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家园万岁》--第10节 行走的尸体

  那位无名巫师不知道他这次千里赶尸行动是一次军事行为。他护送的是一颗战争野心,一位军事领袖,他正一步一步地接近战略要地,某种巨大的能量将在顷刻间爆发。
 
  巫师用锅底灰涂黑了彭锭一张脸,再用白布裹了全身,省了真言咒语,因为赶的是活人,不是死尸。
 
  彭锭夜晚是人,白天是尸。到了夜晚,彭锭要巫师解开白布,放松一下筋骨,伸张手脚,自己行走。
 
  彭锭不信鬼神。虽然昔日在土司城有佛也有道,他并信佛道,只是遵祖宗遗训供奉而已。供久了,自己就想做如来佛做张天师,一生行事,有神力相助甚好。
 
  眼下成一具活尸,任由巫师驱赶,心想鬼神无非人装扮的,今日为鬼,明日为神。
 
  在无人处,彭锭问巫师,你真相信自己的法力吗?巫师赶了几天尸,真把一个活人当成死尸了。死尸开口说话,巫师吓了一跳。

        我问你呢,彭锭说。巫师定了定神,说,我不知道自己法力如何,我家几代都是赶尸人,我从小就干这个。我们赶的是真正的死人,死人自己走。赶尸的时候不能同人说话,一同人搭腔,尸体就会倒下不能行走。我同父亲最远的一次赶尸是从云南过贵州赶回白河。彭锭说,你赶尸的法力是真的了?巫师说,不是法力,死人是真的会走路的。
 
  到一处古桟道,路悬挂在峭壁之上,谷底是湍急的河流,像被驱赶的一群虎狼,一边疾走一边嘶叫。
 
  巫师指了栈道边的一块石头,要彭锭坐下,他说一路赶得太急,要休息一下。彭锭也正想要休息一会儿,裹了白布,僵坐在石头上。
 
  巫师问,我们同行几天了,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彭锭说,我是你赶的人尸。巫师说,你是彭锭,当年老司城的大土司。彭锭说,我现在是你赶的人尸,从军事上说,我是你的俘虏。我也知道你是谁,你并不像一个普通巫师。

        巫师说,我叫龙二,一个小人物的名字,你是不知道的。我是龙金保的儿子。家父在江湖上有些名气,大人也许知道?彭锭说,乌江的袍哥大爷,大名鼎鼎的龙金保,谁不晓得他的名号?巫师龙二说,家父已经被人杀死,你也该知道?
 
  彭锭说,只是耳闻,我不信有人能杀得了令尊大人。当年数十清兵捉他,都做了他的刀下鬼。
 
  巫师龙二说,那么,大人认为家父算个英雄吗?
 
  彭锭说,刀光下遍地英雄。龙二,你怎么知道我就是彭锭?你一直在暗地里盯着我?
 
  龙二说,大人在明处,我在暗处,我当然认得大人。老实说,我一直跟着大人,想投靠大人,只是不能见大人。家父遇害,我就成了一名巫师,流落异乡。我早知道大人是位英雄,有大人做靠山,我就可以为家父报仇雪恨了。
 
  彭锭说,你怎么晓得我会为你报仇?凭我一具人尸能帮你报仇?再说,你也没告诉我你的杀父仇人是谁呢。
 
  龙二说,我的杀父仇人是刘金刀。
 
  彭锭说,龙二,你知道刘金刀是什么人吗?
 
  龙二说,一位无敌的高手,哪怕是大人您,也未必杀得了刘金刀。
 
  彭锭说,还有呢?龙二说,我还知道刘金刀是你的好朋友。
 
  彭锭又说,还有呢?
 
  龙二说,我还知道你这次是要会刘金刀。
 
  彭锭说,龙二,你真像个奸细,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龙二说,这一路上,我有一百次机会可以杀你。你现在手脚被缚,我只要把你推下深涧,大人你就完蛋了。就是说,我救了大人一百次性命。大人是做大事的,怎么会杀一个救了自己一百次性命的人呢?龙二对大人有用呢!
 
  彭锭说,就算这样,我也想不出一条理由去杀我的朋友刘金刀。
 
  龙二说,我自己去杀刘金刀。
 
  彭锭摇了摇头。
 
  龙二说,大人,我要借大人的刀去杀仇人。
 
  彭锭说,我从不对朋友动刀子。
 
  龙二说,刘金刀不是你的朋友,他与大人有灭门血仇呢!正是刘金刀的中秋密令,大人一家才遭灭门之祸。
 
  龙二讲出了刘金刀中秋节在月饼里藏密令杀满人的事来。
 
  彭锭听了不语。
 
  巫师赶尸,日夜兼程。
 
  彭锭看见了白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