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欧行散记》--第8节 铁血巴士底

  如果你是去对革命的凭吊,你对在巴士底所见到一切不免很有些吃惊。
 
  这个曾经是法兰西大革命的发源地。这么个极其庄严穆肃的场所,曾几何时,竟然是巴黎最年轻、最时尚的所在。有人告诉我,最近的一二十年间,巴士底可以说是巴黎年轻文化、时尚消费、夜生活的代名词。巴士底是巴黎浪漫情调和万种风情的缩影。
 
  的确,最年轻的人是蹬着滑轮鞋来的,这些充满时尚元素的身影,让巴士底广场有了现代的生动。当然,更张扬喧嚣的是一身皮服,开着大马力的摩托车急驰的青年,那些刺耳的声音充满着摇滚般的尖叫。
 
  巴黎是服装之都,而那些来巴士底的优雅一族,当然会将最时髦的服装汇集于这个展示的T型台。但这些时装,并非那些驰名的大品牌,而是极具个性化的、充满强烈自我意识的设计。这是巴黎最炫目的“奇装异服”。自然,让人会想起当年上海滩上的嘻皮士,但巴黎人换了一种称呼,名之为“雅皮”。
 
  一个城市的生活潮流,当然是由青年人创造的。巴士底广场的露天酒吧,是巴黎时尚生活的热力中心。无论是阴晴圆缺,它总是充满着热火、灿烂。那些玻璃的天窗,金属的地板,总是在不停的闪射着光芒。这不仅仅只是一种色彩的闪耀,而是感觉到一种年轻生命的律动。那些铺陈于广场四周的酒吧咖啡屋的桌椅,极为壮观。有人说,半个巴黎的年轻人在这里喝咖啡、饮酒。如果是周末,这里则成为那些无暇远足的时髦族的“阳光沙滩”。每一张咖啡椅如同太阳椅一般,所不同的是,太阳椅斜躺的是一身泳装的女郎,而咖啡椅上的女郎,即使是春寒料峭的日子,也会用吊带背心和珍珠亮片的短裙,展现一片风情。
 
  当然,更有趣的是,这里咖啡店和酒吧的招待,多是仪表堂堂的帅哥,即使是为数极少的女招待,也是身段婀娜,其打扮毫不逊色于客人。巴士底今天可谓是巴黎俊男美女的天下。25岁至35岁的年轻人,认为只有到这里来打发他们休闲的时光,方显出生活的高品质,他们永远地感觉良好,自然将自己标榜为年轻又懂得生活的新生一族。
 
  面对历史的变迁,岁月的翻覆,你会发出无限的感触,时间真是无情的巨手,他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往前走两百多年,法国是欧洲最专制的国家。在这个圆形广场上,曾经出现出一座森严的城堡与监狱:巴士底狱。1789年的7月14日,巴黎人民暴动,愤怒的人民在一夜之间攻占了这个象征封建统治的巴士底狱,这一天,便是法国大革命的起始。此后法国的国庆日,便是确定为这一天。
 
  巴士底最早的时候原本是一座堡垒,它是巴黎守卫着通往东部的要道。这是十四世纪。此后不久,路易二世便将这座坚固的城堡改为监狱,专门关押囚禁与王朝作对的政敌。著名作家,启蒙运动的领袖伏尔泰,就曾被囚禁于此。
 
  巴士底广场是巴黎人民为纪念这次伟大的革命而修建的,它是法国人民追求自由的精神象征。广场位于繁闹大街的中间,四周围上了铁栏,在一片碧绿的草地上,那高耸的圆柱达50多米,柱顶一个振翅欲飞的安琪儿笑傲蓝天。这是为纪念“不自由勿宁死”的1830年七月革命者。而柱顶端立着的镀金雕塑就叫“自由之神”。由此可知,巴士底广场是为纪念推翻了一个封建王朝,而这根青铜圆柱,则是标志着战胜了王朝的复辟,追求自由的象征。
 
  伫立在巴士底广场,你自然会想起法国大革命的历史,法国大革命的历史是极为复杂和曲折的。尽管巴黎人民在7月14日这天,攻占了巴士底狱。但其后复辟与反复辟,革命与反革命的斗争,共和与帝制交替进行,更迭变换,延绵不断,几乎持续了将近百年的历史,直到19世纪的70年代,几经艰险,历经曲折的共和政权方才真正的建立,革命的胜利真是来之不易。这让人不由想起我国的辛亥革命,尽管武昌起义赶走了中国历史上的最后一个皇帝,但此后二月革命、张勋复辟、袁世凯称帝,直至军阀割据,战争不绝。历史是何等的相似。
 
