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大地血殇》--第23节 中部战场掠影(一)

  青山界啊,青山界
 
  山大王的故事
 
  1
 
  青山界,是雪峰山两处制高点之一。
 
  鸟儿远一声近一声,叫啊叫。
 
  蜃雾给唤得轻盈而湿润。山泉给唤得生动而欢快。野花给唤得缤纷而玲珑。晨光给唤得浏亮而清新。
 
  阳雀子衔回来浓浓土腥味的第一片云影。
 
  小松鼠啃食着投进树林子的第一缕阳光。
 
  大自然的生灵们,似乎不曾意识到战争与杀戮
 
  在一步一步,迫近。
 
  2
 
  日军辎重部队,行进在蛇行斗折的石板小径上。
 
  猛然,各种轻重武器同时发声。顷刻之间
 
  石板小径成了一条吐着红信子的响尾蛇。
 
  辎重队伍给打懵了。
 
  这当儿,最先冲上去的,
 
  是一群脸上涂了锅烟的杂色战斗人员。
 
  (真正活色生香的一群绿林哟!即便是打日本人,脸上仍然习惯性地涂着“保护色”)
 
  有的挥刀,有的拿枪,有的操一支打猎用的鸟铳,
 
  一个个赤膊上阵,嗷嗷叫喊着,气浪滚如云。
 
  绿林们在中国守军的重武器掩护下猛砍猛杀。
 
  不等鬼子兵回过神来,绿林们夺得物资呼啸而去。
 
  守军们含笑朝天鸣枪。枪声如同掌声。
 
  3
 
  青山界争夺战打得难解难分。
 
  这支绿林武装一直活跃着。狡如兔。敏如狐。精如猴。迅捷如神狗。勇猛如野猪。出手如翠鸟叼鱼。
 
  一天,子夜,山大王谌大麻子带人摸进敌营。
 
  嚓嚓几下,刀劈了警戒哨和两名炮手。鱼不惊水不跳,将一门山炮扛走,悄悄摆放到中国军的阵地。
 
  炮架子上,还字迹歪斜地搁了一纸投桃报李的短信。
 
  (一如沈从文作品里的那些山大王,既杀人越货,也侠骨柔肠。重然守诺,重义轻生)
 
  4
 
  曙色如同灿亮的十万蜂群,缤纷而至。
 
  指挥官一声令下:开炮——
 
  用日本人的山炮打日本人,感觉真好!
 
  今天,是父亲的忌日
 
  ——一名战地医生的阵中日记
 
  1
 
  今天,是父亲的忌日。
 
  一年前的今天,父亲惨死在日本人手里。
 
  2
 
  父亲当时在地里干活。一小队日本兵要他带路,
 
  他趁机把鬼子带往游击队的伏击圈。
 
  转啊,转啊,转得日本人起了疑心,转得父亲也不耐烦了。
 
  父亲猜到,游击队一直没动静,是顾忌把他伤着。
 
  父亲于是回过头来指着日本人破口大骂。
 
  日本人显然被激怒了,东洋刀一举,父亲人头落地。
 
  山林里,伏击的枪声从四面响起。
 
  游击队的人说,父亲人头落地后仍然张口咧嘴,作怒骂之状。
 
  3
 
  父亲是一个只读了三年私塾的普通农民。
 
  为筹钱供儿子念书,父亲几个秋冬往山中挖葛,把山都挖空了,把背都挖驼了,也把喘病挖重了。
 
  战争一爆发,却毫不犹豫支持儿子投军从戎。
 
  还特意制作了一面小旗,手书“精忠报国”四个大字。
 
  大字下边,是父亲精心编撰的骈文体:
 
  国难当头,日寇狰狞。国家兴亡,匹夫有分。
 
  本欲服役,奈过年龄。幸有吾子,自觉请缨。
 
  赐旗一面,时刻随身。伤时拭血,死后裹身。
 
  今天,是父亲去世一周年忌日。
 
  我把贴身藏好的小旗子取出来,读了又读,摩挲了又摩挲。
 
  回想父亲一生中的点点滴滴,不禁泪水长流。
 
  4
 
  父亲,您在阴间还好吗?一遇风寒还是老样子咳嗽吗?
 
  (父亲在生的时候,常常一边抽旱烟叶子一边咳个不住,
 
  咳嗽牵扯着喘息,喘息末端,一些有声音的光亮明灭不已。
 
  我之学医,初衷就为换取父亲喉咙的一管轻松呼吸啊)
 
  父亲!我的父亲!中国乡村一个普通却不寻常的农民,
 
  人世间最伟大的父亲!我的父亲啊!
 
