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一丝不挂》--第57节 不算厉害,只是看见蔡尔靓雯就爱

  不一样的人看待事物也不一样。一上天台,一袭白裙身影倚在墙沿,大龙以为自己见到女鬼,惊讶得要叫出来。林微风则以为仙女下凡,想自己怕是神仙投胎,天上仙女寻他而来,速速盘旋过去,仔细一瞧,像挨了霜的狗尾巴草——立马蔫了:“这不是蔡尔靓雯吗?怎么独自一个人跑这上来了?”
 
  大龙被蔡尔靓雯一身白璧无瑕所吸引,那雪白透红的肌肤,曲线柔美的大腿令他陶醉……
 
  蔡尔靓雯怕是有着海豚优秀的声呐系统,那两人悄然说话也将她惊醒。她一捋裙裾:“林微风,你怎么也上来了?”
 
  林微风手一甩:“嗨……下面太吵了,我上来避避风头。”
 
  “是吗?真的是呢,这里空气真好,清新还带着乡土的气息呢,你看还有星星呢?”大陆女生撒娇的方式有一个趋势,要么学台湾腔,要么学韩国腔,只是鹦鹉学舌这事就像股市投资,是有风险的。蔡尔靓雯说话带着强烈的台湾腔,倒不是她为撒娇而生,只因她从小在台湾长大,祖籍福建,爷辈乃是国民党军,后移居到台湾,直至1987年10月15日,台湾当局宣布开放台湾居民到大陆探亲,蔡尔靓雯这才随父辈回到大陆。
 
  林微风懒得抬眼皮看星星,从小在此长大的他早已习以为常,不足为奇,但在漂亮的女生前面至少表面要把尾巴收进去,便说道:“是啊,这里星星很多。”
 
  大龙站在一旁像是空气,其他人都置之不理,心里不好过,只好低头抠着指甲。林微风说完话,回头一看旁边还活生生站着一个人,诧异自己记性像老鼠,撂爪就忘,忙介绍道:“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出生入死的大兄弟,大龙。”
 
  蔡尔靓雯惊异于这两人生不生死不死活到现在,心想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蔡尔靓雯,很高兴见到你。”
 
  大龙终于从空气变成实物要抓住机会:“哇!你的名字……”他本想说“好长”,转念一想太粗俗,搞不好让人误会自己是色鬼,改成“好好听啊!”
 
  蔡尔靓雯一拨秀发,梨涡浅笑,道:“真的吗?谢谢呢。”
 
  大龙没想到自己心仪的女生居然对自己说谢谢,岂不是铭感五内?受宠大惊的他趁热打铁:“你知道郑智化有一首歌叫《星星点灯》么?就是在我们这儿得到灵感写出来的。”
 
  蔡尔靓雯是学古典钢琴的,与现代音乐接触甚少,不曾听过《星星点灯》,但见这男生心思活跃,许他阳光:“真的吗,太厉害有木有!”
 
  大龙收到阳光,立马灿烂起来:“真的是很厉害呢!”
 
  大龙对这女生印象极佳,畅聊至三更十分,他只想月亮婆婆能替太阳公公顶一阵子班,让天不要亮起,自己便可以一直与她相处。凌晨过后,蔡尔靓雯不敌自己的生物钟,哈欠连连,谏言要下去休息。大龙不忍抽她休息时间,送她下去。
 
  林微风随同大龙回家。一路上,大龙像被服用过旧金山巨人队击球手邦兹的兴奋剂,蹦蹦跳跳脚不着地。林微风自知他有意对蔡尔靓雯,打趣道:“大龙啊,最近,是不是走桃花运啊!”
 
  大想像这人间四月芳菲尽,如今七月酷暑燃眉急,何来桃花?只当这是套话:“哪里有什么桃花?你小子桃花才盛呢!跟我Say Say,和杨雪what is the matter了?”
 
  林微风吃卒不成,反被将一军。这话令他沉思许久,上回在学校打电话给大龙,大龙就已知晓他与杨雪之事,当时已觉得癞蛤蟆长毛——奇了怪!现今他又提起,到底是何人大嘴巴泄露天机,与其钻研无果,他索性直接问道:“我和杨雪挺好的,只是Brother,我在学校的事你咋Know?”
 
  大龙抛砖引玉:“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哈哈,Joking Joking啦!”他前半段确属玩笑话,后半段则转入正题:“你还记得你入学前我们一起去教育局,在门口初次遇见杨雪吗?当时我就对她有意,只是兄弟我知道,你也对她有意对不对?”
 
  林微风当时虽说有意,但只是星星之火,但不幸被毛主席言中,最终燎原,:“我?那不算吧!我是后来才和她好上的。”
 
  大龙只当这话是田里的麦子,到了时间便要割弃:“管你有意无意,兄弟我,当时就是有意的,开学后,我一直都在关注她的动向,后来我了解到,她是市委宣传部部长的女儿,说实话,我被震惊了,本来还想追求她来着,不想她高高在上,我只能在地上徒步爬行,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是没有好结果的,不想你这只癞蛤蟆居然吃到了天鹅肉,你厉害!”
 
  林微风被兄弟夸赞厉害,像讨饭的吹笛子——穷开心,不过这开心像是当时纪委的反腐行动,刚要开始便一下子就断掉了,他被大龙诬陷成癞蛤蟆这种低级动物,自然不悦:“我不算厉害,不过,你怎么一见漂亮女生就爱?”
 
