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家园万岁》--第9节 归去来

  那年八月十五日中秋节,遭遇劫难的只有彭锭和他的家人。彭锭的宅子燃了,火光淹没了月光。一片呼喊,杀呀——杀呀——作为流官的彭锭,就是要杀的满人。今夜要杀的人就是他。
 
  彭锭站在天井里,四周是火,能逃出火海的只有中秋天上的那轮圆月,它依然安静自在,人间一切祸福与它无关。它不是正义的月亮,也不是非正义的月亮。
 
  彭锭喃喃自语,反了反了反了,疯了疯了疯了。他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谁反了?谁疯了?是月亮反了?是月亮疯了?那个中秋节的月亮,像所有中秋节的月亮一样又大又圆又明亮。当人无能为力的时候,才会觉得月亮才是强大的,它无病无灾。它无所畏惧。
 
  彭锭这时只看月亮,在火光和灾难中观看这个中秋节的明月,他什么也不想。他甚至没听见骨肉亲人在火中的呼喊,也没闻到骨肉亲人被大火烧焦的气味。小儿子毛朵抱着他的小腿,爹,逃命吧!彭锭这才醒过神来,抱了小儿子毛朵跳进天井里的大水缸。
 
  父子俩浸在水里一声不吭。直到一切化为灰烬,杀声退去,彭锭抱着小儿子从水缸里出来,他的头发已经被烧光。他把儿子使劲按进水里,怕他被火烧着。他从水缸里出来,儿子已经溺死了,他抱着的是儿子的尸体。
 
  现在,彭锭是只身一人了。他骂了句狗日的月亮,就在月光下朝某一个方向走去。四周是夜,任你朝哪个方向走,都会走向白天,这不会错。
 
  彭锭记得,他们家在白河边上,在老司城,他不知道那儿已经被火烧光了。他带了一包东西,他认为那东西很值钱,他不是要钱,他花过很多钱,他要钱帮他东山再起。
 
  他要去找刘金刀。
 
  在路上,他还会遇上很多伏击。他花钱收买了一位巫师,自己装。成尸体,让巫师把他这具尸体赶回白河。
 
  他现在真的是行尸走肉了,他去找刘金刀,等着刘金刀让他起死回生。
 
  他一点也不知道,让他遭一家灭门之祸的正是刘金刀。
 
  刘金刀要杀的是满人不是彭锭。
 
  那时的清王朝气象正旺,正是刀枪不入的时节,任何谋杀都会失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