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家园万岁》--第6节 满人

  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七红已做好一百二十个月饼,每个月饼里都藏了刘金刀的手令。
 
  刘金刀的楚天下会在八月十五举事,杀满人。
 
  刘金刀的一百二十道手令藏在一百二十个月饼中,六十个月饼分送给楚天下会六十个大小头目,六十个月饼分送给六十位大小土司。

        刘金刀给楚天下会的手令是“杀”,给土司们的手令是“灭”。杀,是你杀我,我杀你。灭,是不灭你,你便灭我。手令不同,刘金刀自有他的用意。杀,是人的手段;灭,是神的手段。杀死,不是灭亡。刘金刀这样的高手,能为的也只能是杀死。灭亡是天的意思,天要灭谁,谁便会灭亡。

        那些土司,是彭锭的部属,彭锭应属天意,灭或被灭,也属天意。楚天下会属人意,杀或被杀,属人为。灭,为天机。杀,起杀机,杀机由仇,由恨、由爱、由忠、由欲而生,也或由义而生杀机。杀机无缘由,也是天机。天机为有机。
 
  那个时候,刘金刀无法遭遇满人,满人只在京城。刘金刀只听说过满人,没见过满人。他们八月十五要杀的,只是一些满官满兵,他们是些长沙一带来的汉人,也有些是当地苗人。这些人由清王朝封疆封官。他们从受封清朝廷那天起,就往八月十五的刀口上走了。
 
  八月十五的刀口像月亮一样光华。它的光芒是从刀口上射出去的,刀光常伴月光,历来如此。风花雪月,刀剑也雪月。林冲雪夜上梁山,那夜月光皎好。银剑和佩刀,照亮了搏杀的光闪闪的路。关公的青龙刀,多少回单骑月下,多少次让月色生辉。月光刀光交错,把凡胎肉眼炼成行家,月光如水,银色的。刀光 如水,青色的。青色,比绿深一些,比黑浅一点。月色茫茫,长路茫茫,永远如此,我们才有机会遭遇月光和刀光。
 
  满人的威风是风,像秋风,也像春风。秋风是洒扫,春风是浸染。生机与杀机。自北往南,黄河、长江就这样让路了。几乎所有的战争,都是自北而南,或由西往东。由南而北多为商路,由东往西是为学道。若逆向而行,北上是造反,南下为平叛。向西为退让,向东为东征。所谓天地经纬。
 
  满人到了南方,刘金刀、彭锭他们并不知道。直到流官要来,又流官出去,他们才知道满人来了。八月十五杀满人,他不知道什么是满人。刘金刀后来一直要杀满人,他也一直没见过满人。后来满人盛,流官盛,对襟衣卦变满襟衣卦,刘金刀仍然没见到一位真正的满人,他一直要杀满人,没一个满人被他杀 死。他的刀砍出去,与满人总有些距离。没人笑话刘金刀的刀法差。
 
  八月十五中秋节还差一天,一百二十个月饼早送出去了。
 
  楚天下会行事机密。满人的流官统治是滴水不漏,十里为一保,十保为一甲,一人造反,一甲一保一里获罪,所谓“连坐”。人是以单元存在的,个人不算数。以人头缴税,以保甲治罪。清治下的蛮子草民,等同黑社会集团,人人为坏分子,为乱民。安则为民,乱则为囚。其实安则为囚,乱则砍头。
 
  别人时刻把刀架在脖子上,刘金刀当然不干。
 
  刘金刀经常习惯性地摸脖子,试探一下头还在不在脖子上。
 
  杀手的世界很简单,刀与头。人从娘肚子里生下来,能做杀 手的不多,对刀没什么感觉,虽然怕被砍头,但砍的总是别人的头,你怕什么?所以砍头的时候,人们会像杀猪宰牛一样,围观的人很多。看杀人不危险,想杀人才危险。想着杀人,想着被人杀,想着人一生下来就会被砍头,想着人一生下来所有的行动处于一种被允许状态,被神允许着,被人允许着,被自己的身体生命允许着。不被允许的行动就是杀人和被杀。
 
  刘金刀不是个危险人,他能爱,重友情,重义气。能爱,重友情,讲义气的人该是不危险的人。这个人的不危险,由别的事验证过,他接受了彭锭的友谊和托付,他纳了七红并爱着这个女人,他看得见摸得着彭锭的侠义和尊严,他看得见摸得着七红的热烈和柔情。刘金刀这位杀人者就从善如流了。
 
  刘金刀从小练就眼观六路,他看得见上下左右前后六面飞刀。人一生下来不是要以身患险,又难解身处险境,所以就要搏斗。
 
  所以,就要杀满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