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丝不挂》--第59节 无论如何,阻止政府对家乡的开发

  说话之间,秦文见林微风好似千年名医华佗,踪迹不定的,又带队回来寻他,今见杨康真身在此,立马放下身段,作揖打恭:“哎咿呀,这不是杨部长嘛,你怎么也在这里?!幸会幸会。”说完又斜视一看林微风,暗示他区区小生晚辈岂能在大官员面前放肆,怒斥道:“林微风,你怎么回事,脱离服务队也就算了,居然还打搅杨部长工作,真是没大没小,回去写检讨书去。”
 
  杨康扔掉打人的木棍,破怒为笑,上前与秦文握手寒暄,那俩双手怕是两日不见,如隔六秋,互相握了半天也舍不得放开。
 
  杨康不当自己嘴巴一回事,那嘴巴笑得快要撕裂开来,问:“哈哈哈哈,秦部长你怎么有空来这里?”
 
  秦文洋洋得意,要向全世界宣告自身的壮举:“您也知道,我是学校安排的监察员,带同学们吶,长长见识,学以致用,以后为了学校更好的发展而奠定基础嘛。”意思是说“三下乡”活动目的乃是为了学校的发展,而非之前所说的“锻炼学子,造福百姓。”接着又为领导戴高帽子,说:“我们这种地方性高校,最直接的目的便是服务本地区嘛,当然了,这里当然也少不了市政府、市委杨部长您的大力支持啊!”
 
  杨康想到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终于放开握着的手,可怜那手被秦、杨二人已经当作身外之物,被摧残得红肿如被蚊虫叮咬过。杨康拍几下伤口,说道:“你看这里,这里是一个好地方啊,自古至今,从这里走出过多位人才,状元啦,榜眼啦,探花啦,甚至还有丞相,历史文化悠久啊!再看现代……”
 
  秦文听故事如戏,两眼一蒙,想“现代”这个抽象的东西要怎么“看”,苦恼至极。
 
  杨康自己备好参考答案,断定他不知内情,补上答案:“现代也是出了很多大有名气的人物,省政府啊,市人大啊等等,说实话,我祖籍其实也是这里的。”说完为祖宗育人有方而倍感自豪,嘴角弧度扬不到边。他扯下嘴角,继续说道:“这里不仅人文景观沉积丰厚,自然景观也是美不胜收,我们要将这里好的东西发扬出去,让全世界的人都领略到我们飞剑潭的气息。因此经市委同意啊!将在这里打造成旅游风景区,吸引中外游客前来观赏,这是一件益民的大工程啊!”
 
  大龙剖析实质,对一旁的蔡尔靓雯说道:“喏,当官的都这样,说起话来像是开机枪,哒哒哒停不下来,牛皮不仅吹到天上,而且还是九重天,你知道吗?九重天就是最高的那种天。”
 
  蔡尔靓雯没长翅膀,暂时还未到过九重天,但她在学生组织当过干部,自然懂这官场俗套,也发表自己的见解:“是啊,当官不就是这样,‘十八大’以来还好一点嘞,以前更严重。”语气里对官员讲话作风改善的情况感到一丝欣慰。
 
  秦文被杨康描绘的蓝图倾倒,好话自然也如长江之水滚滚而来:“英明,太英明了,不过在这里改成旅游景点,那肯定得先修一条好路进来啊!您不知道,刚刚我们行车至此啊!颠簸得不行,坐车像坐船,全身不舒服。”
 
  两人言谈投机,杨康关心秦文因坐车引来的伤势,声音也细成美国凯西·姜恩女士啤酒杯细的腰,问道:“秦部长,怎么样,还好吧!”没等秦文答题,刹那又像是被打了发狂的药剂,大声说道:“不用担心,等我们的旅游项目完成之后,就再也不用考虑这样的问题了。”说完之后又像被魔鬼附身,看着地上躺着的人,眼里尽是血丝诉苦:“可是有些人鼠目寸光,守着粮食挨饿,极力阻止这样益民的工程,我们已经严厉警告过,可是他不听劝阻,一意孤行,那就不能够怪我们了。”
 
  秦文一看地上躺着的人,内心有些惶恐,问道:“他不要紧吧?”
 
