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家园万岁》--第19节 国中无国

  秦皇汉武以来,文字统一,建制统一。立中华帝国,国外为异邦,国中不可有国。三国时期,三雄立国争地,实为争权,得正统,号令天下。故吴不安吴,蜀不安蜀,魏不安魏,你争我夺,把个皇帝装在口袋里就在马背上四处奔走。皇帝只有一个,被曹操拿去。刘备只好称为皇帝的叔叔,无奈他姓刘,正宗大汉皇 室。孙权什么也没有,就攀个亲家算了。
 
  有了当皇帝的理由,才可立国,江山才能坐稳。
 
  刘金刀要立花椒国,可拉上汉高祖,他误饮自己的毒酒死了,是个不好的兆头。彭锭立国,自封洪泽帝,是私吞国土,为逆贼,必遭天下人诛。
 
  三川半凤凰国三年又六个月,朝廷中央国军来剿,剿总司令为三国战将马操的后代马达人,从湘江一路杀过沅江,杀进白河,白河顿成红河。龙二修的长城本来是豆腐渣工程,经中央军一推,城墙便崩溃。龙二私吞修城墙的工程款,建豪宅,置田地,办货栈,开银号。彭锭想起杀龙二时,中央军已杀到。
 
  彭锭只好率宫内人等藏身巴人洞。
 
  赵常领军八十万人,借山川河流作战。三年无战事,赵常的军队多数人染上鸦片瘾。或者患上梅毒。那些患梅毒的,行军十里八里便躺倒路边。那些染鸦片瘾的,打起仗来便流鼻涕口水。他们被中央军砍飞了脑壳,口里还含着鸦片泡子。
 
  赵常先领军猛冲猛打,然后突然后撤。进军时那些鸦片客、梅毒患拖在后边,撤退时他们就留在了前线。这些人先是想投降中央军,哪知中央军见人就杀,见房屋就烧,见女人就掳。那些抽鸦片、染梅毒的残兵败将只好奋起抵抗,以三五人拼一人,杀死中央军不少。这些人后来尽被中央军杀死。
 
  赵常退至白河岸,所随队伍尽是精锐,再回马前进,中央军大败。这次战斗,帮赵常整肃了队伍。你的士兵吸食鸦片,染了性病,罪不至死,不能把他们杀了,是战争把他们杀死,让他们成烈士,得美名,这些该死的人死得其所。病残之人,扬杀敌之威,这就是在战争中学 习战争。赵常将这些人就地掩埋,立了一块纪念碑,这块碑也是赵常的心得。
 
  赵常在鸡公界一带驻军,与中央军对峙。中央军攻打年余,伤亡惨重,不能进三川半一尺。马达人便派人来议和。那时,太平军、白莲教起事,中央军议和紧迫。赵常报过彭锭与马达人阵前议和。马达人代表朝廷宣读了皇帝诏书,三川半不称国封帝,不向朝廷纳贡缴税。双方议定,立一石碑,刻下许多文字。中央军撤军,三川半交由彭锭治理。那块石碑留给后来考古。
 
  赵常与马达人阵前议和时,天有异象,现天狗吞日。马达人 宣皇帝诏书,赵常不跪。赵常称习武之人,双膝一跪,武功尽失,若失武功,将来如何为国效力?天下人不能文治武功,又如何安天下?不能安天下,就是对皇上最大的不敬。马达人说,赵元帅不跪,本将军代你一跪,以敬我皇上。马达人念完诏书,竟长跪不起,赵常只好上前扶马达人。这个仪式,记入后来野史。
 
  马达人代表朝廷,赐一百匹绸缎。赵常回赠一百桶好酒。
 
  是夜,彭锭仍留巴人洞。梦见天上红光如焰,空中利剑乱舞,有人头如雨落下。彭锭惊醒,一身冷汗,浑身无力,四肢如纺出的棉花条。眼前金星乱舞,高热不止。七红端来参汤喂了,彭 锭昏昏睡下。赵常将彭锭众人从巴人洞接人彭府,彭锭仍是昏睡不醒。
 
  七红知百草医百病的道理,她要在三川半的草木中找到救命草,救彭锭的命。她叫人采来白荆条熬成药汤,又叫人把水竹在火上烤出汗汁,把两样药兑在一起,一匙一匙地喂下。这药可退高热。服药过后,彭锭高热退下,只还是昏迷不醒。诗人彭努力说,百草都是药,凡人识不破,若要识得破,烧香请华佗。我们三川半,有位名医叫田六瞎子,是再生华佗,可请他来看看。
 
