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家园万岁》--第22节 赶尸的龙二又冒出来了:“我就是那样一只蚂蚁”

  龙二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逃遁了好一段日子。三川半不赶尸也不修城墙,龙二差不多被三川半忘记了。
 
  龙二做了一件得大义的事,就是彭锭逃难,把大活人彭锭当做死尸赶回三川半,让彭锭死里逃生。一路上,龙二多次起了杀念,到悬崖处将彭锭丢下深谷。但每到危险处,彭锭都有戒备,龙二杀心自息。若真杀了彭锭,等同杀死一个稻草人,毫无价值,若救得彭锭,就等同得了个金菩萨。龙二赶尸,等同押镖,他当了一回忠诚的镖师。
 
  三川半不见龙二,只是彭氏天下不见了龙总站长。他手下的那些盐客、牛客、布客,都是他父亲当年走长江的同道,龙二同他们一起酒池肉林。
 
  这几天,龙二一直躲在盐客站麻狗那里,麻狗是龙二招来的盐客。龙二当总站长时,麻狗没贪多少银子。龙二藏身麻狗处,亲授贪法,麻狗便成为三川半首富,几次吵着 要辞掉站长下海做盐商,龙二对他说,何必如此?你当盐客站长,管天下盐银,管三川半盐路。三川半人要吃盐,你就是三川半的盐罐子。赵常再势大,也要靠你。麻狗,你枉我痛你一场,终不能成大事。
 
  麻狗叫下人上了一盅好酒,挥去下人。问龙二道,龙总,可教麻狗如何成大事?
 
  龙二道,麻狗,你是一只好狗。狗只能吃屎,你知道吃肉,是好狗,好狗不等人喂,能猎杀肉物。但是你还不是狼。
 
  麻狗又问,如何为狼?
 
  龙二道,为狼者,需有狼心。你能谋事,是好狗,能谋人,可成狼。在三川半谋人,先要谋客站站长,与他们结盟,到时候,你自然拿死了三川半的经济命脉。有了银子,也不可把银子看得太重,要学会施舍,舍给那些对你有用的人。你要人,有人要银子,到时候,你人财两得,连赵常也会成为你的家奴。
 
  麻狗猛吞一口,叹道,我麻狗也难成天狗啊,哪能吞日月?我不想天不想地,只图日子过得舒服。你看我在三川半这巴掌大的地方,吃的是东海的鱼虾,喝的是贵州好酒,饮的是西湖名茶,用的是海南黄花梨、云南红木、江西官磁,我还制了一口沉香棺木,正宗柳州手艺。
 
  龙二道,人死一块烂肉,装在钵里碗里都一样。你就把这个世界想成是一口沉香木棺材,把自己装在里头,怎样舒服,怎样贵气,怎样踢打都由你,这样,你就想通了。
 
  麻狗领龙二去看他的几处盐库、钱窖,看他的算盘和秤。秤大的可量千斤,小的可约分毫。算盘大的要十个人一同拨珠,小的可袖藏。有象牙、有玉石、有紫檀、有黄杨木。麻狗在秤和算盘这两样上花够心思。
 
  一只蚂蚁爬上秤盘,在盘中爬行。龙二招呼麻狗,让他看秤盘上的蚂蚁。
 
  后来。
 
  龙二问麻狗,你还记得那一回我让你看秤盘上的蚂蚁吗?
 
  龙二摇了摇头说,哪一次?看蚂蚁爬到秤盘上干什么?蚂蚁吃盐吗?我的秤盘上都是盐味,没别的味,我的秤从来不称肉、不称糖。
 
  龙二扯了一下麻狗的耳朵,你呀,就是不记事。那一回,我确实让你看爬在秤盘的蚂蚁。它在秤盘上,么小一点儿,它想量一量自己多重。它等于零,没重量,它太小了。它不是一个东西,它想知道它是一个东西,它很重要。它想让枰蛇动起来。
 
  麻狗,我就是那只蚂蚁。龙二说。
 
  麻狗说,你不是蚂蚁,是大人物。
 
  龙二说,如果有很多蚂蚁爬到秤盘上,像一座蚁山,就有了重量,秤砣就动了。麻狗你也是一只蚂蚁,你明白吗?
 
  麻狗说,我明白吗?
 
  龙二说,我们要很多很多的蚂蚁,我们就是神仙了。我们是神仙蚂蚁。
 
  麻狗点了点头,当然当然。蚂蚁好蚂蚁好,蚂蚁什么都不怕,什么都能吃。
 
  龙二骑上马,奔一个什么地方去了。麻狗望着龙二的背影,摇了摇头。他然后去看账本,看这一天的进项。然后算一算,多少缴给赵常的政府,多少留给自己,多少打点关节,多少分给下面的人,多少在年内给有关人贺喜日贺生日贺年节,多少让老婆知道还有多少瞒着老婆。
 
  麻狗的脑壳像一把筛子,专门筛数字、 筛事物,筛子上下的他全都数。筛子上面的是米,筛子下面的 糠。米走米的路,糠走糠的路。大钱是米,小钱是糠。麻狗把银子叫米。有米来了,他就对老婆就说来米了,让老婆高兴一下。
 
  老婆査音是位居士,一日三餐素食。无子,信南海观音。每月朝南方烧香,观音菩萨生日烧大香。三川半大庙半是观音,半是太上老君。查音总会敬些香火钱,祝愿三川半不旱不涝无祸无灾,许愿为观音塑金身。麻狗给她的钱远远不够,她找到麻狗的钱窖。满满一窖银子,一排排码成银墙。查音细看,这些银子最上一层麻狗全做过记号。查音把最上一层挪开,取了第二层。用箩筐装好,挪出银窖,然后请人抬到庙里。终于塑成金观音,了却心愿。
 
  后来麻狗也自然觉察,知道为菩萨塑了金身,也就不怪 查音。乐得去见金菩萨,点烛燃香,烧纸放鞭炮,算是给大庙捐了菩萨金身。
 
  麻狗不信菩萨,他信龙二。龙二就是活菩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