  “我是相信一见钟情的人!”大龙袖子甩两下,是古代官员面见圣上的礼数感。
 
  林微风依经验变侦探家推理:“哦……以你的性格,今天看见蔡尔靓雯,你又一见钟情了吧!”
 
  大龙化身自己的辩护律师:“这话不能这样说,在蔡尔靓雯身上,我看见了杨雪的影子,你不觉得吗?”
 
  这个问句问得林微风心绪纷繁,他停下脚步思考,这两人确实很像,连着装风格,身材形象都有神似,只是说话腔调不一样罢了,蔡尔靓雯是大龙最喜欢的台湾腔,难怪他会意乱情迷,钟爱于她。
 
  大龙见他呆愣,以为夜晚被鬼神抽去了魂魄,推一下道:“别想啦,我现在喜欢的是蔡尔靓雯,名如其人,听着就让我心潮澎湃。杨雪嘛,当然是你的,喽,我是不会惦记的。”
 
  林微风魂魄被鬼神送回,谢过兄弟让位,想到正文还未解决,问道:“对了,你怎么知道我们在一起的?”
 
  “我去学校找过你,看见你和我的杨雪在一起约会,你说我还有心情么?语气里当时已经将杨雪纳为理想中的妻子。
 
  这话有喧宾夺主的神奇,反让林微风愧疚难耐,手往大龙肩上一放:“兄弟,对不住啊!”
 
  大龙已有新欢,心无芥蒂,慷慨陈词道:“男人再花心,总有一个是真心。没关系,你不动我的靓雯就行,不过说真的,我还真是佩服你,你说你一个穷酸书生,没钱没房没背景,怎么就敢追人家杨雪呢?”
 
  这个问题又问得林微风的话都不敢出来,躲在肚子里转悠避难,想自己还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这阵子赵雅静、芋头、唐亚军连番而来的事情自己居然不曾深度思考,自己会不会也到毕业季就分手呢?工作会不会没薪水没发展养不起杨雪呢?会不会也有生理问题在婚检时候查出来却不能结婚呢?思维是个深邃的洞穴,一旦陷入便是永无止境。想到这里,已经不敢再往下想,否则他势必要去冲到男科医院做下全身检查,于是他洋洋说道:“没有背景,我就看前景,没有钱,但是有前途。”
 
  大龙反拍一下林微风肩部,道:“林微风,有点志气,学学我。”说完眉毛一纵,俨如大师教徒。
 
  这一晚上兄弟两人同床而枕———是同地而枕,因天气炎热,只能躺地寻凉,也算是真正的“接地气”了。
 
  次日一早,林微风赶往村委会与服务队集合。起床后的首要工作便是集体诵读《三字经》,足以见得这本三大国学启蒙之一的著作深远持久的影响力,只是师生们昨晚扑克麻将“工作”太晚,众人懒腰不断,读一句,断两句,读到后面已经化成天书,没人知道读到哪里了,也没人在意读的是什么。
 
  秦文与其他男生昨晚睡得最晚,从他那熊猫眼中就可直接得出结论。昨夜城里学生搓完麻将后,好奇地要往村委会前的小溪流沐浴。秦文爱民如子,也一起前往,师生都往河流嬉戏,搅得一旁交配的鸳鸯夫妻分隔。
 
  这事或许被天神知晓,派遣一将从中作梗。当时秦文正与师生裸体泡澡,下体突然像被针管刺中,交臂历指嗷嗷叫出来,他伸手一抓一提,竟是一条花绿色水蛇,学生吓得真正意义上的“屁滚尿流”,顾不得裸体便冲上岸边求生存。
 
  秦文胆子比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大,抓着蛇身往石头上砸。那条水蛇受越王勾践启发,懂得卧薪尝胆的千古哲理,被秦文摔一次之后,突然全身软掉诈死。秦文不知,自认力大无穷法力无边如唐朝李元霸,想这区区一条水蛇怎奈他何,正要随手扔掉,怎知那水蛇回光返照,使出全身力气再咬一口。秦文痛苦得想要断臂,岸上的学生也弱不禁风,抛弃恩师,拖着衣服急忙撤退了。
 
  宁博文昨夜脱离群众路线,一个人早早入睡,今晨只有他一个人神采奕奕完成神圣的使命读完《三字经》,反而衬托出一股强烈的违和感。
 
  服务团用完早餐,终于想起此行还带着学校的“众望”。于是都撑着大旗一路敲锣打鼓围着村庄转圈。村里不知情况者,乍一看吓得大叫:“日本鬼子又来进村啦,大家赶紧躲起来报警!”村民闻之,都栓门闭户避而远之,万幸林微风上去敲门与村人解释,适才开门纳客。
 
  服务队为村人带去了大米、方便面、火腿肠等食物。秦文在递予物品之时,和气满面,呼叫林微风赶紧拿相机去抓拍递接细节。林微风忙着跟大龙告别,错过时间,气得秦文要摔掉手里的方便面。他只能补充拍照,又从村人手里夺回大米,从头递送一遍。林微风再次拍照,方化干戈为玉帛。村人收获礼品,都眼笑眉舒,手里牵着的小孩也抱着火腿肠蹦蹦跳跳唱着儿歌,开心不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