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家园万岁》--第24节 一本关于种植的书

  赵常到巴人洞已不见彭锭。
 
  彭锭被龙二偷走了。
 
  赵常再见到彭锭,是他的金身。在朝拜金身的时候,赵常见到龙二。
 
  龙二向赵常施过大礼后,把王安石的《青苗法》这本书交给赵常。这是彭锭的交代。龙二将这本书藏了些时间。一本书对龙二来说,等于一叠擦屁股的纸,但这是彭锭特别交代的书,龙二想这起码是件宝贝。龙二请了好几个人研究这本书,证明它不是武功秘籍,不是医药宝典,不是藏宝图,不是帝王书,甚至不是一部菜谱。那些研究者告诉龙二,这是一本关于种植的书。龙二笑了。彭锭这个大英雄,穷途末路,能想到的就是种植,他能传给赵常的也就是种植经。
 
  很长时间,赵常就钻在这本书里,龙二那些时间很快乐。
 
  有一天,就是起大风的那一天。大风吹倒了玉米,吹走了茅草屋顶,吹倒了风口的几棵古松。那本书放在赵常的桌子上,风没有吹动它。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没有这个情景。这么大的风,这本书很安静。
 
  赵常再翻这本书,满眼青苗,青苗就是粮食。天下满仓,就不会兵荒马乱。出兵荒,出马乱,是粮荒,是青苗乱。天下不乱,先养青苗,青苗壮,粮仓满。这本书,实为宰相书,皇帝书,天下大书。
 
  赵常合上《青苗法》,去找诗人彭努力,想让他把这本书编成歌谣,在三川半开唱。
 
  溪边茅屋,诗人彭努力半醉。几个年轻人散乱在座:沈家后生沈仲文,田家小伙子田星楼,贺家后生贺蚊,陈家大哥陈居真,黄家五岁顽童黄永钰。
 
  诗人彭努力举起酒碗,仰脖灌下,抹抹嘴道,我彭努力会写诗,也略知阴阳术,能看相。你们几个,不是凡人,是天上星宿下凡。沈家仲文、田家星楼、黄家永钰,都是文曲星下凡。贺家小伙青龙星,可挂帅印。陈家大哥白虎星,是经天伟地之才。我今天对天对地对茅屋讲这些话,你们日后发达,得给我酒喝!
 
  几个听来拍手大笑。田星楼问,先生是如何看我等几人面相?
 
  诗人彭努力灌一碗酒道,你们看,贺蚊两道剑眉,一脸英气,可是帅才?陈家大哥,有孔明额头,一腹经纶自会编织天下。沈仲文有如来相,将来不是文豪也是高人。
 
  永钰道,老先生如何看我?
 
  诗人彭努力打量永钰一刻道,你这小兄弟面相难测,通体灵气,是个鬼才。
 
  赵常听诗人彭努力谈兴正浓,不打断他。等他停住,便进屋来,和他谈正事。
 
  彭努力一听,皱眉道,我不炒人家的剩饭,编歌说书,弄烂我的诗才。
 
  赵常见说不进话,离开茅屋,让他们继续海阔天空说大话。
 
  赵常和他的五花马正年轻,随步也是狂奔,五花马知道赵常要去什么地方。赵常说话的时候,五花马竖着耳朵听,它知道他会去办什么事,去哪里。赵常不说话时,五花马知道赵常要去战场或者去刘艺凤那里。
 
  五花马有一点搞不清,赵常去战场拼杀时,他的呼吸很平静,他要到刘艺凤那里,呼吸就有些粗重,像一匹马长途奔袭,像夏天里的狗,用嘴巴呼吸,把舌头伸得很长。
 
  五花马要见一匹母马时,从来不这样,它知道一匹发情的母马在那里等它,等它去交配。五花马在这样的时候,总是从容不迫。只有赵常呼吸平静一声不吭的时候,五花马才会呼吸粗重,一场拼杀要来了。
 
  五花马知道,这个时候,赵常要去刘艺凤那里。五花马故意放缓脚步,它要让赵常着急,让他像夏天的狗一样,用嘴巴呼吸。
 
  刘艺凤在洗澡。
 
  刘艺凤洗澡有秘制的汤,叫香草盐汤。这是她娘七红传授给她的。艺凤二十,七红四十出头,两母女看起来像姐妹。那香草盐汤洗浴可以驻颜,也可调肌理。女人经年用香草盐汤,白如米汤,润若脂玉,艳若桃花。
 
  这香草盐汤,香草采自云贵深山。盐是青海察卡盐湖的万年轻根。汤中有天山雪莲,西藏经吏草,一种受牦牛经血的野草,南方的还阳草和北方的雪花草。若不需生育女子,汤中加指甲花、麝香。洗浴过后用崖上石缝中的百年野蜂蜜和羊奶擦身,然后再用艾叶、茴香、薄荷蒸熏一刻。洗浴之前还要净身,脱掉腋毛阴毛,温水冲洗。蒸熏时,要用红绸裹身。最后用水獭毛擦干身子。
 
  三川半一般女子,得这秘方也无用处,得方难得汤。她们只能做冰火浴,先泡温泉,再泡冰凉的泉水。这个办法也不差,三川半的女人泡着泡着就出了颜色。
 
  刘艺凤才洗到一半,听到五花马来了。
 
  赵常径直进屋,把刘艺凤从浴汤里捞起来,用一条毡子裹着,带上五花马,来到他们第一次亲热的那块石板上。赵常骑了刘艺凤。五花马有些惊奇地打量这场搏杀,它总会看到,最后的胜利者是它的主人。一阵搏杀以后,它的主人受伤似的躺在石板上。明明是一场失败的拼杀,它的主人还为什么要往上冲呢? 五花马觉得很没面子。
 
  赵常躺在石板上,天上的白云一朵一朵地压下来,很柔软。身边的刘艺凤也像一朵白云。
 
  赵常对刘艺凤讲《青苗法》这本书,讲诗人彭努力是如何瞧不起这本书。
 
  刘艺凤听了说,你那本书讲的,不就是要拿钱买青苞,让农民护好苗,收了粮食再还钱吗?
 
  赵常点点头。
 
  刘艺凤说,这个道理让三川半人人都知道才好,这个钱,要龙二和那些站长们出。龙二修城墙,搞豆腐渣工程,又经管盐路、布路、牛马路,贪了不少钱,要吐一些出来。你把这些道理讲给诗人彭努力。要他出文告,编歌谣,他一听要龙二出钱,就肯帮你,他最讨厌龙二。诗人仇富,吃富不成,骂为富不仁。
 
  赵常听了高兴,又骑上去。
 
  刘艺凤闭上眼睛说,大白天的,让人看见了。
 
  赵常一边动一边说,我们在这石板上做事,生下儿子就是硬汉。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做事,生下儿子就很勇敢。
 
  五花马见刘艺凤从石板上几次爬起来又躺下去,这次拼杀, 敌人确实受伤了。
 
  它的主人胜利了。五花马第一次看见主人赵常不是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五花马记起老彭锭的一句话:马背是骑英雄的,不是驮草包的。男人的肩膀是扛事业的,不是扛女人的大腿的。
 
  五花马驮起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慢慢悠悠,踩过秋天的树叶和阳光,河水被秋风抖成细碎的金银。鱼群跟阳光照一下面,潜人深潭。
 
  霜降、白露过了是冬至,冰雪来了。
 
  一个很长的冬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