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家园万岁》--第17节 干爹、千儿、把兄弟

  按照生命科学的说法,赵常活到那个说法的极限,一百六十多岁。他似乎还可以活下去,活到今天,活到将来。像他那样的一位英雄,与日月常伴,从未想到死。他的那位把兄弟龙二活得比他更长。赵常要是不去坐飞机,不去美国,他就不会遭遇地球磁场的变化,也不会把性命搞坏。他去美国之前,把兄弟龙二告诉他,漂洋过海小心龙卷风。
 
  那个时候,刘金刀要修南方长城,要建花椒朝。彭锭说,封王不好,树大招风。刘金刀约了彭锭喝酒,把孔雀胆放进酒里。阴差阳错,刘金刀毒死了自己,彭锭活下来,接了一片疆土,收刘艺凤做养女。
 
  赵常和刘艺凤不知道毒酒的事。八月十五中秋节,两人拜堂结婚。彭锭本来不乐意,但刘艺凤已怀了赵常的种,只能这样了。
 
  龙二早结识了赵常的一位堂兄弟,叫彭努力,一位读书和写诗的人。写诗不算本事,经常缺钱,龙二常给他一些小钱,于是就成了把兄弟。后来,彭努力对赵常说,我的把兄弟也就是你的把兄弟。龙二就这样成了赵常的把兄弟,再后来,他就成了彭锭的干儿子。
 
  那天两位大英雄对饮,七红把盏。七红闻酒有腥味,闻人有杀气。刘金刀告诉七红,今天要醉个死去活来。疑心是七红换了酒杯,这样刘金刀就喝了自制毒酒。世间万事万物本来在那里,对错都在人为。
 
  彭锭请了七八个道士先生,给刘金刀做了七天七夜道场,又做了一口楠木棺材。七天七夜的道场,先是要打解结,解结解结解冤孽。英雄一生冤孽多,仇人多,你杀我,我杀你,杀人越多,结越难解。只能等死后由道士先生做法事。打完解结,又盖棺超度,把亡魂引上奈何桥,喝忘魂水,便一去不回头,忘却世事。作为鬼神,不省人事。
 
  龙二守灵哭了七天,又抚灵棺入葬,一个孝子模样。杀父仇人死了,龙二伤心断肠。这个泪人,这个断肠人,这等伤心洒泪功夫,是可谋大事的。
 
  不哭不流泪的是七红,有女儿刘艺凤替她哭泣流泪就行了。她想哭,不知道为什么哭。她守了七七四十九天丧,出来见太阳已若一面白纸画的丽人。她对彭锭说,你收了我母女俩吧。彭锭在老庙烧了一炷香,问了卦相。菩萨的意思,他可以收留七红母女。请了几十桌酒席,就与七红圆房。他对刘艺凤视如己出,刘艺凤叫彭锭做爹爹,这样就叫近了七红和彭锭。
 
  一个人与另一个人,十几年时间,渐行渐远的无奈,刘艺凤的出现,可以消弭这无奈,可以填补一些时间上的缺失。人类不断地出现新人,有两种可能,一是生出更多的无奈,再是要填补时间上的缺失。时间也生出更多的缺失。人与时间,就这样生生不息。人与时间,就像人领着羊群,人牵着马,把世界做出这样一个景象。
 
  彭锭与刘艺凤、与赵常、与龙二、与彭梦力,形成一种叫“干”的关系,所以,他就成了干爹。字面上理解,是没有水分的爱。后来人的意思,这个“干”,或者可叫做荣誉,某种荣誉职务,某个空头衔,某种不管事状态。
 
  龙二大哭以后,正式成为彭锭的干儿子。有事没事,也不管与彭锭见不见面,他都会说我干爹。龙二办什么事,他都不忘了我干爹这句话开头。他要做的事,就是干爹要做的。
 
  彭锭要修城墙。他要把许多旧城墙联结起来,连成一条长城。完成这件工作的是龙二。龙二对干爹说,我要修一万里城墙。干爹的领地那么大,我要修一万里长的城墙。
 
  彭锭展开了一个大会。说城墙修好了,他的领地就变成了好地方。
 
  龙二忘记了赵常,忘记了把兄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