  杨康瞥一眼,不屑道:“没事,我们施工队的人要工作,他非得拦住,既然他要往枪口上撞,我们也不吝啬,这下被车子撞到了吧,活该。”
 
  郝惊艳也赶了过来,见那人头部还在流血,想人命关天还是谨慎行事为好,轻声叮咛道:“他往枪口上撞,你们也不该开枪啊!毕竟平民手无寸铁,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杨康不好回答这话,他不能说是平民往枪口上撞,官员就必须得开枪,这样的道理是说服不了人的,只是置之一笑,道:“什么平民,刁民罢了。”
 
  郝惊艳说服不了仍不放心,让林微风去扶起伤者,自己则变身大红灯笼,高高挂起。
 
  林微风方才被秦文喝斥写检讨书,心里像是有石头噎住,正堵得慌,于是领命扶人。不想他把人翻转过来,内心倏地一震,脸部全怔,这人竟是自己的父亲。他骨寒毛竖,对着血泊里的父亲大叫起来:“爸,怎么是你?你怎么样了,爸?你千万不要有事啊!”
 
  大龙闻声,赶忙支援,腿伤刚好的他,又不幸撕伤疼痛,幸亏蔡尔靓雯在一旁扶住。
 
  林父被叫醒,一脸鲜血,说话已口齿不清,只握住儿子的手。众人都被惊住,金口难开。
 
  林微风回头对杨康怒眼而视,杨康被血丝震慑到,忙上前一手挽住林微风往人群后头走,悄然说道:“真的是你父亲?”
 
  林微风瞪着眼睛不说话。
 
  秦文再三求证:“真的是?好了,你也不用回答了,我知道,这…这是你的父亲,你很生气,但是你不要冲动,先听我说。”
 
  杨康的命令已经对林微风无关痛痒,只咬牙切齿,眼角低下无言的泪。
 
  “听我说,你父亲没有弄清楚情况,搞错了我们的用意,这不能怪我们,我们都是好心为民的。”
 
  “好心为民?”林微风啜泣着。
 
  杨康怕自掘火坑,为自己辩解:“嗯,是啊,你听我说,这只是误会,你   虽然是记者,但只是负责报道学校的事,这样的事情就不要宣传出去了,知道吗?”
 
  林微风怎听他妖言惑众,经他提醒,倒更加尽责地拿起相机拍照。秦文忙上去挡住镜头。说闪电飞侠那都是抬举和捧和,人跑得再快也跑不过快门的速度,秦文阻挡不及,便要删除相机数据,毁尸灭迹,又被大龙挡住。
 
  杨康退无可退。秦文只能搏一回,拉大龙悄悄说道:“我给你两千块钱,你帮了删了相机文件,只要你劝服林微风就此罢免此事,事成之后绝对有重金。”
 
  大龙嘴巴一歪:“两千?”
 
  秦文的钱像是每天都可以从地上捡来,见大龙像是不满意开价,又翻一倍,“两千不行就四千,你看怎么样?”
 
  大龙嘴巴再歪:“哼,四千?”
 
  秦文看这男生虽然小小年纪,砍价倒是得到了菜市场大妈的真传,又翻一番:“八千,不能再多了。”
 
  大龙嘴巴歪到极限已经不能再歪过去,他恢复原貌道:“一百万都不行,这是我兄弟,你想都别想。”这话说出来自己都诧异,想假若秦文真开价百万,自己怕是经不住诱惑要背叛兄弟也未可知,不过没有的东西随便像领导一样吹吹牛皮唱唱经书也无所谓。
 
  女人都喜欢有责任感的男生,一旁的蔡尔靓雯倒是佩服得六体投地,对大龙更加爱慕。
 
  这是一次失败的交易。言谈之间林微风已经连拍百张照片,证据十足,并已经将受伤的父亲背在前往医院的路上了。
 
  学生游玩的兴致经此事一闹腾,已像超市换季的衣裳,大打折扣。郝惊艳不忍看着学生垂头丧气,鼓励大家道:“《论语·季氏》曾说,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从古文游玩一圈后又回到现代:“大家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这是我们三下乡最后一天了,我希望大家都能带着愉快的心情结束此行,况且这里的风景真的真的真的很不错。”
 
