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A+   A-

字体间距:

  

屏幕大小:

  

《欧行散记》--第6节 光荣凯旋门

  “闻道凯旋乘胜入,看君走马尽芳菲”,唐朝诗人宋之问这两句诗,是颇能反映盛唐历史的强音。战争的强者,武功的胜者,总是占尽了鲜花与荣耀。
 
  在欧洲,你可以见到许多的凯旋门。但真正让全世界记住的,当首推巴黎的凯旋门。
 
  巴黎的凯旋门位于今日的戴高乐广场的中央,壮观、宏伟、精致。它的地形设计,就十分的考究,12条大道从四面八方汇集在凯旋门下,再由一条环形马路将其串通一体,因此无论南来北往,东去西来的车辆,都要绕经其门而过。我站在凯旋门下的时候,但见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因而,凯旋门成为了巴黎最热闹、最繁忙的地方。而由西向东而紧紧相连的,就是蜚声全球的香榭丽舍大道。
 
  正当我凝目细看时,突听有人讲了一则逸闻,颇觉有趣,不妨记录下来。
 
  据说当年孙中山在法国巴黎,就经常到凯旋门来,后来创建国民党时,设计国民党的党徽,就是受巴黎凯旋门的启发。党徽的中心太阳即凯旋门,四周的十二束直角光芒就是凯旋门的12条大道。意寓国民党今后要胜利。此说当然无从考稽。孙中山先生一生奋斗,推翻了帝制,创建了民国,在最后临终的遗嘱中,仍寄于国民党和革命者无限期望,“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但有趣的是,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在中国革命的历史中扮演着失败的角色,从取得政权,到丢失政权,印证着“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即使你修上十座、百座凯旋门,又怎能阻挡住败局呢?
 
  我是傍晚的时分来到凯旋门的,夕阳余辉的映照下,它有如一位拔剑而立的武士,又若一颗光明四射的艺术明珠。他的四面,全部是浮雕和壁画,巴黎众多杰出的艺术家,倾尽了自己的聪明才智,为此垒建了一座艺术的宝库。这些浮雕,不仅是精湛的艺术品,更是法国历史令人炫耀的的部分,它用艺术的形式,再现地伟人拿破仑一世的丰功伟绩。面对如此众多的浮雕,在仓促的时间内,让你目不收暇接,让你不知所措。但有一幅浮雕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在凯旋门的左侧,面向香榭丽舍大道,有一幅名为《出征》的浮雕,这是由法国杰出的雕塑家吕德所创作。整幅画面浮现的是一群威武雄伟的赳赳战士,簇拥着象征自由和正义、胜利的女神展趣高飞,而后面带领的人民群众则意气风发、奋勇前进。整幅浮雕激情四射,是法国雕塑史上浪漫主义的杰作。而它所表现的是1792年法国大革命时期,为了反对奥地利插手复辟路易王朝,马赛人民团结一致,引吭高歌《马赛曲》出征的动人场面。
 
  凯旋门的确承载着法国一个伟大的历史时期的梦想和光荣。
 
  拿破仑,是法国历史上伟大的人物。正值他的功业如日中天,威震欧洲,且兼王于意大利,整个欧洲在他的跌蹄之下,有如秋风扫落叶般之际。在最著名的奥斯特利慈的战役中,拿破仑击败了称雄一时的奥俄联军。在一连串的胜利面前,踌躇满志,不可一世的拿破仑为炫耀自己的武功,于是下令建造这座凯旋门。
 
  但历史并非永远是强者任意书写的。否极泰来,乐极生悲。当凯旋门落成的时候,横扫千军如卷席的拿破仑已经离开人世15年了,而他开创的武功霸业也已风流云散,更有讽刺意味的是,再过了4年,在凯旋门下发生了极具讽刺意味的一幕。
 
  一代战神拿破仑的棺柩黯然从凯旋门下默默的经过,他当年下令修建的的为彰显其战争胜利的凯旋门,竟成为他魂归故里最伤神的见证。他在人生舞台上演的最后一幕,竞会是一幅旷世的讽刺画。
 
  面对凯旋门,真让人发出千年的概叹。
 
  如果拿破仑不是毕生穷兵黩武,喜欢将战火燃烧于别人的田土,他决不会落得惨败的下场。如果他不是为一连串的胜利冲昏了头脑,竟然劳师远征莫斯科,企图一举征服苏俄而称霸世界,但却遭受到俄罗斯人最顽强的抵抗,尤其是俄罗斯人用坚壁清野来顿挫这支劳师的锋芒,从而改写了拿破仑无往而不胜的战争历史,让这支远征军节节败退,而最终溃不成军地逃回巴黎。他一生所书写的“光荣”历史,有如此的的蒙垢吗?
 
  古今中外的历史上,许多所谓的“强者”的人生历程,都在周而复始的证明着一条规律:盈必溢,盛必衰。当我们今天对世界和平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之后,我们站在凯旋门下的时候,自然会抚今追昔,思接千载,对战争,对武功作深刻的反思。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的1920年,法国政府在凯旋门的下方建造了一座无名烈士墓,这个墓穴中,埋葬着的大战中牺牲一位无名战士。这个特殊而普通的战士,代表着战争中死难的150万法国官兵。每逢节日,一面10多米长的法国国旗便会从拱门顶垂下,在无名烈士的墓头迎风飘扬。国庆之日,法国的总统都要从凯旋门通过,每位总统卸任时也会来到这里,向无名烈士墓献花。
 
  这是一座意味深长的坟冢。在代表法国胜利和光荣的凯旋门下,竟然让一位无名的战争死难者安葬在此。它对于后来者的昭示不言而喻,它无疑是一个民族对于战争反思的精神源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