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欧行散记》--第7节 视点艾菲尔

  全世界的人一眼便能认出,这是巴黎的艾菲尔铁塔。即使没有去过巴黎的人,也对艾菲尔铁塔没有陌生的感觉。因为这座高耸云端的铁塔,通过各种媒体进入他们的视觉。而你只要见上一次,就会留下无法抹去的印象。
 
  巴黎在近现代建筑史的先锋之作,当首推艾菲尔铁塔。
 
  巴黎是先锋的,巴黎又是守旧的。
 
  说它先锋,是因为当年在700多个应征方案中,艾菲尔铁塔设计方案脱颖而出,被当局选中。这的确是需要眼光及勇气的。巴黎的建筑沿袭着古罗马的特点,几乎全部是石头作为建材,而艾菲尔铁塔的设计居然全部采用钢材,这不说是石破惊天,也可说一改祖制。
 
  说它是守旧的,是因为巴黎人对于任何新的建筑,往往持之以厌恶、批判和观望的态度。艾菲尔铁塔建塔之初,几乎遭到许多巴黎人的反对,认为这个钢铁魔鬼的出现破坏了巴黎传统的美丽,因此许多人强烈要求政府将它拆除。这种要求其实也并非完全无理。试想一下,在塞纳河古老建筑林立的河岸,兀然耸立一个钢铁巨人,确有几分不伦不类,我想这个方案如果放在我们的国家,可能反对的人还会更多,法国的大作家伏尔泰,就对艾菲尔铁塔怀有极深的敌意。在许许多多对艾菲尔铁塔的讽刺中,譬如说它是“可厌的骨架”,“空洞的烛台”,“铁片和钉子组成的难看的柱子”。伏尔泰的讥讽真可谓别具一格。他有一次专门到这座塔的二楼的餐厅用餐,宣称,惟有在这里,才不会看到这座铁塔,对艾菲尔铁塔的厌恶,可见一斑。
 
  艾菲尔铁塔的高度的确无法让人漠视它的存在,在巴黎城内的每一个地方,只要一抬头,几乎就可以看到它,惟一不能见到它的全貌的,只有在塔的里面了。
 
  但巴黎另一个鲜明的特点是,他的守旧也是短暂的,只是数年之后,巴黎人竟然渐渐喜欢上这个钢铁巨人,他们接纳了它,宽容了它,而它也十分自然地融入进巴黎的建筑中,从而成为巴黎标志性的建筑。据说,这座铁塔是为了迎接世界博览会而建造的,原定在博览会20年之后便拆除它。庆幸的是,此时无线电的诞生挽救了这座铁塔,英国无线电广播公司将其作了发射高塔而买下了它。让他得以保留至今。有人戏言:这叫天不灭塔。
 
  而今,凡到巴黎的游客,莫不以登临艾菲尔铁塔为荣,每天数以万计的游客乘电车登塔观光,为广播公司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这又应了中国一句古训:无心插柳柳成行。
 
  艾菲尔铁塔高320。7米,用了7000吨钢材建成,建塔时间仅仅两年,从1889年建成至今历百多年的风雨,它今天依然巍峨屹立于巴黎的战神广场。无论是远眺近观,你对这座铁塔的造型莫不发出由衷的赞叹。它不愧为庞然大物,但它又是挺拔轻盈,它高耸入云的塔身,坚硬的骨感和美丽的弧线水乳交融。它在现代感极强的钢铁框架中,溶入进了古老的拱门和哥特式的塔尖造型,让人在强烈的视觉冲击中,感受到历史的沧桑和现代的活力。
 
  我是在一个阳光并不灿烂的中午登临这座塔的。按照最权威的说法,登临第二层为视线最好的高度。在这里,巴黎全城可以一览无余,我坐电动升降机到达115米高度时,天色有些阴沉,风很大,不时还发出与钢材磨擦的响声。但凭栏远望,巴黎城尽收眼底,而塔下如星如点的车与人,让你有腾云之感。艾菲尔铁塔如今在全世界高层建筑中排名第四,在它之前有加拿大多仑多的CN塔,其高度545米,美国芝加哥的西亚士大厦,高达425米,其次是美国纽约世贸中心,高达430米,可惜“9。11”事件变成一堆瓦砾。艾菲尔铁塔虽排名第四,但在他建成之后的45年内,它一直独占鳖头,引领世界建筑的高度,无怪乎铁塔设计者艾菲尔当年极为自豪地说:世界上只有法国的旗帜才能高高飘扬在300米的高空上。法国人的自豪当然不仅仅是来源于这个高度,艾菲尔铁塔实际上是法国对世界的一种新的实力的显示。钢铁无疑是现代工业之母,当法国现代工业高速发展之时,它需要一种特殊的语言构件,一种永久性的象征。艾菲尔铁塔的设计理念,最集中的反映了法国当局的意念。艾菲尔说,我想为现代科学与法国工业的荣耀,建立一个像凯旋门那般雄伟的建筑。
 
  艾菲尔铁塔千真万确可以用“雄伟”两字形容的。当我在第二层高度上时,我就强烈感受到它的伟拔。有人告诉我说,如果是晴空万里的日子,由此可以看到远达70公里处的景色。可惜我登临的这天,是一个没有阳光的日子。
 
  第二天,当我在巴黎市内的任何一个参观点时,只要抬头远望,撞入眼帘的无疑是艾菲尔铁塔。我曾经跟朋友开玩笑说,巴黎有一个永远看不完的景点,那就是艾菲尔铁塔。巴黎有一个中心,那也是艾菲铁塔。如果说你在巴黎城中迷失方向的时候,你只要举头远望,你就会发现,艾菲尔铁塔作为地标,它总是准确的给你一种指示。
 
  我不知道作家伏尔泰为什么如此不喜欢这座铁塔,他企望这座铁塔从他的视野中消失。但铁塔仍然是那样的顽强,一百多年过去了,伏尔泰早已作古,但铁塔仍然不可争议地成为巴黎的视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