  无名高地
 
  1
 
  遍地土堆,砾石,弹壳,肉屑,军衣碎片……
 
  遍地火焰的骸骨。时间的痂块。死亡的赞美诗。
 
  訇然决荡的壮烈已化作废墟。
 
  呼啸作响的忠骨已化作废墟。
 
  携雷挟电的呐喊已化作废墟。
 
  这英勇与凶残决斗的所在,毁灭与死寂媾和的所在呵。
 
  落霞如雪。冷月如冰。
 
  2
 
  五天五夜过去,无名高地
 
  见证了守军的顽强。
 
  敌炮将阵地的高度炸矮几寸,就由双方的尸体垫高几寸。
 
  敌炮群发疯了!如豪雨,如蝗群,
 
  不歇气的炸向无名高地!不歇气的炸啊,炸!
 
  整个一座无名高地成了火山口,成了雷电的产院。
 
  鲜血如喷泉,泼洒红了整个天空。
 
  岩层痉挛不已。山头晃荡不已。日月失色。天风癫痫。山脊的起伏线抽搐不止如蛇之蜕皮……
 
  该是何等鲜血如喷泉一般泼洒红了整个天空的惨烈啊!
 
  无名高地成了一片无名废墟。
 
  时空,凝固于毁灭与死寂之中。
 
  3
 
  而眼前总似有一群英雄的影子,
 
  相互搀扶着。头缠绷带。军衣褴褛且遍是血污。一任天风将残霞撕成布条,悬受伤的手臂于胸。
 
  从无名高地、无名废墟走来。
 
  从屈原的《国殇》里走来。
 
  粗重的呼吸,喘动着遍地尸体铺展的遍地残焰。
 
  之后,冲着凶残的敌人,猛然
 
  将导火线拉响,完成骄傲又惨重的一瞬!
 
  血光煮魂式的一瞬!火山爆发式的一瞬!
 
  4
 
  一瞬
 
  成为绝响。成为永恒。
 
  抵抗者在此
 
  血洗瑶寨的日本人,往石壁上留下一条标语:凡抵抗大日本皇军者,死!
 
  1
 
  石壁上立马出现一行行宣言:
 
  抵抗者蓝春达在此!
 
  抵抗者蓝少卿在此!
 
  抵抗者丁铳儿在此!
 
  抵抗者尹套儿在此!
 
  抵抗者廖弹儿在此!
 
  ……
 
  2
 
  抵抗者在此!
 
  套兽物的套子,将几个日本兵的脚踝牢牢钳住了,
 
  其中一个竟被悬空倒挂树梢。
 
  鸟铳“砰砰砰”,发烫的铁丸子散沙般嵌进日本兵的皮肉。
 
  中套者体无完肤。前往解救者同样痛得哇哇喊叫。
 
  脸上、身上,任谁都是一手的腥热,一手的血污。
 
  晚风中的金银花不出声的笑,
 
  几分惬意,几分荡漾。
 
  3
 
  抵抗者在此!
 
  “汉阳造”嘎嘎叫。手榴弹砰砰响。
 
  紧接着,狂风摇树一般,骤雨穿林一般,山林里三眼铳虚张声势,轰隆轰隆,掀起天摇地动的巨大声浪。
 
  日军大惊失色,以为中了正规军的埋伏。
 
  沉重的云,遍体瘀青。雷电在冷峻发声:
 
  纵是青冢连天,也没有一寸土地让侵略者安生。
 
  竹妹哭嫁
 
  竿子坳的奉成林夫妇,膝下两个儿子。长子大壮从军数年,年前战死衡阳;小儿子二壮参加自卫队作战,这回也壮烈了。18岁的竹妹说服好父母和家人:赶在未婚夫二壮出殡前,拜堂完婚……
 
  竹妹说,看着二壮的父母低低嚎叫,好比两头遭了致命一伤的老狼,心就碎了。
 
  竹妹说,不能让活着的老人遭孽,死去的英雄心寒呐。
 
  消息一下子传遍十岭八寨。十岭八寨感动得彻夜无眠。
 
  山里有哭嫁的风俗。姊妹哭、姑嫂哭、母女哭、父女哭……
 
  出嫁了的姐姐赶回家来,一开腔就哭岔了气——
 
  妹呃,我的个妹呀!妹呃,好比那白菜苔苔儿是嫩嫩的花啊,长大了有人要来掐啊;女子生成是泼出的水啊,长大了自然要出嫁啊。出嫁的女子千千万啊,只是、只是……没得我的妹妹这么个出嫁法啊,我的个妹啊!
 
  新娘哭:姐呃,我的个姐啊!哪有嘛白米不脱谷啊,哪有嘛桃子不离骨啊,哪有嘛水满不外流啊,哪有嘛女大不离屋啊。世上的路是千万条啊,我看准哪条是走哪条啊,我的个姐啊!
 
