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家园万岁》--第3节 赵常

  其实,一个人要姓赵是很容易的。以后要做妈的那个女人嫁给姓赵的人家,生的儿子就一定姓赵。信不信?那小子不姓。赵就是个野种。野种生在赵家也要姓赵。不是赵家的骨肉也要姓赵,入姓赵的户籍、族籍。姓赵,也不一定就是皇族。
 
  赵匡胤一户人发下来的人不多。赵匡胤也不是第一个姓赵,他从父姓,先有父亲,后有儿子。父亲还有父亲。赵姓不是皇姓。三皇五帝,不算赵匡胤。若说赵姓为春秋时代赵国人的后人,也不确切。在普陀寺观音菩萨的金像前方的海里有一块礁石,上边刻有一赵姓名字,文字为古方字,状若甲骨文。此名应为最早的赵姓名氏。后来海水浸蚀,文字已不存,便无可考。要考,也只有问观音菩萨了。
 
  好在中国有一本小书《百家姓》,赵字为首,这也是编书人信手拈来,并不以皇姓为序。黄帝炎帝不姓赵,把秦始皇拉去姓赵,这实在好笑。赵钱孙李,钱孙两姓并无皇帝。李氏后来出了皇帝出了诗人,但排序第四。《百家姓》实为中国一本奇书,一本信手枯来为百姓大众所用的老,与皇权无关,至少不单为皇家专有。皇帝要杀著书人容易,杀天下百姓难。《百家姓》——老百姓。《百家姓》能与《四书》、《五经》比肩,当为奇书。
 
  先有姓,后有族。一个人姓赵不难,难的是千秋万代姓赵。
 
  是年甲子,硕鼠当道。国走盗运,十库九空。民走饥运,田开坼,地成灰,禾半枯焦,心若汤煮。大旱一百二十多天。小端午节后,直到仲秋节,农历五月、六月、七月、八月十五,天无一滴雨。
 
  盛传,人将遭劫。天降三天棉花,三天油,再降三天火。人避无可避。
 
  女人肚子一天天大起来。男人能寻到的好东西都给她吃, 嫩树叶、青草、葛根、蕨根。吃观音土,一种白色的糯米泥。男人说,吃这个经饿。吃进去拉不出,女人肚子就更大。吃蛇、吃老鼠、吃地牛、吃蜈蚣,吃最怕吃的。男人说,有素有荤,这日子不难过呀!女人挺着肚子,吃进去的她全吃,吃了不死,她要躲过一劫,她要生下这孩子。
 
  这孩子不知道外边天旱,不知道这世界正艰难。这孩子在娘肚子里正闹腾,拳脚踢打。女人对男人说,是个儿子。他踢打,闹得你不能睡觉,他在踢打江山呢!这崽生出来,必定是个乱世英雄。昨晚我做了个梦,见了彭公作主,问老官人、田好汉,他们在那儿开会,商量下雨的事儿,派了个勤务兵骑了马飞上天,要请雷公吃饭,雷公请来了,尖嘴,像公鸡,都吃些什么呀?鸡鸭鱼肉十大碗,十坛子包谷烧。
 
  雷公不吃鸡,一桌酒饭就这样把雷公神得罪了,雷暴吼了一声,驾了闪电上天去了。后头来了个红脸黑胡子的美男,拖了大马刀,这是关老爷,关老爷后头又有一个童子,这童子是哪个?是我们的崽呢!我们的崽也驾了闪电去追雷公神,关老爷喊他不住。我们的崽在天上大喊——雷公老爷,给我下雨!
 
  甲子那年,男人和女人开发了许多食物,后来的食客和厨师们没见识过那些食谱。甲子年食谱记着人想方设法能吃的那些东西。那些东西大大提高了人对食物的想象力。人总是设置一些底线,吃什么,做什么,忍受什么,人在靠底线的地方停下来,长期生活。
 
  灾难把人赶出底线,人们又会为自己画一条底线。地平线是能看见的,但它不存在,它总是在前面的前面。生存的底线也不存在,它是可想象的,它总在后边的后边。战争的底线、政治的底线、爱情的底线、道德的底线……都是不存在的。生命有极限,它的承受是无极限的。
 
  女人挺着肚子,那年,看不见任何一朵花会变成果实,女人能怀孕是个奇迹。有什么比女人更耐旱呢?女人比江河更耐旱,她总是温润,能让种子发芽,她能孕育生命。
 
  那年,男人是疯狂的,那金戈铁马、文治武功,全都派不上用场。吃人肉、卖儿女,都是男人最先拿主意,道德的底线是男人设置的,然后再轻易地毁了它。男人不断获得力量以后,于是喜怒无常,于是疯狂。男人只对太阳谦卑,笑嘻嘻的。
 