  诗人彭努力请田六瞎子,一路上,田六瞎子慢慢悠悠。诗人彭努力催田六瞎子,我的医生老子,人都快死了,你还这么慢!四六瞎子说,我走得慢,那人就死得慢,我走得快,那人就死得快。那个病人死得快,我瞎子也就死得快。诗人彭努力说,瞎子你讲什么怪话?我要你救人,不是要你送死。
 
  瞎子动了动眼皮, 好像要看清什么,无奈瞎子果真有眼无珠,什么也看不见。瞎子站定,在路边撒尿。等我尿完了,我对你慢慢讲。
 
  瞎子尿完,向诗人彭努力讨了一截烟草,用粽粑叶卷好,猛吐一口烟说,老彭,你作你的诗,管这等闹事干什么?你让我去医一个要死的人。他死了,身边的人会说我治死了人,必定杀我。就算不杀我,说我治死了人,以后哪个再找我看病。那个人死了,我的名声也死了。我记得百十味药草还有什么用?诗人彭努力说,神医华佗不是被曹操杀了?人都会死,医得了病,医不了命。你就死马当做活马医。
 
  瞎子一路上向诗人彭努力诉说,他是怎样不愿医一个杀人恶鬼。关于彭锭的流言,瞎子不知从哪里听来的。彭锭是个烧杀掳掠无恶不作的家伙,彭锭还享有初夜权,杀死过无数坚贞不屈的处女。
 
  关于彭锭的种种恶行,诗人彭努力耳闻或者目睹,他从未想过那些就是恶行,他只知道彭锭是位做大事业的英雄。
 
  一个人有了牛羊兵马,还要初夜权,有了初夜权,还要从皇帝那分一角江山做皇帝。这就是贪心和野心。贪心是病,野心也是病,一个人患了两种病,要治就不容易了。瞎子一路瞎说,到了彭府。
 
  瞎子给彭锭把过脉,脉相细若游丝,沉落河底,且阻滞如塞。望气色如紫雾,闻吐纳腐臭。双目垂帘,唇不遮齿。
 
  瞎子诊完病相,说这病为五毒攻心,表相有邪郁笼罩,下药猛烈,以毒攻毒,只怕是攻毒时伤及真元,弄不好会一命呜呼。
 
  众人相顾,全不言语。七红说,听大师说来,全是道理,治得了病,治不了命,大师只管下药。若救得了性命,定当重谢。若治不好病,也是天意难违。七红包了百两银子、一支山参给田六瞎子做谢,让他下药。
 
  田六瞎子让人拿来纸笔,他念药方,让人记下药方。
 
  乌头,三钱。砒霜,三钱。蜈蚣,一条。蟾蜍,一只。雄黄,三钱。金银花,一两。甘草,三两。虫蜕,二钱。马钱子,一钱。
 
  田六瞎子念完处方,让人记了,又让人念给他听一遍。最后,田六瞎子叫人如何煎药,如何服药,用何种药引子,一一交代。他这伏药,可以毒死一头水牛,他加了甘草,雄黄这两味解毒药,又加了他从不告人的药引子,这药性就有些改变。彭锭服药过后,上吐下泻,排出许多黑色的东西,出黑汗。一直昏睡不醒的彭锭睁开了眼睛。
 
  田六瞎子叫人熬了参汤让彭锭服下。一刻工夫,彭锭能扬眉说话。彭锭叫人退下,留下七红、赵常和刘艺凤。
 
  彭锭说,我这病一时半刻好不了,以后这三川半天下,你们要担当。现在皇帝与我们议合,是迫于太平军和白莲教的情势,等平了太平军和白莲教,中央大军定来讨伐。天无二日,国无二主。三川半之国,是刘金刀兄的主意。国中无国,七国一统,三国一统,这天下终要统一。这三川半弹丸之地,怎可立国? 这三川半号称雄兵十万,其实能战者只我赵常大元帅一人。好汉难敌两双手。所以,你们尽快安排我的葬礼,将我用一口大楠木棺材推进巴人洞,我在洞内养病。除你三人,别人认为我死了,朝廷以为我死了,就不会来进剿。以后三川半人要学汉字,讲汉话,习孔孟之道理。年年事贡朝廷。不缴税,不抽兵丁,要多进些贡。
 
  是夜,将彭锭入棺,一路吹打,送彭锭进巴人洞。
 
  龙二赶尸,彭锭回三川半。赵常扶灵,彭锭人巴人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