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家园万岁》--第14节 女人香

  赵常要刘艺凤走在后面,她走在前面,他会闻到女人的香味。女人的香味拦住去路,会影响行程,让人小看了他的脚力。刘艺凤奇怪地看他一眼,为什么要让她走后边,拉一个人到家里去,自己是要在前边领路的。
 
  赵常十二岁那年,五月艳阳天,山坡上绽开了红的白的黄的花,他追一只野兔到山坡上,闻见一种香味,不是白花黄花,那不是花香,也不是嫩叶的气味。那是女人的香味,那女人躺在一块石板上晒太阳,用树枝盖着脸。赵常走过去,闻着那香味,像谁家酿甜酒一样,甜酒总要严实地捂着,留那些香气透露出来。
 
  赵常问,你是谁?女人说,我是梅娘。赵常说,你好香啊,像甜酒一样!梅娘说,你是来吃甜酒啦?赵常揭开梅娘,白色的饱满的喷香的,这梅娘,像五月艳阳天配制出来的甜米酒。赵常去摸她,吃她,弄她,把自己陷入香味和温柔中。梅娘问,多大了?赵常说,十二岁。梅娘说,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个男人了,你要爱惜你的鼻子,让它总能闻到女人的香味。你这辈子有女人缘。赵常问,梅娘,你到底是谁?梅娘说,我是风变的,不是谁。赵常问,你明天还在这里吗?梅娘说,我不知道我会在哪里,风吹到哪里我就会在哪里。
 
  赵常说,风会把你吹到我这里来。
 
  赵常没再见到过梅娘。
 
  赵常又闻到了女人香,酿甜酒的那个味儿。
 
  赵常在小河边说,我热,要泡一下。刘艺凤下马,赵常要帮她脱衣服。刘艺凤说,我自己来。
 
  赵常在水里捉住刘艺凤,像捉住一条鱼,很光滑。他抱住她,在水里弄她。
 
  穿好衣服,刘艺凤说,我是你的女人了,我要给你生许多孩子。闻了女人的香味。那香味有一种家园的感觉。赵常在女人的香味里少了些失去爹娘的孤独的悲哀。
 
  家没有了,五月的艳阳还在。
 
  在孩子作为个人基因库的时代,在女人作为生命的温床的时代,刘艺凤对赵常这个男人的承诺是严肃的和严重的。刘艺凤后来生了十一个孩子,十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儿女一个个夭折,活下来的只有一个。
 
  那一夜,一路月光如银,很香。
 
  月光盛开,把香色抖落,纷纷地,万物歌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