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大地血殇》--第26节 英雄故事歌·湘西会战(续)·序曲

  悲莫悲兮生别离
 
  ——屈原《九歌·少司命》
 
  1
 
  电子屏幕墙上,舞剧《九歌》中的大司命少司命一同出场了。
 
  两位司命戴着面具。
 
  面具的造型图案神秘而莫测高深,可否是通往死亡的宿命符号?
 
  舞台上空无一物。空无一物的舞台上,却仿佛布满无数看不见的线条。
 
  掌管寿夭生死的司命,在这里成了操控生命的荒谬之神。
 
  众多舞者的身体由这些看不见的线条操控着,
 
  或起。或伏。或跑。或停。或扭动。或纠缠。
 
  动作机械而规律。如同任凭摆弄的傀儡!皮影!布袋玩偶!
 
  寓意做为生命个体的人,既无生之自由又无死之自由的深深悲哀。同时,也寓意对命运备受摆弄的恐惧与嘲讽。……
 
  偌大的舞台空间,响起了诵经念咒的声音。
 
  解读声起:这种重复着单调的念诵不是音乐,而是生死无奈时祈求四方神明的一种独白,一种自言自语。
 
  2
 
  祭坛一侧。“九歌”歌队。
 
  梨花万枝,熏风徐来……
 
  “悲莫悲兮生别离,
 
  乐莫乐兮新相知。
 
  迷惘茫然临风浩歌,
 
  云之端你在等待谁?”
 
  歌声中——
 
  若见黎明的微风吹送薄薄的雨云。天门徐徐敞开。大小司命于金光灿烂中操“生命之舞”,宇宙间充盈着生命精气;
 
  若见大小司命在车驾没入云层前落下一缕怅惘,感叹命运无常,生命亦无常;生命无处不在,生命的极限也无处不在;
 
  若见雪峰山地区的师公们,将屈原诗句“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两千多年的上古流韵一代一代传唱到今天;
 
  若见古道西风,老树昏鸦,一队一队香客唱着“南岳朝香歌”,几步一拜地从雪峰山出发:岳山进香朝圣帝,一路饿香表虔诚。惟愿神灵常庇佑,求赐父母百年春。拜求风调并雨顺,免得众生受贫困。瘟疫灾难求消散,凶灾埋在紫竹林。再求天下干戈尽,免得众生遭刀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