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家园万岁》--第11节 火笑

  刘金刀家的火塘里,这几天一直火笑。火苗一窜一窜地,出现红黄蓝绿四色火苗。这个征兆,是有贵客要来了。
 
  刘金刀隐姓埋名多年,已无人知道刘金刀,又哪有贵客来访?
 
  农家五月天,扁地麦香。枇杷熟了,一串一串的黄宝石挂在树上。茂盛的蒿草让沃土更是肥厚。月光浮起木楼和庄稼,浮起河流和山峦,把一切变成天堂。蛙声若十万天兵来了,把月光踏成波浪。打麦场上的连枷,有节奏地拍打出麦粒,那是麦酒,白面和麦粑粑。麦场是农家生活的第一场,是开台锣鼓。
 
  刘金刀的宅第已是一座城堡。一座城堡是大地的一颗头脑,它脚踩的手抓的是人和疆土。方圆几百里的月光、麦香和蛙声都是刘金刀的。刘金刀领女儿刘艺凤骑马上面山,他问刘艺凤,这世界大吗?刘艺凤说,大。他又问,你知道远处是哪里吗?刘艺凤说,远处是白河要去的地方,是天边。白河流啊流啊不见流回来,像一条线永远也放不完。天边那儿有一条长长的线呢!
 
  刘金刀说,远处是楚国的江山呢!那时的英雄项羽和他的美人虞姬在乌江边上,一柄剑拦住刘邦十万兵。项羽和他的美人骑剑走了,留下楚地江山要我们守护。江山是什么?刘艺凤问。刘金刀说,江山是天下。刘艺凤说,我晓得了,江山是一只口袋,是天与地缝成的一只大口袋,里面什么都装,那个叫项羽的大英雄扛着这只口袋,扛不动了他就和他的美人跑了。
 
  刘金刀摇了摇头。对这个世界,刘金刀很难摇头,对女儿他还是不得不摇头。女儿是一道难题。
 
  刘金刀从一名屠夫一下变成强人,富甲天下,权倾一方,金玉满堂,拥兵十万。这样的运气,一定不是靠杀猪卖肉赚来的。有人说是彭锭留给他千两黄金,有人说他找到了楚霸王当年埋下的宝藏。这两种猜测都不无道理。刘金刀长期经营楚天地会,他的属下都是各路豪强,有钱有势。他有一支船队,由白河通长江水路,还有一支骑马队,通湘鄂川龄,贩卖桐油、生漆,走私川盐。
 
  楚天地会有条律令,贩白不贩黑,卖盐不卖鸦片。天天吃盐不上瘾,鸦片一吃就上瘾。一抽上鸦片人就变得又黑又瘦, 这起码从体形上背叛了楚天地会精神,不像项羽的后代。不像项羽后代就会缺少员,习武之人抽鸦片等于自毁武功。当年英国人的鸦片侵略,没有一块烟土运进白河。满人来了要抓壮丁抽税派劳役,洋人来了要抽鸦片要盗宝。满人让白河变穷,洋人让白河生病。白河就积贫积弱,刘金刀不干。
 
  刘氏城堡建在白河边上,依山傍水。有地上地下两层,地下藏了粮食、腊肉、盐巴、白糖和酒,有暗道通白河。暗道可通大船连地下城堡,城周围要地有十八处兵营。城堡的城墙筑在百里之外。那城墙还在不断修建,砌石垒砖,就变成巨蟒,蜿蜒起伏随崇山峻岭,像半边括号揽了刘氏疆土,借秦始皇的长城之名也称长城。丨
 
  彭锭闻了麦香行了数十里,月亮照白河的时分,他到了刘氏城堡。
 
  门人来报,老爷,门外来了赶尸的,要见老爷。
 
  刘金刀多少吃惊,飞步来到门口。那赶尸人不语,倒是那僵尸说话,刘兄,我这副样子来造访刘兄真是不雅!
 
  蓬头垢面遮不住一个彭锭,刘金刀连说贵客贵客!这几天火笑,火苗笑,贵客到。当年留下的陈年老酒还在,进去喝酒。
 
  彭锭对刘金刀说,这位小兄弟叫龙二,多谢这位小兄弟一路相送。龙二,这位是大英雄刘大人。
 
  龙二一拱手,要两位老爷不嫌弃,我给两位温酒。
 
  刘金刀说,龙二兄弟,你是远客,不劳你温酒。你护送彭老弟功不可灭,本老爷赏你十匹好马,百两银子。你就此不再做赶尸人,可购置田园,或设一支驮马队,运川盐,也可往西藏运茶叶。你一生的荣华富贵本老爷不曾给足,要你自己日后去攒足。
 
  龙二说,我不要老爷的银两和马匹,只求能为老爷守银库,扫马厩。
 
  刘金刀看了龙二一眼,吩咐全羊席招待。
 
  龙二说,我不劳老爷府上全羊席招待,只求两位老爷不嫌弃,当陪喝的,两位老爷行酒令,两方输赢都罚我喝酒。我要老爷赏我一块羊骨头。
 
  刘金刀挽了彭锭进了会客厅。
 
  龙二由下人招待吃全羊席,上好的高粱酒上来,龙二滥醉如泥。
 
  会客厅内的红木八仙桌,摆了各色山珍海味。关外熊掌,印尼燕窝,虎脑汤,岩鹰蛋,人参羹,蛇胆灵芝饮。
 
  有刚从长江水道而来的鲍鱼,干鱼翅。
 
  菜蔬有云南过来的十八种蘑菇,福建来的黄花菜,广东来的竹笋。
 
  鲜果有海南芒果,山东苹果,本地枇杷。杭州来的樱桃,苏州来的甜橘。
 
  这席间温酒的仍是七红。刘艺凤上来叫过伯伯,筛了茶,去后花园练剑术去了。
 
  两个男人对饮,酒还是当年的酒,多了些陈年香味;人还是当年的人,多了些沧桑滋味。
 
  同老司城当年那桌酒席比起来,没什么不同,只是主客已经换了位置。
 
  七红看两位男人对饮,默不作声。她能说什么呢?
 
  男人是演戏的,她是看戏的。
 
  这陈年老酒劲大,两个男人醉了。
 
  彭锭说,八月十五杀满人的手令是你下的?你的手令才有这样重的杀气啊!
 
  刘金刀说,我这次的手令一点杀气也没有,都是用月饼包藏好了的,用芝麻、冰糖做馅儿。这月饼是七红做的,什么样的杀气经女人一拿捏就变香的、甜的了。
 
  彭锭说,这香的、甜的全叫我一家人吃了,我彭锭可是家破人亡了。
 
  打打杀杀,总有祸事。
 
  彭锭说完一家劫难,席间无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