资?
 
  领走了才叫工资。组长最后告诉我,还有一加是”乘以“后加上去的。他们管电的有个行规,其实哪一行都有,这规矩一般人打不破了,除非是干部,至少吃国家粮的镇干部,村组干部都是农民任的,无权打破,还要带头呢!
 
  组上那个总电表安装时,来了六个管电的,一人一包”芙蓉王“,一包二十五乘以四是多少?我很快算出来是六百八十八块八角八分,我后悔不该让这帮强盗还逢五收多收走了一毛二分,我给的是六百八十九块整。
 
  养猪事情刚刚起步,甚至还不算起步,就被国家工作人员罚了一次,我是不怎么放在心上,只是气坏了我的双亲。爸一气,就气得出病的,一病就要有人捶背。这种捶背就好的病是我娘发明的,发明还不到几个月。先前是熬中草药,后来跟医生打不起交道了,有一次咳嗽得厉害,喘不过气来,娘万般无奈之下,在爸后背捶了几下,没想边捶边好,气也顺畅了,脸上由白变红。
 
  以后只要一咳嗽,我娘就跑过去,直接往背上乱捶几下,不要多捶,多捶我爸就叫疼,大概二十下左右。女友跟娘睡了几个晚上,就有二个晚上见识了我娘的拳头功夫,爸一咳,娘梦里也能起来,十分钟后放心上床睡觉,保证拳头到了背等于药到病除。娘这几天气坏了,时不时冒出一句”六百多块呀——“”呀“后就一声长”唉——“
 
  大寒那天是十二月二十日,农民的节日多,有二十四个,全是关于种田种地的,我在外过惯了几个一,五·一、七·一、八·一、十·一还有元旦的”一·一“,没兴趣过雨水、芒种、白露、霜降什么的。爸说大寒是今年最后一个节了,要好好的过一过,罚款的事六百多就六百多,过去十几天了,不气了。
 
  也许是那天早上我在爸背上捶得好,次数不多不少,才二十三下,他说好了,”你上街去买几斤猪身上的肉来吃吧,骑单车去,越快越好,咱家有喜了,用喜来冲冲晦气,把晦气冲给管电的人,六百多块买他一条命,我算准了,阎王打勾了。
 
  “我听得莫名其妙,爸有点像讲鬼话了,阴阳不分,思路不清,又说有喜,又说死人,说不提六百多块了,又提起六百多,还说换他一条命,哪里有逻辑,还说猪身上的肉,肉当然是猪身上的,这话也要啰啰嗦嗦。到了最后骂我:”还不给我去街上提一吊后腿子肉回来!
 
  “我说是不是多了,一吊后腿子肉不止几斤呢!”十几斤都行!舍得六百多还舍不得几十块?“爸”呸“的一声,等于赶我出门。我轻轻地关上门,一连串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从门缝里挤进我的耳朵。
 
  骑在单车上,脚越踩,轮子转得越快,脑子也在高速运转。爸他怎么越来越糊涂了,刚想过,觉得好笑,他是越来越老,越老越糊涂是没错啊,我没老怎么也糊涂了。前面一辆摩托慢慢地,比我的单车还慢得多,又是一个急转弯,路又狭窄,只好跳车了,单车摔坏了,人倒是没摔伤,吓得骑摩托车的手脚并用的急刹车。
 
  相安无事,各走各的,怎奈他认出了我,我也就认出他来了,原来几天前参与我家罚款的。是”帮凶“,我心里说,不想理他。”我说你呀跳车是不是想吓唬我?“他问。
 
  ”我车没刹车,不跳?碰坏你的摩托,够你罚呀!“
 
  ”我就知道你把我也扯进去是罚你款的了。“那人开了个头,像投案自首一样,彻底交待:”我是临时工,有事就叫我去凑数,人多势众,吓得住人,真动口动手的事我不干。那天你说你当了兵,我也当过,头儿也当过,副连回来的,转业在县电力局,副科级,头上总有个“副”。
 
  为了去掉,宁愿下来,下来就是皇帝了,电霸电霸,他是霸王霸王,有个亲戚在站里做临时工,不知用什么手腕,临一年转正了,我临了八年!要我送,我才不送呢!你以为那次罚你叫屈呀,多呢,偏爱找岔子,罚几千的都有,农民抗旱了,他就坑农了,平时呆在县里的别墅,有款罚,就小车赶来……“
 
  听那人说得在理,虽没一起当过兵,但真有了战友那样的共同语言,就多说了些话,还要他带我去买猪肉。坐在他摩托上,单车扛在肩上,一路上又说了许多,东扯西扯,我把我爸算命的话扯了出来:六百多块买他一条命。”
 
  你爸会算命?,算得准吗?算得准才好哩!“驾车的两次扭头向后,大声对我说。”不灵的,我爸老糊涂了,爱讲鬼话,你不要当一回事。“我也大声冲他耳朵乱叫着。
 
  肩上扛着单车,左手提着一吊猪腿子肉,见一单车修理铺,说要下车修理我的刹车线,摩托车骤停,偏还滑行几寸,停在一辆给车打气的弯腰弓背人后面,那人脚不动身子全动,闻气味就知道是谁,”四民,领工资了,你要请客的!“叫四民的就是我的假战友,并不回答,只叫了一声”铁钳——“。
 
  我突然明白,此铁钳就是在我家罚款那天给我念电力法”大字报“的人,听他又开了腔:”那天那家罚得爽,不少一分,今天我全领了,四百罚款我分得五十,加包烟二十五,老大给我张一百的,要我找二十五,我说没五块,给二十,又赚了五块,给三十是他赚五块的“四民一直没说,可能是见我在场吧。
 
  我把肩上的单车扛去几米远,借把钳子在拧旧刹车线,一抬头,四民目光正射向我,互相给了瞬间的一笑,四民开了一句口:”那钱太亏心了,给人恨死怨死骂死的!“铁钳充了后轮充前轮,还是脚不动身子全动,用力过猛或是循环往复汽筒的次数太多,”叭“的一声,摩托车内胎炸了,外胎也瘪了。四民戏他一句:”你瞧瞧,有人一恨你,你就没气了,死啦死啦的了。“
 
  ”换个胎就是!“铁钳说得轻松,还来几句:”你狗日的想跑,待会儿我们一起去站里,你领了工资真要请我咪细咪细一顿,是我叫上你去罚的款哩!老大说三个够了,我硬要叫上你。“我再抬头看四民,四民一脸的无奈相,脸红到了耳根,低头不语。我心想:这帮人肯定经常说日本话,打趣逗乐说惯了,出口成章,咪细咪细中有我的血汗钱。
 
  我换好刹车线,付三块钱给修理师傅,敬了一支烟,也给了一支四民,与四民共火点着吸时,叫铁钳的一眼认出了我,我也看他一眼,他还在看我,我才狠狠地久久地瞪着他,骑上单车前”呸“地一声用力吐了一口口水,没想,恰巧落在快要换下来的外胎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