  向太阳讨一个好季节,一个好天气,一个丰年。男人痴迷太阳,夸父追日,他朝东方跑,过了正午,他发现太阳在西边,他又朝西边跑。夸父追太阳,他总是会在一天的路程中来回奔跑。说夸父追太阳一直追到东海边,这是反逻辑的。夸父最后死在一天的正午,烈日当头。夸父疯了,以为入日。
 
  女人要一些食物,还要水。男人下到一口天坑里去找水。地下有阴河,阴河不怕旱。下了那口天坑可以舀到阴河。天坑的石壁上有一条路,是猴子们踩出来的。天大旱,猴子找到了这处喝水的地方,它们把石壁走成了路。
 
  人跟着发现了这处喝水的地方,猴路变成人路。天不灭人,人就能活下去,老天给人一条阴河。要不,一切都在甲子年结束了。凡是能走能爬的,都下天坑喝水。老鸦、斑鸠、野雉、猴、麂子、獐子、蛇、蜈蚣、老鼠……
 
  男人下天坑舀阴河,离毒蛇很近是经常的事。只有一次碰上一头喝水的豹子……豹子离他很近。他瞪着豹子,豹子瞪着他, 对峙了很久。他想用水瓢把豹子打死,背回去给女人吃豹肉。男人只剩下舀半瓢水的力气,他打不死豹子,女人吃不上豹子肉,这让他懊恼不已。他要是能指挥那些毒蛇,让它们咬死豹子。毒蛇只要喝水,不去攻击豹子。男人用扁捅背着水,攀上天坑。一路回家,一路想那头豹子。
 
  他舀了一瓢冷水给女人喝。女人喝完一瓢,还要。
 
  男人说,等你生崽的时候,我给你喝绿草稀饭。
 
  女人很惊讶。他怎么也知道那一处秘密?那是山村中的一处浅荒地,野猪拱出了一块土,野猪粪里的绿豆种子生出了一 些绿豆苗。它们开花,结荚。女人在山林里找蘑菇发现了绿豆苗,她经常守护,怕野物吃了它们。绿豆结荚了。
 
  绿豆荚像女人的肚子一样,一天天饱满起来。等孩子生下来,她就能喝绿豆汤。绿豆汤会成乳汁。那个时候,乳房就不会这么扁,这么像一片干树叶贴在胸脯上。一呼吸两片干树叶一抖一抖像要飘落, 女人正为枯叶般的乳房发愁。
 
  男人姓彭,女人姓田。土家人的两个大姓。男人其实不姓彭,姓赵,他后来改姓彭。不是他妈改嫁,是他自己改姓。他本来是个流官,朝廷委派的命官。他的使命是来改土归流,把土著人变成皇帝的子民。他后来成了田氏女子的俘虏,为了爱,也为了抹掉仇恨的血迹,他改姓彭。
 
  女人要生了,她觉得有一件大事要发生了。那天,男人下天坑背水去了。她挎了竹篮,去那处保护了多时的秘密的绿豆地,把成熟了的绿豆摘回来煮汤。一边摘绿豆,血一边顺着腿流下来。她撑到一块大青石板上,生了孩子,男孩。
 
  男孩不哭,他后来也不哭。这不哭的孩子叫赵常。都知道赵常这个名字的时候,是后来的事。
 
  女人提着篮子,抱着婴儿,一路上,婴儿没哭一声。到了家里,女人用剪刀剪了婴儿连在胎盘上的脐带,给婴儿洗了澡,婴儿一直不哭。婴儿不哭,他的肺叶就不能张开,不能呼吸。婴儿这么久不能不呼吸。他正呼吸着,他不哭。
 
  女人剥了半碗绿豆,煮出一罐子汤。男人背水回来,他往缸里倒水的时候,听见扑通扑通直响,一只大石蛙在缸里直扑腾,男人不知道他从阴河里舀起了一只石蛙。他从缸里捉了石蛙,做了石蛙汤,跟鸡汤一样美。
 
  女人总算有了奶水。
 
  就在那个晚上,下了一场雷雨,又连着下了几天小雨。庄稼不会再长,草和树叶长出来了。
 
  男人给小男孩取了个名字,叫彭树皮。
 
  满月了,女人带小孩到庙里拜观音菩萨。庙里的老尼姑(观音是佛道两家都供的)问女人,孩子叫什么名字?女人说,他爹给取个名字叫彭树皮。老尼姑说,这孩子本来姓赵,他爹姓赵呢!我知道谁是谁呢。这孩子就叫赵常吧。这名字好,长命百岁呢!老尼姑念了一会儿经,拿出一本书递给女人说,这孩子能看懂这本书。女人说,要请先生教他?老尼姑说,不用,他自己能看懂。
 
  这孩子就这样姓赵了,叫赵常。
 
  老尼姑说那本书上就有这个名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