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家园万岁》--第7节 月饼

  月饼是一种甜食。有莲茸、豆沙、冰糖、肉干、果干、菜干……全是可口的东西。月饼里藏了刀剑和谋杀的,那年八月十五是第一回。月饼是可以变种类的,世间万物,哪一样不可变种?食不能食,用非所用,多的是。人类就生存在无限的可能当中。疆土是乐园也是战场,情人是爱恋也是冤家。力量是捍卫也是杀机,一不小心就成为事故。
 
  月饼不是错误。往后的核子武器、电子武器,甚或,心也成武器,都不是错误。到这本书里开头出生的那位小男孩赵常一百多岁时,心法被写进兵书,物理战法,心理战法,口水战法,战争的文明以战火演变为战法。战斗成为斗法,人类战争形式出现了《封神榜》神怪战形式。那个时候,彭锭、刘金刀、赵常等等,各式英雄豪杰,只得从顶级上滑落下来。他们代表的人的能力的退化,战争活动的趣味就变了。人失去了体能优势,十八般武艺就失传了。那可是精妙绝伦的艺术啊。
 
  那年的八月十五,就是刘金刀、七红密谋杀满人的时候,他们的女儿刘艺凤已经九岁。
 
  刘艺凤是分送月饼的密使之一。
 
  到白河堤的柳林里,刘艺凤满头汗水,把装月饼的花竹篓放在膝盖上,坐在柳树下的一块石头歇憩。赵常正在那棵柳树上捉蝉,赵常猛地从树上跳下来。刘艺凤一惊吓,花竹篓从膝盖上滚落下来,月饼散落一地。赵常嬉笑着,帮刘艺凤把月饼一个个拾起来,装进花竹萎。刘艺凤拿了两个月饼给赵常,你吃吧,很好吃,我妈做的。
 
  这对金童玉女,就这样相遇了。
 
  刘艺凤继续去送月饼。赵常拿了两个月饼,欢天喜地回家,娘,月饼!我在河边的柳树上捉蝉,碰上一位仙女,给了我两个月饼。
 
  机密就这样打开了。赵流官也就是彭武骑了快马给所有的流官报信。他好久没骑马了,骑术还好。
 
  赵流官的马蹄踏碎了刘金刀的谋杀。
 
  土司制度成流官制。十年无战事,夜不关门,路不拾遗,无盗无贼。
 
  十年无盗无贼,刘艺凤十九岁,赵常也十九岁。十九岁,正是打劫偷盗的年纪。一头好畜,不戴好笼头,它准会吃路边的青苗。
 
  刘艺凤这青苗,长在刘家肥沃的田园,打动阳光,偷盗春色,涂抹了草木精华,她的美丽若刘金刀的刀光逼人,美艳和温柔也有冰雪的寒气,把青春困成囚徒。
 
  赵常十九岁没骑过马。赵流官让儿子练追狗,与狗奔跑,去抓狗尾巴。练到十二岁,能捉奔狗的尾巴。再练追箭。箭射出,人也射出,伸手捉箭头。这不是练腿,是练心。心比箭快,练好了,世间万物,伸手可擒。
 
  追狗,追箭,没练过追女人。追女人和骑马一样,不用多练。
 
  突然的某一天,赵常非常想吃月饼。一年只有一个中秋节,一年里总不止一块月饼吧?赵常要吃月饼。在刘艺凤给赵常两个月饼以前,他没吃过那东西,吃了,他觉得那东西好吃。在吃过刘艺凤给他的月饼之后的不久,他有了吃月饼的念头,那个念头在心里长成一件实在的东西,那东西是专门要吃月饼的。
 
  赵常找到了刘艺凤,那时刘艺凤还不是青苗,只是柳枝上的一片嫩芽。
 
  在河边,在河水经年洗刷的大石板上。刘艺凤说,没月饼。 赵常说,有,你藏在衣服里边。刘艺凤说,你搜吧。赵常摸了刘艺凤还未成形的乳房,又伸手摸了她的下边。他剥光了她的衣裳,像剥开一条春笋,白的嫩的。你是月饼,我吃你吃你!
 
  刘艺凤躺着,她第一次尝了男人的舌头。真的是月饼那个味道。
 
  刘艺凤问,你叫什么名字?赵常说,我叫赵常。你为什么叫赵常?我就叫赵常。
 
  你真像!刘艺凤说。
 
  赵常练追狗追箭,一练十年,他忘了月饼。
 
  夏天的一个晚上,他躺在河边那块河水经年洗刷的大石板上,仰躺着看月亮。很圆。又是中秋节了,他想起了月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