  姐姐哭:妹呃,我的个妹呀!你若是真的这么嫁过去啊,千斤的担子是你一肩的挑哪,轻活重活是你一手的抓啊,粮在地里是你一人的种哪,柴在山里是你一人的打啊,公婆那里端茶送水接屎接尿是你一人的做哪,扫把倒在地上是也得你一手的扶啊,我的个妹呀。妹呃,一辈子被窝是靠你自个的暖,没得人给你是抱脚丫哪;一辈子是单打的锣鼓么独划的船,没得人给你说句贴己的话啊,我的个妹啊!
 
  新娘哭:姐呃,我的个姐呀!女子么生成是草子的命哪,土里撒嘛她土里的长,岩坎上撒嘛她岩坎上的生啊,姐呃!我的姐呀,女子生成是笼里的雀哪,提到山上嘛她山上的叫,提到坪里嘛她坪里的哼啊,姐呃!甜荞苦荞嘛它都是荞啊,甜瓜苦瓜嘛它都是瓜啊,甜茶苦茶嘛它都是茶啊,甜也是嫁嘛苦也是嫁哪,我的个姐啊!
 
  姐姐哭:妹呃,我的个妹呀!爹娘生下嘛我们几兄妹啊,从小到大是你最逗爹娘夸啊,聪明灵性嘛有主见啊,左邻右舍都夸你是一枝的花哪。妹呃,亲姐妹是一根藤上的豆角嘛筋连着筋啊,亲姐妹是一蔸树上的枝杈嘛桠连着桠啊,有些话不讲嘛我也得讲哪,有些事不说嘛我也得说啊,我的个妹啊!英雄的名誉是千般的好,却也不是非要嫁了过去守一辈子寡啊。妹呃,常言道寡妇的门前嘛是非多啊,俗话说单身的难打嘛屎难呷啊,年长月久嘛你受了委屈是去找哪个讲啊,有了难处嘛你也不好三天两头是投娘家哪,我的个妹啊!我晓得妹妹你是菩萨的心啊,宁肯自己吃亏嘛也不亏人家啊,只不过这是女人一辈子的事哪,一步走岔是步步岔啊,我的个妹呀!妹呃,没出门坎嘛是回湾里的水,三弯两转嘛也还来得及啊;一跨出门坎是开弓的箭,好好歹歹就是一辈子了啊,我的个妹啊!
 
  新娘哭:姐呃,我的个姐呀!为的把鬼子嘛早打跑,他家两个儿子是光荣了啊。如今是剩下嘛两孤老,没人照管是如何好啊?姐呃,望到两老嘛哭哀哀,我心里好比是碎八块啊。望到两老嘛哭嗬嗬,我心里好比是煎油锅啊。望到两老嘛哭嚎嚎,我心里好比是炭火烧啊。我的个姐呀!姐呃,二壮他娘嘛脚手已经是不利索,有了儿媳在身边嘛就会伺候好婆婆啊。二壮他爹头上嘛白是白如葱,有了儿媳在身边嘛就会伺候好公公啊。人人养儿嘛为防老,从今往后嘛儿子儿媳我是一肩的挑啊。姐呃,讲出的话嘛泼出的水,要我改口是万万不可以哪。世上守寡的是千千万,多我一个嘛又何妨啊。我的个姐啊!
 
  最后一课
 
  湖南洞口,国立十一中所在地竹篙塘。初二班国文教师熊先生告诉班上的学生:日本鬼子就要践踏到这里了。这是给你们上的最后一堂课。没别的话可讲,把法国作家都德的《最后一课》念给你们听吧。
 
  1
 
  竹篙塘。淡淡的三月天,
 
  如同学生们唱的:杜鹃花开在山坡上,杜鹃花开在小溪旁……
 
  2
 
  “我的孩子们,这是我给你们上课的最后一次了……今天是你们的最后一堂法文课……”
 
  熊先生念着念着,嗓音渐渐变得颤抖、喑哑起来。
 
  可他还在力图镇定自己的情绪。
 
  “当一个民族沦为奴隶的时候,只要好好保护住它的语言,就好比掌握了牢房的钥匙……”
 
  念到这里,大颗大颗的浊泪从两颊滚落下来。
 
  学生们凝固了一般,纹丝不动。有吸鼻子的声音。
 
  老师哭了。同学们都哭了。教室里涌动一片抽泣。
 
  3
 
  熊先生几度哽咽。但他
 
  还是像课文中的哈迈尔先生一样,鼓起勇气读完了课文。
 
  然后,用异常坚定的语气说:
 
  “哈迈尔先生最后在黑板上写的是法兰西万岁,那么同学们,我们应该写什么呢?”
 
  学生们异口同声:“中华民族万岁!”
 
  熊先生用力在黑板上一笔一划写着。
 
  然后,宣布下课。
 
  学生们争先恐后走上讲台,往黑板上写着……
 
  4
 
  一张张脸上,一笔一划出救亡年代特有的严峻。
 
  稚气的学子顷刻之间长大成人。
 
  好重好重是雀群的翅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