  法兰西大革命如滚滚的洪流奔腾向前,但这向前的趋势不免曲曲折折。革命之后的路易十八,就曾经叫嚣国王的特权大于宪法的动议,并曾经两度解散国会,开历史的倒车。已经经过革命风雨洗礼的巴黎人民再度起来,赶走了路易十八,迎来了路易菲立。但路易菲立并不是人民所想象的那样,他在即位之后不久,便露出狰狞的面目,不断扩张王权,为复辟帝制鸣锣开道。巴黎人民震怒了,再次起来推翻了路易菲立,路易菲立在人民革命的怒吼声中,不得不出走英伦,流亡异国,其结局当然是可耻的。
 
  其时,让我想起了一位伟人的话,人民是创造历史的动力,人民的选择无疑是历史的潮流,在这滚滚的洪流之中,一切逆历史潮流而动的,自然会被人民的洪流所淹没。
 
  专制与自由是相对立的两极,而将这两极转换的便是革命。纵观各国的历史,专制培育革命,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法兰西大革命的爆发,自然是专制所由,但孕育这场革命,可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从表面上看,革命爆发于路易十六的执政年代,但全览历史,深入考究,就不难发现,如果将革命爆发的全部责任归咎于路易十六,即显失公平,也不符合历史的逻辑。
 
  路易十六继位之后,法国的经济已经陷入极度的困难,而这位荒淫骄奢的皇帝并无任何的能力力挽狂澜,反而将财政越弄越糟,让法兰西的经济雪上加霜,陷入不可收拾的地步。如果我们由此向前追溯,便可以发现,路易十六此时即便励精图治,也无回天之力,法兰西此时真可谓病入膏盲,无药可治。这个有如纸糊的封建王朝的巨人,在风雨飘摇之中,只要有人一指点戳,便会破败坍塌。而其根源,当然要上溯到路易十四。这个六岁便登基做了皇帝的路易十四,不但专制暴戾,而且好大喜功,穷兵黩武,巨大的军费开支已使国库不堪重负。而他及皇族的宫廷生活更是极为奢侈,在挥霍无度中让国穷民尽。尤其可怕的是,宫廷糜烂生活的风气向民间扩散,所谓上流社会的奢侈,也一时蔚然鼎盛,享乐之风在法兰西大地劲吹,而到了路易十四的晚年,财政几近山穷水尽,殆不堪问。这个王朝的败象已露端倪。
 
  倒霉的路易十六自然接到的是烂摊子,岌岌可危的财政,让他既不可摆脱,又无力解决,在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好企图召开一个所谓的“三级会议”来寻求对策。这个三级会议实际上是三个阶层人士的代表。贵族、僧侣、平民。这个会议不仅未能寻求到改善财政状况的对策,反而成了法兰西大革命爆发的导火线。
 
  这三个阶层,阶级地位悬殊,实际上是水火不能相容的,贵族与僧侣是特权阶级。社会的既得利益者,他们利益与共,裢裆共裤,自然是携手并肩,协同作战。平民阶层,虽然占有人数的最多,但地位低下,长期受排挤和打压,是特权阶级的牺牲品,是这个社会的受害者,两种势力在会议上自然意见分歧很大,双方发生激烈的冲突,长期的受压已是忍无可忍的平民阶级代表,于是率先发难。消息一经发出,巴黎全城有如火山爆发,愤怒的人民首先攻占的便是专门囚禁反抗王权者的巴士底狱,路易十六的王朝当然是极期脆弱的,仅仅是平民的暴动,便让封建的堡垒土崩瓦解。在四面楚歌中眼见大势已去的皇族,不得不在人民拍手称快,万众欢呼声中接受共和。历史在瞬间改写,但每一页新的历史都有长长的酝酿。而如今,当我在巴士底广场所见的一切时,我惊异,但我以为仍然要坦然的接受。革命永远也不是目的,此时让我想起裴多菲那首最著名的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自由高于一切,革命的目的是让我们争取自由,获得自由。当巴黎的年轻人能够尽情在巴士底广场享受生活、拥抱自由的时候,是与七月青铜柱上振翅欲飞的自由女神的精神相谐和的。
 
  我在巴黎的停留极为短暂,而且无法与法国青年接触。但我觉得,巴士底之火,曾经照亮了法兰西的天堂,曾经也照亮过世界的天空。我们中国革命的前驱,如孙中山、周恩来、蔡和森、朱德、邓小平等,就都曾经为寻求巴士底狱之火而来到法国。这为自由而战的胜利之火是不应该被遗忘的。革命已经变成了一个很陈旧的字眼,但由此而生的自由却时时环绕在我们的身边。
 
  我相信,在巴士底广场充满着时尚元素的风中,尽管那么多林林总总,五光十色,甚至于奇奇怪怪,在扭曲变形中,自由女神的感召力会无所不在,巴士底之火在他们的心中是永远也不会熄灭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