  学生芳心被三个“真的”俘获,呆住的心也瞬间复活,想此言也是不无道理,《十八摸》里说不摸白不摸,摸了还想摸。说不定真能收获意外的喜悦,达到“看了还想看”的境界,便转愁为悦,随郝惊艳游去。
 
  林微风这边已到达医院为父亲诊治,好在送达及时,否则便有生命危险。大龙与蔡尔靓雯随后赶到,都守护在病床边。
 
  林微风全身晦气,叹这一个月来自己都进了三回医院,真是船迟又遇打头风。马文财走了,芋头走了,赵雅静也不见了,师父唐亚军处处碰钉子,如今父亲又倒在病床,久睡不醒,想到这里,无以为助,脸上的愁绪又集中涌上来。
 
  大龙在一旁鼓励:“兄弟你放心,此事我非得追查到底。”撂下此话,他便牵着与蔡尔靓雯夺门而去。
 
  林微风色若死灰,更想披露此事,从医院借来电脑将事情写成新闻,正欲发表之时,秦文电话打来:“假若你要爆料出此事,我一定会辞退你记者团团长一职,并吊销你的记者证,我看你怎么办!”
 
  这话说得比金刚石硬,如果真的撤销他的职务,林微风写的这些新闻便将无处发表,只能像是我国市场上大量存在的超标重金属塑料玩具,只内销而难出口。
 
  林微风拿事业作最后一搏:“真是如此,我便不再参与“三下乡”活动材料的制作,我倒要看看你们天天日思夜想的奖状还怎么能够评选得到。”
 
  秦文想这话够狠,学校指明林微风来服务队的目的便是全程报道活动进行情况,重中之重更是在后期的材料评选工作,若失去林微风这一中流砥柱,势必毫无胜算。他远虑深谋后,只能使出孔明“渐退汉中”的缓兵之计:“你不要激动,我想我会与杨部长商量好情况,一定会给你父亲一个合理的解释。”
 
  林父此时已苏醒,拿掉氧气罩叫唤林微风。以前是父爱如山,此刻便是爱父如山,林微风为父亲而挂了秦文电话,新闻的事也暂时搁置。
 
  “爸,好些了吗?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跟我和妈妈说呢?”林微风动情地问道。
 
  “我其实上个月就回来了,回来的原因就是阻止杨康对我们家乡的旅游开发。”林父喉咙干涸,咳嗽两声道出原委:“你知道,抗战时期,多少解放军在这里英勇杀敌,他们当时都被埋于此,你的外公也是其中一位英雄,现在,杨康为了一己私利要搞旅游开发,还要将这些坟墓全部迁移,孩子啊,祖上的坟动不得啊!这里一草一木都是历史的见证,我们一定要阻止!”话语至此,情到深处,林父眼泪纵横。
 
  林微风从小听祖父讲述抗战时期家乡飞剑潭的状况,有与生俱来的深厚情愫,他安慰父亲:“爸,你放心,我一定会阻止他们继续这样下去的,新来的村长,我看也是个混球,花钱如流水,碰到这样的事情居然也不为民着想,和杨康他们狼狈为奸。”
 
  林父见儿子人小志大,终于可以独当一面,于是气平心安,病情也快速转好。
 
  暑假两个月,项目工程那边也无动静,施工队也暂停了工作。大龙与林微风倒是收获颇丰,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林微风在调查杨康开发旅游项目的同时,得到大姨妈等纪委干部的鼎力相助,挖出惊天内幕。原来秦文怙恶不悛,不仅在此项目上贪腐巨额重大,而且两年前在担任市贸促会会长、对外文化交流协会会长职务之时,也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且与多名女子存在不正当关系。
 
  林微风正要以此讨伐杨康,不想此时杨雪打来电话,这个电话让他坐立难安,他不想告诉心爱的女生她的父亲是个巨大的贪官,不管从何角度讲,至少杨康对自己的女儿是尽心尽责,百般呵护的。也因为这个电话,林微风也阻止了大姨妈要检举杨康的行为。大姨妈念在林微风对杨雪的恋爱,也承诺给杨康延长自由时间,择期检举。
 
  暑假的一两个月,大龙也快马加急与蔡尔靓雯发展恋爱关系,电话粥煲得烂得不能再烂,便相约在市区约会,当属计日程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